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离奇诡踪 > 第11章:肩背相望

“是啊,王学士若是不肯,我们便不起来,王学士,你有钱,你亏得起,我们……我们有为数不少,是拿自己的宅子去钱庄里做了抵押的啊,再亏下去,只好去死了。”

尤其是这个时代,哪怕是强大的奥斯曼帝国,也未必能拉出一万以上精锐的弓箭手,他们的火枪,还处在比较原始的时期,因而,可以想象,当漫山遍野的骑兵冲到了他们面前,连射之后,抽出了长刀,会形成什么样的局面。

可现在……他才陡然想起来了。

他不想杀死皇帝,而是想留着这个人,作为掩护,让自己顺利的遁入大漠。

他已动弹不得了。

那是一张何等可怕的脸啊。

方继藩一把将他推到了一边:“滚开!”

哪怕是那些突兀的同党,他也只是让他们入大同请罪,至于怎么处置,要杀要剐,都是弘治皇帝的事。

“就怕不能成功。”有人不禁担忧。

作为习武之人的他,能感受到恩师那疯狂跳动的心脏。

礼官一愣,显然没有这个程序。

萧敬一愣,细细打量:“呀,有那么点儿像了。”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方继藩转身就要走。

“呀。”朱厚照顿时摩拳擦掌:“可以呀,这是好事,老方,你太聪明了,本宫为何没有想到。”

朱厚照倒吸一口凉气:“懂四五种,本宫不信。”

方继藩低头看着宦官送来的奏疏,这些奏疏,乃是联名所奏,方继藩眯着眼,却是看清了这奏疏之中一个字眼‘天可汗’!

“干啥。”

骤然之间,天色灰暗了。

弘治皇帝晃着脑袋,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也不知自己的形象,口里却道:“真是什么?像瞎子。”

妇人冷笑连连,不屑的看着他道:“你这狗东西,自你来了我们府上,就没好日子过,这鸡飞狗跳的,怎么着,你还想鸠占鹊巢?”

于是有人大胆的凑到王不仕的眼镜前,放肆的东看看,西看看。

一口茶水直接喷出。

可是没办法,自己答应了给齐国公送一份礼的。

就这样,邓健成了王家的管事,也罢,由他吧。

他一起来,一咳嗽,立即有一群女婢进来,掌灯的掌灯,还有拿了痰盂的,有取了新衣的,不一而足。

好不容易出了午门,朱厚照指了指自己的脸:“方才有鞭子好似抽到我脸上了,你瞧瞧看,是不是青了。”

弘治皇帝想起了什么:“还有,将这些数目,往后都要抄送内阁一份,也让几位卿家,多看看。”

邓健……

“这些该死的……”邓健说到此处,又沉默了,接着笑吟吟的道:“少爷怎么看?”

他觉得自己头痛的厉害。

怎么听着,太子和方继藩这两个家伙,是打着刺探海外军情的名义,骗朕的银子,去做买卖呢?

弘治皇帝的脸,骤然拉了下来。

海外的事,弘治皇帝不懂。

朱厚照对这事,不太懂,便看向方继藩。

其实这些跟随而来的战马,早已不再神骏,绝大多数,伤痕累累,可在这里,它们依旧是无敌的。

下西洋回来的人,写过无数的海外的见闻,这些见闻,早已流传天下,他们知道,黄金洲的土人们,很是彪悍,悍不畏死,一旦滋生冲突,土人的部落,男女俱都上阵,前仆后继。

这两枚金刚石,显然是经过人工打磨过,因而,更加的耀眼夺目,它的原石,可能比现在所见的,还要大。而且,金刚石质地,极为坚硬,天知道这金刚石原来的主人,到底靠了什么方法,动用了多少的人力物力,方才将两个金刚石,变成了成品。

国富论的熏陶之下,早已有无数人,对于经济之学,还是有大致的了解的。

单单这货运,就足以让人垂涎三尺了。

那念诗的人,不及念完诗,顿时打起精神,众人呼啦啦的朝着那大篷马车蜂拥而去。

王不仕见方继藩疑惑不已,便笑道:“前些日子,下官买了一些股票,也算是下官有一些运气,这些股票,倒是有了一些增值,当然,对于下官而言,钱财,犹如浮云一般,恰恰是最没用的东西。”

而后,王不仕淡淡的道:“老夫买了……”

方继藩道:“这刺探之事,本就是秘而不宣,越是低调越好,哪里有锣鼓喧天,唯恐大家不知道似得。刘瑾……”

朱厚照一脸无语之状:“喂,本宫还没有答应呢。”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你倒很看得起他。”

没钱。

终于,有飞马而来:“殿下,殿下……人找着了,人找着了,还活着,还活着!”

方继藩能明白弘治皇帝的心情。

他努力的使自己冷静下来,接着道:“好,很好,你做的很好,来人,赐予他三十个金币,从现在开始,你将是我的私人顾问,如果……如果我们能够征服大明,你将得到双倍的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