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世卿欢:第28章:顺天应人

夙世卿欢 作者: 白桃气泡水

方继藩却是一下子跳了起来,兴奋不已地道:“快快有请。”

连着过去好几日,杨管事终于鼓起了勇气,这个事,不能袖手旁观。

于是,众人一个个像看神经病一样看向方继藩。

方继藩随即朝张懋一摊手:“你看,世伯错了,我爹没有因为我而气死,他现在很幸福。”

弘治皇帝却依旧是冷着脸,分明是一点都不信。

刘健等人便纷纷起身,行了礼,他们早就对这些功勋子弟的文章没什么兴趣,在他们看来,许多人甚至连童生都不如,读这样味同嚼蜡的文章,本就是一件极痛苦的事,于是安静地从暖阁退了出去。

这个名字,倒是有一些印象……这个人好像是……好像是……

小香香便红着眼睛,不敢动弹,方继藩还指着她躲开,自己好就坡下驴,可见小香香却如木桩子一般站着,反而不由叫苦,心里大叫着:“你倒是躲呀。”

方继藩很激动,这是一个好时代啊,男儿大丈夫,作学问,研究历史,总不免有太多的遗憾,上一辈子没什么大出息,想不到终于来了有用武之地的地方。

这虎背熊腰的军汉,突然眼角泛了泪光,一下子,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哇的一声嚎叫道:“儿孙不肖啊,愧对祖宗啊……”

原来在这堂中的红木官帽椅不见了,那茶几还有墙上的字画也不翼而飞了,便连灯架子竟也凭空没了踪影。

方继藩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父爱,他的心也融化了,抬眼看着这陌生人,却颇有触动地道:“爹……”

方继藩只得狠下心,接着大笑道:“你这老家伙总算回来了。”

方继藩见香儿极艰难的样子,一瘸一拐的,不禁怜悯心发作了,快步上前道:“小香香,你这是在做什么?”

他说着,笑了笑:“你坐一旁,朕有事与诸卿商量着。”

大夫满面红光,面露得色,听说少爷的脑疾愈发好了,府里上下都称他为神医,他口里虽谦虚,心里却乐开了花。

功勋子弟们一个个贪婪的看着张懋所系着的腰带,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起来。

方继藩打起精神,抬眸,便见到张懋的目光,方继藩居然朝他友善的一笑,张懋的脸却是拉得更长。

他转念正想着。

弘治皇帝笑起来,道:“看看,看看朕的儿子,小小年纪就如此崇奢,所用的东西,都是价值不菲,这些可都是算在营收里的,这些银子,都被他挥霍去了。朕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将这些无用之处,统统裁减,吃用粗茶淡饭即可,所谓经营之道,无非就是开源节流,这节流……就从朕开始,如此一来,每日便可节省纹银百两以上,可别小看区区百两,这半个月,就是一千五百两了。”

可问题却在于,卖了这个价,却还能卖这么多。

这些东西,慢慢的累积起来,商人们的嗅觉是最灵敏的,顿时感觉到了不妙,于是乎……

这个道理,太浅显了,虽然还是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这一套,可是……用这商人的角度去解读,似乎……让人更加耳目一新。

只不过……弘治皇帝却依旧觉得不妙了。

朱厚照:“……”

良久,他才恍然的抬头,眼里满是茫然之色。

可他还认为,靠着节省,这营收,未必……

朱厚照跪在地方,方继藩只咳嗽一声,这朱厚照不必看报表,也知道发生什么了。只是此时,却不知该喜该忧,因为朱厚照发现……好像……无论最后的结果,自己都可能成为倒霉的那个人。

朱厚照龇牙道:“去找他,让他一个时辰之内,站在本宫的面前。”

可这个问题……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嘛,经营之道,被就是从细微处开始做起,而后徐徐图之。”弘治皇帝发出了感慨。

事实上,此时杀声彻底的湮灭,显然,禁卫已被杀了个干净,而在这大账之外,火光的照耀之下,已露出了一个个人影,这说明,在这大帐之外,已是人山人海。

大楚和大陈一样,异姓是不可封王的,而梁萧曾立下赫赫战功,也不过是一个侯爵罢了,当初,想要升国公,都是难上加难,这一辈子,怕都没有指望,可皇帝随手,就给了他一个王。

在黑夜里,一个个不同的面孔被火光映照的通红,陈军破了胡人,其实,就已意味着,大楚的社稷,彻底的亡了,即便是最傻的人,却也知道,此时的陈军,是不可战胜的!浩浩荡荡的人流,朝着中军大营扑来。

空气中,到处都是箭矢破空的声音,无数的人群相互推挤着,拼了命的朝着目标开始冲杀,无数人被箭射中,被刀砍中,有人直接被身边的人推搡,踉跄着倒地,却也很快被身后无数的人流疯狂的践踏。

杨义起身,掸了掸自己的官服,面无表情。

显然……陈凯之对梁萧略有耳闻。

可剑没有刺下,那剑上的血迹虽已被雨水冲刷了,可那血腥还在。

他似乎想显得自己更英雄一些,毕竟……这二十年来,他在楚国,立下无数的汗马功劳,他固然想要活,却更希望,自己可以死的悲壮一些,有时候,活着很痛苦,倒不如,给一个痛快。

大地颤抖起来。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