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灵雪传 > 第57章:铢积丝累

可是,能怎么办呢?真是的,待遇还不如一只狗呢,香香都能跟尤歌在一块儿,而容析元只能望墙兴叹,嫉妒啊,嫉妒一只狗,这传出去多丢人?

尤歌眼睛发涨,酸酸的,真想冲上去拦住许炎,可她也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对容析元的感情是真的,许炎说得没错,她现在连夺回公司的意愿都被消磨掉了。她想要珍惜现在这样幸福宁静的生活,她不想折腾,不想再被什么变化而影响了。

尤歌想要挣扎,但身上的力气好似被抽干,心里乱成一团。

但是不管怎样,她都该谢谢霍骏琰为她解围的。

容析元松了口气,只要孩子睡着,一切都好办,否则他今晚可就要难受了。

“你真是面瘫了吗?一张脸就跟僵尸一样。”老爷子这意思是在训斥容析元连个笑容都没有。

“容析元怎么说?”尤建军紧张地问。

太难得了,平时都是佣人或者尤歌下厨,今天容析元却主动提出要做饭,尤歌很惊喜,能尝到他的厨艺。

尤歌的状态还不错,她并不太紧张,每天依旧是照常上下班,不同的是,容析元现在只要有空就会接尤歌下班。

下楼陪孩子玩一会儿,两个小宝贝要睡觉了,分别由爸爸妈妈抱着,回到房间。

“你哪里不舒服?”尤歌伸出小手在他额头轻触,好烫!

事隔多年,她又一次在等他,只不过这次多了两个宝宝一起等。

...虽然容老爷子在场,可这毕竟是容析元自己的家,他才是真正的主人。这爷孙俩在外人面前的表现都很一致,看不出任何异常,先前的火药味也暂时消失,气氛和谐,时不时还能听到爽朗的笑声响起。

“没法儿息怒!”尤歌现在是浑身冒火,哪里还能冷静。

野蛮粗鲁地将尤歌这水灵灵的人儿按住,他浑身散发着灼烈的气息,急切而又大力地索取着占有这具美妙的身子,是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

nbsp; “那又怎样?有得必有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目前最重要是先把容析元挤出去,等我坐上老爷子的位置,大权在握,那时候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公司的声誉就算会有损,不过也是暂时的而已,那个位子本来就该是我的,等了这么多年,这次,谁都不能阻止我!”容炳雄看似亲善的一张脸,瞬间布满了煞气,他的决心里带着狠毒,必要时,他可以六亲不认!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却在十年前退出了珠宝界,消失无踪,不知去向。不久前容炳雄才听说有个长得像彭楝的老头子……

蓦地,外边响起了车子的声音,尤歌下意识地躲进被子里,赶紧地将灯关掉,闭上眼睛装作睡着了。

尤歌猛地一震,胸口抽痛,脸色瞬间煞白……连老爷子出面都没办法吗?这是不是说明没希望了?

“她就是唐虞梅,好记得吗?”

“骗子,我不要理你们了!”尤歌又急又气,可就是不会骂人,只能一遍一遍重复着“骗子”。

“啊……”苏慕冉再也顾不上,惊叫出声:“不要……”

骂了一通,苏慕冉气呼呼地跑了,只留下许炎这可怜的男人缩在椅子旁边,一脸冷汗。

“……”

这货歹徒不但计划周密并且极度凶残,以大货车自杀式的撞击来达到目的,那个司机在丢出烟雾弹和催泪弹之后就死了,这显然是策划人早就安排好的,要牺牲一个人,而藏在车厢里的两个歹徒更是谁都想不到的。

“是,你说的没错,我来,是想问你,那辆大货车的车牌是多少,你应该记得的,告诉我。”

容析元却给许炎来个当头冷水:“不必了,我已经派人去查,很快会有消息的,你的好意,我就此谢过。”

“太太……太太……外边有个女人想见您。”佣人急急忙忙跑来汇报。

“什么?”唐虞梅惊到了,脸色骤变,立刻冲到阳台上往外边看去。

还有他们说她是傻子,这深深地伤害到了她的自尊心,更不想待下去了。

“什么?澳门?!”容析元闻言,又是一口气憋在胸口,愤怒与激动交织的情绪使得这孱弱的身体在不停颤抖。

他忽然凑近她耳边说:“你很紧张我?”

“析元,你这是干什么?头一次领新媳妇回家,难道就要让人看笑话?”容炳雄也是一脸严肃,很不满。

“你们太不像话了!一点礼节都不懂,还说是宝瑞以前董事长的千金,怎么这么没教养?如果实在没人教,现在进了容家的门,就该交给我们好好教导,以免将来出去给容家丢人!”

刚才听到唐虞梅承认害死尤兆龙夫妇的事,容析元的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现在却又好像是飞到了天上,因为,有尤歌的爱,一切都会变得甜甜的。

“我过一会儿再去。这是姜水,喝了吧。”

如果只是突然而来的照片,尤歌还不会傻到去相信,可关键在于前边很多事成了铺垫,尽管尤歌在当时相信了容析元,但当照片摆在眼前,一切就像是埋在身体里的地雷,轰然爆炸!

“你们是……”尤歌惊愕,她知道容析元的保镖长什么样,可这两个她没见过。

这种念头在尤歌心里绕老绕去,可怎么看容析元那样的表情,她都会联想到翎姐此刻的眼神……总像是有什么刺一般的东西在背上,挥之不去,尤歌不由得又想到了曾经见过翎姐为容析元按摩肩膀,那时她的心情可是酸得要命。

尤歌在许炎的保护下,并没有被灌醉,但还是有些微醺,中场去洗手间的时候没让许炎陪同,独自一人。

虽然今天郑皓月叫尤歌搬东西,是件小事,可容析元的做事风格就是要将一切潜伏的危险都扼杀

容析元还将尤歌怀孕时期各个阶段的变化都记录下来,将照片统一收纳在影集里,便于以后孩子长大了看看,那时会很有意思吧。

渐渐的,沈兆也变得很忙了,有时几天不见人。负责照顾尤歌的佣人也开始漫不经心,只因为连老板都不曾来过了,佣人当然就觉得老板不再理睬尤歌,觉得她只是被抛弃的一个玩物而已。

最后,他的喃喃低语,尤歌也没能听得清,只看到他落寞地转身进了车子里,然后,在他们的目光中,车子渐行渐远,直到在长长的公路上消失不见……

黄经理一愣,想不到容析元会答非所问,顿时有点尴尬地说:“是啊,容总,您……”

尤歌知道对手是容析元,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下来。尽管任务艰巨,甚至可能失败,但她还是要拼尽全力一试!

“容析元,狗狗是香香生的,你不可以卖掉,香香会伤心的!”尤歌的心都揪紧了,不敢去想香香如果看着自己的孩子没卖出去,它会是怎样的心痛。

但无论如何,尤歌在见到香香之后都不会再允许自己跟香香分开,更不能看着香香跟它的孩子分开!

这话可算是将尤歌彻底激怒了,只差没冲上去拼命!

容析元得意地轻笑,戳灭了手中的烟蒂,慢悠悠走过去,望着尤歌气呼呼的小脸,他修长的手指勾住了她的下巴,用力捏着……

尤歌自己没有先吃,而是拿出一根火腿肠喂香香。这是她的习惯,每天吃饭之前都会先问香香吃了没有。

“我……”尤歌憋屈,苍白的小脸皱成了酸菜,听到这样的话,她的心会更痛。

先前那个侍应生,现在不用再伪装了,露出了他原本憎恶的面孔。另外两个中年男子则是满脸横肉,一看就是打手,望着尤歌这水灵灵的姑娘,他们心痒痒。

“汪汪汪汪……汪汪……”香香跳出来使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