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离奇诡踪 > 第13章:寸步难移

娇弱无比的裴淼心早就哭湿了一张泪颜。

“嗯,我记得。”

曲耀阳的手指僵住,回头神色复杂地看着裴淼心的脸,“我明天早上还要回公司,睡沙发会很不舒服。”

其实说这话她心里都没多少底,毕竟曲耀阳经营“宏科”这么多年,在江湖上早就已经被人熟知,他私底下再怎么温和有礼都好,商场上的事情绝对不会手软,每吞并一家公司,就开始大刀阔斧地改革,把能换的岗位全部都换成自己的人。

他明白一个人吃饭的酸苦,从前他总是将她一个人孤零零留在家里,每次她做了满桌子的菜他也不会回来,即使回来了,他也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看。

他大步过去用力将卧室的门一拉,就见此刻本来应该待在一楼的佣人小江正站在门前。

“大叔,你早上走得好匆忙,我不过进更衣间里换了件衣服,再出来你就不见了。”

电话那端的女人似乎有些不太高兴,“做什么,听见我的声音会把你意外成这个样子,是因为……做贼心虚?”

“你快算了吧!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没有之前曲臣羽在伦敦帮你一把,要是没有后来他留给你的那些身家,你能有今天?你能坐在这里跟我说你没花过耀阳一毛钱?你能开着只有我才能开的豪车,穿金戴银满身名牌地坐在我面前?我告诉你裴淼心,这些都是你从我身上抢过去的!”

米线店的老板娘这时候追上来道:“唉唉唉,你们刚才叫了东西还没给钱,没给钱就想走吗?”

小家伙刚才哭了一会,这会已经不哭了,只是偶尔抽泣一两下。

她的心跳在这一刻失衡,“咚咚”地搅得她心都乱了。她的耳边只听得见自己仓皇忙碌的心跳,可眼睛看到的却是他先前点在她唇前的那根手指——如果不是这根手指的阻隔,刚才那一瞬间,他或许真就吻上她了。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回来!因为巴巴都说他只有芽芽一个人了,所以他要回来。”

曲耀阳点头,说:“好。”

多年后再遇见夏芷柔,她给他的感觉似乎再不如从前。也许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是不会变,但是每一次的亲密接触,他还是能感觉到她的不同。

他看她进了厨房,又见客厅的茶几上散落着一些画纸和杂志。

她知道他又想起前段与翟俊楠的事,想想这几天也真是奇怪,真是好久都没见到那男人了,也不知道他跑到了哪去。

“曲总……”刑俞晴轻唤了一声,又说了几句别的事情,问他现在要不要交代下去,这样大家可以赶在这周末前处理完手头所有的工作。

他的手就那样僵在半空,好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这才狠狠成拳捏紧,收回了自己。

裴淼心怒极了挣扎,“你不要脸我还要脸了,如果这外头要是有人,你、你叫我拿什么脸出去见人?”

她过去了便四仰八叉在他边上坐下,这样的时节,长椅上的水渍还没有完全干透,她穿的又是棉布裙子,这样一坐,立时就觉得冰冰凉凉的水渍熨贴到了自己的屁屁。

这几年父子之间亦敌亦友,虽然大的利益前边,曲市长总会最先想到他自己,可是在一致对外的公开立场上,他却到底还是支持自己。

曲耀阳笑看着妹妹,“我知道,婉婉一直都是个好姑娘。”

她犹自气着,“请你不要跟我说话,芽芽都被你教坏了。”

爷爷的鼻间还插着呼吸机的管子,所以说话还不大利索,说几个字就要喘半天。

裴淼心眉眼一痛,“以后不要再提他,他不是个好人。”

自从奶奶去了以后,她早该料到,曲家本来就不是她的家,她也早就,没有家了。

“婉婉!婉婉你在哪里?!”厉声叫唤着的曲母“咚咚咚”奔上楼来,看到拖着小皮箱要走的裴淼心,脸上的表情忽而有些阴晴不定。

曲耀阳有一刻的怔楞,盯着她双眸红红的小模样看了一会,明明知道是不该,可抓着她的大手就是死活都不愿意松开。

裴淼心听着就笑了起来,“曲先生,你知道我要多少钱吗?你就给我……”

他用力吻她,她便试探着更用力地回吻过去。

裴淼心嫁过他们曲家的两个男人,且这两个男人还是亲兄弟。

两个人打着哈哈,直到将陈行送走了,曲耀阳本来谦逊温和的脸才迅速转冷。

曲耀阳没有把话再说下去,裴淼心也不说。

冷笑森然在她唇畔浮起,也不去管那两人,兀自旋身准备下楼的时候,又在楼梯口撞见正抱着新的床单被褥上来的佣人小江。

万晓柔弯唇一笑,“您这是想让您儿子听见呢,还是您那位所谓的儿媳妇?”

曲耀阳几步迈到跟前,“老婆,要不就是现在,咱们搬出去吧!带上芽芽跟思羽,回咱们的新家去住吧!”

裴淼心本来不意去管这闲事,且看曲耀阳又是虎着脸不快的,更何况这是他与另外一个女人之间的事情,不管从什么角度出发,这事儿都轮不到她管。可是,聂皖瑜从身后抓着她的手心却是极烫,即便隔着层层衣衫,依然滚烫得,令她的心灼热到难受。

她在大床上辗转反侧,脑袋里反反复复都是白天在曲家大宅里遇到聂皖瑜的情形。

聂皖瑜这时候笑道:“就是这里,还有这里,这上面的钻石都卸下来,镶在我的戒指上面,婚戒,那是最好的陪衬。”裴淼心被他说得胆战心惊,“什么尸斑,你不要乱说,这是猪肉,不是尸体。”

他称了手上的猪肉,扔进篮子里才回头,“这里人多,别再走丢了,我陪你过去!”

他点头,“你去了那边,帮我照顾好臣羽,若他想回家了,提前跟我说一声,我一定会去接他。”

曲耀阳觉得他的心在这一刻就跟粉碎了似的。

她又想起多年前的那些年月,每回两个女人起了争执,他都是不问缘由,一味将所有的错处都往她的身上怪。起初她是不明白,以为他是真的瞎了眼睛,待到后来随着年岁的增长,她也才慢慢明白过来,有时候什么所谓的真相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其实都是无关痛痒的事情。他若真心想要爱护一个女人,哪怕知道她做的事情全是错的,他也一样会站出来维护这个女人。

二人应声回头,却见本来想要同他们一起离开的曲婉婉被曲母抓了个正着。

曲母看着只是一阵冷笑,待回身去找曲婉婉时,才发现女儿已经不见了。

京城自是不必说了,就算这几年她人在国外,也时有听从国内过来的朋友提起过“宏科”,楼盘推一个火一个,很多人还就认准了这个品牌,好像不买到“宏科”的楼盘就过不上啥有品质的生活。

刚到北京办理签证的那一天,汤蜜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大老远从a市跑过来,找到易琛。

曲母侧眸看着裴淼心消失,这才杵着拐杖上前道:“耀阳啊!你想起妈妈来了吗?”

曲耀阳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臣羽!”这一声呼唤,曲耀阳已经赶忙揽住弟弟的肩头,只希望他能快速冷静下来。

旁边的夏芷柔在说话,他犀利的双眸一斜,一瞪那后视镜里似有若无正朝他们瞄过来的男人。阿成恰在这时候赶忙就收回自己的目光,不敢再打量后面的一切。

雨后的草地稀疏响起蟋蟀的叫声,轻轻吟吟的,安静得似乎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你以为这样我就动不了你了吗?”曲耀阳微眯了眼睛。

陆离一顿,仰起头来有些怔然地望着曲耀阳,“你刚才说什么?她还是个处/女?你跟她都结婚这么多年了,她怎么能还是个处……这事伯母知道吗?曲耀阳你够可以的啊!娶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进门,居然能守住这么多年都不去碰她……”

她早就知道与他之间一切都是不可能。

即便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他,裴淼心娇嗔着回过头来,“快放开,你不要命了么?”

看守所的会客休息室里,曲耀阳和裴淼心早早等在那里。

夏之韵可怜巴巴的一声轻唤,几乎是在看到曲耀阳出现的当场,就扑过去想抓住他。

“你放心!”曲耀阳的眉眼一低,这一刻,似乎所有一切早就看轻,“我要你做的事情绝对力所能及,只要完成这件事情,之前不管你做了什么,我们都点到为止,一笔勾销。我不但不会跟你计较,还会继续以公司的名义资助你的弟弟妹妹从小学一直升到大学,他们若是成绩允许,出国留学都没有问题,包括你父亲的医疗费。”

所以夏芷柔的心里有时候虽然仍旧觉得不大痛快,可是看曲市长跟曲母都没说什么,自己也不好再在这个时候去惹全家人的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