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灵雪传 > 第46章:矜情作态

内劲没了就没了,以他铁衣门护法身份,即使没了内劲,以后生活也不会苦。他家里可还有好几个美娇娘呢,花花世界他还没享受够。他怎么愿意死?

刘建脸『色』惨白。

为了目的,不折手段,也就可以理解了。

“师叔,师伯祖,你们两位,认为谁会赢?”诸葛元洪淡笑看着擂台上。

“什么,不可能。”诸葛元洪不敢相信。

谁赢?

滕青山摇摇头,起身,将秘籍放入怀中,“先去吃完饭。那三位前辈,最慢的一人,也是花费三天才成。嗯,晚上继续修炼。”

顿时,大殿之外的百夫长、核心弟子们都安静下来。

只见那深青『色』流光,宛如一条深青『色』丝带。环绕着诸葛元洪的身体,绕了两个圈,最后又融入诸葛元洪的身体内部。之后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青山,看到了吗?”

“想死了,我还以为哥一个月就能回来呢。”青雨有些不满地说道。

可是,二人比的是使用一万斤的力气!

滕青山身躯撞击在旁边石壁上,将石壁撞得裂开,粉末哗哗落下。

一个人类,竟然令它重伤了!

滕青山不是傻子。

应该能用来,开发黑火灵根蕴含的潜力。

关绿皱眉道:“赤鳞兽褪下的鳞甲,特别大,足以制作不少件战甲!而且,每一件战甲,要比一般重甲轻,而且防御要更强。对这‘黑『色』鳞甲’,咱们还是重视好。”

人皮面具下面,才是司马庆的脸。

强烈的劲气爆炸开,沙石地面轰出了一个大坑,周围沙石都被狂风卷了起来。滕青山这一枪刚被挡下,滕青山长枪一拉又是一送,眨眼功夫,又是一记猛烈到极致的‘如影随形’枪法!

退步崩拳!

滕青山迅疾在后面追着,目光锁定着远处那道身影:“老家伙,你的实力果真强的惊人,不过,黑火灵根,是我必得的。你慢慢逃,等逃出去,到了无人的地方。我再解决你!”自己的实力,滕青山很清楚。

之前夺得黑火灵根,只是他身法诡异灵活。单纯论速度,并不是太夸张。依旧在周围武者承受范围内。

……

“天下间,后天强者中,这滕青山最起码能排列前二十。”银发老者心中暗道。

嗤嗤~~

岩浆湖边上的高手们仅仅是心里感叹一下,随即目光就落在了湖中央的黑『色』石头上。因为此刻,一群高手几乎同一刻落在了那黑『色』大石头上。高手有这么多,而黑火灵果,仅仅有那么一颗!

“黑白两位长老,那可都是《地榜》高手啊,联手,竟然不能短时间内杀死滕青山。这滕青山的枪法,防御还真厉害。”

高手死,才能满足那些武者们看戏的心理。

不过厉害的顶级高手,已经不屑于‘财’了。能让他们疯狂的,是天地间诞生的灵果灵草,是珍贵罕见,可以打造神兵利器的材料。

一些小门派、闲散的武者,数量上的确占据绝对优势。可是,那队伍可是排到数百丈外了,绝大多数武者在后面,只能高喊。根本无法参战。而能够参战的武者,实在太少。根本无法威胁到各大宗派的精英高手!

……

鲜血飞溅,青湖岛三人终于闯出了那十数人的阻拦,他们已经看不到那位大当家的影子了,只能一路朝下追。

乌岱嘿嘿一笑,在古世友身前,小声说道:“黑火灵果所在地的秘密!”古世友眼睛眯起,目光如同冰冷刀锋锁定这乌岱。乌岱却憨憨一笑:“少岛主,我是一个小人物,现在,连一本兵器秘籍都没有呢,连内劲秘籍都是不入流的。”

恐怕,那岩浆中的温度,才对滕青山略有威胁。须知,滕青山身体坚韧程度超乎合金、钢铁,就是一流武者刀剑都不惧。如此可怕身体,能承受的温度极限很是可怕。

“那灵根,能生长在那种石头上,灵根绝对不凡。”

“嗯?”

这里,正是滕青山刚才一脚踹开厚实山石的地方,那足有一丈多厚的岩石,恐怕天下间任何一个后天武者都难攻破,可滕青山却能一脚踹开。须知,人体的腿部力量一般是比手臂力量要高的。

那名精瘦汉子惊惧看着滕青山:“对,这人就是归元宗滕青山滕都统,那天,他跟司马峰比试的。难怪,我从十六七丈高跌下,他都能轻易接住。我那么近距离偷袭,他都能轻易挡住。”

“岩浆!”滕青山很清楚这是什么,“岩浆层应该是在地底极深处,没想到这地底大概两三百米,就出现岩浆流。看来……这里曾经火山爆发过,是真的。”第六十二章 独占

“都统大人就是厉害啊,这么高,我老杜也没办法完全卸力,还要打个滚呢。”杜洪哈哈笑着,旁边滕青虎走过来,故意揶揄道:“老杜,我都是靠藤曼的,你就直接跃下来,太不给我面子了吧,你说,该怎么办吧。”

当天下午,滕青山、冀鸿、关绿他们带着人马进入火焰山,很快,滕青山、冀鸿、关绿他们悄然来到那峡谷所在。

“青山,你是立了大功啊。”冀鸿高兴地笑道。

关绿皱眉道:“师伯祖,青湖岛、逍遥宫,派出的高手是多,可都是在明里。我最担心的,是暗里的高手!毕竟……现在已经聚集了上万的武者。逍遥宫和青湖岛,也都是过百人而已,谁知道,有没有一些超级强者,隐藏在人群中。”

仰头看天,天『色』已经不早。

忽然,滕青山回忆起第一次,自己追那赤鳞幼兽,那赤鳞幼兽攀登上一座高山,然后从山崖上往下跳。

“哼哼,我不说出去,每天盯着,这黑火灵果就是我的了!虽然我实力差,即使夺不过那赤鳞兽,最起码,我还能吃到那黑火灵根,到时候,我也是一流武者了。”那精瘦男子得意地很。

空旷场地中,司马峰并没因为滕青山的话而影响心境。

滕青山笑着点头。

专门大厨,诸多仆人准备。那些武者们怎么不眼馋?可眼馋也没用。

轰!

这一刀,绝对不比那孟田的血月刀慢,而且,那名独臂武者还是坐在地上出刀,这种姿势别扭,可出刀依旧这么可怕。

在人群中的滕青山眉头一皱。

滕青山这两三天,也来过三次。

其他两支人马滕青山不清楚,不过自己的人马还挺顺利,大家都是黑甲军军士,大部分都有山林生存经验,在大山里,有滕青山、滕青虎、杜洪三人带领,根本不怕出现什么危险。

“哼,胆小鬼。”贾梁恨声道。

“得震慑那些人一番!”滕青山心中暗道。第五十三章 风起云涌

“客官,你的大盘羊肉!”旁边小二端着盘子跑过来,将菜肴放在桌上,“客官请用。”随后转身便离去,可是他走开的时候却碰到了这名男子左臂。诡异的是……那左臂的袖子却被小二带的飘起来。

当初其他护卫们瞧不起这个穿着朴素,还赤脚的青年。曾有两名护卫要敲诈这青年,哪想……其他护卫们只看到血光一闪,那两名护卫便已经轰然倒地,他们的喉咙都被割破了。这群护卫这才骇然。

赤脚青年背起旁边的包裹,而后整个人一跃。

……

冀鸿、关绿二人躬身。第五十四章??关绿

“滕都统,你,你认识我?”李金福有些惊诧,对于滕青山,他当然了解。如今黑甲军中滕青山名气还是很大的。其次,李金福这些年在黑甲军,娶了媳『妇』有了儿子后,两三年也会回家探亲一次。

“李金福!当年你李家庄和我滕家庄争水,那次,你击败我大伯。我可记得清清楚楚。”滕青山笑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我们能在这碰面。”

一个《地榜》高手,已经不需要职位来证明实力。

随即在朱崇石等一群人的目送下,滕青山等二十人骑着战马,飞奔着离去。

知道有个黑『色』怪物,这些人当然乐得来探查。

杜洪笑道:“都统,这些小二有什么见识?天下间肆意『乱』传的谣言,多的很,不可全信。”

“这位大人。”那老者脸上有着一丝悲哀之『色』,“咱们大金庄,遇到那等怪物,只能靠大人你们这些身怀绝世本领的高手帮忙了。昨夜,发现是一个黑『色』怪物。希望今夜,大人和其他诸多武者高手,能帮咱们大金庄,杀了那怪物祸害!”

外界可不知道你宗派内有哪些天才,他们只看《潜龙榜》。

有时候,必须果决!

段侯只觉得一阵风,一道庞大的黑『色』影子便出现在庭院中,段侯只是看清那隐隐闪着寒光的密集鳞片,那黑『色』影子便又再度一闪,跃出了庭院。

“用重型兵器,攻击那怪物!”一声大喊从不远处传来,喊话的正是铁衣门高手‘靳涛’。

“嗤——”靳涛低头看看左臂,左臂上有一道巨大伤口,即使封住『穴』位,依旧在缓缓流血。

滕青山低头一看,这是一个看起来才六七岁的孩童。

“哈哈,痛快,痛快,难得施展所有力量。”滕青山看着地面上被血『色』染红的泥土地,就在刚才,虽然是简单一砸,却蕴含了滕青山身体最强的力量——十八万斤巨力!

孟田迅疾的在屋顶上飞奔,滕青山也闪电般在后面追着。

同样五万斤的力量,不过,却有内劲辅助,出枪速度瞬间快了六七成!

“是。”那绿衣非常乖巧的退下。

低温,滕青山可以承受到极低地步。

滕青虎大惊:“这么厉害的毒蚊子?”

比如滕青山刚得到的金蚕丝背甲,那金蚕,就是蛮荒中独有的。

整个客栈温度都似乎降低了,原本肆意谈笑的汉子们声音都降下来了,朝这边看了几眼,一个个都将兵器『摸』了『摸』,或者放到顺手的位置。

“高手,比岳松、诸葛云他们强上十倍!”单单这可怕的一刀,就让滕青山心中热血沸腾,“终于遇到真正的高手了!”

“这位应该是帮派的大当家吧。”骑在赤血马上的滕青山冷声道,“你就别在这蛊『惑』人了!让我们留下货物,金银?我们恐怕就是答应了,你们到时候也会趁收取货物的时候,来杀我们个措。”

“住手!”

擒贼先擒王!

“所有人,都让开,让都统大人他们走!”大当家嘶吼道。

两名『妇』人心中一松。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那中年人冷漠道,从头到尾,这中年人都是盯着手中长刀,根本没看短衫汉子一眼。

“有孟老出手,货物肯定能夺走。如果那些人,到了客栈。哼,孟老都不需要出手。”短衫汉子走出屋子,自信的很。这一家叁石客栈,就是在两天前,他们刚刚买下,专门在这等朱崇石他们的。

须知,就连黑甲军四大统领都没资格名列《地榜》。这天下间后天巅峰高手太多太多,凡是能名列《地榜》,哪一个没有骇人的绝招?就是那些初入先天的高手,面对能名列《地榜》的,都要警惕。

被滕青山盯着,那大当家额头渗出了颗颗汗珠,这并非天气太热,而是他惊恐出的冷汗。经过刚才短暂的交手,大当家非常清楚眼前的黑甲军都统是何等可怕的一个高手:“都统大人,你,你要什么,尽管说?”

滕青山冷漠瞥了那柄饮血刀:“这柄刀,作价十万两!”

朱崇石看着远处滕青山敲诈那大当家,脸上『露』出笑意,说道:“他在赚钱!”

滕青山眼睛一亮。

滕青山抓着两柄长刀,一张千年寒铁劲弓,金蚕丝背心,怀里揣着价值十几万两的金票银票以及一块景玉佛,便朝自己车队走去,同时淡漠喝道:“还不让你的人都给我让的远远的!”

“等下次,我再回宜城,定会和杨城主你尽兴喝上一番。”滕青山笑道。

滕青山是今天晨练最风光的一人,大家都知道滕青山成了都统。

“我昨天,也听哥提起你呢。”滕青雨说道。

“这没问题。”诸葛云爽快道,“青雨她是你妹妹,你是咱们黑甲军都统!是咱们归元宗内部人,这点小事算什么?”

滕青山看着这两个女孩子,才谈一会儿,就‘小雨’‘小青’亲昵的称呼了。男人和女人就是有区别。

诸葛青从小在归元宗长大,她陪青雨一起,青雨在归元宗,肯定能很快认识一群朋友的。自己也不必太『操』心了。第三十九章 远行

诸葛元洪的智慧,九州大地上谁不知道?

“这,融合《烈火枪诀》,再创出更厉害的枪法?而且,短短数月时间,这……”冀鸿摇头苦笑,“我还是不敢相信,滕青山他达到这层次了!”

一个人要同时名列这两榜。

晨练,校场之上。

“这一趟,可得好好看看天下间的高手实力了。”滕青山心中期待,在归元宗内他不好打杀,可在外面,他就是首领。到时候爆发真正实力和些高手厮杀,隐瞒身边这几个人并不难。

“当然做!这么多护卫,还请黑甲军的人,这货物,最少也得几十万两银子。”大当家目光冷幽,“就是有赤血马,我都让他没法活着离开!”

“估计大家都没办法杀的尽兴。”滕青山淡笑道,身为都统,滕青山很清楚黑甲军军士的可怕。

战马、骑士的重甲上都占有鲜血、碎肉等,一片血腥气。杀敌过百,无一人受伤!这就是黑甲军!归元宗最可怕的军队!

旁边的一名护卫笑道:“吴老,你别担心,这个地方大家都知道马贼经常埋伏,有准备了。即使有马贼打咱们主意,也不会选那地方吧。”

不过……

“这是什么?”滕青虎接过,这明显是一些草稿装订而成的书籍,并非印刷版本。这封面的白『色』纸张上书写有四个大字——烈火五式!

“从今天起,每天早晨一个半时辰,傍晚一个半时辰,学习这枪法。”滕青山说道。

没法子……

“是一个叫董延的年轻人为首的悍匪。”桂庆感叹道,“那董延,在我华丰城,对一般平民而言,名气不大,可富商、帮派的圈子里,却是无人不知。那可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小子,跟他斗的,就是赢的,也是惨胜。”

就在这时——“我们回来啦!开门,开门!”那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看守的两名族人一怔,连仔细朝外面看去,此刻战马已经快冲到大门前了:“这是……啊,是青虎,还有青山!快,去开门。”

“娘!”滕青山不由喊道。

袁兰也点头。

“青山兄弟,那统领大人限你十天查出,而你查出这秘密,连一半时间都没用到,统领大人估计也没借口再找你麻烦了。”那万凡祥笑着说道,旁边的杜洪低声道:“万兄,声音小点,被统领大人听到,你就惨了。”

统领位置,难得到!

“哭,还哭!”冀鸿喝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