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灵雪传 > 第69章:八花九裂

易峰的剑婴乃是五系真元力与剑心、星辰之力、生命精元、灵魂之力的融合体,目前还不能完全发挥效用,易峰即便是有些锻炼自己的剑诀、剑意、剑心,也只能等等。

许是小星球感受到了易峰的怪异,当即涌出一股股浩荡的能量,竟是将易峰直接排斥出了小星球的表面。

……

“这就是神园?”易峰也有点惊叹。

确实,实力高深者,不仅可以自爆肉身和能量中枢,也可以自爆灵魂,也只是一瞬间就可以完成的。这女子可以瞬间禁锢易峰的肉身甚至是全身能量,但却不能禁锢易峰的灵魂,她在发动的瞬间,易峰只需一念之间便能破灭了她的希望。

“神牌的样子可看仔细了?”易峰当即笑着问了一句,意在转移话题。

再次将目光集中到那柄只露出一半剑身的极品仙剑上,易峰显得兴致很高昂。

麒麟兄弟的出手,明显就是讨好易峰,因为此时大局已定,被捆神链束缚住的沙鼠妖绝对是回天乏术,只能等易峰发落。

让冷依依在一边护法,监看其他修士的动静,易峰在将魂力消化完毕后,便让斩天试着解开丹田之中混沌之力的禁锢。

轰隆隆的炸响不断在天界星空中激荡而出,易峰所处的空间完全湮灭,时间也完全错乱,迷蒙难测的未来与被历史甩在后面的过去,竟在此时诡异地交织到一起。

此消彼长之下,鬼头威势更猛,将三位分神中期高手团团围住。三人此时莫说是攻击易峰了,能不能自保都很难说。相较而言,鬼头的实力虽然很一般,但胜在数量奇多,杀都杀不完,三位分神中期高手只得合力防御,而后朝阵法安全出口处移动过去。

易峰只是冷哼一声,并未理睬。半晌过去后,另外一个分神中期高手也被鬼头吞噬,成为一个鬼头升级分神期的大补品。易峰试着结出几道神级法诀,都获得成功,便没有再练习了,只是紧紧盯着长空。

而易峰极目远眺之下,还能够看到,幽冥死城被昏暗的阴云笼罩,但不远处却是一片大亮。

让易峰惊愕的是,当自己的天宫在伟力牵扯下到了星球边上时,虽然没有巨人的束缚了,可自己依然无法趋势天宫离开。

就算是找到那花猫,就算是将储物戒指取了回来,可若是出不去就麻烦了。

“这块不死令我是拣来的。那天晚上我曾遇到过一位主神级高手与一头双头狮兽大战,那双头狮兽最后自爆了,那位主神级高手也被炸死了,这个令牌就是我从他身上搜到的。”易峰说谎道。

再说了,这次只是易峰私人欠血焰魔帝的人情,与别人无关。

乘坐传送阵,连续传送了十几次,血焰魔帝带着大家居然是直接脱离了革膺帝君所掌控的星域,到了一个体积中等,但仙灵之力十分浓郁的星球上。

而在另外一边,那把战刀似乎受到了剑意的渲染,竟有带着呜咽的刀鸣,裹着无数神魔幻象而来,与那道剑芒交相生辉。

“呵呵……呜呜……”

“妖孽!收起你那一套鬼把戏!快快受死!”陆长风显然也预料到了女鬼能够躲过自己的攻击,只见他不慌不忙地将手中的火红色飞剑抛了出去,直取女鬼所在之处。

这一记横扫速度奇快无比,那妖兽大军前锋的千丈宽全部都是小黑尾鞭的攻击范围,只是一记横扫,便是霎时就将扑上来的几百只有着合体期以上修为的妖兽全部震飞。修为稍弱,肉身品质稍低的妖兽,直接就挂掉跌落在当空中。

在如此强大的剑之领域下,易峰也只能仗着风火珠的强大威势来为自己开路,带着风火珠纵身而起的他,一把抓向那极品仙剑的剑柄。

激斗半晌之后,易峰依然不得寸进,心中越发焦急。此番不动手则罢,动手了就等于与正道修士决裂,若是不能成功,即便是侥幸脱逃,日后也会被无休止的追杀。

那神君见易可儿杀来,没有时间去窥测一二,想也不想便迎了上去。仙界有易峰这么一位逆天强者就已经让罕见了,那神君万万不会想到易可儿也是仙界的逆天存在。

易峰此时虽然忧心于韩烟儿,甚至还为南宫雪琪愁闷,但也不会莽撞出动。

南宫雪琪冷哼一声,暗骂易峰太过多情,但转而又自嘲地苦笑一声。自己因何会为此事生气呢?难道自己真的也陷进去了吗?不陷进去又能如何,毕竟……

易峰见到敌人又多出两位天尊,眉头先是微微一皱,随即对身边的九魅狐妖使了个眼色,九魅狐妖会意,也腾身而起,让天尊级的战场上多出了一道白色身影。

而易峰则是早就预料到会有如此结果,虽然没有直接杀掉这位凤凰天尊,但十系神灵之力的裂变,也让它重伤,易峰便欺身而来,趁着凤凰天尊意识恍惚之际,斩天剑狠狠地拍在了它的脑袋上。

“这步台阶倒底是何种伟力,何种神通的体现?若是用来对敌,绝对可以将敌人永远封困,只怕是天级高手也难以轻松突破。”易峰心中震惊的揣摩着。

他面对着一扇天门,而他身后则是有无数道流光飞射而来。

在易峰闭目调整状态的这几个月里,时常有修士不甘就此等死,对那禁制出手攻击,可无一例外都被禁制反击而死。易峰对此,一直都是微微皱皱眉,并未多言。

易峰摸了摸自己刚被“侵犯”的脸,尴尬地挠了挠头,前世今生,他都是第一次与女子有如此亲昵的举动。

易峰这边气氛旖旎,那边郭师兄与文师弟的情况就不好了。方才易峰发动的星辉剑诀,打击面实在太广,易峰虽然有心避开他二人,但剑气纵横之时,却依然让他们两个的伤势加剧了些。吐了也不知道多少鲜血后,他们二人立即就服用了丹药进入修养之中。

如此大恩,自然需要拜谢一番,可那青年修士却没有,他站直身躯后,只是抱拳对易峰道:“阁下日后若有所求,云邪必定全力以赴。”

南宫家族那边的事情发展,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控制范围,让易峰颇为头疼。自己处心积虑想要让南宫家族与奥庆城主决裂,人家两方是决裂了,可南宫家族不仅没有举家转移,更是一跃控制了奥庆城,与易峰敌方的势力似乎更加亲近了些。

毕竟他们要对付自己,也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后悔是无用的,他只能硬着头皮去领悟了。相对于时间法术的隐晦难测,空间法术要容易很多,而且空间之力也容易被感受到。

以易峰的眼光自然可以看出,小芙修炼了一种十分霸道的冰系功法,此时的实力几乎已经达到了天尊级的巅峰。

噗!!!

那位雪人族公主却是顿时松了一口气,方才她真想上去央求易峰,但这过程太快,她还未及动身,那边的战斗就已经有了结果,不过,却是为她省去了一番口水工夫。

云空天尊听此,微微有点错愕,这位名唤天机的佝偻老者居然是一步步修炼上来的,能够与祖神打架,只怕是实力也不会比祖神逊色。

“停吧,我信了!”易峰连忙出声,让东辰天尊停下来。

这雷母本来就不能收入储物戒指,个头又这么大,带着肯定不方便,就算是不计后果强行将之收入储物戒指,在这么多小怪物的包裹下,也根本无法办到。

而就在易峰三人即将脱离延州境内时,斩天忽然在易峰识海内一阵大骂。

恰好此时又一颗白皑皑的星球在星空之中十分明显,又比较靠近易峰,于是易峰连忙向那里而去,很快就停在了星球之上。

看那雪人族男子对小芙的关切模样,似乎对她有点意思。

跟着,他大手猛然探出,如拎小鸡一般地将刘一川抓到身边。他说道:“小子,休要猖狂,即便是有混沌剑灵护体,你不是不死的。”

而后,感觉到天地灵力正在飞速聚拢,芸霜又打出一张中级灵符。这张中级灵符名唤散灵符,可以驱散修士身体中的灵力,当然也可以阻止易峰对天地灵力的聚拢,乃是掌门专门为芸霜提供,防的就是易峰的这一招,毕竟这一招威力太过强大。

斩天剑去势再次被挡,而易峰却也不缺火灵符,可那上品灵剑所发出的阵阵蓝色寒光,却让易峰心头一凛。这芸霜身上的好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易峰和斩天都很惊讶,这年轻修士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大的剑意波动呢?

而更让人意外的是,冰墙破裂后,没有消失当空,却是化成道道冰箭,全部向那炎傲而去,速度奇快,声势也一样很强大。

炎傲当空爆喝,战刀的杀意已经透出,不饮血是不会停歇的。

易峰只觉得眼前一阵水花绽放后,所在的位置与世界都变了,自己居然来到一个小院子中。不过,这院子依然是在海底。院子周围却是被一道流光包裹着,外面的水压与暗流的冲击力虽然都不小,但却根本不能让那流光起一丝波动。

在那月牙玉清辉的作用下,易峰时时刻刻都觉得精神饱满无比,而且自己的领悟能力似乎也受到了刺激,参悟起各系领域的布置技巧来,十分迅速。巨灵神族族长一直带在身上的宝贝,果然是强大无比。

那字不是一般的字,而是易峰刚刚修习不久的奇怪字体,也就是那些玉简上刻录的字体,还好易峰刚刚从黑风老怪传来讯息中学到,不然还认不出来呢。

易峰尽量压制住自己的心绪起伏,身子也不动,保持不变,手依然是握着,虽然没有感觉到握住了什么……

稍稍看了一会儿,易峰就对那年轻修士的玉瓶产生了浓烈的兴趣。那玉瓶肯定有着上品灵器的级别,而且其喷出的火焰威力也非常强大。

那是一件薄如蝉翼一般的短刀,在血焰魔帝的脚下并未涨大多少,而在血焰魔帝的功力灌输下,那短刀法宝居然是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比方才血焰魔帝本体还要快的速度,向着那星球飞速地接近着。

星芒剑诀比之星辉剑诀要强大太多,易峰稍稍陷入其中的思量便觉得头脑一阵昏沉,却是如斩天所说,境界不够强行参悟,搞不好会遭反噬。

这片星系虽然不算是繁华星系,但门派也是众多,而且也是仙人地盘的腹地,若是再等上一会儿,聚集个几千万仙人都不是问题。

丹田中凝结金丹,动静十分剧烈,易峰对金属性金丹与千年庚金竹的控制越来越显得吃力,可唯今之计除了咬紧牙关死死扛住意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沙鼠妖一边靠近易峰与那株小树,一边用神识来窥测易峰。神君后期的神识修为虽然很强悍,但也只能看透易峰此时身体状况不佳,神识在进入丹田之时,便被混沌之力阻隔,死活都不得突进半寸。

易峰也顾不得疗伤了,当即就站了起来,可却不敢擅动分毫。此时沙鼠妖已经制住冷依依与易可儿,若是易峰有动手的意思,除非能够在沙鼠妖毫无反应的情况下将之击杀,否则便会给易可儿与冷依依带去灭顶之灾。

或许,上天还没有赐予它们天赋神通;或许,它们的天赋神通还未觉醒。

易峰赶紧调到灵识去控制丹田内的暴乱,可那原本平静的,而且一直受斩天控制的斩天剑却是其了意外——

后面还有一更,在22点左右。这座大城的城主府就建筑在城中央位置,虽然主宰大人已经去了神界大陆,可城主府的防御力却显得十分严谨,不仅在门口处有几位主神级不死生物镇守,在院墙周围还有成群结队的卫兵巡逻,纵然是大主神也难以悄无声息地潜入城主府中。

由于六爪骨龙的身体太过庞大,火池之中的火焰宛如流水找到了宣泄口一般,疯狂地朝它的骨架中灌注,自然而然的,火池中的火焰威势在顷刻之间就变得弱小了很多倍。不过,当火池之中的火焰在骨龙那庞大的骨架中流转一圈后,势必会返回。

而后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易峰随意找了个酒馆,便安坐下去,静静等待那支军团传送而去。

鬼灵的血灵镜虽然在中品灵器时被易峰毁坏并遗落,但血灵镜却不是只有一面。如今的鬼灵与血灵镜一样,通过不断吸收阴灵来提升实力与品级,在正规而且秘密的方法配合下,鬼灵的实力已经超越九劫高手,而她的血灵镜更是达到了骇人的中品魔器级别。不过,饶是如此,她也无法战胜刘一川与剑域高手的合力。

可当南宫雪琪苦闷欲退走时,刘一川与剑宗剑域高手忽然赶来,其身边还有几位正道高手,个个都有着九劫的实力。

巫妖状若雄鸡,却只有一条粗腿生在腹部,也与血兽一般通体血红,一双锐利的眼眸却如利刃一般闪着红彤彤的凶光,长达半尺的尖嘴,微弯如钩。

血焰魔帝的兴趣被勾起以后,自然是不会计较一些辅助材料的得失,准备了一番后,他取出了一个器鼎,将功力输入其中,顿时那器鼎之中喷涌出阵阵火光,密室之中的温度也是陡然攀升。

在易峰观量了一个多时辰后,镰刀法宝再次发出一声怒吼,竟是震得易峰头脑发胀,而六株小树几乎险些被连根拔起。

易峰可以猜到,由于自己吸收了太多的生命元力,致使原本足以压制镰刀凶性的封印阵法没有了足够量的支持,这镰刀已经有了意识,准备借此机会破除封印。

易峰听了这个,便宁神静想了一阵子,倒是真从神园核心区域的地形图上找着了这片树林。不过,上面标注的颜色不是很深,证明这里并不是很危险。这也让易峰的心情好了一些,也同时明白,这里应该还是考验,不是什么特别危险的所在。

一直向神园核心区域前进,易峰发现这片神园大陆面积居然扩张了不少,如此便更能证明,这片空间是在不断壮大的,绝对存在着本源之力,甚至是本源之光。

“贤侄可曾听说过凶魔之事?”夜统领望着前面那座已经坍塌的大山,问道。

易峰明白过来后,双膝一折,跪在了地上,默默地向星尘子磕了几个响头,而后起身对星尘子说道:“师傅,易峰永远都是你的徒儿。”

漫山遍野的枫树,呈火红之色,就像是冰山雪地里熊熊燃烧的火焰。

“哇!这小姑娘倒是很可爱呀!”易可儿见了九魅狐妖,竟是说出了一句险些让易峰**的话来。易峰虽然也觉得如此模样的九魅狐妖很卡哇伊,但他却是知道这美丽清纯的外表中,肯定隐藏着异样的强大。易峰一直在告诫自己,万万不能掉以轻心。

可九魅狐妖那宛如银铃脆响一般的笑声,却是宛如潮水一般涌入易峰的耳朵,竟然让易峰顿时就觉得魂魄一阵摇曳,连忙将十系神灵之力布置成防御罩,才将那音波隔绝。

“咦?”

*****

“父王也太抬举他了吧?”南宫雪琪似乎很不服气地反问道。

此时,易峰正在星空之中练习星芒剑诀,极度凝聚的紫色剑芒,宛如利剑一般破空而出,一直飞驰了几百里才停下来。

在两位堪比帝级中期高手的打击下,修为最高才仙君后期,而数量也只有十几人的敌人们,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及要攻击康庄仙门的愚蠢性。

这颗星球上由于处于正魔大战的前线,根本没有一个修士敢留在这里,甚至于这个星球所在的小星系里都没有人存在。

鬼妖看着好笑,同时也加快了对陆长风二人元阳的吸收,致使二人面色越来越差。

易峰倒底还是修炼了三十年,心境不似前世那般轻浮,对众人下手之时也拿捏得极好,只是让大家受些皮肉之苦,并未伤及他们的性命。

易峰转身,却是发现,周围聚拢的百姓全部被炸得血肉模糊,连一个活口都没有。

最后两个字易峰拉得很长,当“死”字落下,他提起速度,单手成掌拍向公子哥。

更让易峰意外的是,这几位修为最高才只有金仙级别的仙人,却是缓缓向自己靠近,现在竟是只有百米不到的距离。

而当二哥看到易峰的脸面时,搞怪的易峰陡然睁开眼眸,与那二哥对视之下,那二哥当即惊呼一声,身子也不由自主地爆退几步。望着纷纷而来的几十位魔道高手,易峰只能在心中暗骂正道修士无耻,居然在此时对自己使绊子。

老魔一边望着被捆绑的易峰,一边关注着正道高手对天火玉净瓶的争抢,至于被鬼头包围的其他魔道高手,他却是显得漠不关心,在三劫散魔眼中,损失些渡劫期魔修对魔道整体实力并无太大影响。就算是此事传扬出去,一旦自己得到了天火玉净瓶这种强大的法宝,也许会有能与魔尊叫板的实力。

可易峰现在却是连退走的机会都没有,被团团围住的他,已经是疲于应付了。

如今两件法宝齐出,敌人的身份似乎昭然若揭!可却显得异常复杂,血莲花、捆神链以及巨灵神族的宝贝怎么会出现在一起呢?这其中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越贤那俊美到令美女都汗颜的脸颊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易峰宁神静气地等待着,身子一动不动,眼眸也是紧紧闭起。

易峰心中暗自揣摩,这幽冥死域忽然降临倒底为何,而强大的不死生物把活着的修士抓来又有什么用意呢?

于是,易峰又将仅剩的一颗黑色果子吞了下去,受到这颗果子的强大作用,精神力似乎被狠狠地刺激了一下,致使易峰灵魂化虚的速度再次加快。

应成子为了简化局面,竟是独自去挡墨蛟,而应广子与应灵子则是开始合力攻击寒冰蟾与鸡冠蛇。本来就一身是伤垂垂将死的两只妖兽,在两位分神期高手与雷霆的攻击下,只坚持了半刻不到,便肉身崩溃,漫天的血水纷纷如雨,而后在地面汇聚成一滩汪洋。

在道道淡紫色雷霆的穿梭下,一股股魔焰滔滔如浪,一个个鬼头呼啸着扑咬过来。易峰与云枝、云邪正说着闲话,身边的空间忽然一阵急促波动,继而一位貌似中年的修士浮现当场。

此时袁清修为突飞猛进了,可妖族之中的上位帝级神兽也有不少与此时袁清实力相当的,若按照易峰的意思,这部分妖修实际上在一开始就能够在确保不死的情况下完成救治龙皇妃,可易峰并未将这些说明。

不过,看似极其美丽的星球,却是令所有知道煞罡星的仙界修士都心寒无比。

——————————————

混沌金剑乃是混沌剑灵的组成体之一,而整个混沌剑灵则是有着极强的灵性,当它知道无法破开诅咒,无法解除认主关系后,便没有继续挣扎下去,却是忽然对着易峰横扫一记。

解开封印很简单,而封印被解开后,果然如大家所料,龙皇妃的灵魂与妖婴顿时就要溃散,却是被易峰当即禁锢了妖婴,而斩天则以强横的神识禁锢了她的灵魂,两者就是在同时完成,可见默契程度之高。

“淬炼肉身品质的方法大同小异,均是先**肉身到极致,而后再辅以各种丹药或者奇物将之恢复,在恢复的过程中会有强化肉身的能量透入身体的血肉、筋脉、骨骼中,如此反复持续下去,肉身的承受力自然会大大提升。”斩天解释道。

“快带师妹离开!”

本来此时,炎傲已经算是胜了,他应该收起战刀,可那战刀却是根本不听使唤,在当空中疯狂提升气势,转眼又劈落下去。

小芙退开后,那道白光挡在小芙身前,却是那九魅狐妖。

火池之中的火焰在六爪骨头体内疯狂流转,六爪骨龙虽然失去痛感多年,但那火焰却是能够作用在灵魂深处,它正承受着的,却是黑风老怪多年来都不曾有过的苦痛。

而如此也能够看出,黑风老魔竟能在如此火焰的焚烧下坚持如此之久,其实力肯定是强悍无比。但就是这么强悍的黑风老魔,都落得如此下场,可见其敌人更加恐怖。

之前麒炎兄弟就说过,黑风老魔乃是一只脚已经跨进天尊级的人物,确实有几分真本事。当然,早在黑风老魔以强大的神通将大家从那么遥远的地方转移过来之时,易峰就已经知道这老魔实力了得,只是现在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

虽然黑风老魔情况不好,但此时依然有实力秒杀易峰,他的灵魂虽然在溃散,但在瞬间抹杀易峰的灵魂却是可以办到的。

而那“引星聚辰剑斩天”七个字再次浮现出来,凛冽的剑意,直让梦嫣仙子这位剑道高手觉得难以喘息。

“易公子,神君大人已经久候多时了。”

不过,这魔修肯定不敢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而且只是帝级中期修为,未必就能够破坏了易峰与强盗团的计划,故而末原仙帝虽然说是会小心,但也和易峰一样,没有一点因此就取消行动的打算。

还是那句话,更新稍晚,总量不会少。“呵呵,我和易峰勉强算是朋友。不过,我可不会用这层关系来向你摇尾乞怜,你若想动手,我接着便是。”血焰魔帝笑着回道。

“你真当你能杀得我吗?”血焰自然不会买账,月牙般的眼睛微微眯起。

“不能再这么逃下去了,不然只有死路一条。”易峰心中着急,但也无计可施,停下来拼杀,以自己现在的状态胜算很小。

若是易峰所料不错,那口棺材应该就是这大个子怪物的栖身之所,因为看上去尺寸很适合这个大个子怪物,一丈长,五尺宽。

再则,易峰二人早就知道,驿星太多,掌控驿星的大势力不可能在每个驿星上都留下高手驻守,城主府的实力也不怎么样。

今天每隔一个小时更新一次,至少一万字更新。易峰二人可听不到越贤与吉雄对小莲的称呼,依然是奋力抵挡着,魔化神婴也拎着魔剑站到了易峰的肩膀上。

吉雄更是隐隐之中露出了激动之色,自己先动手,一旦擒下或杀掉这二人,那就会是大功一件,不是对武门的大功,而是对神界大半天尊的功劳。

而在北方则全是绵延不绝的山脉,由于越是往北温度越低,甚至以雪人族皇者这般合体中期实力都无法穿越这片山脉到达更北方,那里倒底有着什么,却是根本没有人能够知道。

那仙帝又遭重创,却是连站立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方才动手已经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和能量,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踢到了铁板上。

当三位初期仙帝实在在恒铎仙帝的攻击下难以支持就要有人挂掉时,辰震仙帝出手了,直接外放出了自己的仙帝中期领域抵消了恒铎仙帝的领域,那位即将被击中的初期仙帝不受领域影响之下,也顺利地躲了过去。

那被攻击的合体后期修士脸色一阵青红交织,暗道极品灵器就是厉害非凡,接着就欲伸手将斩天剑握住,可斩天剑却是已经在易峰的灵识驱使下飞速退回,那修士心中微微有些遗憾。

易峰一阵愕然,一个星域有多么大,易峰可是领教过的,一击毁灭一个星域,实在太恐怖了。在此之前,易峰认为一击崩溃一个星球就已经很强了,莫说是毁灭星域了,就是一条星系他都不敢想象。

轰!!!

裂天镰其实很郁闷,自己若是有着主人的浩瀚能量加持,绝对可以斩杀这金色大蜈蚣。没有伟力支持,它速度难以媲美金色大蜈蚣,无法以本体击中对方,自然不能杀伤对方,毕竟金色大蜈蚣快要晋级主宰之境了。

易峰直觉自己的领域正承受着巨大考验,而金色大蜈蚣周身的时间与空间波动也沸腾了起来,很难再被易峰封锁。

蓝骄帝君虽然是看似解决了问题,将该控制的敌人都控制了,可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必须赶紧离开,找个僻静的地方,或者返回自己的老窝,这样才能保险。这口蜜腹剑的革膺帝君,可是实力比他略高,万一革膺帝君因为神牌而对自己动手,在六位仙帝后期手下都受伤不能快速发动六合吞天阵的情况下,蓝骄帝君根本没有丝毫胜算。这才是他最为担心的,也是他不敢不睬革膺帝君而就此离去的原因。

蓝骄帝君心中一片惊愕,也不顾那六位仙帝正在养伤了,当即唤醒他们,让他们继续执掌各自的阵旗,欲用阵法之威来压制敌人的做乱。

斟酌一段时间后,斩天告诉易峰,除非易峰有神器级的储物法宝,否则就不能将这个令牌收起来,而易峰则是不能避开革膺帝君的追踪。

一个多月后,易峰等人在一个蛮荒星球上停了下来。这个星球没有名字,虽然体积庞大无比,但仙灵之力却不浓郁,几乎可以用稀薄来形容。

在易峰的指示下,辰震仙帝对跟随在后面的康庄仙门弟子发去了讯息,不到三个时辰的时间里,所有人都聚集而来,在易峰的调配下开始重新建筑仙门驻地。

“还未找到那小子吗?”凌灵坐在上位,喝着香茶,对手下问道。

但是,凌灵天分虽然不差,却也进步缓慢,若是能够用玉镯换来师门的好感,说不定会得到更多的灵石用来修炼。若是长辈们再一高兴,传些好法宝与丹药也未必没有可能。

还好的是斩天剑品级太高,那小剑虽然将易峰震得虎口裂开,却是也让斩天剑给挡了住。而易峰爆退之后,却是背后忽然又是一阵生疼,竟然被黑白光剑的剑芒击中。

雪人族公主见易峰那般凄惨的模样,心中竟有一丝心痛,不过却是面色清淡地说道:“我一直过得很好,你需要关心的是你自己。”

————————————————————

故而,韩烟儿父女两人出关后,都非常生气,可见到无数宗门高手都未有表示,心中不禁疑云顿生,来到韩兴身边一问,才知道是有不懂规矩的贵客正在结婴。

正在附近星球上驻扎着的北方军,虽然无法得知斩妖星的变故,却是都能感觉到,自己所在的星球,居然在不住地颤抖着,而且星球上的温度逐渐攀升。

之所以易峰会选择返回康州城,其一是因为小悟空的家在康州城内,其二则是因为他不确定小莲倒底是不是真的离开了。

斩天轻哼一声,回道:“你小子思春的时候居然还敢强运真元,不走火入魔才怪。九灵玄天神章的各种灵根,培养的时间久了,灵性会越来越强,最后甚至会产生独立的意识,如果你不能将它们协调妥当,一心求快,最后吃亏的只能是你。”

时间又静悄悄地过去几年,易峰不断领悟着,可身边的空间却是忽然一阵涟漪,接着便有两位修士浮现当场。

“不知道。”易峰摇头说道。

由于易峰的注意力一直高度集中,所以灵识在一开始并没有去警戒周围,而这里许久以来也是十分平静,不料今日却出现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