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第13章:厉兵粟马

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荷荨儿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9256

    连载(字)

89256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官方网址》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厉兵粟马

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荷荨儿 89256 2019-09-02

以前,她以为自己对蓝魅辰的爱已经深入骨髓,已经到了没有他不行的地步,但是这一刻,她却是真的不想嫁到他,似乎有着一种内心的排斥。

“王爷,那这边的事情,要如何处理?”隐看到站在一边的蓝岚与尚书大人,不由的低声问道。

没有想到,她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而且,这一次,明显的是针对她而来的。

“呵呵。”凤忆希双眸微转,似乎也感觉到了她的低落,或者应该说,凤忆希明白她对凤阑绝的感情,所以明白她此刻的心情,但是,却仍就装做什么都不知道般的轻笑道,“岚姐姐你都不知道,昨天晚上,皇兄与皇嫂的婚礼上发生了好多事,打扰了皇兄的洞房,会把皇兄气死,你都没见过皇兄那脸色,都快要吃人了。”

蓝城城主是凤阑绝的师傅,而蓝城城主的夫人又是母后的结拜姐妹,或者皇后结拜姐妹的关系对凤阑绝没有太多的影响。

“我倾其所有,只为桐城的百姓,而全凤月国的百姓,也都是尽最大的努力帮助着灾区的百姓,我们要与桐城的百姓共甘苦,我只想用最感人的行动让全桐城百姓知道,天灾,我们无法避及,但是,爱始终于心同在,我们全凤月国的百姓的心,都与桐城的百姓在一起。”

“你给本王住口,你若是再在这儿无理取闹,就不要怪本王不客气。”只是,凤阑绝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她声音的影响,突然怒声打断了她的话,声音也微微的提高了些许,揽着上官云端的手,似乎微微的紧了一下。

而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那个被她送去官府的怀有孩子的女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比记忆力?这是怎么个比法?”皇上微愣,望向她的眸子中多了几分疑惑,他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比法呢。

他那么的爱她,好不容易才将她娶回家,她若是为了一个比试,就轻言离开他的身边?

皇后的眉头微蹙,有些为难的说道,其中,此刻她的心中也是有些担心的,毕竟,她也知道上官云端以前痴傻的事情,只怕是什么书都没有看过。

“恩。”皇上微微的点头应着,只是眉头微蹙,脸上却又多了几分沉重,沉声道,“上次派去的,怎么到现还没有消息?也不知道到了没有?”

他屏气凝听,房间内除了那丫头的气息,并没有发觉其它气息的存在。

上官云端的话语微微的顿住,反而只是淡淡的轻笑,不过,那意思却也已经很明显,而她的一双眸子也微微的转向了丞相夫人,看到她的脸色已经明显的泛白,更多了几分紧张,或者是害怕。

“呵呵。”上官云端却是再次的轻笑出声,又眸微微扫过凤阑锐,然后转向那些大臣的夫人,轻声道,“本来是想请各位夫人好好的喝个茶,聊聊天,没有想到,竟然还被皇上怀疑这儿有人谋反,这般的进府来搜查,现在是什么心情都没有了,不如,我们就都散了吧。”

夜如梦本来听到上官云端的声音,就愣了一下,身子就有些微摇,再听到皇后的话,更是暗惊,虽然知道皇后会护着她,但是若是被其它的人发现了,就不好了。

而刚刚上官云端蹬向她椅子的那一脚,本来就很快,而当时夜如梦正在慌乱之中,也没有想那么多,所以并不知道,是夜如梦在其中搞了鬼。

“绝王刚刚不是说要让人鉴定吗?”夜无痕的眸子微微的眯了眯,隐下心中的懊恼与那异样的妒忌,沉声提醒道。

那些侍卫的速度倒是挺快的,很快便找来了几个管家装搭的人,这古代最重视的往往都是那些诗书学,所以精通算数的并不是太多,不过,身为管家,倒是应该懂的这些的。

但是,他知道,这些年来雨儿跟霜儿其实经常欺负她,特别是他不在府中的时候,所以如今看到雨儿这般尽心尽力的为云儿做嫁衣,他是真的很欣慰。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我知道,一个人的感情,是不可能会那么轻易的改变的,而且我也知道,四王爷现在也是真的爱你的,而且爱的很深,很深,昨天晚上,他从皇宫回来后,喝了一夜的酒。”秦思柔没有再望向上官云端,而是微微的转向一边,慢慢的说道,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心痛。

上官云端装做什么都不知道般,慢慢的跟在皇上的后面,进了王府。

“怎么了?”上官云端愣住,这个样子的叶寒实在是不对劲,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

双眸微转时,恰恰看到夜无痕与叶寒正向着这边走来。

站在一边的飞赢快速的向前查看,却发现那丫头身上已经铁青,唇角带血,竟然已经死了。

想到此处,身子猛然的僵滞,若真是那样,这个女不仅不傻,还精明的可怕。

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不想着去解决,而只是想着要如何的推卸责任。

“难不成,你以为这毒是朕给你们下的?”皇上此刻已经恨不得要杀人了,夜无志更加的激怒了他,他对着夜无志恶狠狠的吼道,一个不成气的东西。

事情既然发展到这个地步,她自然要拖一个垫背,既然不能拖住那个傻子,若是能够借此机会除去皇后,也算是解恨了。

“绝王放心,上官云端没事,刚刚说累了,回去睡觉了。”皇上听他如此说,那敢缓慢了,急急的回道,心中却是暗暗庆幸刚刚没为难上官云端,要不然,还不知道这位爷会做出什么事来呢。

在上官云端的记忆中,自从她的娘亲离开后,一直都是李妈在照顾她。

“李妈妈,都已经搬完了,你检查一下吧。”

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心中暗惊,原来她记忆深处的片刻是真的,娘亲也曾经那么跟她说过,只是,她并不知道还有另一根链子。

“时辰到了,快上轿吧,月儿,快扶小姐上轿。”老夫人连连的吩咐着,生怕错过了时辰。

“是。”月儿恭敬的应着,然后转向上官凌雨,一脸担心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王爷,天下第一神医叶公子来了。”恰恰在此时,一个侍卫在外面恭敬地说道。

上官凌雨微惊,正在思索着发生了什么事,恰恰在此时,一辆极为华丽,也极为宽敞的马车停在了轿子的一侧。

“是,没有指使。”几个人再次开口说道,只是,这次的声音却是明显的低了很多,少了几分底气。

“才刚刚被休了,竟然敢来参加绝王的选亲,她是想嫁人想疯了吗,只是,绝王是何等尊贵,何等优秀的人,她来参加选亲,简直是对绝王的侮辱呀。”还有更毒的。

上官云端此刻正一个人坐在一边的凉亭下,虽然她的声音不大,但是她却还是听到了。

“好,就这么办。”众女子纷纷的附和。

上官云端也随着上官凌雨的目光,微微的扫了那根树枝一眼,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而且她也没有什么损失。

向来冷静的他,向来沉默少言的他,此刻只怕比谁都冲动。

府中的那些女人,都是主动的贴上来的,当初夜无痕为了掩饰她的身份,才勉强的让她们进了王府的,但是她们进了王府后,夜无痕却并没有去过她们的房间。

进了皇宫后,他便直直地去了太上皇的寝宫,只是,到了太上皇的寝宫外时,却看到,他原先的那些侍卫,都已经被换下了,只是,不知道,现在的太上皇清醒来不没有?

而且,他有一点仍就不太明白,凤阑绝明明一直都十分的相信他,而且因为当年的事情,一直觉的愧疚他,凤阑绝怎么会突然的怀疑到他的身上。甚至突然来查他?

只是,在她的匕首剌下去的那一刻,却突然的用力的将凤阑锐的轮椅,推了出去,急声道,“锐儿,你快走,找机会再为母妃报仇,再夺回属于你的一切。”

但是,她虽然不太了解夜无痕,却也相信,他不会做出这般卑鄙的事情,他若是想要逼她,有的是办法,根本不必这么麻烦,更何况,若他只是为了逼她,刚刚她说漏嘴,他就不会那么一语带过。

“哼,你还有脸喊我?”老夫人看到二夫人,眸子中的怒火更是不受控制的升腾,“这么多年,我一直那么信任你,没有想你,你竟然做出那样的事情。”

李玉听到丞相的话,也连连的喊道。

既然如此,那她就好好的配合一下他吧,那怕被人发现她不傻了,不是还有他吗?

绝王放着主子这般优秀的女子不娶,却娶别人,真是让人无法理解。

女人绝美的脸上愈加的漫开几分轻笑,唇角微启,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个女人先前就被夜无痕休过一次,这一次,我会让绝更快的休了她,一个女人,若是被休了两次,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男人要呢?”

在那个女人的面前,他没有去解释,但是回到了王府,面对上官云端时,他还是想要解释,因为,他不想让她对他有任何的误会。

他今天若是放走了她,只怕很难再找到她了。

所以,非常时期,只能用点非常手段。不能怪他腹黑,只怪她太难找了。

刚刚还一身的冷冽,此刻却是装出委屈的样子,上官云端完全的愕然,这个男人变脸也太快了吧。

“那公子的意思呢?”上官云端略带试探的望向他,其实,她真的很好奇,他这么做是何目的。

“李公子确定这些画像上的女人,一个都不认识吗?”上官云端慢慢的收起了最后一幅画像,这次开始追问道。

第一,她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第二,她的健康也会受到影响,严重的只怕还会影响到生命。

而此刻,她也明白了,叶寒先前说她怀孕的话,是故意说给某些人听到,想明白了这一点,心中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至少,她不用再担心与凤阑绝之间产生什么误会了。

叶寒再吩咐了一些其它的事情后,便离开了皇宫,上官云端也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问他。

因为秦思柔没有名份,所以府中的人都喊她秦姑娘。

“等会丫头进来服侍时,你让她们在房间里停留片刻,然后分别吩咐她们一个去城东买点心一个去城西买胭脂。”上官云端红唇轻启,慢慢的吩咐着。

她知道,夜无痕是一个极为危险的男人。

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却是成功的误导了二夫人。谁能想到一个傻子会骗人?

有那么一瞬间,似乎都不自觉的想要臣服于她。

“那么你爱过吗?”上官云端再次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但是却并没有追究她的口出不敬。

她一直都在极力的忍着,现在,似乎已经忍到了极限了,特别是看到凤阑绝那揽在上官云端的腰上的手时,脸上更多了几分满是妒忌的怒火。

而她只感觉到此刻自己的胸口似乎有着一种什么要冲出来般,竟然有些控制不住了,快要发狂了。

原本,她还想要请博太医来给太上皇检查一下,但是却被太上皇拒绝了。

所以,他们肯定不知情,问了也是白问。

“云儿,不如先等一下,等大殿那边有了消息再说吧。”皇后生怕上官云端坚持,不由的再次劝道。

凤阑绝带着上官云端很快便到了泰和殿,此刻,泰和殿中,不仅仅是皇上,皇后,几位王爷,公主也都在,如今皇室中的人,只怕都全了。

凤阑绝与上官云端都不明白,那其它的人就更不明白了。

没有想到,刚到凤月国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看来,想要害她的人不好呀,也可以说是,凤阑绝的敌人不少。

“四皇弟要陪自己的王妃,也不是不可,只是,朕刚登位,这朝中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四皇弟的支持才行,不过,朕不是那种无情之人,不会让四皇弟太过劳累,会给四兄弟足够的时间去陪你的王妃的。”凤阑锐终于还是忍不住,慢慢地说道。

“听说西域的毒都十分的罕见,你可有见过?”凤阑绝微微思索了一下,然后沉声问道,一双眸子,也有些担心的望向叶寒。

接下来的几天,凤阑绝仍就带着上官云端到处游玩,甚至连隐跟素容都没有带了,只有他们两个人。

还是这般‘温柔’的威胁!

不过,除了意外,便没有其它的情绪,她不是外貌协会的,所以对于长相并不是十分的看重。

“好。”上官云端自然是连连答应,她知道,这已经是尚书大人最大的妥协,而十人对她而言,也足够了。心中对他也多了几分感激,没想到,这个人的用处倒是不小。

而凤阑绝唇角带笑,神色未变。

“看云录。”李玉的眉角得意的上扬,回答的声音中也更多了几分嚣张。

“王爷。”隐走到凤阑绝的面前时,低声喊道,声音中,似乎微微的带着几分歉意,“刚刚是属下的疏忽,竟然让人在王府中将这证人杀死了。”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凝重,再次沉声道,“只是刚刚属下一直就在密室的附近,而且是隐在暗处的,并没有发现有可疑的人。”

毕竟,对于一个高手而言,要在远处,将那待放的弓弩中的针射出,也并非难事。

那个被她捉来的丫头,很显然是她从床上把人家捉来的,还有些迷糊,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

“好,奴婢相信王妃。”那丫头似乎多了几分勇气,微微的点头应着,很显然是相信上官云端了。

只是,这选亲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再回去换衣服,怎么都来不及了。

汗,这宫女真够强大的,她完全可以将让她到梳妆台前,但是她却直接的将梳妆台转了个方向。

所以,她此刻可以完全的肯定,她绝对不是宫女,绝对不是。只怕是易了容的。

因为,凤阑绝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门外。

她的脸也是完全的扭曲,凄惨而恐怖,胸脯仍在微微的起伏着,只是那跳动的浮动似乎越来越弱了。

老夫人惊住,因她的话惊住,却更被她的气势惊住,她从来不知道这丫头竟然有这么强大的气势,怎么像是完全的换了一下人似的,就算她不傻了,也不可能变化这么大的。

“那我就谢谢王爷了。”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更多了几分感激,这声感谢也是最真诚的。

说话间,凤忆希一双眸子便望向南宫逸。

南宫逸听到凤月希的话,眉角似乎微微的挑了一下。

而南宫雄的眸子却是望向凤阑绝,脸上微微的隐过一丝了然的轻笑。

外面的丫头连连的答应着,去请南宫世家的两位小姐。

南宫雪也是心中暗喜,却尽量的掩饰着,不至于表现的太明显,这个时候,女孩子要矜持,才能更加的引起绝王的好感。

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件事,本来就是雨儿的错,这毁容已经算是轻的了,接下来,王爷只怕还不会就此罢手呢。

“给本王废了她。”夜无痕没有丝毫的留情,一字一字狠声的下令。

她一直以为夜无痕是无情之人,是永远都不会懂的爱情,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如此深情之人。

老夫人也是惊的全身轻颤,满脸的沉痛,却又带着几分怒火,突然的转向上官傲天,“傲儿,你好狠心,好糊涂呀,雨儿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呀,你为了上官云端那个野种,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顾。你,你?”

月儿的装扮技术可以说是一流的,原本就美的惊人的上官云端经过她那精细的装扮,当真是完美的无懈可击,但是上官云端却更钟情于浓妆艳抹,以前是不懂,现在却是刻意。

此刻王府书房中。

双眸一亮,突然想起了什么,夜无忧微微靠近夜无痕,一脸神秘地说道,“四哥,听说你昨天晚上捉了夜狐的人,那人怎么不见了,我想应该没有人能够从我伟大英明的四哥中的手中逃走吧?”

她透过轿帘,望向王府墙角的某一外,唇角更多了几分轻笑,有人看戏,她自然要把戏做足了。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安排那个侍卫?

这样的丫头,明显的就是欺软怕硬,口口声声一个傻子,傻子的,傻子也是她能喊的吗?

“慢着。”不过,凤阑绝却已经早她一步开口,“皇上不问事由,就要这么杀了那宫女吗?”

蓝岚的眸子再次望向上官云端,一脸歉意地说道,“王妃,真是对不起,刚刚打扰了王妃,现在没事了,王妃继续背吧。”

这个女人,抢走了她最爱的男人,抢走了那些原本应该属于她的爱,今天竟然还让她当众出丑。

上官云端再次铿锵有力地说道,一字一字都清晰而有力,她知道不可能一下子就改变了这些女人这么多年来养成的思想,但是最少她可以调动起,她们心中的那份不满,调动起她们心中的那份冲动与渴望,可以让她们有所追求。

“李兄这比喻还真是贴切呀。”另一个男人微微带笑的接过他的话。

上官云端这次微微的转向,掀开轿帘,慢慢的迈上花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