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离奇诡踪 > 第98章:本乡本土

弘治皇帝舒了一口气。

弘治皇帝面带微笑,这话,挺好听的。

是啊。

朱厚照正跪在地上,傻乐着。

弘治皇帝摇头:“不会。”

朱厚照无法理解,为何父皇一丁点的信用都没有,说翻脸就翻脸,刚才不是说好了不打死的吗?

而那礼官,手哆嗦着,整在竹片上速记下‘察阿安塔塔部酋长’突兀献……这个献字写到了一半,他手一抖,啊呀一声,脸色惨然,小臂哆嗦着,居然还是颤颤的写下:“部酋图穷现匕,欲反焉……”

完蛋了。

可王守仁还揉捏着,面上依旧淡然,他一字一句道:“朕本是以德服人,可是你竟是丧心病狂,以怨报德,是为愚蠢!”

自高台上飞下,脸先着地,地上无数的沙石,直接刺入了他脑袋里,这脑袋,骤然成了一个血葫芦,殷红的血水,泊泊而出。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去你大爷的方继藩……

他话音落下,一个首领道:“皇帝陛下,臣下突兀,要献上一件宝贝,以表臣下对陛下的诚意。”

那萧敬,也不是单纯之辈。

这样的情况,其实不只是突兀遇到过。

萧敬便上前,要接过参汤,一旁的小宦官,自是取了一个小碟来,按照规矩,是该让萧敬来试一试这参汤,才能给陛下喝的。

“叫进来。”

“来来来……”方继藩也有些忍不住了,将自己的蛤蟆镜摘下,戴在王守仁的鼻上。

“下药,药翻了那昏君便是。”

“没……”方继藩眨眨眼,认真的道:“没有,男子汉,大丈夫,我方继藩……不是那样的人。”

几次预演下来,方继藩不禁皱眉。

墨镜已经这么火了?

弘治皇帝似乎也为此得意,他叹了口气道:“朕自知,中原强盛之时,他们自要内附,乖乖臣服,可一旦中原衰弱,这所谓的天可汗三字,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朕得此奏,引唐人前车之鉴,反而更是如履薄冰,忧心如焚了。这大漠的治理,朕一直托付给卿家,现在得诸部推举,对朕如此俯首帖耳,你方继藩,也是大功一件!”

说着,他一口气,将所有的语言统统说了一遍。

弘治皇帝抬手,摆弄了一下自己的墨镜,扶正了一些:“萧伴伴,好看吗?”

人哪,真是下贱。

这又是两百万两纹银,没了。

可是……

“偏不退下。”朱厚照张口还想说什么,方继藩捂着他的嘴,连拖带拽,将他拽出了奉天殿,朱厚照便唧唧哼哼的道:“你扯我做什么,本宫这顿打,难道白挨了?这昏君,不分青红皂白,你瞧瞧……”

弘治皇帝随即,朝萧敬道:“去将前些日子,新政区域所统计的数据来,朕再看看。”

…………

接到了书信之后,便披星戴月的到了京里。

这哭声,神奇的戛然而止。

方继藩道:“你对他们怎么看?”

他虽只是顺着方继藩的话来讨好方继藩。

怎么听着,太子和方继藩这两个家伙,是打着刺探海外军情的名义,骗朕的银子,去做买卖呢?

方继藩和朱厚照小鸡啄米似得点头。

尤其是刘瑾,这等人,简直就是佼佼者。

第二章送到,求点月票。有了银子,这世上的事,也就好办了。

为了向皇帝表示,自己对于铁路修建的重视,对得起陛下那巨额的投资,方继藩亲率西山工程学院的生员们,前往沿线进行勘察,这足足花了七八天的功夫。

人人都知道,投机暴富。

以往的时候,大家也还想要点体面,好歹买辆马车,雇个车夫。可发现,这车夫的价格,越来越贵,人力的成本,太吓人了。

方继藩面带微笑,看着王不仕。

流放于此,每日醉生梦死,搂着十个八个女人困觉,成日无所事事,一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邓健身躯一震。

整个邓宅,顿时乱做了一团。

也就是说……

前几年,内帑是赚了不少银子。

他专门安排了宦官,随时去交易中心。

刘瑾身躯颤抖。

杨彪大手一拍,安慰他:“不要害怕,一般情况,死不了的。”

刘瑾来不及咀嚼。

第三章送到,继续求保底月票。弘治皇帝对于方继藩很满意。

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眼,本想说几句赞许的话,却见他乐呵呵的样子,便心念一动:“唐寅上了奏疏,请求调任戚景通人等,作为副手,补充入东方不败舰队之中,不只如此,还要整编宁波水师,从宁波水师之中,抽调精兵强将,继藩,你对此,怎么看待。”

“奴婢在。”萧敬道。

却迎来了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王不仕才开口道:“该死的明帝国将我们驱逐了,大多数的使节,都被他们投入了监狱。至于船队,我是听说过,有一支西班牙的船队,曾经遭受过他们的袭击,他们狡诈的设了陷阱,将西班牙的舰队引入了港湾,而后,将它们统统击沉,为此,明帝国举起了盛大的庆典,来庆祝这一场胜利。”

这是一个很新鲜的见解。

看来伤口还不够大。

骂他的时候,他反应就迟钝多一点,给他出主意的时候,他反应就快了少许。

…………

梁储拂袖:“好了,送客吧。”

“就因为艰难?”弘治皇帝显得不满。

只是……

方继藩道:“不知陛下怎么看待?”

听到罢黜……

方继藩摇头摆手:“这不算什么,举手之劳而已,令爱冰雪聪明,又是好学上进,才有此功,小梁……”

小梁……

弘治皇帝咳嗽,忙是制止方继藩继续胡说下去:“这女医院,足堪大任,朕左思右想,她们既如男子一般的当值,为宫中效命,理所当然,应予以同样的对待,朕……不能薄待了她们,就遵照传奉官的旧例吧,授予女医们官职,给予差俸,内帑拨发出钱粮来,按其品级以及官职,发放俸禄。”

一下子,殿中哗然。

“我……我……”刘文华打了个哆嗦,嗫嗫嚅嚅的,开口却是找不到为自己辩驳的理由。

梁如莹已是吓得脸色苍白,她死死的拉着方继藩的衣襟,方继藩能感受到她和许多人一样,微微的在颤抖。

朱厚照撇了撇嘴:“至于如此吗?虚伪透顶的家伙。本宫又非是秀荣妹子。”

梁如莹开始慢慢的从许多女生们那儿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她切人的时候,手很稳,缝线时,手也很巧。

因为这牵涉到了祖宗之制。

弘治皇帝道:“萧伴伴,你有话说?”

大家都松了口气。

弘治皇帝了却了一桩大事,一挥手:“卿等退下吧。”

她下意识的把住了太皇太后的脉搏。

这青年人,纶巾儒衫,显得极斯文,不过……突然见了这样的大场面,他显得既是兴奋,又有些胆怯。

这是高光时刻,自己可以吹嘘一辈子了。

虽然这些征辟来的名医,大多数医术都还算高明。自然也难免会有自视甚高的毛病,怎么会将一个小女子放在眼里?

谁也没有料到,好端端的,突然就……

梁如莹努力的定了定神,眼中露出坚定之色,她道:“娘娘已是脉搏停了,若是再不进行急救,一切就为时晚矣,我们只有半柱香的时间……”

一个宦官已是上前,扯住了梁如莹,其他的女医,也纷纷要被驱赶出去。

可是这些妇人们,居然……居然……在此侮辱太皇太后的尸首,这……这……这是大逆不道啊。

弘治皇帝咬牙切齿,这皇祖母的突然离世,本就令他悲痛到了极点,现在……眼看着皇祖母过世之后,竟还不能得到安宁,于是乎,愧疚、悲痛、愤怒,无数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宦官已取了单子来:“娘娘,戏子们都已准备好了,这是娘娘前几日吩咐下来的戏单,请娘娘再过目。”

朱秀荣恭顺的点点头:“一切凭母后做主便是。”

“就是那一幅靠南墙的……”

弘治皇帝已是懵了:“快,传御医,来人……再去西山……请方继藩,请苏大夫来。”

此时,外头道:“人呢,人呢……”

他感慨一番……

宫里本有一个蚕室,不过过于简陋,现在的医疗已有所发展,因而,还需让人入宫,重新修葺蚕室。

这……

父亲比之半年多前,苍老了许多,背也驼了,脸上没有太多的血色,双鬓之间,又增了不少的华发。

这也算是深明大义吧。

方继藩咬牙切齿:“传我的令下去,凡是我的徒子徒孙,谁敢议论这是非长短,不管其他的,先打了再说,不打他个半死,就别说是西山出去的,若是对方敢还手,立即来报我,我看看谁不长眼睛!”

方继藩入殿,行礼:“儿臣……”

她们都显得很羞涩,用白褂子,将自己捂的严严实实,有的女医,甚至觉得委屈,总觉得有碍于男女大妨,好在大夫们本就需要戴着口罩,因而,她们忙将口罩带起,如此,整个人只露出了两只眼睛,战战兢兢,亦步亦趋的跟在方继藩和朱厚照之后。

“不是听说,他发病时才和气吗?”

刘健伤心的不能自己,宦官忙是将他搀着,刘健和李东阳,都不禁担心起来。

…………

良久,刘健才低声道:“怎么又活了,这消息……可靠吗?”

“嗯?”刘健脑子有点乱。

李东阳沉吟半响:“汉武帝时,李陵奉旨出击匈奴,不幸兵败被围,当时消息传到了长安,汉武帝听从许多人的建议,以为李陵侍奉亲人孝敬,与士人有信,一向怀着报国之心,定会以死报效国家,绝不会贪生怕死,因此,所有人都以为他战死,皇帝甚至亲自下旨,抚恤他的家人,后来……才知道,李陵还活着……”

方继藩抹着眼泪:“陛下……”

“现在人没死,这礼钱,退的吗?”

他将朱厚照招来,却独独没有召见方继藩。

看着朱厚照以及李东阳、谢迁等人。

徐经亲自搀扶着方景隆,回到镇守的行在,方景隆一面任人解下铠甲,一面苦笑:“老了,老了啊,想当初,老夫穿着这玩意,便是一天一夜,都不知疲倦,现如今,不成啰。”

徐经谦和一笑:“师公是老当益壮,只不过现下,旧伤未去而已,想来,若能安心养伤,不日,就可恢复如初。”

圣驾回京,满京已是哗然。

方继藩道:“我爹没‘薨’啊。”

可现在,张懋的背驼了,方继藩却依旧俊秀,身子更加挺拔。

方继藩一听,顿时豁然而起,突然觉得朱厚照是自己真兄弟了。

而王细作,也可理所当然的,接近西班牙人,至于接下来怎么做,就看他如何随机应变了。

一下子,底舱里的人都沸腾了。

方才外头虽是震动了一下,让人觉得恐怖,可也没传说中,那么大的动静哪。

弘治皇帝已经深吸了一口气。

当然,最重要的是……四艘佛朗机舰,尽数歼灭,如此,实是大大的提振了军心民气。

方继藩依旧还沉着脸……目露凶光。萧敬……萧敬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啊。

外头,有人大吼:“贼舰四艘,太子殿下有令,追击,追击!”

“陛下,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啊。”

而是快步走出了指挥舱。

整个人间渣滓王不仕号蒸汽船,已是如临大敌。

方继藩已是疾步而来:“要开战了,请陛下和诸公,立即进入底舱。”

“齐国公你不是说笑吧?”

底舱里。

他忍不住,又觉得自己的胃部翻滚起来。

站在这舰桥里,这舰桥,是船上的建筑,三面木制,木中价着钢板,有一面,则是巨大的落地玻璃。

卡洛斯一世国王号上。

第三章,求一下月票,努力,继续写。一定是幻觉。

这样的谎言,说实话,他自己都不相信。

西班牙海军的指挥官们,往往都是一群干练且果敢的家伙,他们不但出身良好,而且受过系统的训练。

而现在,那巨舰,已经奔着这边来了,迎面而来,那巨大的舰船,似乎从不需歇息,犹如海神波塞冬一般,大海,给予了它无穷无尽的巨大动力,此刻,它挥舞着三叉戟,开始收割着一切生命。

百官们依然显得不安,所有人将目光都落在了萧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