申博太阳城:第58章:天理不容

申博太阳城 作者: 安欣

“呀。”方继藩诧异的看着弘治皇帝。

而这章程之中,也并非完全没有用处,百官们认为这有点对于商贾们过于纵容。

要知道,皇帝身边的大宦官,绝不只是伺候人这么简单的。

“……”

礼部尚书张升亦是眉飞色舞,高兴啊。

一下子,这寝殿里,安静了下来。

就在这刀尖,几乎要扎入皇帝的胳膊。

而后,就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这也算是双喜临门了。

弘治皇帝又道:“你看,你又觉得朕是自大了,你带了那鞑靼商贾来见朕,朕岂会不知,只是,心怀不轨之人,只是少数,若因为这少数,朕便不敢去了,岂不是……先寒了那些愿意归顺之人的心?朕听说,大漠之人,最敬重的乃是英雄,倘若朕如此惜命,反而被人看轻了,若真有人图谋不轨,自有人将其拿下。”

弘治皇帝说罢,入城。

拍拍他的肩,外头有人匆匆而来:“齐国公,齐国公……礼部那儿请您……”

方继藩咳嗽:“伯安啊,其实,你不想做,也可以不做的。”

“小人,是来预警,此次,各部汇聚于大同城外,这牵涉的部族极多,小人听说,这各部之中,有人想要图谋不轨。”

方继藩只好道:“儿臣……尽力安排。”

一抬头,他有点懵逼,皇上呢,皇上呢?

方继藩忙道:“儿臣不敢,这只是儿臣的一点心意,还请陛下笑纳,若是陛下不喜欢,那么儿臣,也戴不了,只好将其销毁了。”

他气喘吁吁的道:“将镜子取来。”

邓健眼睛一瞪,又大吼道:“这宅子里,统统金箔贴面,地上用的是什么鬼瓷砖,老爷踩着会舒服吗?用最好的,要郑记陶瓷行里烧制的,还有……”

“瞧见他的玉佩了吗?那么大一块,白璧无瑕,只怕价值不菲。”

“呸,有辱斯文,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何至于如此,显摆……”

“老爷是京里首屈一指的富人,不戴着一点东西,说的过去吗?本来小人是打算打制五斤的,就怕老爷吃不消,说实在的,就算是三十斤的金链子,只要老爷脖子撑得住,还不是玩儿一样?老爷,这链子可得带好了,还有……”

方继藩忙摇头:“这狗奴没见过大世面,若是见了陛下,只恐冲撞了圣驾,儿臣以为,还是不见的好。”

方继藩懒得去看,只晓得自己有这儿子,也得抽他。

时代变了,玩法也变了。

“真是好东西啊,朕现在,到时很想见一见,保定统计司的统计使了,听说他在求索期刊里,还发过两篇论文,此人大才,你们啊……都学学。”

“儿臣对太子殿下说的是,当初太祖高皇帝在的时候,天下已经经历了数十年的战乱,元人暴虐,以至民生凋零,百姓困苦。正因如此,太祖高皇帝定鼎天下,为了休养生息,杜绝奢靡,引蒙元的前车之鉴,抑制商贾,杜绝浪费,这个措施,没什么不好。”

弘治皇帝倒是谨慎起来,他抚案,心里竟有些无可奈何,一双眼眸认真的凝视着方继藩。

这么大的事,你方继藩,招来了一个你家的奴仆,来办事?

于是这到嘴的话,朱厚照努力了很久也是没说完全。

古城是用巨大的石头堆砌而成,上头长满了青苔。

王文玉颔首点头,除了无数巨石的建筑之外,他还看到,这里,有一处高塔,也是巨石铺设而成,很有气势。

京师的地价实在高不可攀,不少的商贾,开始将目光投入进保定和通州。

而某些零星买了的散户,自觉得自己已经挣了不少了,因而开始将股票放出。

“哼!”人群中有人一甩头,露出了骄傲之状:“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接着,王不仕一身旧袍子,一副勤俭节约的穷官僚模样,信步登堂入室。

他只好硬着头皮问道:“不知何事?”

他阖目,一言不发。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你倒很看得起他。”

弘治皇帝:“……”

这无数的新规则,还有新的管理,都是欧阳志带着人,一点一滴摸索出来的。

这么一说,刘瑾顿时流下了感激的泪,他委屈巴巴的道:“殿下,干爷爷他说的对啊,奴婢这样做,不也是为了殿下和干爷的大计嘛。”

刘瑾来不及咀嚼。

朱厚照便懊恼起来:“那你方才为何不劝劝本宫?”

“奴婢在。”萧敬道。

葡萄牙人,在这里已经盘踞了十数年,巨大的港湾,使这里成为天然的良港。

而理发师毫不犹豫的搬出了自己的随身携带的箱子。

而后,取来了痰盂,放置于病榻之下。

外头,传来了靴子声。

这是一个西班牙人,因为他的衣衫上,绣着阿拉贡家族的纹章。

这话……没毛病。

陈列颤声道:“陛下,臣非是贪生怕死……”

这样的人,弘治皇帝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女儿,不过是个小女子,学医,学医有什么用?

弘治皇帝朝梁储摆了摆手,笑道:“卿不必谢朕,谢方卿家吧。”

一般情况,能准其设石坊的人家,不是致仕的高官,要嘛,就是立有大功的臣子,最次,最次,也是名气极大,以至于惊动了朝廷的人。

许多人听了中旨,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啥?女医?

这人的际遇啊。

弘治皇帝脸色一愣,怎么,弄错人了?

刘文华红着眼睛:“就是前几日……她在宫中,只怕……还不知情。”

似乎有点道理啊。

便连方继藩,都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脸,觉得丢人现眼。

弘治皇帝心里感慨,自己的这个儿子,在别处聪明的不得了,怎么有时,又这样糊涂呢,弘治皇帝淡淡道:“钦天监会给朕一个答案的。”

方继藩关爱的看着朱厚照,尼玛,这情商的也太低了吧。

一下子,所有人忙碌起来。

或许……

当然,等救治之后,她又恢复了大家闺秀的模样,行礼如仪,并无过份跋扈。

朱厚照急的不得了,看着紧闭的宫门,他便要翻墙入宫,谁料这时,宫里的宦官,透着门缝道。

于是,他四顾左右,郑重其事的道:“刘文华何在?”

名列第三……

怎么好端端的,就念恩旨了。

弘治皇帝焦灼的来回走动,心神乱糟糟的。

“你们再看看哪。”

那老御医听罢,便上前,当他再搭住脉搏的时候,顿时,脸上露出了惨然的惊恐之色:“陛下……娘娘突发急症,已是回天乏术……臣无能,无力回天了!”

很快,其他的女医也有了印象,随即张口道:“不错,心室骤停的原因有多种,似太皇太后这个年龄,十之八九,就是血管堵塞,当然,现在还不能确定成因……”

现在的太皇太后,几乎和一个逝去的人没有任何的分别。

可是……

自己这个师祖,是个天大的好人,他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为医,就要有医德。

朱秀荣眉头皱的更深。

…………

她抄到‘此方宜慢服’这一句时,谁晓得,竟一时失了神,回过神来,才发现,这笔尖之下,竟抄写成了‘此方继藩宜慢服’,顿时,梁如莹如做错了事的孩子,急于欲盖弥彰,立即将抄纸揉碎了,方才定了定神。

毕竟……这是第一次,在宫里出了特殊的情况。

方继藩也没理会,匆匆而去。

方继藩重新翻身上马,心里想,这真是天大的责任啊,我方继藩……好了,今日就不吹牛逼了,他依旧木着脸,放马继续前行。

弘治皇帝从袖里,掏出了一沓厚厚的足彩,这都是足额投注,有几千两银子的投注。

他一脸遗憾的样子。

此次开赛的,乃是少年队,是倭国的少年对新城工坊少年队,双方你来我往,最终,一个倭国少年,又进一球。

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领着一群穿了白大褂女子们,至医学院。

方继藩对此,心里也只是感慨,不过凡事都得慢慢的来,这世上,哪里有一蹴而就的事。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