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世卿欢:第105章:旁门左道

夙世卿欢 作者: 白桃气泡水

反正当丹凤拨了1,然后再按了拨号键以后,电话能拨通了。

当紫色的花衩宫弦抽了出来时,我听到花瓶里有响动。

可能是我的沉思的思绪万千感染到了张兰兰,她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程秀秀跪在了梦魇的面前,温顺的趴伏在地上。我的手还挂在程秀秀的手上,她这样的一个动作真是难为我了。

宫弦说完,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我的手上却已经套上了一个手镯。

她摸了摸古曼童:“好啊,但是我还在要一个提拉米苏。”

直到我被一阵大力给推醒,我才反应过来已经开始准备下飞机了。我对张兰兰报了一个歉意的笑容,毕竟听着别人说话,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实在是一个很不礼貌的行为。

一路走过来都风平浪静的。一点也没有危机感。当那株曼珠沙华忽然动了起来时,我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瞪了一眼张兰兰,怒吼着张兰兰说道:“你不要伤害美美,美美她是个好人。”

看到他有些发电的模样,我连忙大声的对他说,”你可要看清楚啦,我们可没有对不起你。”

“虽然你说这条大蛇是有灵性的,但是通过他要吃人的这件事情来看,他就算有灵性也是邪恶的,这样邪恶之物我们不能留。”

我双手抱着腿在床上发呆,背靠着墙壁使我感觉到更多的寒冷,全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林梦,我警告你,你离宫一谦远一点,你都已经是有夫之妇了,怎么还天天的跟宫一谦在一起。”

我点亮手机的屏幕,想要看一眼现在的时间。却没想到映入我眼帘的却是那个电量不足的红色提示。人出门在外,特别还是在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地方,却害怕的就是自己唯一一个能够跟同伴取得联系的东西用不了……

买好了机票,办理了登机。我闷闷不乐的坐在飞机上,张兰兰要先把剩下的几个飞头蛮给抓走,所以我只能先一步赶到买家的城市。

“看来你们呆在这里的时间太久了,久到你们失去了说话的功能了。”

张兰兰看向蓝先生,对他笑了笑,这才对我们说:“也许是一种情旧情节吧,他们只是一个灵体,所以他们说不了话,那简单的一个单音节已是他们的极限了。”

“梦梦,你说的没有错。这里的确是一个鬼屋。由于这里的阴气太重,你又没有法力。我一个人对付他们,实在是太过于吃力了,因此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其实我知道,我们完全没有说不的权利。在这个没有人烟的地方。我们的面前是三个壮小伙子,而我的腿还崴着了。就是他们要做什么,我们也如那待宰的鱼。

厨师被这突然的变化给吓了一跳,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们就已经进到了那个屠宰场里面……

“真的吗,那可真是太好了,刚才我还直担心你能不能撑到宫弦出手相救呢。”听了张兰兰的话,我心里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总算是谢天谢地没有让张兰兰受到太多的折磨。

并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人,就可以布得下这样困住人的迷阵。

不过这条裙子也是很衬我的,虽然一点也不暴露,但是却将女性的柔媚的身姿呈现出来。

我听到这个声音,连忙猛地一抬头。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直到确定面前的人真的就是宫一谦没假的时候,我感觉鼻头一阵酸酸的感觉。

“兰兰,你看,天亮了。”当天边的第一缕阳光照到我们的身上时,我开心的站了起来。

我已经离开家这么长时间了,他一个电话也没有联络我。难道对于我的是否离家出走他一点也不在意吗?

我的心情大好,一扫刚才的哀怨的心思。乐天派的我决定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先抛到脑后。目前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我们在磨盘上的事情。

好险,好险。

宫弦并没有立即回话,而是又狠狠的瞪了带我们过来的那个白雾一眼,吓得那人的身体比我还抖。

宫弦放下了他的左手,然后看着我。他的眼神意味不明,可是听到了张兰兰性命无忧时,我喜极而泣。也顾不上去研究他眼中那抹神色。

“夫人,小的觉得,大概,可能……”

我紧紧的捏住手中的面膜,不知道张兰兰说的见机行事,是要发生什么事情。虽然我知道,张兰兰就躺在我的身边,但是我却还是感觉一阵心里发怵。

说他们迂腐也行,说他们愚忠也行。总之,还真的有这样的人认死理,我不会运气那么差,就遇到这样的人吧。

看到宫弦这样子,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话,“不要低头,你的皇冠会掉”。可是我又突然发现,掉了皇冠的王子,竟然更加的光芒万丈。

其实我也是好奇宫弦这个狂拽霸气的炫酷男鬼,能给我做出什么爱心满满的食物。不过说来也奇怪,我本身的饭量就不是特别大,更别提刚刚还吃了一碗粥。可是我竟然一点都没有吃饱的感觉,反而觉得自己的肚子还是空落落的。

床板光洁的不行,但是令我惊奇的是——突然从空气中弥漫出了一股铁锈的味道,伴随着这股铁锈味之后的是几个血红的眼珠,从我的床板底下滚了下来。

陆雅又笑了一下,摊开手伸到我的面前:“给你的手机给我。”

带着哭腔的声音说:“一谦,我要你背我走。”

“咦,虽然你不叫了,可是你这身体扭来扭去的也很好玩哦。”那个宫装女子见状,刺得更欢了。

“宫弦!你这个不要脸的死鬼!居然敢这样对我!有本事你就出来啊!出来跟我单挑啊!”

因为他的意愿,自己被迫跟他冥婚,自己从来就不愿意,可是结果呢?

失去意识之前的画面是张兰兰焦急的狂奔过来……

我愣住了,原来鬼也是会流血的吗?

一边说着这话,我一边死命的告诉自己不能哭。又不是变成什么植物人,怎么样当个孤魂野鬼其实也跟人类没有什么区别,而像宫弦那样,成了鬼。人家不也过的好好的,也没听说受到什么委屈。

“你怎么了,梦梦,怎么你刚才打完电话以后,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啊,难道是宫一谦已经被陈媚给……”

在房间那明亮的灯光照射下,张兰兰又一次忽然惊叫起来:“梦梦,你的腿怎么弄成这样。”

我的心情开始变得复杂,也没有办法再冷静的去屏住呼吸。在我慌张的时候,冷不丁地吸入了一口水。本来就已经缺氧的大脑,在这个时候,更是显得昏昏沉沉的。

“后来呢,后来有发生什么事情吗?张先生?”张兰兰看来对于张飞说的事件很感兴趣。不再理我而是去询问张飞。

所以我无法想象,在那个不通汽车的三队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

看到此地,也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而三轮车司机也早就走远了。

“这是一幅有山有水的山水画。”大明看了一会儿,说出了他看到的内容。

“还有什么吗?”大明又看向墙上的画,他的面上现出了疑惑的表情。

就像此时我是那么的无助,如果张兰兰在,我又何须站在这手足无措。

我的身体在往大明方向靠,好在刚才大明为了寻路,往前面走了近百米的距离,现在正往回走,这才让我没有立即就对大明投怀入抱。

“你个笨蛋,不知道现在你才是对我最要命的危险人物吗?”如果等会我控制不了自己,强上了你,你可千万别哭,另外我还要告诉你,我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到时别跟我来要我对你负责的事情。”

从花心里面长出了一副尖利的牙齿,还有就是那个猩红的舌头。每一点都能让我感觉到我后悔看到这一切。

再说了,我们又不图他什么,说来他还得谢谢我们帮他除妖降魔呢。”

而且你一定不能将窗户以及窗帘打开,制药的过程中一点自然界的光都不能见的,当然屋里的电灯除外。”

小钰如此的深明大义,就越是显得我冷酷无情。

虽然并没有看一场景在后退,而我们往前走却又是一直都无法靠近那株大树,这一回连大明都直觉不对劲了。

行色匆匆的医生停了下来,把我的腿的情况告诉给我们。

“这样吧,现在也快到了下班时间了,就是现在去做身体检查也来不及了,若不然明天我再过来做检查好了,你们也知道别说是我们,就是医生也都无法判断先从哪里开始做检查,这点时间也不够用的。”

我不知道他们在这聊着关于宫建章在不在家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但是起码宫建章不在家这一个消息还是给了我很大的安慰。虽然一个很大的威胁已经不在,然而地下室给我的感觉从来都是一种阴暗诡谲的滋味,所以我片刻都不敢放松下来。

“林梦,回去之后你来我们的新房,我有惊喜给你。”

总之我发现,如果我的手握紧了自己胸前的项链时,我就是停下来,也不会再听到那些蛊惑人心的言语,可是我的手若是离开了胸前的项链时,各种各样的声音就又传了进来。而说话的声音最多的还是宫一谦。

“宫弦,她是谁呀?”我的耳边又传来了一声女子的娇笑声。眼前随之而来的又豁然开朗。

我仿佛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又来到了地狱与人类的交界处。

她似乎对于我撞到了她而不道歉,正一脸不满的看着我。

只见他看向陆雅的时候是满脸的痛惜的感情,也不知道他对陆雅扬起了什么,陆雅就身体一软朝着要上倒了下去。

“这么晚了,你过来有什么事情吗?是什么东西啊!”

只是这个人体模型做得实在是太逼真了。这是一个女人的体型,甚至还给她画了眉描了口红。看上去就像是栩栩如生,跟一个活人似的。

但是奇怪的是,女模特身上的血往下流的时候,留着留着那血却又不见了。像是被什么吸收了似的。

牛排松软,一刀下去都是汁水。没有夫人的那么血淋林,在美食的作用下,我也渐渐淡定下来。可是尽管如此,心中却还是惦记着女鬼的事情。但是那个女鬼除了刚刚出来过后,就没有再出现过了。

走之前,华先生抱着夫人,深深的看了我们一眼。用口型说了两个字:“等我。”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