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离奇诡踪 > 第86章:寸长尺技

“咚”的一声巨响,林逸双臂伸出,稳稳的接住了跌落下来的时辰,自身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冲击,猛喷了一大口血液。

这二皇子,竟然当着他的面侮辱云丫头,哼……

“我问你,鸾儿是怎么死的……”上官傲天的眸子猛然的一眯,冷冷的打断了老夫人的话,脸上带着几分嗜血的恨意,声音中,也没有了先前的尊重与顾及,若是鸾儿的死真的与她有关,他绝对不会原谅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

“你让我进去,我要见王爷。”快到大门口处时,便听到那女子的怒喊声。

那个侍卫明显的有些不耐烦了,气愤地说道,就只差把她推出去了,不过,虽然没有推她,但是却也是拦在她的面前,不让她进府。

“未来绝王府的夫人,请吧:”上官云端的眉角微挑,轻声的笑着,看到那女子慌乱的样子,心中更多了几分好笑。

“若真是伤到了,那红花倒可以省了,将她带过来。”上官云端的眸子微眯,再次冷声道,既然她拿自己的孩子来冒险,那就怪不得她了。

昨天晚上,她只是听到她的声音,一开始的时候就被她的声音影响了,还差点误会了凤阑绝,而今天,她看到她的样子,一时间,似乎感觉到了眼前微微的恍了一下。

早知道上官云端与凤阑绝打那样的赌的话,打死她,她都不会给上官云端捐款。

只要他的心中爱着她,而且只爱着她,就可以了。

他那么的爱她,好不容易才将她娶回家,她若是为了一个比试,就轻言离开他的身边?

“什么赌注?”这次,不等众人开口,凤忆希便急急的问道,此刻她望向蓝岚的眸子中,明显有着几分怒意与防备,“比试就比试,何必非要什么赌注?以我看,最好是不要赌注。”

若不是亲耳所听,他们真的不敢相信,或者说,就算是亲耳所听,仍就不敢相信。

难道?她真的是南宫雪?真的是吗?

这下好戏是真的要上场了。

双眸微微的抬了一下,她的唇微动,一字一字沉声道,“对不起,本王妃那没个兴趣,所以只能扫了公主的兴致了。”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了一下,再次说道,“我们就一招输赢,公平而直接。”“好。”上官云端这次没有再去过多的掩饰,微微的抬眸,极为简单的回道,她很清楚他只所以这么做,大多是因为她,毕竟以他的立场,没有这么针对丞相的必要。

皇上听到皇后的话,连连附和着说道,心中暗暗想着,只是能够让凤阑绝与上官云端保持一定的距离,凤阑绝就不能帮她。

“呵呵。”凤阑绝忍不住轻笑出声,没有想到,她这会竟然这般的配合,让他有一种夫唱妇随的感觉,而且这个感觉真的很不错。

不过,大家此刻都已经没有刚刚的那般紧张与担心了,毕竟让一个傻子写出那样的答案是绝对不可能的。

没有丝毫的迟疑,没有丝毫的犹豫,甚至都没有过多的思考,众人只见她手中的笔快速的动着。而此刻的她,只是微垂着眸子,看不出她脸上的表情,但是此刻,却仍就让感觉到她那认真的样子。

下面的人,虽然都看不到她写的什么,但是看到皇上与皇后那一仍的惊愕,便也可以猜出,她是真的写出来的。

“一起鉴定?绝王要如何一起鉴定呢?”皇上眉头微蹙,略带不解地问道,他们连这个问题的规律都还不知道,要如何一起鉴定呀。

上官云端唇角微勾,身子突然动了一下,随即下意识的惊呼道,“啊。”

而在这个时候,上官云端的脚,在她的椅子上微微的用力一蹬,她的身子便再也控制不住,直直的向前倾去,因为手是正向着上官云端的桌上的砚台的位置的。

上官云端进了王府,直接的走进了一个院子,院子里,到处弥漫着花香,极为的幽,一看就不像是男人的住所。

其实上官云端之所以此刻来南宫雪这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这次王爷不仅请了我们,而且王妃还说要请各位夫人,不是说已经设了宴席吗?怎么不见王妃?而且,也不见各位夫人到来?”另一个大臣,也一脸疑惑的问道。

阁院显然很久没有人住过了,摆设极为的简单,也有些陈旧。

丞相听到他的话,眸子中更多了几分伤痛,喃喃低语道,“絮儿很明显已经死了不止一个时辰了,人死如灯灭,我留着一个尸体有什么用,就只当用它为絮儿赎罪吧。”

上官云端知道他对她的感情,但是她现在已经嫁人了,注定要辜负他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保持沉默。

“夜无痕,你一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微微的有些心酸,终于开口说道,她知道,现在的夜无痕,还不能忘记她,但是她知道,时间久了,他会慢慢的淡忘,就算不能淡忘,也会将她慢慢的藏在心底的某个角落里。

想都没有想,就只是本能的,她突然快速的走到了夜无痕的面前,手还快速的拉住了夜无痕,然后转向蓝魅辰,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我就嫁给他。”

而如今,这丫头还是易了容的,并非府中的人,这事情,就更难查了。

夜无痕微微转眸,似笑非笑的望着她,看的上官云端心底有些发毛时,才缓声道,“本王看的到。”

这丫的,终于捉到她的漏洞了,心中还不知道正怎么得意呢,阴险的家伙。

那一刻,凤阑绝的身子微微的僵滞,难道?“好,知道了。”上官凌雨轻声的应着,然后慢慢的起了身,月儿快速的将喜帕盖在她的头上,扶着她,慢慢的向着外面走去。

“当年夫人吩咐过,若小姐遇到一个真正爱她的人,就把这另一根链子交给那个男人,让他给小姐戴上,若他是真心爱着小姐的,这链子就不会掉下来,若他并非真心爱着小姐,而是因为其它的目的而娶小姐,这链子就根本戴不上去。”李妈喃喃的低语道,“另外一根,夫人已经给小姐戴上了,但是这一根,要等到小姐找到她的心上人,另外那根链子一般人倒是可以戴上,只不过,用不多久,就会掉下来,但是这一根,除了那个真心爱着小姐的人,根本戴不上去。”

上官傲天自己明白其中的道理,双眸微闪,双手略带轻颤的接过了那链子,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门外正坐在马背上的凤阑绝。

只是,她也不想让夜无痕失望。

秦思柔微愣,这个男人反应也太迟钝了吧,竟然到现在才想到这一点,她就说嘛,他刚刚为何一点反应都没有,原来是根本就没有想明白。

“说真的,我要不是来给你看病,我就去抢亲了,怎么能够让凤阑绝那么顺利的抱的美人归呢,所以说,夜无痕去的好呀。”叶寒看到她一脸的迷惑,不由的解释道。

听到他的解释,秦思柔完全的惊住,一张小嘴也惊的微微的张开,忘记了合上,什么叫做交友不慎,应该说是像他这样的。

那几个跪在地下的黑衣人听到二皇子的话,都纷纷的惊住,都明白,二皇子这是想要牺牲他们了。

那五个黑衣人面面相觑,脸上都多了几分害怕,其中的一个人,还小心的望了二皇子一眼。

众人听到他的话,都纷纷的望向他。

他毕竟不懂的医术,所有的一切,都要听叶寒的。

而凤阑锐的性格便愈加的孤僻。当年,凤阑锐已经有十五岁了,所以,太上皇便给了他一个王府,让他搬出了皇宫。

到底那个人,给了他什么样的好处,让他这般的维护那人?

上官云端心中却是暗暗大惊,那人竟然让如此强硬的男人,为了她,而牺牲到这种地步,看来她还真是小瞧了那人的能力。

而此刻的她似乎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似乎感觉不到痛了。

丞相大人望向上官云端中,那微眯的眸子中射出狠不得将她立刻碎尸万段的阴戾。

上官云端可是他们眼中的傻子,就连一个傻子都答的出来,但是他却没有答出,岂不是比傻子更笨。

“好,好,很好。”

淡淡的声音中,立刻便多了几分轻柔。

上官云端虽然成功的回击了那个女人,但是心中却仍就有着些许的担心,总是感觉那个女人不是那么简单的,而且,也隐隐的感觉着,凤阑绝跟那个女人之间,肯定是有着什么的。

凤阑绝的眸子慢慢的望向她的手腕,握着那根链子的手微微的紧了一下,似乎生怕丢失了似的,然后慢慢的抬起手,解开链子的扣子,移向上官云端的手腕。

竟然直接的剌进了他的舌头上。

她可是要急着赶回王府的,虽然夜无痕不在王府,但是王府中,那隐在黑暗中的眼睛,可是比夜无痕更恐怖。

但是,刚刚他的确是救了她,想起他刚刚那下意识的保护,她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

秦思柔的脸色愈加的惨白,夜无痕的脸色愈加的阴沉。

上次的指婚,只怕就有预谋。

但是,此刻南宫雪倒情愿此刻是个男人,那样她至少知道他的目的,不至于死的糊里糊涂的。

月儿虽然挨了打,她仍就紧张的将上官云端护在身后。这下意识的动作,让上官云端的心中,多了几分暖意。

此刻,月儿一手端着茶盘,一手正在给三夫人放茶,自然不会是她。

月儿彻底的惊呆了,愣愣的望着眼前不可思议的情形,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夜无痕可是对她避之惟恐不及,怎么会来她这儿?

都纷纷的应着,要给她让路。

凤阑绝微愣了一下,却随即反应了过来,双眸微转,望向那不断的自愿的涌上来的百姓,唇角微微的多了一丝轻笑。

秦思柔留了下来,其它的所有的人,便都快速的离开房间,快速的向着皇宫赶去。

“母后,你可知道,今天进宫的,除了那些大臣,都还有谁,是不是每一个王爷都进宫了?”上官云端突然再次问向皇后,沉声问道。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沉,果真如他所料,太上皇病重,父皇与母后都去了,会不会?

直到他四十岁那年,才在朝中大臣的紧逼下,不得不选其它的女子进宫,在四十二岁下,终于有了一个皇子,就是当今的皇上。

“回皇上,太上皇只怕撑不了多久了。”刚刚为太上皇检查过的太医走到了皇上的面前,低声说道。

“等一下。”只是,恰恰在此时,上官云端突然转过身,正对向他们,慢慢的说道。

没有想到,刚到凤月国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看来,想要害她的人不好呀,也可以说是,凤阑绝的敌人不少。

虽然说有太上皇的命令,大家不敢反,但是若是来个集体请辞,他现在刚刚登基,只怕还应付不了。

“是。天气好,人的心情就好,才能玩的开心。”上官云端也微微的一笑,接着他的话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自然的愉悦的心情,此话虽然是说给那些跟踪他们的人听的,但是却也是她的真心话。

她感觉到这件事情真的是越来越复杂了。

他还说什么,老鼠的生育周期短,吃了那种药后,效果会很快,只是,这两天也没有听他的结果,应该是还没有试出来吧。

“我把那种毒,给那几只小老鼠服下后,那几只小老鼠的身体都有了变化,而且,也正是怀了孕的变化,但是,我却发现了一种很奇怪的现像,那些老鼠的身上,似乎还有一种不同的变化,我不敢确定是因为毒性不同,还是因为物种不同的反应,所以,我必须要再多做几个实验,用不同的动作再多做几次。”叶寒的眸子也微微的望向那几只小老鼠,沉声说道。

她才刚恢复了自由之身呢,可不想这么快就进入另一个牢笼。

无防,她会让丞相防不胜防,因为,她原本就没有想到通过正规的方式取的证据。

凤阑绝一脸灿烂的轻笑,他自然知道夜无痕已经认出了他,便也不再隐瞒了,只是他那刻意的话,却将上官云端的身份称的更加玄乎。

让这么一位特殊的人物来给她当手下,她可受不起呀。

“看书,看云录。”李玉一听到上官云端那口气,这次更是想都没有想,再次直接的回道。

而凤阑绝的眸子也微微的眯起,更多了几分狠绝,不管那人是谁,他都不会放过她。

当时,他也是在场的,所以,那几个侍卫,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机会,不可能是他们发动的那弓弩的。

“恩。”凤阑绝微微的点头应着,很显然,对他的做法,很是满意,然后望向地上那丫头,对素容说道,“你看一下这丫头,然后找一个跟她的身材差不多的,易容成她的样子。”

“是。”素容平时的话就很少,只要是凤阑绝的命令,她就只管执行,从来不多问什么,答应了后,便快速的转身离开了,素容一直都是行动派的人,说做便做,从来不会有丝毫的迟疑。

“奴婢,奴婢不怕……”那丫头倒也十分的乖巧,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小声的说道,只是那微微发颤的声音,却泄露了她此刻心底的害怕。

“本王已经吩咐隐立刻找叶寒回城。”凤阑绝对于上官云端的事情,向来都是行动最快的。

上官云端微愣,心中也多了几分感动,她一直都知道,他对她的心意,就够了。

上官云端便重新坐回了凉亭下,说真的这儿的环境不错,如今那些女人离开后,更是极为的安静,她倒是挺喜欢这儿的。

“奉命,奉谁的命令?”上官云端再次略带疑惑的问道,她是奉了谁的命令。

“这个还需要问吗?”那女人不答反问,唇角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

所以,任何人都可以不去,独独她不能不去。

这个时候,上官云端竟然走了进来,皇上看到她时,脸色猛然的一沉,唇角微扯,刚要发怒。

那般出众的气质,那般浑然天成的霸气,岂是一般人能够有的……

上官凌雨的手与脚都断了,所以,都无力的垂着,再加上那一身的血,看起来的确是让人感觉到可怜。

只是,恰恰在此刻,上官云端却突然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到了老夫人的面前,直直地望着老夫人,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我当你是长辈,但是却也不能任你这般的诬陷,羞辱,而且,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我的娘亲,娘亲的死,我会查清楚,害死娘亲的凶手,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老夫人惊住,因她的话惊住,却更被她的气势惊住,她从来不知道这丫头竟然有这么强大的气势,怎么像是完全的换了一下人似的,就算她不傻了,也不可能变化这么大的。

她不知道,上官凌雨对他们做了什么,不过,她知道,从上官凌雨的嘴中是绝对问不出什么的,所以现在只能多派些人去找他们。

虽然上官凌雨已经死了,但是二夫人与那个上官凌霜却是不能不防,而且接下来云端肯定会查她娘亲的事情,这事肯定与二夫人有关,二夫人肯定会想法阻止,所以,云端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他不能离开。

“王爷,二王爷趁王爷不在京城的这段日子,已经联合一些朝中的大臣,向皇上进谏,要皇上立他为太子,而且也在京城外做了部署,若是一旦让他成功了,王爷以后的处境只怕会。”隐此刻也顾及不了太多了,再次急急的劝道。

“我不操心,我能不操心吗,我可是凤月国的公主呀,而你身为凤月国的王爷,难道忍心看着凤月国落在那个败类的手中吗?”凤忆希怒了,有些口中择言的道。

“雪儿,燕儿,快给绝王请安。”两人一迈进房间,南宫雄便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