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离奇诡踪 > 第20章:硁硁之愚

他心里还有一些犹豫,却因为紧张,额上青筋暴出,似是沉吟了很久:“七十两,至多七十两,再多就没有了,不过前提是,所有的乌木需全部转售给小人,小人的银子现在有些不足,却可以筹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总之,必须一根不剩……”

说罢,二人匆匆前去中门。

听他调侃又轻松的口气,仿佛就算是做了坏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朱厚照刚要行礼,弘治天子摆摆手,几日不见这个独子,此时见了,弘治天子面露微笑,慈和地道:“皇儿,刘卿家方才还对朕提及,说你竟将《辩奸论》背熟了?”

方继藩眉毛一挑,道:“堂堂南和伯府,还缺银子?”

可过不了多久,宦官便去而复返:“陛下,不妙,不妙了,通政司派人去方家问过了,说是南和伯………昏厥了过去……”

刘健顿时瞳孔收缩,整个人打了个颤,竟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弘治皇帝甚至还看到了一份菜单。

他泪如雨下,泪洒衣襟。

弘治皇帝脸色缓和了许多,又道:“好好清一清这作坊的弊处吧,卿家来办此事,朕放心的很。”

可是……

刘健气喘吁吁,可怜他已是年迈,却是上气不接下气,随时要断气的样子:“陛下……不太妙啦。方才……方才……山西来的客商,说是要减少订单,从一千三百瓶,减至两百瓶。”

弘治皇帝看着得意洋洋的朱厚照。

“朕今日不收拾你……”

“父皇,你输不起呀。”

“住口。”弘治皇帝厉声道:“朕现在追究的是你欺君罔上的事!”

朱厚照打了个激灵,到了这个时候,他仿佛明白了什么。

陈彤打了个激灵,立即道:“臣去取。”

卖出的数目,竟没有上个月的一半。

“住口。”朱厚照道:“听说你还找了一个下家,现在在哪里做事?”

有个美女作者今天生日,呃,好像跟接下来的事无关。妹子开了一本书,叫《骑遇》,嗯……老虎验过了,这本书的作者,真的是个妹子,大家可以去看看。弘治皇帝听了陈彤等人的话,心里不禁得意。

扈从大惊失色。

在这原本阴暗的城楼之后,一下子,有了光彩。消息虽是封锁,可是人都明白,这消息是封锁不了多久的。

洪健磕头如捣蒜:“臣无话可说,蜀国有罪,愿陛下严惩。”

而陈凯之来到这里,第一句,便是问起杨义,这让原本紧张的文武官员们,一下子松了口气。

不过,他们显然有些不甘,随即又驻足,火光映照着一张张的脸,这些脸上,既有惶恐,又有紧张,还有愤恨,世上再没有任何的情绪,来形容这一个个复杂的脸了。

一下子,民夫们沸腾了。

梁萧也是一脸惨然,他万万料不到,胡人竟在这个时候来,这太令人措手不及了。

“住口!”梁萧大喝道:“你疯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此说这些有什么用,立即向中军求援,我们……迎敌!”

吴燕心底,已冒出寒意。

据说被调来的楚军,都是最效忠于楚人皇帝的楚军禁卫,这些人和寻常的楚人不同,寻常楚人往往好说话一些,甚至对陈人会表现出一些同情,而这些人,则显得心狠手辣了许多。

说着,他顿了一顿,继续道:“夜行营那儿,即便要传消息来,想来也没有这样快,卑下认为,陛下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拿下洛阳,只要取了洛阳,一切便可如愿以偿了。”

吴燕骤然间明白了什么,忙道:“陛下的意思莫非是,修筑水坝截水,而后再放水,水淹洛阳?”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说着,杨义告辞而去。

“现在胡人虎视眈眈,我大楚与越国,更该携手起来,万万不可给胡人可趁之机,很好,立即下旨,就有劳卿家了,卿家亲自带着酒食,连夜去越人的营地,犒劳他们,告诉他们,到时楚越该联合一处,共同入洛阳,朕来此,乃是为了汉家的存亡,是为了大义,绝非是贪图陈人的疆土,等入了洛阳之后,楚越二国,再商计划界便是。”

可现在,这些人却是一声不吭,哪里还敢出头。

朱寿左右四顾,许多官兵个个凝神屏息,不敢多言一句。

“陛下凯旋而归,实是可喜可贺。”他的内心,是喜出望外的,这是第一次,大陈彻底的稳固了河西走廊,有了稳固的大后方,数百年无法打破的平衡,在今日,却是彻底的被打破了。

而陈凯之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即下令军马向东疾行,迅速回到关内。

他忙是召集了官兵,下令继续前进。

有人喜极而泣,不断的用护手擦拭眼泪。

赫连大汗也已吓得身如筛糠,方才他还自称自己不会汉话,现在却也磕磕巴巴,用古怪的口音道:“饶命!”

耳畔,依旧还是喊杀,可喊杀的声音,显然越来越少,甚至,许多的喊杀,开始离自己远去。

几个人影抬着早已污浊不堪的担架匆匆而来,显然这人的呼喊,已有人听到,为首的一个,是疲惫不堪的军医,带着几个辅兵,抬着担架匆匆而来。

天上的乌云在翻滚之后,终于一道霹雳落下,那天穹处,电光如银蛇一般一闪,随即雷声滚滚,瓢泼的大雨,便淅沥沥的落下来。

直到哨子吹响了,这等刺耳且尖锐的哨声,令疲惫不堪,且几乎精神处于崩溃边缘的胡人们,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

“杀光他们!”蜂拥如潮水的胡人们,不得不放弃了战马,两支军马啪的一声,狠狠碰撞一起,接着,无数的刀剑碰撞,所有人只重复着将手里的武器送入对方身体,却很快,又被人用武器刺入自己的身体。

可问题在于,在这炮火轰鸣,子弹乱飞,弓箭如蝗,战马川流不息的战场之上,自己根本无从有效的下令勇士们退下来。

而后头,越来越多的胡人骑兵又蜂拥而至,接着,又是倒下一片。

有人则探出壕沟去,猫着腰,看看胡人那儿的动静。

传令兵听罢,匆匆的拿出一个竹简,用炭笔迅速的记录下命令,随即拨开了壕沟中的官兵,朝各中队的位置去了。

是赤裸裸的挑衅。

在这风雨欲来的时候,各队在自己营地里,除了必要的守卫之外,其余的人,俱都在校场里,开始如往常一样读书。

那刺耳的竹哨声,瞬间便惊动了汉军各营。

各队的旗帜都在自己的阵地上方升起,为的是让后备的兵马辨别,在壕沟里,士兵们似乎并不急着架起枪炮,而是很熟稔的开始用餐。何秀这是真的急了。

他们这时,意识到,大陈必亡,胡人入关,可能也只在瞬息之间。

陈凯之眼眸一张,随即厉声吩咐道:“取舆图。”

苏叶听的心惊肉跳,这么多年来,还不曾见过有汉人对胡人作战,居然对与胡人决战兴奋至此的。张超和营参谋以及大队官们简短的开了一个会议之后。

面对着这一场小规模的战斗,副总参谋官王翔现在头痛的很,他口里咒骂着当初主战的许杰,却是一面仔细看着奏报。

胡人的优势就是新军的劣势,胡人是以骑兵为主,来去如风,来袭时,快如闪电,一旦要撤回,也能果断的脱离战场,根本无法追击。

王翔立即意识到,自己是非写不可了。

何秀慌忙起身,却是满面通红:“他们中计了,现在赫连殿下已截住了陈军与关内的联系,贱奴昨日,已派人前往关内,散布陈军大败的消息,这势必,会使关内人心惶惶,所以现在万万不可使陈军杀回去,要将其围住,到时各国必定会仓促用兵,陈凯之关内不保,成了一支孤军,一旦遭到围困,必死无疑。”

今日……这宿命又落在了陈凯之的身上。而这一次,他与先辈们却全然不同,他自信自己所带的新式军队,比之当年的先辈们更加强大。

而更可怕的后果却是,就算今日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为自己说话,即便是大汗,也至多打这些武士们几鞭子,而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忍辱负重,这么多谋划,便彻底成空了。

尤其是陈凯之讨胡令,使大陈皇帝获得了极高的声望,六国的军民,无不向往,这……便不免使各国君臣们心忧如焚起来。

而那何秀却是正儿八经的拜倒,三跪九叩之后,方才用胡语道:“奴才何秀,不辱使命,特来回禀大汗。”

“告诉你的主子,朕讨胡已决,想来,胡人也一直寄望于这一场的决战,既然双方都在磨刀霍霍,又何必在此纠缠呢,朕放你们回去,他日,沙场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