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世卿欢:第132章:雅人清致

夙世卿欢 作者: 白桃气泡水

说时迟拿时快,那个从厕所一路跟着我过来的鬼冲进了我们的房间。张兰兰一声冷笑,然后从我的身边走过去,对着呲牙咧嘴的鬼就是贴了一张符纸。

丹凤看着我,没有理会宫弦,直接对我说:“找他可以吗?”

我知道要是在这个时候松开了程秀秀的手意味着什么,于是我摇着头对梦魇说:“我不,我还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不会阻止你们的,时间快要过去了。你们赶紧要干嘛就干嘛吧,完事了让我离开这里就行。”

此时缓了一些的小珏,又小心的再次尝试去拿那个百宝箱。很奇异的现象发生了。小珏一出手,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了起来。

“我早晨起来以后,就连忙查看自己的百宝箱,却发现里面并没有增加什么,还是自己昨晚装进去的那些宝贝。”

打算先从客厅里找起。

我懒懒地说:“不是,那个是朋友的别墅。我只是过去看看。”

我瞟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陈车峰,只见他紧闭双眼。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东西。身上穿着墨绿色的外套,也还算是把身上的那些水泡给遮了起来。现在看着反正就没有之前看着的那么让人不舒服了。

肯定是丹凤出门了,所以朱克才会从花瓶里出来。

原来如此,张兰兰的话让我很是失望。这么一来,那我们岂不是没有办法好想了。

“别怕,木棍上有道家特制的杀妖药粉,她的身上沾上了药粉,法力已经消失,不要怕。”

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宫弦已经不在我旁边了。我摸索着从周围挣扎着爬了起来,然后准备离开这个阴冷潮湿的地下室。刚刚根据我的感觉,我用手捏到的东西分明就是宫弦的尸体,如果要是没有错的话,这肯定就是宫弦那口宝贝的棺材了。

只听大成接着说道:“从这个佛珠到了我手中以后,我的身边就不定时的发生一些状况。”

“你也看到了,这里地势偏僻。虽然说是山清水秀嘛,不过这样的地方全国到处都有。因此年轻人怎么可能住在这样的地方,早就奔大城市而去了。”

我的胃中一阵翻江倒海,再也受不了了,连忙小心的避开那个液体滴下来的位置,抬头一看。才发现天花板上面竟然有一个只有头的东西。就这么没有身体的卡在上面!她的嘴唇似乎被吓到发白:“肉体上的伤痕是会痊愈的,而灵魂上的伤痕却永远不会痊愈,只要一碰,便会献血淋淋。”

我也如实点头,却没有办法继续安慰程秀秀。安慰的办法已经说的太多了,还是要等她自己想通才是真的。

而我手中的项链此时已经变回了正常的颜色。

阿明沉浸在失去朋友的悲愤中。

阿明将他的床让给了我,他又搬了一床被子铺在地上。然后我们就各自躺下睡觉。

在这个寂静的山林里,别说是出现了一个人,就是出现一只小动物,都是特别唐突的。

宫弦身体一僵,停顿了一会。然后他竟然温柔的吻掉了我的眼泪。然后在我的脖子,甚至胳膊上都深深的印下了吻痕。

如果说宫弦对我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又何必把我的衣服用法力脱掉然后就走人呢?如果这是恶作剧的话,那么宫弦也未免太无聊了。

我暗中吁了口气。刚才我差点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出来了,幸好张兰兰打断了我。

我万分惊讶地看着张兰兰,心中一点底也没有。

“我……”他想说却说不出话来。

就在我们这边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之后,那边王鑫的老婆也醒过来了,她跟我们说,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而王鑫也把那个故事讲给她听了。

我的脚才刚躺下地板,就被她的这句话给吓得猛地缩回了床上。张兰兰从我的背后推了推我,安慰性的对我说:“没事儿的,快去吧。”

她的手还紧紧地抓在我的手臂上,尖利的指甲眼看都要掐进肉里。我甩了甩手,她似乎没有料到我会这么做一样,怔了一下,然后把自己的手给缩回到了衣服袖子里。

“准备好了?”张兰兰问我,我对她点了点头。

这时我也顾不上害怕了,心里想着就是害怕也没有用,倒不如看看是什么鬼东西吓的我。

“是谁把我们引入迷阵之间,开玩笑吗?还是别有企图呢!”我喃喃自语。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一个黑影从我的眼前飘过。而且他飘过时,我们周围的温度就降了下来,就好像是那种在家里打开了冰箱门时的那种感觉。

宫弦冷笑着说:“哪有什么不可能的,三胞胎本来所需要的养分就很大。一开始第一个胎儿估计就是十分的强硬,自己吸收了三个人份的营养。可是却没想到自己吃进去的都是一些毒药。第二个胎儿就不用说了,很明显的都能看出来,它的求生意志使得在第一个胎儿吸收太多了毒药,挣扎不动的时候,就干脆要把第一个胎儿给吃掉了。因为她潜意识的就感觉到那个胎儿就是营养。”

陆雅又笑了一下,摊开手伸到我的面前:“给你的手机给我。”

“电视机里先是出现了一个穿着宫装的女子,她将一只黄莺的双脚用绳索分别绑在了两根柱子上,然后她就一根一根的去拨那黄莺的飞行羽毛。

我走到棺材的旁边,发现刚刚打开的棺材盖子现在已经又合上了,周围散发着一些奇异的香味,让我联想到棺材中的女子会不会口含玉石,身体不腐。

张兰兰恶狠狠的瞪了金龙一眼,抱着行李,头也不回的就朝着里面的房间走过去。我也是比较佩服张兰兰的勇气的,如果要是我,就算是上天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这么随便住在人家家里。

平时只要稍微有一点凌空的高度,我就能叫得歇斯底里的让人抓狂。

本来张兰兰要是不说这话还好一点,想到距离上次宫弦生气到现在已经又过了几天了,我始终都没有看见宫弦。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我呆呆的站在原地。

我捂住嘴巴,怪不得宫弦这么虚弱!我还给了他一拳,天啊……

金龙哈哈大笑,眼睛里是止不住的欣喜和狂热的色彩:“我就喜欢你这么爽快的人,那好,一个小时后的子时,你就将身体给她。”

我点头,竟然也没有什么太难过的感觉,要是说我现在唯一的遗憾,可能是见不到宫一谦,见不到宫弦了。宫弦以后可能还有机会能见得到,但是宫一谦恐怕只能跟他天人永隔了。因为到那个时候,宫一谦就是人,而我就是鬼。

我在心中默默的回复到,虽然不知道你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但是我知道,没有你,我的生活就会变得很好。张兰兰也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了旁边,手中拎着一条精致的项链。

这一声哐当声,分分钟就引来了张兰兰的惊叫:“梦梦!你在干嘛?”

“格林酒店。”

张飞也对张兰兰露出了佩服的表情,他握拳竖起了拇指,冲张兰兰做了一个表扬的手势。

三轮车司机看来是一个内向的人。也有可能觉得打听别人的隐私不好吧!

“你个笨蛋,不知道现在你才是对我最要命的危险人物吗?”如果等会我控制不了自己,强上了你,你可千万别哭,另外我还要告诉你,我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到时别跟我来要我对你负责的事情。”

殊不知金龙可能只是无心的说,却让我感觉到一真的受伤,好不容易才调节到自己的心情变得不那么难受的,现在这人倒是好,哪壶不开提哪壶。

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比如说鬼胎之类的,我都不想再多的去计较了。因为我知道,如果这个要是计较起来,真的是没完没了。

宫弦定定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就当我准备放弃,要装作我什么话都没有说过的事情,突然间,宫弦对我说道:“嗯,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老婆你要放心,我永远都是你坚强的后盾。”

从口中流出的口水滴到桌子上,就像是带着强烈硫酸的腐蚀性效果一样,在桌子上蒸发出一团热气。

他的嘴巴里伸出了长长的獠牙,猩红的舌头带着一股恶臭味长长的垂直到地上。这个男人比之前碰到的那个女人还要恶心,我几乎看不下去了。

除了电梯,丹凤一直道谢,然后将我们送到了门口。素手又指着她家对面的那个小宾馆对我们说道:“真是太感谢你们了,要是没有碰上你们,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你们要是没有决定好住哪里的话,可以就住在这一家宾馆。离我家比较近,就是过一个马路的距离。”

刚才的情形是如此的真实,我知道那并不是我的错觉,肯定是有人来了,而且这人还不是正常的人类。

拿着书,我指了指外面。示意张兰兰跟我出去。

我看到我的邻坐使劲的咽了一下口水,然后像是心痛的样子对家姐说:“空姐,请问现在还可以升舱吗?”

每一次我去地下室的时候都是各种的小心翼翼,生怕碰到什么比如宫建章之类的人,或者他安排的什么保镖心腹之类的人跟踪我。要到达地下室,就要经过一条走廊。旁边是客厅,几个找来的保洁阿姨就靠在沙发上,一脸悠哉的聊着天。

锋利的刀就是好,可以在最大的程度上减少人的痛苦程度。但是缺点就缺点在,这个刀口实在是太锋利了,我就是轻轻的划过去,都能有潺潺的鲜血不停的流动出来。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需要的三滴,

“啊啊啊啊——”

我听到自己的笑声的时候,才恍然醒悟过来。转头看向我旁边的女鬼,发现她周围的气场比刚刚更加阴沉。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然后又突然在不知道从哪传出来的风里猛地散开。

好在我看到的宫弦正一副悠闲的站在那儿,并没有什么不妥,这才让我放下心来。

我感觉到阿明看我的眼神有些若有所失,只好硬着头皮往后备箱放向走去。

我从来没有想到张兰兰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一直都以为张兰兰是只管抓鬼的,没想到她还会关心别人的家事与幸福。

张兰兰看起来很满意华先生的回答,淡笑着保证道:“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吧,我一定会治好你夫人的。”当我们随着大妈进入到黄拓跋的家里时,我知道我给出的1000块钱一点也不多。

“兰兰这里是不是很美?我们在这里多住几天吧!”

由于我是坐在秋千上的,可能他也是为了方便与我交流,他半蹲在我的面前,满脸的柔情对我说:“梦梦,为何要躲我,你可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虽然我现在并不知道这个人会是谁。但是为了谨慎,我打算对他们全部都隐瞒我跟张兰兰联络的事情。

“我这一次来磨盘山的目的,想必你一定是知道的吧?你看看今日已经是最后一天了,而现在已经是晚上8点了……”说到此,我特意停顿了下来,等待着他的回答。

我如何能够放弃这大好的机会?连忙将我最担心的问题问出来:“张兰兰失踪了,她现在情况怎么样?我已经有好几个时辰联系不上她了。”

小米没有在旺旺上回复,而是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你是新来的客服吧?不管用什么方法,你都要把差评删了,不然会出人命的!”

突然间闷闷不乐的小鬼魂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话:“我还可以投胎到妈妈的肚子里吗?”

张兰兰怎么还不来,再不来我简直要疯掉了。丹凤也一直在问我说:“梦梦,你倒是回答我的话呀?到底发生什么了。”

我边说边拉着张兰兰往餐厅走去。

“哇,还有我最爱吃的凤梨酥。”张兰兰一看到她的凤梨酥,就连什么都忘了,只扑过去大口的开吃。

晚上,我战战兢兢的坐在沙发上等着打胎药生效,却迟迟等不到。难道药效不够?于是我又吃了几颗,等到半夜也不见肚子痛。这哪里是打胎药啊!都能当饭吃了!

我想不出阻止的理由,也不知道这样的到底会有什么后果。小月是看不到那个宫装女子的,但是她就一直在看着,而那个手镯也由最初的颜色,变得惨白惨白的。

令我奇怪的是,随着我的动作,灯光也在这个时候亮了起来。而电工也一直挑着眉看着我,证明我这个不是幻觉。

欣欣忽然问,“你们想抓住他?”

她说,“看雕像的外表和听她的描述,没猜错的话那个是泰国的小鬼!”

不过话虽如此,比起那边的空床可能招惹来鬼,我可是万万不敢自己跑过去睡觉的。当下也就眼睛一闭,心一横,索性也就不管了。然而,闭上眼睛后。却总有东西在不停的挠着我的脸,轻轻的就像羽毛一样。可是又让我的脸感觉到痒痒的,一阵难受。

外面没有声音了,周围的一切都静悄悄的。我小声的问道:“兰兰,你睡了吗?”

我仍不死心的问:“鬼不是可以穿过房门的吗?为什么刚刚还要我们去开门。不开门他们就进不来了么?”

我在床上不停的翻滚着,怎么也睡不着。从那个诡异的小花朵,到宫一谦,到宫弦。总有不同的事情要我烦心。当我闭上眼睛,准备构思着未来美好的蓝图的时候,突然间手机“叮咚”的响了起来。

没有办法,我只好试探的发了个短信过去:“您好?亲。昨天发生了什么变故呢?能不能跟我说一说。”

说完这句话,小月一个箭步的就往洗手间里面冲。哗啦啦的水声直击我的大脑,我甩了甩麻木的头颅,接通了电话。

见到自己可以走动了,于是我连忙冲到了空调插座的地方,把空调的线给一下子拔掉。空气间的温度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心里原因,还是什么的缘故,感觉竟然是暖和了些。

意思是说我都跟宫弦结婚了,却还缠着宫一谦,我怎么会听不出来?

宫弦说他无法见我出一次任务,就等于去阎王那转了一圈。让我一定要学会自保的技能。

既然没有醒来,是不是证明,我真的就要死了,我有些悲观的想。

想到此,我极度的盼望大明跟小功他们赶紧回来,无论他们全部都是有问题的人还是仅仅是其中一个人有问题,只要是有人回来就好,我已经被这种莫明的冷意所冷得快说不出来话了。

被张兰兰因为食物而抛弃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我虽然在心中不停的感叹,可是也还是快步跟上了她们的步伐,就算是张兰兰告诉我这个女鬼真的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可是我还是不放心。

宫一谦叫了我好多声我都没听见,其实也不全是没听见。更多的是听见了但是我没办法回答。车子仍然在往前行驶,开过了这一段绿化带。没有高高的树丛遮挡的阳光,一下子就刺到了我的眼睛。

我抱着腿在床上,一步都不肯下床。可是那个行李箱如同有生命一样,一步一步的向我跳过来。行李箱一边跳过来,我一边往后退。

幸亏没有在宫一谦的面前打开这个箱子,吓死我了。

面前程凤的反应实在是令我吃惊。她用手捂住脸,然后后退了一大步,让自己的身体跟阳光不在一个平面上。

太好的了,宫弦虽然没有明说,可是我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他并没有对黑雾如何。这我就放心了。张兰兰的的失踪我想着还得从黑雾那儿寻找答案呢。

“嗯,我也不知道如何称呼他,可是他也得有个称呼,就姑且如此叫他了。”

好在我的生活圈子及我的亲人本来就很少,身边出没有多少真正关心我的亲的,有结不结婚,与何人结婚,也不会有人太在过于的在意。倒了无所谓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