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第48章:宽打窄用

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荷荨儿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9256

    连载(字)

89256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官方网址》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宽打窄用

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荷荨儿 89256 2019-09-02

羡慕嫉妒凤家的不止一人,给凤家上眼药也不止这一人。对手握重兵的武将来说,这世间最狠毒的杀招不是诋毁你,践踏你,而是捧杀。

虽是造反,可总要有个名目,老子皇帝健在,侄子已是储君,赵王要寻个出兵的理由,还真不是容易的事,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理由在,赵王怎么可能放过。

“有了寻长生果的理由,我们晚一两个月回去也无防。”秦殿下费了那么多心思送礼,总得从老皇帝那里,要点好处不是?

留守的将士认识君亦安,看到她带人出现,心中暗道不好,悄悄的拿出信号弹,随时准备发出去。

如果最后,最后……千城真要挖他的心,那,那就……挖吧!反正他又死不了,可是……

顾千城淡笑一声,拒绝道:“老太爷,外放的官员至少三年一任,三叔要回来,最快也得一年后。”

秦殿下看了看自己即将悲剧的腿,没有吭声,只是默默地拍打着顾千城的背,看动作已经非常熟练,可见秦殿下之前没有少做。

至于保秦云楚的世子之位?

“我回来的第二天。”也就是流言传出来的前两天。

可见,顾老太爷多么有先见之名。

“我好现……坐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离约定的时间过了两个时辰,可秦寂言却没有出现!

“嗯。”秦寂言对这人颇为看重,态度也算和气,将卷宗交给对方手,秦寂言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让他拿另一份案宗。

顾千城反应比他们更快,不仅灵敏的避开了他们的攻击,反手还给了他们一击。

“把人带下去。”问不出有用的东西,季诺也就没有什么价值。

顾千城没有监听老太爷和顾夫人的谈话,可从顾夫人的反应,顾千城能猜到老太爷要做什么,不由得叹了口气。

秦寂言走了,老皇帝依旧沉浸在这句话中。

国书在五天后送到北齐皇太后上,皇太后当即皱眉,“五天后?按日期算不正好就是今天吗?秦王这是什么意思?欺我北齐无人,拦不住他吗?”

顾千城上前,捡起木板一看,“画板?”顾千城虽然不懂欣赏书画,可耳濡目染下多少也能看出一点。

暗卫拖出放在角落里的画卷,将其打开。

“封首辅,你可要帮帮我,我族中子弟与荣王世子勾结一事,我真的半点都不知,我要知道了,就算不直接打死他,也要绑着他来见皇上请罪。”

长生门!

秦寂言听着这群人没意义的叫嚷,不耐烦的道:“够了。太上皇受了惊,朕要回宫探望太上皇,封大夫人,这里交给你了。”

“皇爷爷,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只是你以前看不到罢了。”秦寂言再次将汤勺递到太上皇嘴边,“皇爷爷,你放心,汤里没毒,我再狠心也不会对我的亲人下手。不管是赵王叔还是周王叔,甚至是云楚,我都不会要他们的命。”死只多痛苦一下,而活着才能痛苦一辈子。

死的那个人,是他的亲生父亲呀!

三天期限一至,言倾和御林军统领同时进宫领罚。要不是这两人上任不到半年,皇上肯定要撤了他们的职。

御林军统领一听就知诈不到言倾,干笑一声。言倾不愿与他多谈,双手抱拳告辞离去。

“等着吧。”只要能进城就好,顾千城要求不高。

秦寂言无示封大人的请求,斩钉截铁的道:“这个谥号,是朕定的。”所以,任何人不得更改。

这些人不是来找他们麻烦,而是来救他们的?

封似锦苦笑,“是圣上心胸宽阔。”他在落这一子时,也犹豫了许久,毕竟现在的秦寂言是皇上,不是他之前交往的秦王。

顾二叔直接说没银子,甚至还怪顾老太爷,没把私房留给他这个亲儿子,而是给了顾千城这个败家的。

“好好休息,我去给你找吃的。”路上来时,秦寂言随手摘了几枚野果,先给顾千城当零食吃。

他以前没有上要发过做皇帝,但他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那他就会尽力做就好。就算成不了青史留名圣君,也要尽一个皇帝该尽的责任,让百官拥戴,不让百姓失望。

山匪人数众多,而他们只有六人,一时有些吃力。

只是幕后主使者逃至北齐,一时半刻审理不了。不过,官府也说了,朝廷正在与北齐沟通,会尽快将犯人吴六郎押解回大秦。

“请主子放心,只要姑娘还在城内,属下一定会找到姑娘。”暗一单膝跪下,郑重领命。

他知道皇上武功高强,可现在皇上孤身闯入军中,他们十几万人,还拿不下他?

“唔……放。”跛脚男人渐渐无力挣扎,舌头不断地往外吐。

既然在官员中找不到探子,就只能扩大范围了。好在药王谷主开的药方,所需要的药材并不是什么难得的东西,凭大秦的家底,别说让京城上下的人都喝一碗,就是再给五个城池的百姓喝,他们也能拿得出药来。

“皇太孙殿下说得是,赵……狗贼,你不配为大秦人。”言倾又补一句。

“不必再多说。”事情都已经做了,赵王不觉得有再多说必要,“时辰不早了,趁朝廷兵马撤退,我们赶去下一个城。”

把一巴掌给个甜枣也不是这样的,老管家这种做法,真叫人恶心。

“你呀……就不能等等本王吗?急急忙忙去西北,你真要去,本王还能拦着你不成。”秦寂言听到顾千城的话,心疼到不行,哪里有还有不满。

“天下苍生重要,朕的祖父在朕心中同样重要。若是朕连教养自己的祖父都不顾,又如何顾得了天下苍生?”

顾千城知道,这不是长久之际,她最近虽然天天锻炼,可这个身体还是太弱,她现在已经在喘气了,再打下去她只有吃亏的份。

天太黑,她真心没有注意到,风遥身侧有一个斜坡,不过现在人都滚了下去,想要她下去把人拉上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时,顾千城就醒了,麻利的下树,发现底下四俱尸体没有被动过的痕迹,顾千城很淡定地绕过,然后顺着昨天的痕迹往回走……

“闪瞎了我的眼。”焦向笛惊得后退数步。他虽是文人,可也知受了惊的马,有多难安抚,顾千城露的这一手,真正是把他震住了。

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她身体受伤不说,为了安抚这匹马,她的精神力严肃透支,她已经无力把这匹马解救出来,只能找人帮忙。

当然,这话秦寂言并不会说,他只是安抚道:“这件事你不必往心里去,本王会厚葬他们,也会善待他们的家人。”

顾千城没有浪费力气,只是她不赞同秦寂言的做法,“殿下,这是江南,是被景炎掌控的江南。”

看着子羊三人喝掉含了忠心蛊的水,老管家满意的离去,“明天,你们就自由了。”明天就可以确定,这三人身上是不是真有忠心蛊。

“可我们刚刚吃的那什么忠心蛊怎么办?”忠于长生门不过是一句话,子期和子诺不在乎,他们在乎的是体内的忠心蛊。

她知道,秦寂言一定会答应她,只要他不想他儿子死。

倪月有心计、有手段,作为帝王他欣赏这样的人,但当倪月拿他儿子的命,来玩心机玩手段,他就不可能欣赏。

“他……在京城不是很好吗?”顾千城想到平西郡王妃来提亲的事,心中紧紧一痛。

和五皇子一共事,景炎就明白这人靠不住。而这个时候,他也终于明白秦王为什么会让他留在京中帮五皇子了。

此时,顾家正处在风雨飘摇中,老太爷知道顾千城回来,怎么可能不派人去接她?怎么可能不在顾千城面前刷好感?

可就算知晓是什么原因又能怎样?

“父……”大老爷想要辩解,却被二老爷悄悄拉住,大老爷一脸不忿,却只能忍着。

将领不仅爽快调兵,还贴心问道:“大人,一千兵马够吗?”

猪头六一脸惨白,用力呸了一口,骂道:“老子要知道怎么办就好了。我们昨晚放火烧船,差点把皇帝老儿烧死了,皇帝老儿肯定不会放过我们,老四、老三,你们两个把寨子里的女人和孩子带走。其他人……跟我出去,跟他们拼了。”

秦寂言暂住在城外,今日又是由摄政王亲自接了进来,身边并没有带多到人。宴会到一半,他愤然离席,北齐肯定不会安排人送他。这种情况下,秦寂言要在京城遇到“宵小”,出一点意外,再正常不过,就是放到大秦也说得过去。

“猫抓老鼠,游戏才刚开始。”秦寂言与顾千城在不远处的屋檐上落脚,见回宫禀报的探子已死,又继续追踪其他人。

和顾千城说承欢的事,想必她不会觉得为难。

影子随风乱晃,耳边时不时和婴孩啼哭一样的风声,让这地方凭白添了几分恐怖。

顾千城只当没有停听,将随时携带的小蜡烛一一点燃,把这一片小小的天地照亮后,顾千城开始检验……

“本宫在他们这个年龄,做得比他们都好。”他从五岁开始,就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了,千城怎么就不夸他厉害了。

要不是还需要呼延千霆在前面开路,护送他一路到北齐皇庭,秦寂言根本不会管他的死活。

话还没有说完,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准!”秦寂言十分大方。他不是暴君,他会给这些人自辩的机会。

顾千城说,便后退两步站好,顾夫人面露愠色,手上的帕子再次扭成团:“千城,你这是威胁我?”

“孙妈妈。”顾千城知道,这孙妈妈是她的奶妈妈,当年她娘留给她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还跟在她身边的人。

要不是看顾千城顺眼,他才懒得教训……

老爷子耐心差归差,但不是不讲理的人,也不是非要别人,按他的想法行事的人,老太爷虽然嗓门大,可一直都是摆事实讲道理,半点不为勉强人。

老爷子连自己亲生孙子的人生都不干涉,又怎么会干涉顾千城的人生。

“不是迎接大人物,这些大官怎么会走到城门口来了,虽然人不多,可看他们的官服,全是一二品的大员呀。身后跟的那几个,也是三品和四品的大官,他们不可能来城门口瞎逛。”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站到皇上那个阵营。可皇上的阵营人才济济,有封首辅在,他们就没有出头的可能,有封似锦在,他们的孩子、子侄也没有出头的可能。

君亦安从顾千城这里,没有得到有用的法子,回头就进宫找了老皇帝,这姑娘也算是聪明了,皇上所开出来赔偿清单她全部应下了,只是不信地哭穷,说药王谷没有那么多银子,希望老皇帝能减少一点。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赵王给秦殿下留下的麻烦一点也不少,秦王几乎是要重新将这座城的次序建立起来。

“今晚好好休息,明日带三万人马出城。”秦殿下比言倾更了解军中的粮草的数量。

“耍赖。”顾千城笑了一声,扬起手中的毛巾道:“蹲下来,你太高了。”

不怪景炎骂人,实在是他心里不平。

咬咬牙,子车拖着身子越发的沉重的老管家,不断的往前游。无疑,这个过程是痛苦的,子车几次都觉得自己动不了,胳膊酸痛的不像是自己,心肺也因水压,而痛得挤成一团,可是……

可是,秦寂言今天实在太反常了,反常到让顾千城想要不过问都不行。

“景炎……还真是厉害。”被景炎这么一坑,大秦好几年粮食都不够,秦寂言得年年为粮食短缺的事头痛,这样的情况下,秦寂言哪里还有功夫找景炎的麻烦。

“粮……”顾千城刚开品,勺子就到嘴边,只得停下来,张嘴吃东西先。吃完一口,准备继续说,又一勺喂了进来,进度掌握的刚刚好,完全不让顾千城的嘴巴停下来。

承欢的嘴唇还在哆嗦,可他对顾二爷说得却是:“不疼的。”

大管家再次摇头:“大小姐,您回来时,小的们刚刚把大少爷抬进来,老太爷什么都不知道。”

“是。”随身侍卫得了命令,便乘着小船去与长生门的人交涉。

圣后为了给秦寂言一个下马威,并没有安排什么马车,而是让人带着秦寂言一路走过来。

“不知活火山在哪?”秦寂言又问,这一次圣后却没有爽快回答,而且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寂言……景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赶到?

“我只怕……会寒了一些人的心。”要让那些忠心不二的官员知道,这次宫变是皇上一手主导的戏码,恐怕会心寒,认为皇上在耍着他们玩。

“殿下,死者是西胡走商,名叫木森,今年37岁,常年在大秦与西胡来回,每次来都入住祥云客栈。”

和前面十二宗案子一样,只是秦寂言并不满意:“是意外还是谋杀?”

“嗯……”毕竟是皇上亲自指的人,秦寂言倒没有太为难,可也不肯放过对方,问道:“说说你们的推断。”

这种人自以为自己与众不同,自以为自己的反抗,能赢得贵人的高看,让为他们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殊不知……

在关键的时候倒戈一击,给西胡致命的打击!

“是呀,而且我的身份不宜暴光。”要让人知道,秦殿下上战场还带一个女人,她妥妥的是红颜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