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命定虐情君可知 > 第11章:冥疾

第11章:冥疾

命定虐情君可知 | 作者:王海妖| 更新时间:2019-09-02

“是不是你做的,你自己心中最清楚,我一旦查清了,不管是谁,我都绝不留情。”上官傲天望向二夫人时,没有丝毫的情意,有的只是冷冽与狠绝,他一定要为鸾儿报仇。

那个侍卫恍然,明白了上官云端的心思,遂配合着上官云端说道,“好,属下这就去安排房间,这位小姐,请跟我进来吧。”

凤忆希没有再说话,只是脸上却没有半点的退缩与害怕,一副豁出去的表情,让皇上眸子中的怒火更加的升腾。

“二皇子他们还有什么计划?”凤阑绝的脸色微沉,低声问道,她一定是知道二皇子其它的什么机会,要不然,她不会这般的冒然行事。

“这件事,只有太上皇出面,才是最合适的,若是由你出面,只怕会被二皇子倒打一耙。到时候诬陷与你。”其实,她早就已经想好了,若是将此事告诉了凤阑绝,他肯定会出面,若是那样,事情就更麻烦了。

“我知道,但是为了桐城的百姓,也为了你,我必须这么做,我不能让那些银子被他们那么运了出去,我也不想,你再为了去救百姓,而看皇上的脸色,被皇上为难。”上官云端的眸子直直地望向他,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

这一切,不是她的错,所以,他不能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正在她暗暗思索时,便感觉到凤阑绝的唇微微的靠近她的耳边,再次低声说道,“云端,这个孩子,你若是想留下,我会。”

凤阑绝仍就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他的手仍就揽在上官云端的腰上,仍就没有丝毫的反应。

“援助,援助,国库中现在根本就没有多少银子,拿什么去援助?”皇上横了丞相一眼,声音中多了几分冷意。

“这个,臣已经让人去查了,不过,还没有消息。”丞相微愣了一下,连连的回道。

“对了,公主要这砚台做什么呀?公主是想要写字,还是想要画画呀。”

“我知道了,你肯定就是我的皇嫂了。”

众人纷纷的愣住,夜无痕在这个时候来,是什么意思?

“柔儿,这次或者。”夜无痕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不忍,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沉痛。

其实上官云端之所以此刻来南宫雪这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这个朝代的新娘,竟然不用喜帕,上官云端一下轿,人群中,便传来窃笑声,这新娘装化的太过恐怖了。

上官云端那双满是茫然,略带迟钝的眸子极力的圆睁,一脸着急的喊道,“王爷,这样不行呀,辈份乱了呢,从妻子直接升为……”

所以,夜狐出现了……

而总有一天,他会遇到一个再次让他动心的女孩,他是一个好男人,值得拥有更多的幸福。

“会的,一定会的。”上官云端却是十分肯定地说道,他是一个好男人,一定有一个好女孩在某个地方等着他。

叶寒找到秦思柔时,秦思柔正在收拾行礼。

“你不要再问了,总之我跟你是不可能的。”秦思柔用力想挣开他。

那时候,很甜蜜,很幸福,那怕那只是个梦,但是这一刻,她的心中,却只有痛,或者,在这之前,她一直都有着这样的梦,特别是在两年前,但是,那美好的梦,却在两年前,让他毁了,这两年来,她每次都是哭着醒来的。

而她竟然在别人说那茶里面有毒时,仍就去喝了,可见,她真的是傻到家了。

“哼,谁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或者你就是故意这么做的,给本宫与王爷下毒,到时候,还让皇上误会是本宫自己的泡的茶。”李贵妃很显然早就想到她会这么说,这现成的话,已经等在这儿了。

凤阑绝不敢有丝毫的停留,快速的到了上官云端住的房间,只是刚踏进院子,便听到房间里传来轻呼声。

不,她死了以后,肯定会被发现吧,毕竟尸体会变臭的。只是那时候,她不敢想了。

“李妈,小姐可是嫁给绝王,以后就是绝王妃了,可是去享福去了,李妈应该高兴才对。”另一个丫头看到李妈略带伤感的样子,不由的低声劝道。

“老夫人,奴婢有重要的事情跟将军说。”李妈虽然有些害怕老夫人,但是却没有退下去,而是鼓起勇气说道。

“将军,这是夫人去世之前留下的。”李妈快速的拿出那根链子,递到上官傲天的面前。

“是。”月儿恭敬的应着,然后转向上官凌雨,一脸担心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真的能吗?

“大家觉的,这种情况下,谁的嫌疑最大?”二皇子的眸子微微的扫过众人,故意慢慢的说道。

“奶奶放心,雨儿记住了。”上官凌雨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得意的冷笑,只要有老夫人这句话,她做什么都不怕了。

“你有什么办法吗?”其它的女人纷纷一脸期待的望向她。

只是,出了房间,看到他那略略僵滞的背影,一时间,她却并不知道要说什么,她知道,这个时候,的确没有一个合适的词来安慰他。

“你不会明白的。”秦思柔转向他,看到他脸上的怒火,微愣了一下,随即喃喃地低语。

凤阑绝听到他的话,脸色也微微的一沉,神情间隐过一丝愧疚,当年,的确是他不小心,遭成了凤阑锐的受伤。

“啊。”

“知道你要成亲时,我真的很痛苦,但是,我还是决定守在你的身边,保护着你,只是没有想到,上官傲天对你。”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住,望向上官云端时,微微的有些担心,似乎害怕她会生气。

“你还敢要我相信你,难不成我被你骗了这么多年,还没被骗够吗,我是瞎了眼,才会相信你,哼。”老夫人微微的冷哼,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怒声道,“没有想到,霜儿跟雨儿,才是你跟别的男人生的野种,而鸾儿才是被冤枉的,当年,我不应该相信了你,害死了鸾儿。”

亲孙女对她没有丝毫的亲情,反而把她当仇人一般,如今就连儿子也是对她极为的仇恨,毕竟,是她害死了鸾儿。

“老爷,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是他乱说的。你要相信我。”二夫人急急的走到上官傲天的面前,一脸的恳求。

二夫人杀了那个男人,便也是将自己逼上了绝路,把唯一一个真心对她的人亲手杀死了。丞相看到李玉的反应,微惊,也快速的向前,待到看清那画像上的人时,脸色也是微微的有些惨白,神色间也多了几分慌乱。

丞相大人望向上官云端中,那微眯的眸子中射出狠不得将她立刻碎尸万段的阴戾。

而知道这件事情的,便只有玉儿身边的几个人,那几个人是断然不敢出卖玉儿的,他所说的人证到底是什么人?

丞相这次肯定要遭殃了,谁让他偏偏惹了不该惹的人呢。

凤阑绝却没有给他半点回旋的余地,一口回绝了他的求和。

而李玉也快速的跑上前,等到终于看清了那画像时,身子猛然的僵滞,一张脸,也慢慢的阴沉,变黑……此刻房间里有好几个宫女,她也无法保证这些宫女都靠的住,若是叶寒一旦说漏了,传到那个的耳中,她的计划只怕就被破坏了。

她心中暗暗怀疑,造成她现在假怀孕的原因,多半就是有人她的饮食中下了药,所以,她不能不防。

那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下面的房间,平静下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专注。

毕竟,上官云端的傻可是众所皆知的,进了王府,她更不能让人看出丝毫的破绽。

她此刻的示弱会让她们掉以轻心,更在一定的程度上满足了她们的虚荣心,那么,此刻的她,在她的眼中,就成了一只,笨笨傻傻的毫无危害的小白兔。

月儿彻底的惊呆了,愣愣的望着眼前不可思议的情形,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上官云端暗暗惊疑间,便感觉到一道冷光直直的射向了她。“是谁,要赶本王妃回去?”只是,恰恰在此时,花轿的帘子突然掀开,上官云端慢慢的走了出来,一双眸子微微的扫过全场的百姓,那气势,那魄力,丝毫都不输给凤阑绝。

百姓原本都被她刚刚的气势震住,都有些害怕,只是听到此刻她这略带商量,而且又亲和的语气中,心中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而且也都是本能的从心底里,对她多了几分好感。

一双眸子微微的转向上官云端,看到她仍就是一脸的平淡,却是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自信,而刚刚的那种气势也更加的明显。

凤阑绝微愣了一下,却随即反应了过来,双眸微转,望向那不断的自愿的涌上来的百姓,唇角微微的多了一丝轻笑。

只是,蓝岚听到凤忆希的话,再看到凤阑绝的表情,脸色却是更加的难看了几分,大约也知道凤阑绝猜到了她的心思,不由的暗暗懊恼。

他发觉自己从她的身上,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你可知道宫中发生了什么事?”凤忆希见这宫女挺机灵的,不由的急声问道。

然后便快速的转身,走了出去,出了皇后的寝宫,便直直地向着太上皇的寝宫走去。

而且,他现在的表情,明显的不仅仅是高兴那么简单的,而且似乎不是为了他,而是完全的针对云端的。

想到那种可能,她的心中竟然有着一种莫名的害怕与心疼。

话一说完,没有再理会任何人,便揽着上官云端向着王府走去,众人纷纷的愣住,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呀,玩的有些累了,连丞相大人都不见?

好在叶寒处事谨慎,严谨。

还是这般‘温柔’的威胁!

上官云端的唇角扯出一丝略带嘲讽的冷笑,这两人似乎高兴的太早了一点,她可是从来不打把握的仗。

夜无痕的眸子冷冷的扫过李玉,冰冷中似乎快速的隐过一丝狠绝,但是却又快速的隐了下去,然后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是。”尚书大人连连的应着,等到夜无痕落了座后,才重新坐了回去。

“五天前的同一时间内呢?”上官云端又笑了笑,继续问道。

夜狐的聪明,他是见识过的,她此刻的问话,到底是何用意?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过,不得不说,那个人还真的计划的万无一失呀。

他们说话间,素容已经找来了一个丫头,那身高,胖瘦都跟刚刚死了的那丫头差不多。

“王妃,奴婢要做什么?”那丫头毕竟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仍就有些担心地问道。

“这还能怎么办呀,只能不参加了,总不能衣衫不整的参加绝王的选亲吧。”一人女子附和着上官凌雨的话说道。

那宫女快速的倒了杯茶,递到了她的面前,上官云端也顾不得其它了,快速的拿过,喝了一口,才将那点心咽了下去。

但是却随即暗暗摇头,绝对不可能是夜无痕,夜无痕前几天还说要收回休书,怎么可能会让她来参加绝王的选亲。

“其实今天参加选亲的那么多,不差我一个,不是吗?”上官云端略带试探的望向她,她真的很好奇,那人到底是何用意?

望向她身上那独一无二的衣衫时,微迷的眸子中,快速的隐过一丝惊愕,似乎还带着几分紧张。

因为,凤阑绝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门外。

“爹爹。”上官凌雨的眸子微微的转向上官傲天,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欣喜,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喃喃的喊道,特别是在望向上官傲天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时,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笑意。

“好了,本王知道,这是本王成亲,本王都不急,你急什么。”凤阑绝再次的打断了她的话,望向她的眸子中,似乎带着几分警告。

“你放心吧,本王一定会帮你找到他们的。”夜无痕没有等她再开口,便一脸坚定的答应了。

只是,凤阑绝唇角的笑却是慢慢的隐去,双眸下意识般的微微眯起,眸子深处已不再是平时雷打不动的平静,而是酝酿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复杂情绪,似冷却又似乎隐着几分膨胀的沸腾,似怒,却又似乎带着几分奔腾的激流。

爹爹怎么会在这儿?(刚刚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有些事情,凤阑绝还没有来的及跟她说清楚。)

那么刚刚的那一幕很显然爹爹已经诀诀看到了,看爹爹那痛苦的表情就知道了。

众人听到她的惊呼声,也都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看到上官傲天时,都微微的愣住,一时间,没有人再说话。

他们痛恨上官凌雨的残忍,都想要处置上官凌雨,但是却不能不顾及上官傲天。

“她的脸是本王毁的,你们想要如何的处置本王?”只是,不等上官傲天开口,夜无痕突然冷声说道,一双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嗜血的冷意。

“什么?她竟然懂武功?”果然,夜无痕听到凤阑绝的话时,不由的低声惊呼,看来,他倒还真是低估了这个女人,要早知道她会武功,他岂能不废了她。

她以前是见过的,上次一个队长背叛投敌,被抓回来后,就是被废了武功,原本生龙活虎的一个人,就就成了一个废人。

废了雨儿,或者会让雨儿恢复正常,既然雨儿说以前,他不够爱她,那他以后就补给她,也算是对她的补偿吧。

上官云端透过轿帘看到外面的情形,唇角不断的上扬,意料之中,却仍就有些意外,夜无痕竟然直接的来了个闭门不见,不待见她,那是意料之中的事,可是,今天这迎亲的可都是皇上按排的,直接的将皇上的人都关在门外,摆明了是不给皇上留半点余地。

“吃饭。”上官云端微微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这丫头一天到晚就想将她往夜无痕怀里送。

不用说,蓝岚刚刚肯定是故意的,要不然,事情怎么会那么巧,而且,就算她听的再专注,也不可能没看到那宫女正在倒茶,这肯定是她的阴谋,就是怕皇嫂超过她了。

“自己满意的婚姻要紧守,而仍值的维持的婚姻更要维持,只是,那种注定悲惨一生,无药可救的婚姻,有哪个女人愿意死守着一辈子?你,愿意吗?”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再次慢慢的分析着,这个女人很显然是断章取义。

“但是,你可是被休了的人,配个一般的男人倒也算了,竟然还想嫁给绝王,你怎么配的上绝王?”那个女人仍就不死心地说道,这次的话中更多了几分犀利。

“当。”房间内突然传来一声猛然的响声,随着那声响,更散开连连的颤音,很显然里面的人,正将自己的火气发泄在琴上。

“以后若是碰到了美男子,就可以厚着脸皮去追。”上官云端的眉角微微的一挑,故意说道,她现在就是想要让他完全的放松。

“本王不是那个意思,本王只是担心……”凤阑绝看到她神情间的微怒,不由的急急的解释道。

这样的话,整个天下,只怕也只有她说的出口。

只是,上官云端的心中却还是多了几分防备。

但是,她记得流萧说过,有些毒,连他都分辨不出来,所以,没有发现异样,并不代表着就真的没有毒。

“你现在连自己都顾不过来了,还有心思管别人,你还是多想想你自己吧。”上官凌雨冷笑,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眸子深处是毫不掩饰的狠绝。

“所以,那天你故意让我试嫁衣,就是为了让凤阑绝可以看到嫁衣的样子。”上官云端现在终于明白了她那天的意图,她与凤阑绝都以为,她会在那嫁衣上做手脚,后来,凤阑绝还特意的让叶寒检查了这件嫁衣,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才放心让她穿的。

而刚刚去传话的那个太监这才急急的走向前来,小心地说道,“王爷,皇上与皇后此刻都在泰和殿。”

“太上皇病重,所以皇上与皇后都守在泰和殿。”那个太监小声的解释着。

而此刻,太上皇竟然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子做出这样的举动,怎么能不让众人惊愕。

太上皇的唇仍就轻颤着,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般,想要再次的开口,只是,唇动了几下,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那些人,微微的惊住,似乎都微微的缩了一下身子,很显然还是害怕他的。

“她根本就没有理由杀太上皇,而且,谁会傻到当着这众人的面,杀了太上皇?”皇后的脸色微沉,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冷意,沉声反驳道。

“大胆妖女,这儿岂有你说话的份,而且皇上的命令,岂由的你来打断,真是反了你了。”李贵妃回过神后,再次狠声说道。这次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狠绝。

“呜。”上官云端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这么做,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因为那突然的疼痛,本能的张开了唇,他的舌便快速的趁虚而入,深入,不断的加深着这个吻。

而且刚刚还那样吻了他,难道他眼睛近视,看不到她脸上的雀斑?只是离的那么近,还看不到,只怕就不是近视的问题了吧?

他此刻的声音极为的轻柔,而且还带着几分明显的轻笑。

上官云端很识相的没有开口,还微微的垂下了眸子。想着让他说几句,发完了火,应该说没事了。

“若是被人发现了,那不是雪凝,你现在还有命吗?”此刻,他的声音中仍就是那无法控制的怒火,但是却更带着几分后怕,一想到那种可能,他就忍不住的轻颤。

“你看我这个样子,他怎么可能会对我怎么样呀?”上官云端抬眸,直直地望向他,这般近距离的与他对视,他总应该可以看清她的样子了吗?心中似乎突然的多了几分紧张,望向他的眸子眨都不眨一下,仔细的看着他的表情。

“其实他当时看到我的样子几乎吓个半死,恶心的要死,根本就不可能会做什么的。”上官云端微微的呼了一口气,再次说道,刻意的强调着她此刻的样子,怎么着,这个男人,总应该有点反应吧。

“恩?”上官云端微愣,明白过他的意思后,略带自嘲般的笑道,“好像不止一点。”

而且皇后不是说已经通知了凤月国,迎亲的队伍,应该很快就会来了。所以嫁就嫁吧。

毕竟再怎么样,他都不可能会去抢别人的妻子。

突然想起了,她来的时候,生怕到了这皇宫中,有人会暗害她,所以便想将流萧给她的一些特别的药带在身上,因为没地方藏,所以便拿了一个以前做的香囊,将那香囊开了个口,将药塞进了香囊里面。

“母后,是什么游戏呀?”夜如梦一听,便明白母后是想出办法整那个女人了,双眸一亮,一脸兴奋地说道。

皇上脸色微沉,却是快速为夜如梦打着圆场。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大家就随意吧,反正只是游戏,大家尽兴就好。”皇上见上官云端自己都同意了,双眸微闪,连连说道。他刻意的强调着,这只是游戏,只是却有着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不。

皇后的衣服还没有修改后,所以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再继续取笑她,只是认真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王妃的命令,他自然要遵从,只是这么大的事情,他最好还是等会去请示一下王爷。

百姓正处在水深火热中,正是受苦受难,可等不得。

“怎么?你的意思是信不过本王妃,要违背本王的意思?”上官云端的双眸微眯,故意一脸阴冷的望向他。

“礼成,送入洞房。”

然后才从窗口悄悄的溜了出去。

凤阑绝微微的摇了摇手中的杯子,望向纷纷醉倒的众人,唇角扯出几分轻笑。

以前,每次都是她们两人来她的房间里拿东西,但是若是被爹爹发现了,最后倒霉的却只有上官凌霜,每次上官凌雨都安然无事,并不是上官凌雨没有拿,而只是她做的更为的巧妙。

“我不仅不把这些东西还给你,我还要把你这些东西也毁了。”

到时候,就算爹爹知道了,也不能怎么样了,爹爹总不能去找奶奶理论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二夫人毕竟在这将军府中混了这么多年了,做事自然有些分寸,也更谨慎一些,看到上官云端此刻的反应,便不敢冒然的行事,遂问向一边的上官凌雨。

但是奶奶就不同了,奶奶可是向着她们的。

这样的上官云端让她有些害怕,有些退缩,心中暗暗思索着,这次去老夫人那儿,她能不能占到便宜,看到上官云端那么的主动,似乎是早就胸有成竹了,到时候会不会……

只有上官凌霜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异样,仍就不断的痛吟着,只想着快点处置上官云端报仇。

上官云端冷笑,哼,她不让她进去,她还懒的进去呢,现在可不是她不配合,而是她不让进。

上官云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便直接的转向,向外走去。

老夫人被她的这番话堵的哑口无言,脸色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中,怒火不断的升腾,胸膛也因着太过生气而不断的起伏,“你,你……”

而楼上,凤忆希的双眸极力的圆睁,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的,暗暗的咽了口口水,惊呼道,“这,这也太强悍了吧。”

天呢,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强悍的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蓝岚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也终于明白了她们的心思,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怒意,平时,一个个的都跟她那般的亲热,现在,竟然这么的对她?

其实,凤阑绝也不太希望她来,或者是因为下意识里,他不想这件事跟她有关。

而千亿媚却仍就直直地坐在那儿,仍就没有任何的反应,若不是那露在外面的眼珠子微微的转动一下,上官云端真的会以为,她已经彻底的石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