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命定虐情君可知 > 第8章:怒杀

第8章:怒杀

命定虐情君可知 | 作者:王海妖| 更新时间:2019-09-02

因而,所有的武器,都需以轻便为主。

有前途吗?

一大早,邓健便在外头,大叫道:“老爷,老爷……”

朱厚照:“……”

弘治皇帝的脸,微微一沉。

对他而言,眼前的这个皇帝,不过是瓮中之鳖,和自己相比,一根手指头都及不上。

“就只有这些气力吗?”

而留在天坛附近的各部首领们,都沉默了。

这个传说之中,有一个叫做至尊大可汗的男人,他身长八尺,眼大如牛,黝黑黝黑的,一拳,可以打死十头牛,祁连山顶的冰川,在他的拳下,也不过一合即破。

今日……可是出关的日子啊。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脸上血淋淋的,怎么能出去见人。

烈阳之下,一个个漆黑的镜面,折射出光晕。

一个牧人,居然敢对自己如此,这是百年都不曾见的事。

虽然,很多时候,他已习惯了。

萧敬幽怨的看着方继藩,有些犹豫。

方继藩突然有点心疼王守仁他爹王华了。

朱厚照道:“就是鼻子不及父皇高耸。”

鞑靼人……

这个时候,大家并不会觉得,对方戴了眼镜,是对对方的不尊重,反正你戴我也戴,来呀,互相伤害呀。

在莫斯科公国的强大压力之下,这些分裂成数个的钦察蒙古诸部,山河日下,自知不敌,十之八九,是想要找外援了。

弘治皇帝龙心大悦,愉快的道:“有继藩在,朕就放心的很。这一次,太子也别留守京师啦,跟着朕一道去。”听了两百万两银子这句话。

有了王不仕开这个头,又有了当初铁路股票的前例,商贾们倒是热情起来,纷纷认购,这个道:“我拿五万股。”

王不仕每走一步,都是哐当作响。

此次打包上市,吸引了不少商贾的目光。

弘治皇帝说罢,低头继续看报表。

他脚步沉重的上了其中一辆马车,邓健笑嘻嘻的目送他离开,口里还大叫着:“老爷好走,赶车的放慢一些,别颠簸到了老爷。”

邓健又道:“还有一个女儿,嫁给了江南的一个顾家少爷,是不是?这顾家,在江南倒是有一些声色,可我家少爷只需捏捏手指头,就教他全家死绝,一家三十七口,一个不剩。”

王不仕觉得心惊肉跳。

“此人叫金三言,这个名字,要记住了。”弘治皇帝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

一旁的萧敬忙点头。

这一切,都是息息相关、环环相扣,哪一点出了纰漏,都要出大问题。

只不过……

他看得出神,甚至有时候,会提朱笔,记录下一个个数据,这是为了让自己更深刻的记忆,省的以后,想不起来。

“人才?”弘治皇帝一愣,看着方继藩。

“此人叫邓健!”

邓健……

方继藩:“……”

方继藩道:“本少爷我心怀天下,为此,甚是担忧,所以我左思右想,不成如此下去,社会的风气,需要有人来引导,得让人敢于花银子,也舍得花银子,就说当下,京里有个叫王不仕的家伙,他就很有银子,他有银子倒罢了,竟还穿着几件旧袍子出入,这叫个什么事啊,你老家伙,他做的是有钱人做的事吗?连他都是如此,那么其他人,就更不必提了。”

弘治皇帝看完了最新的章程,抬头,看了一副乖巧模样的朱厚照一眼。

“说是要改变风气,那些有银子的人,还有那些巨富,个个吝啬的很,不知藏着掖着了多少财富,继藩想将他们的银子,抠出来。”

方继藩和朱厚照小鸡啄米似得点头。

朱厚照:“……”

因为这个大陆,压根就没有马的存在,自然,也就不存在骑兵。

果然……是如此。

没法子。

方继藩坐着,慢吞吞的呷了口茶,眼眸瞅了瞅王不仕,调侃着说道:“你别光顾着说,你倒是拜下来呀。”

王不仕忙解释道:“这个,齐国公,下官绝无此心。”

他捏着信,揩干了眼里的泪,他就知道,少爷离不开自己的,少爷会想起自己的,少爷这几年比较忙,这是可以谅解的,而现在……他心里欢快起来,每一个骨头,仿佛都舒爽无比。

也就是说……

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就在此扎营,还有,采集土壤的样本……注意观察附近有什么作物和动物,刘画师,你注意着,画下来……老李,你拿着火铳,去打一头鹿来,这两日,就在此盘桓,接着,咱们继续南下。”

“王先生,王先生……”

你问他这个玩意好不好,他说好啊,好的不得了,他拿了三百万两银子去支持。

“是啊。”萧敬提到了王不仕,眼里放光:“他可有银子了,时常募捐银子来,京里的好几个善堂,他都花了不少银子,还有伤残匠人那里,他也都有花费……听说,单单去年,他就花了十几万两。”

以至于,后知后觉之人,开始懵了。

那宦官疯了似得回来禀报:“陛下,涨了,涨了,已经一两五钱银子了。”

刘瑾显得有一些委屈。

这是自己的孙子,当然不能让他吃亏。

刘瑾忙是摇头:“不敢,不敢,孙儿不敢的。”

不只是挂了一个修建铁路的牌子,在这牌子边,还张贴了告示。

“不。”王不仕摇头:“臣不这样认为,正因为是齐国公,齐国公的心很大,铁路局挂牌出来,这是大局,他绝不会因为区区如此,而砸了自己的盘子,所以,他必定成功。”

“何止看得起,臣略有一些薄财,所以打算购买三百万股,所需的花费,乃是三百万两,用着三百万两,来支持铁路局,那么陛下认为,臣是否对铁路有信心呢?”王不仕轻描淡写的道。

这倒并非是因为,王莽的新政,有多残酷,而是因为,这新政,十之八九,是一拍脑门决定的,他根本没有一群,真正去解决问题的团队,也没有一个调节社会矛盾,以及解决矛盾的方法。

刘瑾跪下了,呜咽道:“奴婢在保定,无一日不想念太子殿下和干爷。”

紧接着,飞球腾空。

刘瑾:“……”

可这时候,一切都已来不及了。

弘治皇帝淡淡道:“你一个阉人,懂个什么?他说的有道理,算是把话说透了。这世上,做什么事,都是需要银子的,这银子,国库不出,就得保定府和通州去筹借,这银子,不会变少,总要有人来出……”

贵人显然在海上的颠簸之中,生了一些寒热之症。

外头,传来了靴子声。

一旁的葡萄牙总督和教士,纷纷上前来,这是一副标注的再细致不过的舆图,舆图里,清晰的记录了整个大明京畿区域的兵力部署,以及山峦和河流……

理发师表情凝重,他取出了他的剃刀,锋利的剃刀,血迹未干,可在下一刻,这剃刀狠狠的在公爵的手腕上,又切开了一个口子。

欧阳志坐着车,很快就抵达了这里。

当初,王文玉组织了一支探险队,前往白令海峡,这已过去了近半年。

弘治皇帝和他有过几面之缘。

方继藩吹着茶沫,满腹心事的样子。

知恩图报,乃是理所当然。

他的叔父刘焱,先是面带微笑,而后,笑容逐渐的消失,再之后,他打了个冷颤,紧接着……他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身子也有些歪歪斜斜的了。

弘治皇帝脸色一愣,怎么,弄错人了?

刘文华欲哭无泪,却很无奈,只能如实道出真相:“草民……草民其实……其实……已经退婚了。”

太皇太后,都是梁如莹所救得,说她学医便是不守妇道,这不是找死吗?

“我……我……”刘文华打了个哆嗦,嗫嗫嚅嚅的,开口却是找不到为自己辩驳的理由。

革去功名,永不叙用!

....

用有身孕来形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在这个时代,是极恶毒的。

这不是实在没有憋不住吗?

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倘若这一次,皇帝将敕封收回,然后来一句,朕逗你玩的,那么……往后,谁还相信圣旨呢?

祖宗们的意思,朕也没有办法啊,既然是祖宗们的意思,自然,也就没有违反祖宗之法了。

弘治皇帝憋着脸,见太子较真,生怕他继续口不择言,忙是咳嗽:“朕……相信钦天监,断不会如此。”

脉象开始徐徐的平稳。

只是…………她依旧还震惊于,这些女医们的神术。

梁如莹微翘的鼻尖还渗着香汗,她自己,也犹在梦中一般,这等将人死而复生的救治,就如在和时间赛跑,方才自己不觉得,可现在见人活了,整个人还是难掩激动。

张皇后认真瞅了粱如莹一眼,见面前的人落落大方,她不由开口说道:“你的医术,真是神乎其技,想不到,你们只在医学院里,读了半年多的书,便已有如此的成就,真是了不起,梁姑娘,你可许了人家吗?”

萧敬心里感慨,这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今日乃是廷议的日子。

“侄儿明白。”刘文华梳洗的干干净净,且他面上还算俊秀,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书卷气,毕竟是大家族出身,见过世面,此时,自是踌躇满志,倒是颇有几分美周郎的风采。

那是……梁储。

不过今日。

大家纷纷屏息。

刘文华也是愣了,可愣归愣,心里还是格外的激动。

这等际遇,莫说是他一介举人,便是无数金榜题名的进士,都是可望不可即。仁寿宫已是疯了。

弘治皇帝想张口说什么。

一群女医们,顿时噤若寒蝉。

这是何其哀痛的事。

这不是玩笑吗?

那小环愣了一下,随即上前。

可十数次按压之后,太皇太后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能有什么隐情呢。”方继藩瞪着朱秀荣道:“陛下宽厚体人,秀荣啊,你别想岔了。我也只是随口一说。不过……你说有隐情,想来……这隐情定不是在陛下身上,以我所料,这陛下乃是天子,九五之尊,平素啊,听人吹捧惯了,咱们大明现在虽是海晏河清,可也不乏有只晓得溜须拍马,两面三刀的奸人啊。这些贼子,搬弄是非,能折腾出什么好来吗?陛下一定是被奸人所误,因而,才对母后,有所误解吧。当然,我是相信陛下一定能明辨忠奸,知晓是非好歹啊,皇上何其圣明啊。”

朱秀荣眉头皱的更深。

张皇后随即道:“走吧,去听戏去。”

这让他担忧起来,命女医去诊视,可结果,却是娘娘身子还不错。

“呀……撕了呀,没找人……找人……”

弘治皇帝已是懵了:“快,传御医,来人……再去西山……请方继藩,请苏大夫来。”

方继藩告辞,要转身走的时候,见萧敬抬头看着房梁出神,痴痴呆呆的样子,不知在想什么。

………………

很快,在大明宫里,便已选了一处偏殿为女医院的公房。

长长的车队,载着这些姑娘们朝着大明宫而去。

行至半路,突然……外头传来嘈杂的声音。

方继藩也是头皮发麻,几个护卫已是警惕起来,正要打马,将人打开。

管他们平日是富是贵,是何等的鲜衣怒马,此刻,纷纷拜倒:“齐国公,拜托了。”

这大发钢铁作坊子弟队,在各个少年球队之中,名不见经传,只是最普通的球队,连这样的球队都打不过……也好意思,认为这是黑马?

弘治皇帝抬头:“噢,快宣吧。”

弘治皇帝道:“朕已看过你的奏疏了,那些女医,都已出师了吧。”

萧敬忍不住道:“陛下,这可是六比零哪,是不是,他们厉害的过了头。”

卧槽……

女子们倒是学的很认真。

这足以证明,妇女们并不逊色于男子。

朱厚照对于女子们的开放运动,也很热衷,他听到了风声,便忙不迭的跑来了。

方继藩对此,心里也只是感慨,不过凡事都得慢慢的来,这世上,哪里有一蹴而就的事。

之所以欣赏,在于这梁如莹有一个有趣的灵魂,她比其他的女医,胆子都大一些,也极聪敏,比别人学的更快,凡事都能举一反三,心灵手巧。

身边,许多文武勋臣,个个低垂着头。

“继藩,为父有个大胆的想法。”

“脑疾之事,真是玄妙,连医学院,尚且一知半解,我等……岂知?”

好在有一个翰林出来,道:“不妨将奏报交我,本官送进去,即可。”

李东阳皱眉,这通政司,怎么这么没有规矩。

刘健沉默片刻之后道:“活着好,活着就好。”

弘治皇帝双手颤抖,一脸木然的接过,打开……吸气,接着抬头,目中茫然,良久:“呀……奇哉怪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