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离奇诡踪 > 第31章:遥遥相对

马特捂住喉咙的双手终究无力的垂了下来,整个人也无力地倒了下来,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襟,染红了地面。“呼,总算走了。”林雷这才暗松一口气。

“老大,好像危险了啊。”

5月29号上午。

“稍等。”中年人微笑着点头。

耶鲁是什么人?

“这么厉害,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雕刻大师中有德林爷爷你的名字?”林雷疑惑道。

“怎么可能,单单平刀怎么来雕刻?”林雷立即反驳,“你刚才说的,比如鱼鳞的鳞片,你怎么用平刀雕刻?根本不可能吗?”

这,就是平刀流派雕刻的作用!

林雷转头过来,看着德林柯沃特一笑,彼此灵魂交流说道:“德林爷爷,有什么事情吗?”

“林雷,我担心……你的作品,有人会买么?”雷诺皱着眉头,一副不相信林雷的语气。

如泉水叮咚一般自然的音乐声缓缓流淌在整个普鲁克斯会馆,德牧伯爵和朱诺伯爵二人都安静地观看其他作品,整个会馆当中是那么的宁静。

朱诺伯爵瞥了一眼德牧伯爵,心中瞧不起:“小辈?我研究石雕多少年了?没有足够的眼光,还跟我斗?”“咦,普通展厅中的石雕竟然有三件都卖出了1500金币?”普鲁克斯会馆的一位管理人员‘奥斯托尼’惊讶地看着记录,翻阅了一下创造者林雷的讯息,不由更是惊异,“这三件作品都是这个叫林雷的,他才十五岁?”

耶鲁的这名‘二叔’立即笑着说道:“呵呵,等急了?好了,你的马车我已经准备好了,这四辆马车中最后一辆,最后一辆有些货物,我让他们搬下。你们就去圣都吧。”

“林雷,走,快上马车,我们去圣都。”耶鲁招呼道。

“对,有本事用魔法比比?你还是恩斯特学院的学员吗?”兰德旁边的瑞森等人也立即喊道。

雷诺盯着那棕发少年,嘴角一翘故作不屑道:“你什么东西,不就运气好,赢了我一次吗?得意什么?”

在恩斯特学院,天才云集。而天才都有一个坏毛病,很难服人!

特雷老师微笑着点头道:“林雷,这次年级赛可是很好的锻炼机会,我相信整个一年级几乎所有的精英都会参加,你怎么不报名呢?这样的机会是很难得的。”

“我没兴趣。”林雷直接说道。

点了些菜肴,四兄弟又谈论了起来。

到如今,玉兰帝国只是四大帝国之一。

最小八岁,最大才十岁的四名少年,怀着崇敬的心情看着一些名人传记,特别看到圣域强者的生平事迹,更是心中热血澎湃。一个个都梦想自己何时能够成为圣域强者。

只有一个声音经常在林雷耳边响起:“不过是一些后起之秀而已,杀死一只紫纹黑熊都要吹嘘?只能杀死九级魔兽,却敌不过圣域魔兽的圣域强者,只能算是初入圣域境界罢了。”

恩斯特学院的不少名人,在德林柯沃特的嘴里却不值一提。

雷诺小鼻子皱了皱:“这个叫林雷的,是神圣同盟的人,恩斯特学院招收的时候,可比我占便宜的多。天赋估计不如我。”雷诺可是非常自信的。

此刻的林雷还在巴鲁克家族的府邸当中,希尔曼等一群护卫都在府邸门外,前院当中只有霍格、林雷、沃顿以及管家希里。

“我相信你,儿子!”

等到有机会,自己也服用。

他也感到耻辱。

“如果是一般的人来教导,你以后最多也就是五级、六级魔法师的水准。不过……如果教导你的人是我,那可就不同了。”德林柯沃特白眉毛一掀,眼中有着一丝自信。

对啊,德林柯沃特可是圣域魔导师。

一次次地努力……

距离魔法测试招生,也只剩下近一个月的时间。

所以六级魔法师到七级魔法师是一个坎!

德林柯沃特还在世的时候,恩斯特还处于成长期,当恩斯特刚刚踏入圣域的时候,而德林柯沃特已经站在了整个玉兰大陆的顶端,即使在圣域强者中也属于最顶级的。

晚餐餐桌上,巴鲁克家族一家人也谈的比较高兴。

林雷躺在家族府邸后院的草地上,旁边黑色小影鼠在林雷周围蹦跳来蹦跳去的,嘴里不断‘吱吱’叫着,可是林雷根本不理财它。

“吱~~”巴鲁克家族客厅屋顶上,小影鼠正目视着林雷、希尔曼离开。小影鼠歪着脑袋眼中满是疑惑,在它眼中,林雷应该去杀野兔才对,怎么今天背着包裹跟另外一人离开了呢?

“林雷少爷,去乌山了?”手持扫帚扫地的管家希里看着林雷奔跑不由笑着说道。

“在各系魔法中,源自于大地的地系元素融入身体后,对身体的改善那是最好的,大地之母对我们也是最仁慈的。”德林柯沃特脸上有着一丝敬仰的表情,“当我们地系魔法师坐在地面上,是可以感受到大地的宽广,感受到大地的脉动,感受到大地对我们的关怀。”

那灰袍人脚下黑龙口中喷出的黑色的火焰,如同烟雾一样一下子覆盖了绿衣中年人全身,绿衣中年人体表忽然亮起了刺眼的碧绿色光芒,整个人被碧绿色光芒保护了起来,不容黑色火焰伤害分毫。同时一道剑吟声响起。

所有的房屋大小的巨石,表面都闪烁着土黄色光芒,极速地划过长空,如同流星一般朝那位绿衣中年人砸去。每一块巨石估计都有近十万斤。如此巨大的石头,可比战争时期‘投石机’的石头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巨大的撞击声,那恐怖的巨石极速砸在了库房的屋顶,库房屋顶的石板虽然结实,可是面临如此巨石,依旧直接碎裂了开来,连墙壁也是震得碎裂崩塌了下来。

“德林爷爷,你真的可以教导我学习魔法?”林雷兴奋地难以自抑地看着老德林。

“天赋低,成就低?”林雷心底微微一震。

林雷顿时心中一阵喜悦,可是光顾着跟德林柯沃特交流了,却没有注意脚下,一脚绊在了门槛上。在前面的管家希里掉过头来,笑着说道:“林雷少爷,走路小心一点。”

可是乌山镇却是满目颓败情景,倒塌的房屋成百上千,痛苦的呻吟声,愤怒的咒骂声,凄厉的悲呼声,还有悲痛的哭泣声。短短一会儿,原本平静的早晨却变成了灾难之日。

霍格见林雷表情,不由笑了起来∶“林雷,首先我要告诉你,天地间有火属性、水属性、风属性、地属性、雷属性、光明属性、黑暗属性等各大属性的元素,无论是魔法师,还是战士,都是吸收天地间的元素来修炼的,这也导致了无论是魔法,还是斗气,都是蕴含属性区别的,你如果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刚才佣兵小队的四名男性战士,爲首的红发壮汉的斗气,就是火属性斗气。另外三人中,有风属性斗气,也有水属性斗气┅┅斗气分属性,魔法也分属性!”

“好,我们现在开始今天的晨练,老规矩……面对朝阳,进行‘蕴气式’锻炼。”希尔曼很干脆地直入正题,顿时三个团队的孩子们都开始了‘蕴气式’的训练。

“九十八,九十九……”

“加油,雷!”其他孩子也喊了起来。

“好舒服。”贴在地面上,全身完全放松,林雷可以清晰感受到自己身体各处麻麻的、痒痒的。各处的肌肉在经过锻炼后开始了缓慢的成长。这种成长一次两次感受不明显,可是时间长了身体的进步就很明显了。

这才是真正的霍格。

神圣同盟,的确非常的强大。

同时迅猛龙漫天的火焰也覆盖了四名战士,四名战士的斗气护罩也是‘嗤嗤’作响。

“哼,哼~~”那嗜血铁牛双眼红的可怕,全身肌肉不断地扭曲纠结,不断地怒哼着,想要冲出火蛇的束缚,可惜每一条火蛇的束缚力都大的恐怖。

“哎呀,这么硬?脚下是什么?”林雷感到自己脚下的东西不是一般的坚硬,当即抬起脚板仔细看去。

“蚯蚓?”林雷疑惑看着戒指环上雕刻的东西。

“哎呀,不好,傍晚训练的时间快要到了。”

“大家都呆在这。”希尔曼说完就直接尾随迅猛龙跟了过去。

“林雷,你怎么?”罗瑞、罗杰二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必须成为伟大的战士!

过了一会儿,那些六七岁的孩童便都摇摇晃晃了,一个个孩童都感到自己的双腿酸痛的厉害,只是他们咬牙坚持着,坚持不了一会儿,一个个孩童便都倒地瘫坐在地上了。

此刻中央团队十岁左右的孩子们都有不少倒下瘫坐在地上了,而北边团队竟然还有一个六岁孩子坚持着。

林雷掉头看去,立即喜悦道:“希尔曼叔叔!”

作为古老地龙血战士家族。可是家族的传承之宝都被卖掉了。

“嗤嗤~~~”

迅猛龙口中吐出的火焰在四名战士体表灼烧著,有著冰之守护战甲,以及斗气护罩的保护,四名战士绝对可以抗住这火焰灼烧。

四名战士中依旧有一名战士没来得及躲开,直接被龙尾狠狠地抽击在腰部,那冰之守护战甲和斗气护罩几乎在眨眼功夫就破掉了。而後那龙尾更是一卷,将那男性战士身体给紧紧地卷住。

“不——”路加也在惊恐地嘶吼著。

在迅猛龙如同锯子一样的密集牙齿下,路加整个人直接被咬碎了,路加的一截猩红的大腿还从迅猛龙的嘴角跌落了下来。那半截大腿膝盖部位还有著森森白色腿骨穿透了出来。

“杀人,没什麽,没什麽!”林雷努力在心底对自己劝说,“将来长大,参军还是一样要杀人,要挺过去,要挺过去。”

“来不及了,接受死亡的洗礼吧。”那神秘魔法师冷酷癫狂的声音,如同冰寒的刺刀刺在了佣兵小队六名成员的心底。时间流逝,转眼客厅中的座钟敲响了十一下,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

可惜,再多的物品,也经不起这麽多年的变卖。如今家族中值钱的物品已经非常少了,林雷不由看向客厅中那个座钟∶不知道什麽时候,这个座钟也要被变卖掉。

林雷也是被吓了一跳,刚才他只是想到石雕可以改善家庭状况才说的,没想到父亲说这麽多,语气如此严厉。

成为战士却容易的多,达到十六岁成年,并且最低达到一级战士。只要附和这两个条件便很可以轻松进入军队。

“好了,门牙都少了一颗,笑的时候都漏风了。”希尔曼笑着说道,“走,回去吧。”

“哥哥,抱,抱。”

林雷感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很快。

林雷手持生命至高神剑。屹立在虚空中,周围空间乱流环绕。

命运主宰奥夫微笑点头:“实话说,现在,四大规则主宰,其他三位我根本没放在眼里。因为……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展露过所有实力。你能灭我一个身体,也算厉害,为了表示尊重你,今天我会展露所有实力,你死,我也让你死的甘心地。”

“锵!”

林雷一笑。

可是,追杀林雷地是奥夫!拥有三件至高神器,深不可测的奥夫!

虽然一开始二人相距百万里,可追逃一会儿,奥夫便要赶上了。

几乎紧接着,大量主神,也撕裂开空间,来到地狱了。

“你不是疑惑,我为什么现在不在隐匿自己地秘密吗?”命运主宰奥夫笑道。

“越轮回这一招,无数年研究,我也不断完善,吸收诸多经验,不断地提升其威力。可是,我总感觉不对,当后来从乌特雷德那,知道了时空错乱这一招。我才意识到问题所在,所以,你给予我地四神兽精血,大多数都被消耗在研究上了。”

林雷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给那么多四神兽精血,奥夫和奥古斯塔都只是各用一滴。

天地色变。

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某刻机遇,而此刻,林雷突然明白了。

林雷微笑看着那道透明流光,轻吹一口气,一道透明剑影从口中射出,射在那透明流光上,瞬间碰撞,那透明流光竟然瞬间被冲散,透明剑影也变得微小、稀薄,飞行不远,也消散在天地间。

“对,我知道我该怎么做。”

在这种蜕变过程中,大量灰色能量被消耗掉。

“咻!”奥夫身形陡然化为一道光芒,朝远处极逃逸过去。到了这一刻,奥夫还存有一丝念想——他的家乡是在物质位面,他要逃入物质位面。他要继续研究,直至有一天,越林雷。

“刚才,那是什么”幸存的主神们完全被惊呆了。

在透明隔膜那一头,便是空间乱流。

这人,穿着古朴麻布长衫。一头长随意披散着,显得不修边幅,这位中年人此刻脸上有着很兴奋的笑容:“哈哈……一千多个衍纪了,我终于等到了。”

“准确说,无数物质位面,以及七大神位面,四大至高位面以及诸多零散位面,以及空间乱流。所构成地一个整体,被称之为宇宙。”中年人微笑道,“至于这些能量,被统称为鸿蒙灵气。”

“像我生存的家乡宇宙,还有另外三个还有一个更大地”林雷震惊道。

“对!”鸿蒙点头笑道,“你蕴含地火水风刚好四个分身,如果多一个不好,少一个也不行。之后你又灵魂变异成功!这使得你有机会了。但是……四系本源能量,就是四种主神之力,你必须能控制四种主神之力融合,所以,你必须炼化四枚主神格。”

“从主宇宙破开出来,难度不比你低。”鸿蒙淡笑道,“这也是为什么,一千多个衍纪,仅仅只有你一个出来。”

“什么东西”

“哈哈……谁生谁死,可不一定。”奥古斯塔却是笑了起来。

“轰!”

身形一跃,便进入空间乱流了。

那奥古斯塔凭借那柄光剑,运用特殊的保命招数,在牺牲身体其他部位,却能保住性命。

奥古斯塔身形一震,不由面色大变。

奥古斯塔笑看着林雷,“可是,林雷你提高太快了。”

混蛋!

这奥古斯塔,竟然在这事情上欺骗自己!

甚至于骗了自己地四位老祖宗的精血。

“真是会享受。”林雷冷漠地低头看向下方,右手猛地朝下方虚按。

“走,我们飞过去,不过得拉开距离。否则一旦被波及,我等说不定就会死去。”

能量波及。^^^^也不可能波及这么远,还伤害到主神。

此刻,林雷和奥古斯塔,距离拉近到百里左右。

“难道他是?”

“后来怎么样了?”李杨追问道。

上清三岛正中央的一个岛屿,一座密室之中,有两个黑色的棍子躺其中,不,不是棍子。

身上无数的刀痕也消失了。

“太爷爷、爷爷,义父、爹、娘,李杨不孝。来到仙界却没有立即来救你们,是孩儿不孝。”李杨猛然跪了下来,其实也不能怪他,毕竟他当初也不知道星极宗遇到危险,可是李杨却是无法原谅自己,他也不想为自己找借口。

李硕闭着双眼,静静等死,那恍恍忽忽之间,李硕却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

“大哥,是你吗?我知道这是幻觉,死前的幻觉,哈哈,上天待我不薄啊,死前还能够让我幻觉中死去,再次听到你的声音,我死也不算太冤屈了。”

只要晚上霎那,李硕便死了。

李杨心中一阵阵纠痛。

衣服已经被划破,鲜血染红全身,身体上巨大的伤口是骇人,如果凡人身上,如此伤势早已经死去,那头发是乱,眼中是布满了血丝。

这段日子,孤军奋战,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妻子,自己的亲人,每一个都是生死未卜,自己还要面临时刻被杀,李硕实太累了,心也太累了。

没有!

李杨心陡然一颤,他已经完毕。

李杨青筋暴突,愤怒的狂吼,吼声响彻天地。

“冷静,李杨,你他妈的冷静,这个时刻需要的就是冷静,疯狂的报仇,疯狂的屠戮不能救爷爷,不能救义父啊,你冷静!!!”李杨努力的压制自己。

现重要的是救人,而不是复仇。

李杨停手了,急促的呼吸着,过了许久,李杨的心缓缓平静了下来。

“爷爷他们还有可能活着,不一定死,想办法,先救爷爷义父他们,如果要救人,就需要确定一点,爷爷他们到底是生是死,如果生还,又哪里?”

瞬移,就是仙帝后期高手,一般也不会瞬移,整个六界,不是大尊,会瞬移的也就几个人而已,比如阴阳魔帝,比如鲲鹏妖帝,都是远超一般仙帝后期高手的仅次于大尊的存。

“阿硕,蜀山剑派就西边数十里之外,跟我走。”

李杨微微点头,便带着李硕朝大殿内走去,那九天仙帝天旭仙帝等人都是不敢逾越,让李杨前方先走,他们后面跟着。

元始天尊此次还真的暴怒了。

“那李耳知道什么,现我的十二弟子齐出手,加上我特地为他们所设计的‘十二都门归元阵’,威力是大。就是那李杨,想要破阵估计也难吧。”

李杨脸上有着一丝苦涩,传音道:“一定会成功的。”李杨只说‘一定会成功’,却是不说其他了。

一道残光带着丝丝血迹划过长空,一名白衣弟子落下便死了。

蓝善却是冷笑:“就你还想逃跑活命,真是做白日梦。”以蓝善九天玄仙前期的实力自然可以说这样的话。

李硕眼中有的是杀机。

因为李硕身形动了一下,飞剑只刺了肩胛部,李硕狰狞着双眼,一声怒喝:“去死!!!”刀魄化作残芒,刺入了那白衣弟子胸膛,而同时,又一柄刀魄从李硕体内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