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世卿欢:第5章:不学无术

夙世卿欢 作者: 白桃气泡水

“这是事实。”滕青山心中也无奈的很。

“师傅,如果我以《莽牛大力诀》的功法修炼,需要多久,丹田才能达到极限。”滕青山询问道。

四大统领、十一位都统都坐在右边。黑甲军共有十二位都统,只是其中有一位都统在外。除了这十五人外,还有江宁郡城的‘郡守’以及城卫军的‘将军’二人。坐在四大统领前面。

一直刻苦潜修的臧锋,实力是很惊人的。年轻一代诸葛云等人和他交手,都是被轻易击败!

诸葛元洪停顿一下,才道:“然而黑甲军的统领之位,不能有空缺。”

“表哥,这一套玄铁重甲,你帮我带回去。”滕青山将东西递给滕青虎。

“哼哼,一般先天强者,想要用内劲灌入飞刀……以一般飞刀材质,灌入太多内劲,怕都要爆裂掉!”滕青山很清楚这一点,兵器承受的内劲是有限的,这也是为什么神兵利器这么珍贵的缘故。

而滕青山扔飞刀不同。

宝贝易得,弟子难得!

滕青山从那深青『色』流光中,感觉到一股心颤的力量,不由盯着那深青『色』流光:“先天真元!这是先天真元!师傅的先天真元比那‘司马庆’强太多了!还没碰到我,我都感到心惊。”

前世《千年纪事》中,也提到‘泥丸宫’。

滕青山应道。

“给我来一大桶水,我要洗个澡!”滕青山声音传出来。

一个人类,竟然令它重伤了!

“嗯?好硬!”这黑火灵根外皮很硬,一咬破,里面的肉质却很嫩,入口即化,一股炽热的力量瞬间涌入喉咙中,滕青山不管三七二十一,连咬两口,而后连根须一口嚼碎,吞下了肚。

几两碎银子!一张『潮』湿的银票!

对着小溪水面照照,呈现在里面的是一个中年狠厉汉子的面容。

“哼,原来你是先天强者。”银发老者『舔』舐了一下嘴唇,目光幽冷,“十七岁的先天强者,千年来整个九州,除了你之外才仅仅一个人!你竟然是第二个。”

宛如银『色』闪电!

“这滕青山拳法也厉害,看来,要杀他,只能靠灵活『性』游走,同时施展十八鬼手!”司马庆瞬间冷静下来,他也发现了,单纯直线奔跑速度,他不比滕青山快。不过,在闪转腾挪上,他要明显占据优势。

而爆发底牌,最好别让别人看到!

灰『色』刀光裂开,威力大减,可碎裂的刀光依旧刺来。

他不愿相信,可事实『逼』迫他相信。

六大高手同时跃起。

冀鸿整个人被抽得抛飞起,一直飞到远处的岩浆湖岸上。待得落在地上,冀鸿顾不得喜悦,他震惊看着岩浆湖上空的滕青山:“青山!”

“咻!”同样的,一颗石子从滕青山手中『射』出。

那黑火灵果也是稳稳得到了。

所以,杀吧!

蓬!

对,就是诡异!

“统领大人,青山他……”滕青虎焦急道。

“冀鸿,冀统领!那就谢谢你们归元宗了。不过……我不想我们一出去,就听到黑火灵果所在处消息『乱』传播。如果消息真泄『露』,我只能怀疑你们。”那古世友声音传来,“那就破坏感情了。”

原本一肚子火,正沿着路回头走的冀鸿、滕青山、关绿三人,当然听到了这两声大喊。

“不过也好。”滕青山心底暗喜,“到时候鱼龙混杂,我更好下手。以我的手段,在一片混『乱』下,弄到黑火灵根,十拿九稳。”

古世友顿时脸『色』一沉:“你耍我!”

“是,是。”乌岱连应道。

一旦被人发现,黑甲军人总是在峡谷,容易引起怀疑。

“嗯,小心地熬过这几天,黑火灵果咱们就有希望夺到手。”滕青山他们不断前进。

恐怕,那岩浆中的温度,才对滕青山略有威胁。须知,滕青山身体坚韧程度超乎合金、钢铁,就是一流武者刀剑都不惧。如此可怕身体,能承受的温度极限很是可怕。

乍一看,这黑『色』果实很普通,不起眼。

滕青山却是淡笑着从地面上捡了两块碎石子,而后看着上方爬到陡峭处,没有藤曼抓导致攀爬艰难的精瘦汉子。随意地一扔手中一颗石子,石子仿佛流星迅速划过长空,准确地砸在了那精瘦汉子的右臂上。

这足有十余丈高,如果是朝下跳,最多腿骨折之类的。可是,这精瘦汉子是失去重心,朝后仰着朝下跌去,就是一流武者都会被活活摔死。

精瘦汉子一窒,对方猜的好准。

那名精瘦汉子惊惧看着滕青山:“对,这人就是归元宗滕青山滕都统,那天,他跟司马峰比试的。难怪,我从十六七丈高跌下,他都能轻易接住。我那么近距离偷袭,他都能轻易挡住。”

二人都是一流武者,爬的也是几块,几个呼吸时间,就进入了洞『穴』。

说着指向旁边不远处,那的确扣着粗壮的藤曼。

峡谷中除了黑甲军的人,竟然还有两个普通武者。

“从今天起,我们每天上午、下午各进来看一次,一旦成熟,就立即采摘。千万别被那赤鳞兽给抢了先!”冀鸿严肃道,“这地方生长着黑火灵果,赤鳞兽肯定是经常来这。而且,赤鳞兽应该到成熟期了,足有两丈多高……单个的后天武者根本威胁不了他。唯有先天强者,或者一群后天强者,才能对付它。”

关绿皱眉道:“师伯祖,青湖岛、逍遥宫,派出的高手是多,可都是在明里。我最担心的,是暗里的高手!毕竟……现在已经聚集了上万的武者。逍遥宫和青湖岛,也都是过百人而已,谁知道,有没有一些超级强者,隐藏在人群中。”

那时的赤鳞兽,才是真正可怕的妖兽。

一棍比一棍快,一棍比一棍重!

那面『色』蜡黄的中年汉子持着那根长棍,看着古世友。

第二天上午,滕青山带着手下在火焰山里仔细寻找着。

魏苍龙低头看了看冯无血,关心道:“无血,天下间高手众多,输了一次不必在意,下一次再赢回来就是!”

“门主!”“门主!”

“不过,同一招,我为什么威力就弱这么多呢?”滕青虎嘀咕道,这一夜,滕青虎练习枪法练了大半夜,滕青山之前展示枪法,给他的触动很大。

“火上浇油、火中取栗这两招……意境截然相反,也能融合。这《烈火五式》……”滕青山闭着眼睛,脑海中尝试模拟融合,想着想着,滕青山就站起来,开始演练了起来,不断地改变。

“你可别心慈手软。”冀鸿笑道,“如今的先天强者,八大宗派之一的西北雍州嬴氏家族如今有一位长老,名叫‘赢如凡’,实力很强,当年年轻时,他名列《潜龙榜》,不少人挑战他,他每次都是点到即止,难得伤人,更别说杀人了!结果呢?许多人欺他心善,专门找机会挑战他,有人专门拿他来试验自己的剑法、刀法……后来,这赢如凡不胜其扰,终于下狠手了,这日子才清净!”

“雷神刀?”滕青山一怔。

“他娘的,太热了!”滕青虎忍不住咒骂一声。

“表哥还真勤奋。”滕青山瞥了一眼远处下方庭院,表哥滕青虎正在练习枪法《烈火五式》。

孟田死的尸骨无存,而且当时周围没人,根本没人知道,是不是滕青山杀的。

滕青山暗自点头,这是内在精神的蜕变。

段侯点头连道:“对,那黑火灵根吃下肚,一个普通汉子,就能拥有万斤巨力,一跃成为一流武者!不过……这黑火灵根的效果,对后天巅峰强者而言,是远远不及那黑火灵果的!”

第二天一早,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就赶往旁边的桦城,以归元宗的势力,在扬州任何一城都有驻点。当然在青湖岛控制范围内,驻点人手很少,以示没有恶意。而在没有宗派控制的徐阳郡,驻点内人马却是很多。

“李金福!当年你李家庄和我滕家庄争水,那次,你击败我大伯。我可记得清清楚楚。”滕青山笑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我们能在这碰面。”

“哈哈……青山,你跟金福原来是老乡啊!”冀鸿笑着道,“金福他可是我贴身亲卫队的伍长,枪法也很不错。论实力,比得上一般的百夫长。好了,走,你们俩等以后再慢慢聊,先进屋!”

“赤鳞兽鳞甲?”滕青山疑『惑』看着冀鸿,“统领,那赤鳞兽如若吃了黑火灵果,我们杀那赤鳞兽,不太可能吧。”

“师伯祖!”那关绿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很冷,脸上表情也没变化,“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连《雏凤榜》都上不去,滕青山也就没兴致比了。

此刻已经是下午时分,约莫着再过一个半时辰,天就黑了。

“也好。”朱崇石也拱手道,“我就不挽留了,青山兄弟,一路保重!”

滕青山一笑,喊道:“小二。”

商人远行,一般会和其他诸多商人集结起来。

“嗤!”非常轻微的声音,段侯眼睛一亮,立即悄无声息地一个翻越,从屋顶上翻落在地面上,悄无声息。

嘶喊声仿佛奔雷一般响彻在整个金家庄上空。

“哈哈,你还是别逃了!”滕青山哈哈笑道。

如影随形枪法——八万斤巨力!

“他娘地,老子的拳头,你们忘记了?”一道轻佻的声音响起,“没那个能力杀了妖兽,还欺负人家普通山民?你们算什么武者啊,我看啊,买一个豆腐,撞死算了!”那段侯笑『吟』『吟』走过来。

“不可能!!!”孟田心中根本不愿意相信。

地面上已经没有尸体了,十八万斤巨力,在那可怕力量的一砸下,长枪达到一个可怕的速度!并且令长枪前方的空气被压缩起来,当轮回枪砸成孟田身上,孟田全身筋骨瞬间全断裂,那压缩的空气也爆炸了,将孟田整个人爆掉了,尸骨无存。

呼!

“哈哈,滕青山,看在你不足二十岁份上,如果你能挡住我这一招,我今天就饶你一命!”孟田起了爱才之念。

滕青山也站在木梁上,心底暗惊:“好惊人的速度,这孟田的速度,比小云可要快多了。幸亏我的‘如影随形’枪法,如今已经悟出‘生生不息,连绵不绝’的意境,可以一枪快似一枪,每一枪都相连!否则,单单这五万斤的力气,估计是挡不住了。”

那披散着长发的汉子点头道:“孟田,是名列《地榜》的超级高手,没想到咱们兄弟在这荒郊野外的客栈,还能见到这一场大战。不过,那位叫滕青山的,也真够厉害。竟然丝毫不处于下风。”

锵!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