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离奇诡踪 > 第38章:寒风刺骨

皇上的眸子也是微微的一闪,这太上皇对上官云端似乎也太特别了吧,而且,那天,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什么,上官云端竟然会那么的激动,今天却又突然的宣布让他们三天后成亲,他感觉到,这事,有些奇怪。

这个女人不仅心思慎密,足智多谋,还够胆子,够气魄,刚刚若是让丞相发现了,那她麻烦就大了。

只是,上官云端听到凤阑绝的话,唇角微微的抽了一下,看来,今天她想要摆脱这个男人,只怕不简单。

那个侍卫恍然,明白了上官云端的心思,遂配合着上官云端说道,“好,属下这就去安排房间,这位小姐,请跟我进来吧。”

那背后的人想找个怀了孩子的女人来对付她,自己却想躲在背后看戏,那有那么好的事情。她就是要把那个背后的人逼出来。

二皇子微愣了一下,不是应该发现了国库的事情吗?

皇后离开时,自然也将房间里其它的宫女都带出去,所以此刻,整个房间里便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你不要说,听我来说。”他微微的顿了一下,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那低沉的声音中,似乎有着几分嘶哑,更有着几分心疼。

“那本王多谢绝王的成全。”蓝魅辰对凤阑绝的决定,倒是并没有丝毫的意外,只是,却也客套的说着感谢的话,只是望向凤阑绝的时,眸子中似乎有着几分了解,似乎已经猜到凤阑绝这么做的目的。

凤忆希的解释在这个时候,也是一种表态,很显然,她也是知道,这个女人对凤阑绝的感情的,所以一开始便表明了上官云端的身份。

“放心吧,要做的事情,我都已经做好了,我不会让人说我是一个昏庸无能的皇上的。”不忍心再看到她着急,凤阑绝这次再次轻笑地说道。

众人听到皇上的话,也都纷纷一脸好奇的望向上官云端,都想知道,她所说的一招定输赢,到底是要比什么?

他屏气凝听,房间内除了那丫头的气息,并没有发觉其它气息的存在。

所以,凤阑锐虽然心中也有着几分顾及,也知道,将她们留下来,可以多了一些筹码,但是,看到上官云端带着那些夫人出了大厅,向着大门走去时,却并没有阻拦她们。

而且还要带她一起?她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果然,没过了多久,便看到丞相夫人又略带慌张的转了回来,走到府门外时,有些担心的四下张望了一下,没有发现其它的人,才快速的走进了府中。

凤阑锐听到她的话的,本就阴沉的脸色瞬间的变黑,一双眸子中却是微微的圆睁,有着几分难以置信的错愕,惊声道,“你从何处得来的消息?”

会不会是凤阑绝的调虎离山之计呢?

只是了为调开他,还是?

众人不解,这个女人这会与绝王配合的倒是挺好的,而她那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回答,也让众人感觉不出太多的异样。

“找人可能还要些时间,大家先用膳吧。”几个侍卫出去后,皇上看到那几乎上还没怎么动的饭菜,略带笑意地说道。

恰恰望向她的叶寒,微愣了一下,随即撇了一下唇。

她的话语突然故意的停住,然后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难道,你也以为,我是他的女人?”

“有些事情,往往并非表面上看到的那样,我相信你,也不想看着你与四王爷就这么错过了,所以才会跟你说这些,我希望你能够明白。”秦思柔微微轻叹,“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剩下,就要你自己决定了。有些事,错过了,只怕会后悔一辈子。”

他一旦决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不管用什么方式。

南宫世家,南宫逸他是认识的,南宫逸并没有娶妻,所以,她显然不可能是南宫逸的女人,而且若是南宫逸的女人,南宫逸也断然不会让她半夜三更的出来抢劫。

幸好,他们遇到了一个男人,是那个男人精心照顾着母妃,救回了母妃,而且母妃好了后,也一直照顾着他跟母妃。

以前,她一直觉的凤忆希有些配不上皇兄,毕竟,凤忆希只是一个宫女生的孩子,而且,凤忆希的母亲,也没有任何的册封,虽然凤忆希被皇后收在身边,却也掩饰不了她真正的出身。

蓝岚的话说完后,便快速的离开了,所以此刻,这儿便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他为了可以明正言顺的娶她,特意的赶回蓝城,用尽所有的办法,好不容易说服了父皇,答应了这门亲事,他才能够正式的来凤月国提亲,但是,没有想到,她一看到他,就要躲开他。

那时候,很甜蜜,很幸福,那怕那只是个梦,但是这一刻,她的心中,却只有痛,或者,在这之前,她一直都有着这样的梦,特别是在两年前,但是,那美好的梦,却在两年前,让他毁了,这两年来,她每次都是哭着醒来的。

“对不起,我不会嫁给你的。”凤忆希用力的挣开他的怀抱,脸色微沉,望向他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冷意,却更有着几分紧定。

蓝魅辰的眸子再次的一眯,唇微动,再次慢慢的说道,“希儿,本王知道,你的心中其实是爱着本王的,本王也知道,你只所以这般的拒绝,都是因为记恨着两年前本王毁婚的事情,但是你既然爱着本王,而且因为本王的毁婚那般的痛苦,那么今天本王来正式的提亲,你又何必非要这么做?”

刚刚只有那侍卫碰过那丫头。

上官云端的身子猛然的僵滞,难道?所有的人都目不转睛的望着上官云端,等待着她的反应。

“皇上的事,本王没心思管,本王在意的,只有本王的女人的安危。本王说过,若是她伤到丝毫,本王。”凤阑绝此刻亦是一脸的冰冷,狠声威胁道,只是,话语却仍就带着几分担心,毕竟进宫没有看到她,心中仍就有些不放心。

随即便听到李妈向着柜子边上走来,然后快速的将那柜子打开,然后便听到李妈略带兴奋的喊道,“就是它了。”

“好了,先上轿吧。”上官傲天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略带无奈地说道,真是可惜了,没有能够看到绝王给云儿戴上那链子。

若是只抓到一个,他倒还可以杀人灭口,但是如今却是一下子抓到五个,他就算想要杀人灭口都不可能了。

而皇上的脸色也愈加的难堪。

“哼,上官云端你白日做梦呢,你就那丑样子,绝王看你一眼都会吐,怎么可能会选你,你还是不要出去丢人了。何况绝王早就表明,喜欢的人是我跟二姐。”上官凌霜却是一脸嘲讽的取笑着上官云端。

上官凌雨轻叹,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再次慢慢的说道,“听说绝王的容貌可是绝世无双的,所以我更担心,她等会见了绝王,花痴的毛病又犯了,到时候,若真的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来,这次的选亲只怕就真的黄了,听说绝王本来就不怎么同意这次的联姻,只是因为凤月国皇上的命令,不得不来的……”

“不如,我们想个办法,让她无法参加选亲。”一个女子微微压低声音说道。

上官云端此刻正一个人坐在一边的凉亭下,虽然她的声音不大,但是她却还是听到了。

“难道什么?”凤阑绝快速的抬眸望向他,脸上带着几分无法控制的紧张与担心,那握着上官云端的手更加的收紧了些许,只是,他那手,却是再明显的颤抖,就连他那身子忍不住的轻颤着。

上官云端无语了,她刚刚明明喊的凤阑绝,为何到了最后,就只剩下一个绝字了呢,这,上天还真会跟她开玩笑。

所以,她只是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

只是,从那时起,他便不会再轻易的相信任何人,他以为,任何一个接近他的人,都是有目的,都是想要害他的,甚至包括一直追着,要嫁他的以前痴傻的上官云端。所以,他错过了上官云端。

这么多年来,在外人的眼中,夜无痕风光无限,威武神勇,却只有她知道,他受了多少的苦。

“你明知道他是为了别的女人心痛,你还为他心痛,你不觉的你太傻了吗?”叶寒的眸子中再次漫过一股怒火,有些气恼的望向秦思柔。

“是,她现在正被夜无痕关在密室中。”凤阑绝没有想到,她会突然的转移了话题,微愣了一下,却仍就回答道。

没有想到,他竟然就这么被凤阑锐算计了,原本想把凤阑绝置于死地,却没有想到。

“是。”那个侍卫恭敬的应着,然后望向那几个带回轮椅的侍卫,低声问道,“皇上,这轮椅?”

那些侍卫,想要拿下凤阑锐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凤阑锐看到那些快速围过来的侍卫,神色也变的更加的难看。除非那人早就知道。

随即上官傲天与老夫人也走进房间。

二夫人杀了那个男人,便也是将自己逼上了绝路,把唯一一个真心对她的人亲手杀死了。丞相看到李玉的反应,微惊,也快速的向前,待到看清那画像上的人时,脸色也是微微的有些惨白,神色间也多了几分慌乱。

大殿上的众人望向他那一脸灿烂的轻笑,纷纷的恍惚,这绝王笑起来,实在是太美了,简直就不像人,只怕是天仙下凡吧。

而他这话一出,众人纷纷的惊滞,这么一来,性质不完全的变了。

女人绝美的脸上愈加的漫开几分轻笑,唇角微启,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个女人先前就被夜无痕休过一次,这一次,我会让绝更快的休了她,一个女人,若是被休了两次,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男人要呢?”

那是隐的声音,隐是凤阑绝身为最信的过的侍卫,一向处理冷静,但是,这一次,他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

“我最后再问李公子一遍,李公子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若是李公子说谎,那么便证明李公子心虚,就说明,李公子与本案有关,是最大的嫌疑人。”上官云端再次望向李玉,一字一字冷声问道。

“什么……这人也实在是太狠了,竟然想出这样的法子。”秦思柔的身子微微的僵滞,脸色也微微变的有些惨白,是被吓到了,也是为上官云端担心,“绝王若是没有碰过云端,云端却怀孕了,那样的误会,可是会。”

上官云端径自上了床,慢幽幽的躺了下来,只是手中的匕首,却一直都抵在南宫雪的脖子上。

她可不会一厢情愿的认为那人已经离开了,因为她知道,他绝对是那种不达目的绝不放弃的人。

他似乎没有怀疑的理由。

月儿毕竟不放心自家小姐,所以很快便将茶端了进来。

而且,她在这种时候竟然还能笑的出来,真的让她都不得不佩服她了,看来,这个女人的确是不容小视呀。

以前,凤阑绝对她虽然不够热情,但是却也绝对不会这般的生硬,虽然没有回应过她的感情,但是却也没有像现在这般的绝裂。

“恩,那真是可惜了。”凤阑绝微愣了一下,他一直都知道她的能力,但是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有这么强的号召力,只是几句话,就让百姓们纷纷自愿的来捐款,她的身上到底还蕴藏了多少的秘密?

所以,他们肯定不知情,问了也是白问。

“这?”那个侍卫是个聪明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不由的惊住,神情间更多了几分犹豫。

“你先进去,本王再想其它的办法进去。”只是夜无痕却在此时微微靠近她的身边,低声说道,他怎么都不可能让她在这个时候一个人进宫。

刚刚皇宫外的那些侍卫,都还是平时的一些侍卫,他们仅仅是得到了太上皇的命令拦着她们,所以,她解释了一下后,还能蒙混过来,但是,若是在这皇宫中,遇到了那人自己的侍卫,她们只怕就不会那么顺利了。

“母后应该不会有事。”上官云端的眉头微蹙,沉声说道,既然皇上都要被废了,皇后就更没有威胁了,所以皇后不会有什么危险。

“天呢,她杀了太上皇,凤阑绝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杀了太上皇。”后面一个声音猛然的响起来,带着一种刻意的怒火。

“你?”皇后听到那女子的话,气结,望向那女子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怒意,“李贵妃,你不要在这儿挑拔是非。”

或者是时候露出她的真容貌,真风采了。“本王只怕帮不了皇上的,本王从成亲到现在,都没能好好的陪陪本王的王妃,现在,既然皇上已经登位,本王刚好可以好好在家陪陪本王的王妃了。”凤阑绝的脸上并没有太多异样的表情,冷淡的声音中也听不出什么异样的情绪,似乎只是在说是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

虽然她只见过丞相大人几次,但是却可以肯定,丞相大人绝对是一个十分精明的人,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来请凤阑绝呢?

这两天,叶寒那边似乎一点消息都没有呀。

上官云端的心中暗暗好笑,不过,刚刚看到叶寒那兴奋的表情,便说明,叶寒的心中已经有了几分把握了,或者她身上的毒,很快就能够解了。

“我请求大人能够公开审理此案,可以让百姓进来见证一个大人的公证廉明。”上官云端就是想要把事情闹大,闹到不处置李玉,便会引起公愤的程度。

凤阑绝的唇角微微的轻扬,眸子中也多了几分好奇,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那人肯定是在她与凤阑绝来这密室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一切。

更何况,那人若是想要杀这丫头,为何不早点动手,那人竟然能够在这密室的窗口处设置这一切,要杀那丫头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虽然,那针事先是对准了那丫头的,但是或者,这丫头就恰恰的移开了呢?或者恰恰就避过了呢?

不得不说,素容这速度还真够快的。

众女子也都想到这一点,纷纷露出或多或少的得意,然后幸灾乐祸的从上官云端的面前走过。

“奉命,奉谁的命令?”上官云端再次略带疑惑的问道,她是奉了谁的命令。

上官云端心中暗惊,好厉害的一个女子,这个女人很显然已经知道她是因为不想给爹爹惹麻烦才进宫的。

到底是谁?是谁竟然会这么清楚她的尺寸?

是谁精心设计了这一切?

选亲大典还没有开始,因为那个最重要的人物,传说中人的绝王还没有出现。

众女子正翘首以待,一个一个的都伸长的脖子望向门外。

夜无痕望向她时,一双眸子猛然的眯起,这个女人,竟然来参加选亲?

此刻,南宫雪望向他的眸子中,有着几分痴迷,如同平时其它的女人看到他时的反应是一样的。

只是,凤阑绝唇角的笑却是慢慢的隐去,双眸下意识般的微微眯起,眸子深处已不再是平时雷打不动的平静,而是酝酿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复杂情绪,似冷却又似乎隐着几分膨胀的沸腾,似怒,却又似乎带着几分奔腾的激流。

这件事,本来就是雨儿的错,这毁容已经算是轻的了,接下来,王爷只怕还不会就此罢手呢。

上官傲天的身子微颤,眸子也更多了几分沉痛,是呀,再怎么说,都是他的亲身女儿呀,他怎么忍心看着自己的女儿变成一个废人呀,但是,让他求情,他却也说不出口。

“可能是王爷睡的迟了,还没起呢,等会吧。”上官云端略带羞涩,极为温柔的声音,轻轻的从轿子中传了出来。只是这话听起来,却是要多傻就有多傻。

而且,这丫头也太嚣张了,竟然欺到她的头上了,怎么着,也要给她点教训。

“你?”那丫头气结,双眸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

这样的丫头,明显的就是欺软怕硬,口口声声一个傻子,傻子的,傻子也是她能喊的吗?

但但就这一点,她就算背的跟蓝岚一样多,也算是赢了。

而那些原本虽然为上官云端暗暗紧张,却是认定上官云端不会赢的大臣们更是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特别是丞相与严大人,他们一个正看着那本书,而另一个早已经将那书上的内容牢记脑中,所以,他们最清楚上官云端背的情况。

就算是她,她也铁定记不起来了。

听到上官云端越背越多,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她了,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仍就跟刚开始一样的顺畅,那张原本阴沉的脸,一点一点的变黑,那不断绷紧的身子就如同一根随即可以射出去的箭,一双眸子中更是隐过太多的复杂的表情。

上官云端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便上了轿子。

凤阑绝微愣,唇角随即再次绽开了轻笑,那笑中带着感动,也带着幸福,他原本还担心着她会有些不满,想要安慰她,没有想到,她反而安慰起他来,而且,她安慰人的方式永远是那么的特别,不会让人感觉到半点不舒服。

一时间,刚刚心中的阴沉完全的散去,就连那丝担心也消失了,只要她不怪他,他说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凤阑绝怔住,神情间似乎隐隐的有着几分紧张,他知道,她一向都有自己的主见,所以,只怕不喜欢这样的霸道,只是,其它的事情,他都可以由着她,但是独独这件事,他必须霸道。

这就说明,她已经完全的信任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