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世卿欢:第79章:起早摸黑

夙世卿欢 作者: 白桃气泡水

“我并非恶魔果实能力者。”金发‘五老星’不屑的说。

“你什么意思?!”金发‘五老星’立刻意识到不对劲。

下一刻,‘猎人’与莱德菲尔德便已经化为了飞灰!

暖暖入梦:大神,你还健在啊?!

顾若初故意圈住沈颢的胳膊,惹来校园的人侧目的同时,她回头看向纪小暖已经远离的背影,嘴角勾了抹冷然的同时回过头,眸光同时闪过一抹戾气……

暖暖入梦:知道你和风华不是那种关系就好了……

而这个不错……纪小暖看着游戏里的落然离殇,嘴角的笑容都甜蜜的不得了……本该失恋的她却在落然离殇和龙夏洛的现实、游戏的双重刺激下,让她根本没有时间去想,渐渐的……不过一周的时间,她竟然已经习惯了沈颢的离去,而接受了龙夏洛有可能随时整她,以及游戏里落然离殇对她的呵护……

“医生,那个女孩儿怎么样?”苏沐风急切的问道。

龙潇澈眉角挑了下,“这里的事情你就不要参与了,对你总是不好的。”

夏以沫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别墅外走去,目光空洞没有焦距,她只是不停的落着泪,一步,一步的往山下走去……

是啊,天霖对她不也是如此吗?

夏以沫“唰”的一下将脸转过,咬牙切齿的看着龙尧宸,一双眼睛就像要喷火了一样,她微微攥了下手,狠狠的瞪了眼龙尧宸,又将脸撇到了一边。

“咚咚,咚咚咚——咚咚——”

*

耳边传来手指敲打键盘的声音,夏以沫半眯着眼睛看去,沙发上,龙尧宸交叠的双腿上放着一台笔电,他眉心微蹙,视线冷漠的落在屏幕手,修长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动作着……

“那最好!”龙尧宸收回眸光,一脸的淡漠,只是,眸底深处有着淡淡的一抹笑意,竟是噙着期待,他迫切的想要听到夏以沫的声音!

龙天霖看着餐盘,手不由得微微收紧了下,最后点了连个清淡的套餐,掩下心里的嗤嘲,嘴角勾着痞笑的看着夏以沫,问道:“哥已经去接sam了,你紧张吗?”

“哥来了……”龙天霖轻倪了眼餐厅的门口,看着笑的很开心的夏以沫说道。

一句话,李逸噎住了,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曾月如今的地位是靠曾首长在军卿的地位,加上曾家的人在各地部队里盘根错节的人脉,可是,他却是知道的,曾月有今天,完全是靠她自己,甚至,不熟悉她的人都根本不知道她的家底。

如果不是狼牙特战队不许女兵进入,他有时候会想,曾月和州长两个人,真正对手起来,会是个怎样的场景?

夏以沫是回来的很快,她站在别墅的门口,任由着夜里的寒风犹如刀子一样的滑过脸颊,咬着唇盯着紧闭的门,夜灯打在她的身上,透着一股让人怜惜的落寞……

就在夏以沫想着要不要询问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胳膊被人攥住,她微张了唇的同时,人已经向后跌去……

刑越思忖间,不由得看了眼龙尧宸,眸底闪过疑惑。

苏沐风邪魅的笑了笑,他睁开眼睛回头看向一脸苦逼的乔治,悠悠说道:“亲爱的苏妈,那几家可是你答应的,和我没有关系!”

m-blue餐厅。

说道最后,夏以沫朝着他大吼着,她死死的攥着被撕裂的睡衣,不敢去想上面另她恶心的痕迹,她只是想要帮爸爸还钱,她只是想要给妈妈看病,让夏宇上学,为什么……为什么她要承担这些,为什么!

“不是还没有完成吗?”

龙尧宸朝着刑越示意了下,刑越明白的摁住蓝牙耳机,“疯子,将山狐带过来……”

夏以沫在别墅里一直哭,哭的眼睛酸疼的厉害,她就坐在沙发上,泪眼模糊的看着窗外飘着的细雨,脖子里的火萤石也因为她悲伤的情绪变成黯淡的绿色。

一句话就像炸弹一样投入了平静的湖面,顿时浪花四起,掀翻了所有人的心潮……

金海湾会所,曾月和宋美娜躺靠在休闲椅上,看着电视里的男人冷漠的说着,曾月暗暗嗤笑了声,随即说道:“美娜,看来,这个男人的心,真的就在夏以沫的身上了。”

凌微笑看着乐乐回教室的小身影,甭提多开心了。

“那是,也不看看谁生的……”凌微笑乐的合不拢嘴,听着暗影电话里传来不以为意的声音,她也不气恼,“看吧,小宸为了沫沫这样做,不得把沫沫感动的稀里糊涂的,然后,皆大欢喜,我也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抱我孙子了……想着都美的很!哎呀,我家小恶魔真是个男人!”

本来这个虽然有些棘手却也并不是无法解决的大问题,偏偏如今又检测出颅内肿瘤,如果因为此造成脑部缺氧而迫使神经压迫肿瘤,情况就会变的很糟糕。

出了门,龙天霖就上了车,启动、挂档松手刹给油门一步到位,车一个卷狂的甩尾后伴随着轰鸣的引擎的声音驶离了餐厅,径自往龙帝国在a市的办公大楼飞驰而去……

莫忻然眸光轻眯了下,冷冷的样子透着一抹深沉的犀利,只听她淡漠的说道:“我为什么没有?我叫嚣的资格就是……你哥两年来,从来没有换过一个女人!”

“你小时候在皇家别苑住过?”苏沐风反射性的问道,“你小时候在龙岛?”

“什么都不要想。”苏沐风唇角勾了抹淡淡的笑,“由着事情的发展,也许……转角真的可以遇见你想要的。”看着夏以沫那越来越茫然的目光,他抬起手,指腹轻轻嘶磨了下她的脸颊,眸光渐渐变得念念不舍,“沫沫,你一定会幸福……一定!”

a市。

龙尧宸站在绯夜顶层的窗户前,一手抄在裤兜里,一手垂着,垂着的手指间有一支烟正在燃烧着,袅袅的烟雾徐徐上升,将他孤傲的背影渐渐弥漫。

死死的攥了下手,莫忻然紧紧的抿着唇不让自己的情绪泄露,眼泪是弱者的,她不喜欢当弱者,哪怕她真的想要找个肩膀好好的哭一场……

莫忻然暗暗咬了咬牙,没有说话了,只是屏气握着手里的玉鉴,企图让自己冷静以对……这个人是殿下,一个可以决定你生死的人。她不怕死,可是,在没有等到阿湛的时候,她不甘心。

看到夏以沫的字,龙尧宸墨瞳深处噙了笑意,龙天霖却撇了嘴:“不关心我就算了,竟然说我是鬼!哼,如果不是哥十万火急的找我回来,我也不会大半夜的出现……”

“啪”的一声,笔在手心折断。莫忻然猛然其实奔进了浴室,她跌倒在光滑的瓷砖上……迷迷糊糊的,她打开开关,冷水透过花伞从头顶上淋了下来,她像是完全感受不到冷一般,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

“不要抢我东西!”声音虽然小,可是却毫不输气势。

`震撼,悲怆奏鸣曲

他的手猛然握紧,他要看弟弟,现如今却只能用这样的方式,他不甘心,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如果这次不是宸少,就算他想进入有spark的演奏会都是不可能的,如今的沐风,根本就是要和整个苏家断绝一切的联系,不管任何,他不在承认自己是苏家的人,也不会再原谅苏家的任何一个人……

曲终,帷幕在不停歇的掌声下渐渐拉上,人们意犹未尽的还站在原地鼓掌,看着被拉上的红色帷幕不肯离去……

可是,当她和苏沐风合奏的时候,在那一刻,她之前所有的想法都瓦解了,她觉得她也有她的悲伤,那样的悲伤隐忍了许久,不能宣泄,却在苏沐风的带动下,不经意的泄露了出来……

“嗯!”夏以沫心里纠结的应了声,她觉得她贸然的打这个电话有些不妥,而且,他们不过见过一次,还不是很愉快。

龙天霖嘴角噙着笑,浅啜了口红酒,入嘴的香甜气息在味蕾蔓延,他目光不经意的落到了那滚动的大屏幕上,偶尔能看到夏以沫穿梭在赌徒中间的身影,不由得……他的目光变的幽深。

开始民众的焦躁和彷徨渐渐的被内容吸引,大家都开始好奇这个人最终想要说的什么……安全局的人陷入一片焦头烂额,整个距离充斥着手指敲打键盘的声音,每一下都透着紧张的焦躁。

“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很忙!”言下之意,不说话,就挂电话。

刑越轻倪了眼沙发上的东西后恭敬的说道:“包和手机都在,夏小姐应该在酒店里,我去找找!”

李逸见他如此,脸色变的着急的说道:“州长,你就光‘哦’?”

顾浩然微微抬起眼帘,眸底犀利的光芒被镜片掩盖了大部分……

想着的同时,龙尧宸已经不经思考的起了身,脚步往楼上走去,这样的举动,甚至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只是凭借着本能的反应。

“女人,生病了你自己都不知道吗?”龙尧宸沉冷的声音极为不快的传来。

说完,兰姨再也没有理会海月,转身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楼下的一切龙尧宸只是不知道,他只是为夏以沫不停的换着已经没有了凉意的冰袋,这次发烧,竟是比上次还要严重,如果烧不尽快的退下去,很容易引起肺部发炎,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苏浩脸色有些痛苦,在商场上,他恣意猖狂,有龙尧宸这样的一个人物在背后,可以说,他将自己的才能可以毫无忌惮的发挥到极致,因为此,外界知他的人哪个不对他攀附巴结,但是,这样高心性却在苏沐风的面前,卑微到尘埃里。

“嗯,刚刚送戒毒所了。”龙天霖并不打算隐瞒,“本来打算让小泡沫先看一眼的,但是,那会儿被哥问的问题阻碍了脑神经,忘了……”

乐乐感觉特圆满的开始享受着美食,上学有同学和老师,在家有龙爸爸和妈咪,他突然觉得好喜欢这样的生活,如果加上爹地和乔治,那就更好了……

突然,一道傲娇透着英气而干净的声音传来,不大不小,正好能让夏以沫和龙尧宸听见。

夏以沫下了楼,卧室里的声音已经远了,她到了楼下后,不免回头看了眼,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同样是宠溺,但是,阿风对乐乐是真的溺爱,而龙尧宸,却是引导性的教育,这大概……才是一个父亲会去做的吧?

夏以沫看了看那些被保安架走的人,微微叹息了声,突然觉得很讽刺。

夏以沫接过顾浩南递过来的钱,扯了嘴角笑着说道:“明天晚上给你带宵夜过来。”

时间到底能改变多少他不知道,但是,沫沫的一步步改变和努力他看的真切,也因为看的真切,他越发的心疼,越发的对这个女人迷恋!

夏以沫除了正式的场合,从来不叫苏沐风的英名,这次,她这样沉痛的喊出,眼睛里全然是失望。

苏沐风闭上了眼睛,一滴泪从眼缝中缓落,顺着脸颊滴落在了琴箱上……

小麦轻叹一声,方才缓缓说道:“以沫,心病需要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

说完,小混混冷哼了声,转身就往酒吧深处的一个过道走去……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仿佛说的就是一件儿极小的事情,可是,却引起了千层浪。记者们就和疯了一样的涌动着,他们不停的摁着快门的同时问出想要知道的答案。

乐乐虽然好奇,但是,也没有继续问。以前在国外的时候,爹地和妈咪就总是有秘密,从开始的追根问底,到最后变得也就没有那么好奇了。

开始,小泡沫回来,她不担心小宸不会弃械投降,她反而担心的是天霖会在小泡沫脆弱的时候趁虚而入!所以,她去确定了,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可如今……

“当然,”苏沐风说着话就转了身,继续往前面走去,“只要你能幸福,对于我来说,不管是谁,都是一样的……”

见苏浩和刑越出来,他眼睛一亮,就问道:“怎么样?”

“为什么不换个思路?”苏浩双臂环胸,若有所思。

“沫沫……我该对你放手吗?”龙尧宸薄唇轻启,淡淡的忧伤透着话语弥漫在空间,他该学着三叔那样的放手去祝福她吗?他又该学着二叔那样,默默的站在她的身后守护她,为她解决难题吗?

乐乐瞪大了眼睛:你认识我妈咪?

夏以沫乘着龙尧宸起身的片刻,双手就推向了他肩膀,一把将他推开,而直到此刻,她方才感觉到自己的手上粘稠的不像话……夏以沫本能的看向自己的掌心,满满的血迹完全不像是自己手指头上溢出的,她抬头看向龙尧宸,他的脸色淡漠的没有任何情绪,只是一双墨瞳噙着愤怒的看着她。

皇家警卫队的人在巡逻着,龙岛司尚阁大臣褚旼正在带领着司尚阁的人对婚礼现场最后的布置做着确认……虽然龙尧宸不隶属于龙岛国会,可是,他是龙家人,所以,既然在龙岛举办婚礼,也自然会由司尚阁来办理婚礼事项!

“莫忻然理论!”莫忻然撇嘴,“你还说我呢……你自己呢?整天跟在宸少后面也不见你自己操心自己的事情。”她故意转了话题,原本一见面她的问题,很快的被转移开。

夏以沫和莫忻然一起相携去了龙岛位于跃龙区季氏珠宝的总店,莫忻然是做设计的,对时尚有着独特的见解,她为夏以沫挑选了一只石榴红的天鹅水晶发卡,又定制了一双镶嵌石榴红水晶的七分高的鞋,方才满意的和夏以沫离开。

·

夏以沫随着苏沐风下了楼,但是,心却落在了那个还充斥着心动的气息的房间,她不知道龙尧宸会来这里,更加是她没有想到的是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好多天不见,她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一直以来都在自己骗自己,她爱着那个男人,爱的根本失去了尊严。

夏以沫静静的坐在那里,身体上的不适不停的提醒着她方才和龙尧宸的疯狂。有些事情,记忆仿佛就烙印在了神经上……那年,她在这个酒店爬上了龙尧宸的床,那年,龙尧宸在三爷的寿宴酒会里,在休息室内和她的抵死缠绵。

宋美娜站在酒店房间里窗户前看着外面闪烁的霓虹,掩在面具下的脸带着渐渐溢出的兴奋。

吞咽了下,苏沐风闭上了眼睛……缓缓拉动……琴弦发出犹如驴叫一般刺耳的声音。

平静的话透着某种深意在安静的公园悠悠回荡,夏以沫和苏沐风四目相对,一切仿佛变得静止,只有夜风吹动树叶,传来轻轻的“沙沙”声……

冷冽微微眯缝了视线,他看着眼前这个想要从脸上看透他心思几乎不可能的冷湛许久,方才冷哼一声,缓缓说道:“恐怕,他不屑和冷家不战而败的人同席。”说完,他冷冷的看了眼冷湛后,在莫忻然隐忍着痛楚的表情下转身离开。

“混蛋,坏蛋……王八蛋——”莫忻然半仰着脸朝着前方大吼,“你们这些臭男人,混蛋——呜呜……”

“放手……啊……放手……”夏以沫一直不停的挣扎着,就在两个人将她带到厂房外面的时候,她又猛力的挣脱着。也不知道是她用力真的很大,还是架着她的两个人没有注意,竟是真的让她给挣脱了。

“蹬蹬蹬”的脚步声急匆匆的回荡在走廊里,刑越转头看去,就见彭宇阳飞奔而来,他甚至来不及喘一口气,双手抓着龙尧宸的肩膀就吼道:“怎么会这样……啊?”

狠狠的一巴掌回荡在走廊内,夏以沫的脸被扇到了一边,她偏着头没有动,脸上火辣辣的滋味让她突然庆幸自己还有知觉。

龙天霖的眉皱的更紧,他抬起手在夏以沫眼前晃动了下,见她一点儿都没有反应,目光一沉,他没有再说话,只是身子微微倾身上前打横欲抱起夏以沫……

“嗯,疼!”呓语传来,夏以沫昏睡中喘着粗气儿,原本不安的眼帘轻轻颤动着,“疼,嗯,疼!龙尧宸……疼!”

“疼,嗯……”夏以沫昏迷中不安的想要躲避背后那灼热的钝痛,由于痛楚,她的脸整个皱到了一起。

就算昨天她的伤口撕裂,就算他在那样血腥的气氛下要了她,她都没有喊一声疼!

“这里没有店长的事情了,”莫忻然拉回视线落在天花板上,“你可以走了。”

冷冽淡漠的抱着莫忻然就往别墅走去……留下沈麟一个人站在车跟前看着他们的背影,一抹疑惑笼罩上了眸子。

夏以沫听着乐乐在那里添油加醋,说的天花乱坠的,嘴角开始不停的抽搐起来……苏沐风听着乐乐的话,忍不住的笑着,时不时还看看夏以沫,夏以沫只能回已尴尬的笑,然后就呲牙咧嘴的怒视着乐乐。

“是!”

一双可怜、疑惑和隐忍的眸光在他愤怒的那刻落在他背后,他明明看不见却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永远不会忘记乐乐当时的表情,那刻,他并不知道乐乐是仅仅从新闻上看到自己的身世还是龙尧宸已经告诉了他……

见乐乐睡着,夏以沫调暗了床头灯后轻手轻脚的出了卧室,关上门的那刻,她又情不自禁的环视了圈这个屋子,这个她曾经住了一个月的房间。

“嗯……睡了……”夏以沫应了声,就见龙尧宸手里也端着一杯牛奶抬步往另一边走去,她抿了下唇,就在龙尧宸欲推开书房门的时候,她才慌了的问道,“那个……”

夏以沫好像没有听到龙尧宸的话,她只是看着颜展翔,看着他……渐渐的她笑了起来,只是,这样的笑容带着太多的苦涩,甚至酸了鼻子红了眼眶,她眸底氤氲着一层薄薄的水雾,笑容也越发的灿烂起来……这样的笑,落入了龙尧宸和颜展翔的眼里,二人顿时觉得渗人。

龙尧宸鹰眸轻眯了下,墨瞳只是随着夏以沫的背影移动着,他看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哀戚,那刻,只有一种冲动,那就是想要将这里的人一个不留的全部扔到地狱去,而她那刻脸上悲戚的笑容,和挣脱他的手的决绝,更加让他这样的想法提升到了一个顶点。

为什么?

夏以沫眼帘轻动,一直隐忍着的泪水终于不堪重负的大颗大颗的犹如珍珠般的跌落,她看着龙天霖惊慌的样子,突然抱住了他。

就在刑越腹诽的时候,龙尧宸薄唇紧抿的拨出了夏以沫的电话,他的耐心从未有过如此差,而在电话里传来一直恼人的等待音的时候,他有股想要见到夏以沫后就掐死她的冲动。

“spark也太傲慢了……”曾月冷冷说道。

顾浩然却并不以为然,也不介意,只是,目光有些不经意的看着玻璃窗外那个被苏沐风拉着的夏以沫:“spark为人本就狂傲不羁,就和他的音乐透给人的感觉一样,不会被约束,他一向如此,他不想,谁的账都不会买!”

原以为,这么多年的分开,就算对她还有一份念想,却也能看到她平安就别无所求,原来,一次次的,他都是自己骗自己,其实……他的心里,一直有这那个小丫头,会叫他“阿浩哥”的小丫头。

“wing的那个弟弟?”苏沐风疑问。

“哥,怎么了?”龙天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感受到龙尧宸身上散发出的那股不快的阴戾,好奇的问道。

夏以沫出了绯夜的停车场,她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苏沐风的身影,这些天,她知道他都有偷偷的跟着她。

夏以沫回过神,不想理颜若晞,她转身就欲离开,可是,脚才跨了两步,给她找添堵的声音就传来了。

“你去换衣服,等下就好了。”

夏以沫在看到龙尧宸的时候,脸瞬间就白了,她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反正,就是感觉自己被抓现行了的感觉。

所有人,逛街的,导购,甚至慕子骞以及飞龙的高管都在看着三个年轻人,这里,除了自家人,剩下的人并不知道龙尧宸和龙家的关系,可是,却也有人认识龙尧宸的……

夏以沫刚刚对付米小兰的气势一点儿都没有了,在龙尧宸面前,她永远像只受惊的兔子,就算偶尔忘记了害怕,贪婪龙尧宸身上片刻的温柔,随之,也会带来更多的心里迫力。

龙天霖嘴角痞痞的勾了勾,耸了耸肩,说道:“宸少,何必这么认真?你这样……会吓坏小泡沫的……”

龙尧宸手握着方向盘渐渐用了力,“嘎嘎”的骨节错位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变的异诡谲,他一双鹰眸早已经凝上了厚厚的阴霾,轻倪了眼时间,他的心跟着那跳动的秒针而抽痛着。

夏宇撑着洗手间空窗期的空挡,打开推拉窗跃了出去,站在外面摊开手,“乐乐,来!”

“就算知道又怎么样?”夏宇嘴角抽搐了下,“我有乐乐在手上,难道还怕你们不成?”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