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离奇诡踪 > 第123章:登高必赋

放在小包里的手机开始大作,裴淼心低了头看,发现是照顾芽芽的保姆打过来的电话,心下一抖,心底隐隐藏着一丝慌乱,不想要当着曲耀阳的面接这个电话,所以她果断将它挂断了。

张阿姨一副内疚到极致的模样,裴淼心轻声安慰了她几句便让她先回酒店去休息,自己留在这里陪伴小家伙就行了。

“芷柔怀孕,她妈妈还有她妹妹现在就住在我家里,我不喜欢跟这么多人一起住。”曲耀阳皱了眉。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等到电梯门真正打开,果不其然看到一位身材颀长,穿着意大利高级定制版浅灰色西装的英俊男人领头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

那时候自己远远躲在法国梧桐树下遥遥相望的光景,只觉得那女人不论是倚靠在他怀中与他轻声说着话的模样,还是轻柔浅笑的模样,一切一切,都是那么令人羡慕的风景。

好像久久等不来裴淼心的回答,隔着一道玻璃墙的距离,夏芷柔又开口了一遍。

“没、没什么啊!我、我只是路过而已……”

裴淼心递了纸巾过去,默不作声中,只觉得时移世易,曾经意气风发又傲娇到极致的夏芷柔,居然也会有今天。

“怎么就没用对地方了,耀阳,你可知道我有多爱你,多想嫁给你吗?”聂皖瑜娇俏冲他眨巴了几下眼睛。

这时候提起臣羽,到真像是刻意与他划开界限和距离。

小家伙一进布满粉红的小屋,立时就“哇哦!”一声。

沈俊豪弯唇,“不敢,大老板谈不上,最重要是这次的合作案能够谈成,让投资方与收购方的人见个面把生意谈成,再开开心心地把他们送走,这才是你们的工作任务和我所期许的事情。”

“唔……”裴淼心睁大了眼睛,唇上还覆盖着他的大手,底下却温热强硬到了极点。

慌乱中的裴淼心似乎早就忘记了呼吸,睁着双无焦距的大眼睛怔怔望着面前的男人,痛到眼角的泪水不自觉顺着眼眶落了下来。

“曲太太,听说曲二少刚过世不久你就生下了孩子,可是为了与你真正心爱的男人在一起,所以你狠心将孩子送到国外,这样做,是否你已经做好准备带着曲二少的财产另嫁他人,重新开始你崭新的人生?”

她继续低头吃着自己的东西,等到所有人散去,又要归回客栈的房间。

他不说,她便主动去提,“知道我在昨天的酒会上遇见谁了吗?”

“哦!”

这一回她用的力道极狠,曲耀阳几次伸了手去抓她,可都叫她轻易躲开,又怕真的伤着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只得住手站在原地,看她红着脸颊怒目望着自己。

她还记得某一年的某一天里,他在公事上遇到瓶颈或是突然觉得惆怅时,表情就会特别特别严肃,然后一直坐在一个地方不停地抽烟。

可是,曲婉婉的话当真让他不懂了,他皱眉,“婉婉,你的年纪虽然与聂皖瑜的一样,可是那姑娘的心机绝对不是你应付得来的。”

法院外的大吵一架,曲耀阳似乎是早有准备,害怕媒体或是外界的人晓得,早早雇了保姆车过来,拽着她就上车,努力希望通过沟通的方式,和平解决这场争端。

曲臣羽这才总算明白小家伙的意思,点了点头,笑弯了唇,“嗯,肯定带。”

期间陆离悄悄去斟了杯茶过来给曲耀阳认错,后者横眉冷目一瞪,就等着他不打自招了。

易琛没有说话,而是径自把车开下高速,再开进了附近的一个小区。车停了他便绕到车前来拉裴淼心下车,裴淼心气怒得不愿意进门,一时间两个人就在楼道前僵持了起来。

有人陆续从电梯间里出来,或多或少瞥她一眼便撑伞从她身边离去。

洛佳疑惑丛生,可还是调转方向盘向曲家大宅所在的地方开了过去。

“可是……可是那不是二少奶奶么……”

“妈!妈!”夏芷柔被骇得白了脸庞,现在她的身上还穿着晨起的睡衣,本来是很随意地想在小花园里面对着泳池享受这个美妙的早晨,可是现下,怎么就要被人赶出家门?

夏芷柔无路可退,这个家里的佣人一向都是曲母用了多年的老佣人,根本就没有一个人会帮她,更何况现在真正能为她做主的曲耀阳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她打过他的电话,他说是在办公室等一个越洋的视频电话,晚了就不会回来。

他越想要亲近她她反而越是不让,用力将他就快要埋到自己脖颈间的脑袋推开,她恨恨咬牙去望,“如果你是想要羞辱我、占有我,那么白天在那客栈里头你已经做到了,不用再到这里来让我难堪,你可以滚了!”

所有人一怔,就连曲市长跟曲母都是一僵,转头愣愣看向正在说话的裴淼心。

“爸你太过份了!”曲耀阳怒不可遏,伸手拽住裴淼心就往门口拉。

“少在这里给我扯淡!如果你今天非要去找那不要脸的女人,现在就从我的尸体上压过去,不然你立刻给我下来!”

他的意思大抵是想告诉她,反正曲耀阳也好些天没见过芽芽了,正好芽芽这几天也吵着要见她的“巴巴”,就让他在他们那住一晚,没有问题。

她的眼角余光里,客厅里早就没了其他人的身影。

曲耀阳微眯了眼睛,勾唇笑了起来,“我妈那样对你,你还这样对她,怎么,以德报怨?”

他发现她水盈盈的目光,不觉弯了下唇,“怎么了,我说工作上的事会不会让你觉得很闷?”

“‘青苗会’从前的干事王燕青,她同我说了一些和你有关的事情。她说,当初你曾经牵线搭桥帮她老公的公司拉过一份过亿的订单,对吗?”

“啊?为什么啊?当初在北京的时候我们也一起住啊!那时候你都没说什么,现在干嘛不行啊?”

裴淼心本来不意去管这闲事,且看曲耀阳又是虎着脸不快的,更何况这是他与另外一个女人之间的事情,不管从什么角度出发,这事儿都轮不到她管。可是,聂皖瑜从身后抓着她的手心却是极烫,即便隔着层层衣衫,依然滚烫得,令她的心灼热到难受。

“我们能别讨论这个话题吗?”

“你开什么玩笑?”裴淼心冷笑打断,“曲先生如果觉得现在我们这样的状况还不够糟糕,你还想再拿我来开玩笑……”

“对了,还有臣羽,他这段做物理治疗的效果很好,虽然关于从前的记忆多少还是有不记得的时候,可是他心里一直都很敬重你这位大哥,有时间你去看看他吧!”

裴淼心轻声打断,“洛佳你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或许有些人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他们即便倔强地非要待在一起,也只能相互印证着对方都不想要回头的错误的青春。”

宴席一直到晚上九点多,作为主客的曲家自然是八面玲珑,所有人都要照顾周到了。

洛佳越说越是兴奋,兴许是喝高了的原因,早便忘了什么叫“顾忌”。

……

他说完了话就转身,那小姑娘却快步追了上来,“曲伯母近来还好吗?上次她到我们家来看过我妈妈,她们两个的关系好像挺好,也一直在找机会,想介绍我们认识。”

曲婉婉一直等到曲耀阳好些了才打算送他回去,哪晓得曲耀阳摆了摆手说自己没事儿,并说今晚并不打算回大宅,就想去自己在外面的公寓住一晚上。

可是今天不行。

曲耀阳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曲耀阳站起来,说:“我有个熟识的医生……”

他还记得初认识她的那一年,她还是他的学妹,如果不是年婷的无意介绍,他也不会认得她这个人。

归国之后夜店里的一次偶遇,当他再遇见她时她已不是曾经模样。

刚才那电话里头,他的声音明明是在笑的,可她却偏生听出了哭的声音?

身旁的曲臣羽翻了个身,呜咽了一下,半睁开眼睛,看到她坐在床头,便抬起手来抚了抚她的面颊,带着满足的笑意,继续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