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离奇诡踪 > 第77章:枕稳衾温

林雷抬头看去。

“狼,都是铜头铁尾豆腐腰。”

林雷掉头朝窗户外看去,不再理会德林柯沃特这个色老头,窗外的凉气吹拂在脸上,也令林雷心定了下来。

这几天来,当碰到一些人都经常会听到别人议论自己。能够击败年级赛第一的兰德,林雷已经隐隐被认为是如今一年级的第一高手。

不过林雷也感觉到,德林柯沃特对于石雕的推崇。

“一般的雕刻方法,需要很多工具,如:圆刀、平刀、斜刀、三角刀、玉碗刀、斧头、锯子……等等众多工具。之所以有这么多的工具,也是石头本身比较坚硬的原因,他们会使用圆刀来排列,平刀来切削,三角刀来……”

“刷。”贝贝身形一动,就窜入了林雷的衣服内部。

最重要的是——

如果一个人光力量强横,可如果没有足够的技艺、经验,只能算是一个空有蛮力的大猩猩而已。

朱诺伯爵、德牧伯爵,在芬莱城当中石雕***当中属于比较出名的两个收藏家。

“我?当然是为了这三件石雕作品。”德牧伯爵八字胡一翘,自得说道,“朱诺伯爵,你看,这三件作品的独特的神韵,是那么的吸引人。能够创造出如此石雕的高手,肯定是一位特立独行的人物。”

“美女服侍?好,好,我们去芬莱东城。”人小鬼大的雷诺眼睛顿时放光。

在晃动的地面上,兰德站都站不稳,勉强躲避开两颗。

“林雷,谢谢你!”兰德躬身说道,这倒是令耶鲁等人一愣,而后兰德又抬头盯着林雷坚定说道,“不过,我终有一天会击败你的。”

年纪擂台赛。

“林雷,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的修炼积累实力,至于战斗经验,等你达到五级魔法师的时候,进入魔兽山脉边缘进行真正的生死试炼再累计吧。”德林柯沃特如此劝说林雷。

“哼,别以为我没听到。”兰德冷然说道。

雷诺盯着那棕发少年,嘴角一翘故作不屑道:“你什么东西,不就运气好,赢了我一次吗?得意什么?”

“耶鲁,你这个色鬼别拉着我,好了,我该去修炼了。明天就月末了,明天陪你们去玩不迟。”林雷笑着说道。每个月的月末两天,也是林雷他为自己放假的两天。

林雷则是收敛达到二级魔法师的兴奋,有再次平静地盘膝坐下开始进行冥想了。强者,就是从小一步步地,靠着每一份努力积累才造就的。

乔治却是微笑点头道:“这我知道,恩斯特学院如今的第一天才‘迪克西’,号称这百年的第一天才,是双系魔法师,而且元素亲和力、精神力都是超等。特别是精神力,是一般同龄人的整整68倍,一般过三十倍就算超等了。他的精神力准确说应该是超超等,只是划分级别最高的就是超等才被判为超等。”

“不,不行。”贝贝的灵魂也能够对林雷表达简单的意思了,同时‘贝贝’还对雷诺龇牙咧嘴:“吱吱~~~”的不断叫着,显然很是愤怒。

而从奥布莱恩帝国一路赶过来,单单路程估计就有近两万里,如果处于奥布莱恩帝国的东部,路程会更加远。

“精神力上等,元素亲和力超等?还地、风双系的?”雷诺完全无语了。

毕竟一个初学者要达到二级魔法师,一般是需要好几年功夫的。

“从今天起,这地系魔法课每一个月来听一次吧。”林雷可不想浪费时间。

林雷在风系一年级的教室,认真听讲了。

“呼。”缓缓吐出一口气,林雷从冥想状态中恢复过来。

“林雷。”旁边的德林柯沃特心念传音道,“这个小影鼠还真是够怪异的,都好几个月了,可是看体型,竟然没有一丝增长,幼儿时期应该成长的很明显才对。”

……

“霍格大人,恩斯特学院,是恩斯特学院,林雷他被恩斯特学院录取了。”希尔曼激动地说道。

旁边的德林柯沃特也笑眯眯看着小影鼠,那小影鼠根本感觉不到德林柯沃特的存在,德林柯沃特笑着说道:“现在看来,这小影鼠对你已经比较亲近了。”

德林柯沃特可是圣域魔导师,一般魔法学院会让圣域魔导师来教学?

林雷平复心情步入了当中,而德林柯沃特依旧在林雷身旁,在德林柯沃特看来,唯有圣域强者才能勉强感应到他的存在,至于这些普通魔法师,根本不可能感觉到。

“吱吱,吱吱~~~”

“真是平等契约?”林雷心中一愣,即使有所猜测,可心中依旧有些震惊。

“没事,我非常的好。”林雷此刻已经感觉到自己跟小影鼠那一丝灵魂的联系。

傍晚时分,林雷和希尔曼就进入了芬莱城。

“德林爷爷,你认识恩斯特教皇?”林雷有些惊讶。

走在街道上林雷也是有礼地笑笑。

德林柯沃特继续说道:“对,幼儿阶段,就有达到四级魔兽的成年影鼠的速度,等它完全成年,估计达到七级紫色影鼠都有可能。我怀疑……他是紫色影鼠的孩子。”

“哦……我明白了。”林雷笑着点头,“魔法师体内的‘魔法力’好比希尔曼叔叔,而天地元素就好像我们等一群少年,希尔曼叔叔一人可以带领我们一群人进行训练。他也可以带领我们一群人进行攻击、战斗!”

“如果没人教你?即使你的魔法力再多,精神力再高……也施展不出一个魔法!”德林柯沃特淡笑说道,“每一个魔法的奥秘,最主要就是如何的控制魔法力、天地元素,来形成魔法。”

林雷心底不由暗叹。

凌空而立!

希尔曼感到自己脑子有些晕。

“快走,别发呆了,回去。快!!!”希尔曼又一声大喝,同时还推着一些孩子。

“五千多年前?”这须发皆白的老者微微一愣,而后一声叹息,“大地之戒中无法准确感受时间流逝,没想到等我从大地之戒中出来,故国却已经逝去五千多年了。”

“成为盘龙之戒的主人?”

“对,就是鲜血滴在盘龙之戒上。”老者笑道。

此刻林雷距离库房可还有数十米,听得父亲的怒喝,林雷顾不得其他,火速地朝库房跑去。只听得??“轰”“轰”“轰”……无数石头砸下的声音不断响起。

“哥哥,快,快。”

“林雷,不用说话,你直接心中对我说话我就可以听到了。你是盘龙之戒的主人,我则是盘龙之戒的魂灵,我们可以轻易进行心灵的交流。”德林柯沃特的声音在林雷脑海当中响起。

“也不是所有人都感应不到我的存在,只要在灵魂层次上和我相当的人,他们就可以感觉到我的存在。当然……只要我躲进盘龙之戒,别人就肯定发现不了。”德林柯沃特的声音在林雷脑海中响起。

霍格这才放心点头,只是他的眉头依旧紧锁着。

“霍格大人,小镇的居民们都感激你的恩德,你所做的一切他们都是知道的,你不要太烦恼了。”希尔曼在一旁劝说道。

“可是林雷,你知道厉害的魔法师、战士,爲什麽寿命会长?”霍格紧接著问道。

那个叫‘弗拉’的棕发少年不屑道:“谁不知道你哈德利大嘴巴,嘴里说的话有几句是真的?哎,大家说说,哈德利这个小鬼什么时候说过真话?”弗拉朝旁边的一群少年说道。

林雷眼中不由有了喜色。

深秋时候?不是只有半年了吗?林雷眼睛中尽是兴奋。第六章 盘龙戒指 (上)(本章免费)

那一道巨大火焰过处,小镇中央街道的石板路面都被剧烈的高温灼烧的膨胀、迸翘,乃至于碎裂了开来,不少石板裂开了一条条裂缝,整个石板路的地面更是一片焦黑。

林雷看向那高大的迅猛龙,只见迅猛龙的如同长鞭一样的龙尾闪电般地挥舞着。

“路易莎!”红发壮汉一声痛苦凄厉的怒吼。

即使一拳可以碎石,可是被火蛇的身体卷起,他们又能怎么办?

“父亲。”林雷心中大惊。

“刚才检查的时候,靠近门槛这一颗石子没有,应该是木架碎裂产生的碎木块。”林雷想到那倒塌的碎木架,心底不由升起一阵怨气,狠狠地用脚底踩了踩脚下的‘碎木块’。

“东边,东边传过来的。”林雷一下子确定了方向。

“魔法师,比那迅猛龙还厉害?”林雷心中还是有些无法相信。

为首的中年人名叫希尔曼,是乌山镇的拥有者‘巴鲁克家族’的护卫队队长。

“呼!”

希尔曼面容依旧冷酷,只是他心底却暗暗点头,这些才六七岁的孩子们的表现还是令他非常满意的。

那些十几岁的少年们脸色一个个发苦,一般情况下他们还是能够以微小的动作偷懒的,可一旦希尔曼这么做,他们就偷懒不成了。

乌山镇的训练是有规律的,每天分两次,一次是晨练,一次是傍晚时候的锻炼。

“可是这乌山,圣域强者可以在眨眼功夫将其毁掉。”希尔曼非常肯定地说道。

“这些孩子,是我们乌山镇未来的希望。”希尔曼微笑着说道。

巴鲁克家族的府邸占地极为广阔,那院墙上有着青苔、爬山虎等各种植物缠绕着。院墙上充满了岁月的痕迹。乌山镇的巴鲁克家族府邸,是巴鲁克家族的祖屋。一个传承了足有五千年之久的祖屋,经历了数千年不断修缮,到如今依旧屹立在这。

希尔曼、罗瑞、罗杰三人不由惊讶看向林雷。

在狮鹫背上的女弓箭手眼神冷厉,双手稳定如磐石,直接射出了三道利箭,目标——迅猛龙背上的神秘魔法师!

那巨大的迅猛龙的龙尾一抖,被卷住的‘路加’就直接飞入了迅猛龙的口中,迅猛龙睁开血盆大口直接将‘路加’给一口咬住,只听得令人发酸的‘嘎吱’一声以及路加临死前一声痛苦的嚎叫声。

“希尔曼叔叔,我不怕的。”林雷擡头看著希尔曼。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呆住了。

那位神秘的魔法师原来一直在低声念著魔法咒语,准备这恐怖的八级魔法‘火蛇之舞’,火蛇之舞可以发出七条巨型火蛇,攻击力之强达到一个极爲骇人的地步,就是迅猛龙的惊人防御力,面对七条火蛇围攻,即使不死也要重伤。

好了,宗堂也该整理清洁了,今天午餐过後,你就去清洁。霍格冷声说道。

今天东边空地上的人格外的多,差不多有三百多人。

一百二十六名十七八岁的少年们恭敬地躬身行礼。平常这些少年是不来参加训练,他们都已经成年,是有自己工作的。不过他们是被希尔曼从小培养起来的。希尔曼就相当于他们的恩师。

整个巴鲁克家族府邸,家族成员一般是居住在前院府邸那一块,至于后面的一些院落一般是没有人维持打扫的。只有一个处于后面的宗堂,祭祀祖先的宗堂。每月还是有人去打扫的。

林雷眉头微微一皱。

“怎么,隐匿这么多年,今天却暴露这一切了?”林雷和奥夫相距百万里,警惕地很。

“即使林雷死了,可这无数位面,也永远不会遗忘他吧。毕竟,他是唯一一个有资格,能和奥夫战斗,并且相差无几的最巅峰地主神强者。”众多主神们议论纷纷,一个个为林雷感到悲哀。

“绝招?”林雷眉头一皱。

所有观察到这一幕地主神们都完全惊呆了,这是何等可怕的气势。

他当然想奥夫杀死林雷。

这些主神方向改变的时候,林雷方向也陡然改变。林雷的度,可比这些下位主神强了百倍不止,几乎瞬间便冲到他们身前。

无尽火系元素笼罩在高空,那枚火系主神格也融入林雷体内的火系神分身。炼化主神格只是一瞬间地事情,林雷地各个灵魂再一次获得蜕变,意志威能再次融入灵魂中。除此以外——

林雷目光灼灼,盯着远处奥古斯塔身体周围的四神兽虚影,每一道虚影都产生特殊的能量,相互结合而后形成了这一招。这四股奇特能量竟然能搅动天地,能影响空间、时间。

连远处奥古斯塔口中射出的那一道透明流光。转载自度都似乎变得很慢很慢。

这么多年来,林雷一直追求着,想要让四种不同法则玄奥融合为一。可是,即使修炼到瓶颈,可最后一步让四种迥异的玄奥完美融合,林雷始终无法突破,无法越过那一个槛,而此刻感受到四种特殊能量完美的结合,对天地地影响……

朱雀,为火属性,火,炽热疯狂,暴怒无常。

可即使如此,林雷的实力,已经丝毫不惧四大规则主宰了。

“仅仅是好友?”林雷笑着传音道。

“咻!”那一柄流转着四色光芒的命运至高神剑竟然到了林雷身前。

身体天翻地覆般的蜕变。林雷早有预料。可是林雷怎么都没有想到……主神格竟然消融了!

林雷展露的实力,已经越了主神的界限。

平静的声音响起,在气浪围绕中的林雷睁开了眼眸,看着眼前的奥夫。此刻的林雷整个人宛如一柄剑,经过灵魂的蜕变,那股滔天剑意似乎喷薄欲出,单单看到林雷,就让人感到心悸。

所有观战的主神再次哑然失声,连命运主宰奥夫也震惊看着手中的半截至高神剑,“这,这怎么……”

“你看看。”中年人一挥手,顿时前方出现了一面水面镜子,镜子中出现了一颗巨大的圆球,在这圆球周围,还有四颗体积小上很多地圆球,中年人笑着指向右侧一颗小圆球,“这,就是你生活的那一个宇宙!”

“原来,我破开宇宙,竟然这么巧,这般艰难。”林雷完全明白了。

“咦,后面还有字”林雷一眼现了。

林雷看到了。

鸿蒙金榜瞬间便吸收了这一丝灵魂之力,顿时在第一行,鸿字之后,出现了一个字林。

一瞬间,林雷脑海中浮现了许多讯息,也会了不少神通能力。

一步迈步。林雷已然消失在原地。

正在众人尽皆悲伤的时候。

原本丝毫察觉不到的林雷灵魂气息。此刻他感受到了。其实之前林雷离开了这一个宇宙。贝贝如何能感受到林雷存在而现在,回到这宇宙。贝贝才感觉到。

迪莉娅还沉浸在往昔回忆中。悲哀之极,可是模糊的视线内,突然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凭空出现了一道身影。

“哥!”

呼呼……结束了!

6月11号夜。“哈哈……”

星河通道上传来激动、畅快的笑声。

在花园角落上,贝贝正和妮丝在一起谈着些什么,二人笑地前俯后仰。

母亲琳娜虽然和父亲霍格很快关系就亲密起来,可是这么多年过去,母亲琳娜和林雷、沃顿始终隔着一层。琳娜面对林雷、沃顿她这两个儿子,却没有真正对儿子的那种感情。

“怎么,天使记忆还能恢复?”林雷不由有些期待道。

“你母亲没恢复记忆,就代表一点——你母亲根本依旧在他的操控当中,你母亲根本没恢复自由!”毁灭主宰冷笑起来,“我看,你母亲,只是他听他命令,估计装作自由了,这样,他没任何损失,就可以从你这获得好处,这种好事,他会不做?”

以交击处为中心,产生了可怕的震动波朝四面八方传播开去,道道空间裂缝朝四周龟裂传递开去,而奥古斯塔整个人被反震地抛飞开去,在高空中身形一晃就再次站在高空,有些震惊地看着林雷。

林雷脸上却无一丝笑容。

“以主宰逃命能力,估计得有一会儿才能分出生死。这一战。估计他们二人中有一人要死,主宰身死,这可是大事!”这四名光明主神在通过神识相互议论的同时,也各自行动了。

“哈哈……”陡然大笑声响起,并且是三道大笑声。

“你不顾灵魂重创?让我母亲恢复自由?奥古斯塔,你到了这个时候,还有脸说这个?”林雷嗤笑道。

毁灭主宰乌特雷德表情严肃:“天使,是从天使转生池中诞生!每一个天使转生池,都和一个光明主神灵魂相连!所以,每一个从天使转生池诞生的天使,都会受到光明主神的控制。”

“让你母亲。这个十二翼神天使恢复自由。两个办法。一个是杀死奥古斯塔!奥古斯塔一死。天使转生池变成无主之物。那些天使们。灵魂将得以解脱。当然恢复自由。”

林雷完全明白了。要母亲自由,其实只有一个办法——让诞生母亲的那个天使转生池,变为无主之物。

“林雷,小心点!”贝鲁特、青火二人连传音道。

四位族长的期待。家族的仇怨林雷一天不敢忘!

“嘶奥夫面容沉静,一挥手。前方就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当即迈步进入空间乱流中。

“走,我们飞过去,不过得拉开距离。否则一旦被波及,我等说不定就会死去。”

在千余年前,林雷度就过奥夫一丝。

“杀!”林雷毫不留情,手中的生命至高神剑再次浮现,“嗤嗤”无尽凌厉的剑气凝聚成光柱,空间乱流在它面前,脆弱的如同薄纸,被轻易撕裂开,这道剑气光柱一闪而逝,穿透过奥古斯塔身体。

九天仙帝皱眉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毕竟上清宫是元洲一大门派,元洲其他仙人也没有进入上清宫的范围之内,不过一天之后,上清宫宣布了一件事情。”

只是这个两个人全身鲜血,而且鲜血已经变成了黑色,双臂是被截断了,双脚也被斩断,身上是有着无数的刀痕,仿佛木棍的木纹一样。

自己的亲兄弟,是一起长大,彼此相依为命的亲兄弟啊!

终于见到自己的大哥,从小就依靠的大哥了。

那一战上清宫派出的数百个弟子,一个是仙君,九天玄仙十几个,其余都是大罗金仙,而星极宗呢?

“不知道,我不知道,爷爷当初给我后一道玉佩传讯,只告诉了我,上清宫杀来的人,弱的一个是大罗金仙,而我星极宗强的一个才大罗金仙。”

事情到底是怎么样子,李杨不知道,而李硕也只知道事情的前半部分,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李硕也是不知道,这逍遥散人怎么也消失了呢?

“轰~~”无的海洋沸腾了起来,天地能量陷入了无的狂暴之中。海洋中丝丝鲜血浮水面,狂暴的能量让海洋中的生物死去无数,李杨站狂暴的中央,这一切都是因为李杨的愤怒。

李杨说完,便用五行本源能量包裹了自己和李硕,而后融合于天地,施展出了瞬移。

上次和李杨大战,盘古幡的真灵符印受损,现元始天尊正是消耗行宫中一些宝贝来修复了,当然,同时元始天尊也是神识给他的十二名弟子传音。

如今十二弟子,每一个都是有着了不得的成就,修为上,低的都有仙帝中期,这些弟子大多隐居,每一个都是名声极大,十二个联手,那的确是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