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电话

醉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675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9章:觥饭不及壶飧

醉泉 46756

“这滕青山跟在我们后面……”另外一名铁衣门高手,看向俊秀中年人,“师伯祖,那滕青山估计是真的在跟踪我们!刚出南蛮城,一片平原,一望无际。他不敢追的快。到了蛮荒中,他才急着追赶。刚才若不是师伯祖你察觉到声响,我们估计还发现不了他。”

校场上数千名黑甲军军士,近万名核心弟子们一时间都呆了。

诸葛元洪在大殿,收滕青山为亲传弟子,更让滕青山接任第一统领之位。归元宗核心弟子们,几乎都认识了滕青山。

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青山,你自己还是好好考虑考虑!我准备九月二十一,正式在归元宗大殿,收你为弟子!等到那天,你再答复我!”

“是!”

随后将原本脊背位置鳞甲上的一根根尖刺,全部弄下来。

“宗主。”滕青山恭声道,“我想,那赤鳞兽鳞甲打造的战甲,给我表哥一套!也希望宗内,能好好指导我的妹妹。”

“我?宗内能同意吗?”滕青山不相信。

因为有气爆声,说明,空气成了阻力,才会产生气爆!有那么强的阻力,才会令枪法速度受到限制。

妖兽之威,不容人侵犯!

毕竟赤鳞兽防御太强,全身都是兵器!

结果滕青山让关绿略微输了一点,不让关绿太丢脸。

就好像,同是后天巅峰高手。

可惜,包裹厚,主要是金票。根本没有秘籍!

而爆发底牌,最好别让别人看到!

“嗯?”滕青山脸『色』大变,手中轮回枪立即一震,枪头仿佛灵活的毒蛇咬向长刀。

“哈哈,真是可惜。一个很有前途的后起之秀,就这么死了。”银发老者嘴角翘起,笑容邪异。

岩浆四溅,连远在岩浆湖边上的高手们都惊呼地连避让,可还是有少量岩浆溅过去,那炽热的岩浆落在人身上,那炽热高温会令衣服瞬间着火,还灼烧皮肤肌肉。可怜被溅上的武者们都痛的惨叫起来。

“呼!”赤鳞兽庞大的身躯轰然扑向五人!

这被扑飞的五人中,滕青山、银发老者、黑长老都是有所准备,借着反震力完全能飞到岩浆湖岸上。可是白长老和冀鸿就惨了,他们是重伤,倒着飞向岸边方向。仅仅飞了不远,就要往下坠。

“上!”冀鸿猛地一声低喝。

呼!呼!呼……

在岩浆湖上的高手们清晰看到那一幕,清晰看到《地榜》高手‘杜九’,青湖岛岛主的师傅‘杜九’整个人趴在岩浆流湖面上,头部埋进岩浆流中,瞬间,便是一团大火,烧的很快,眨眼功夫,骨肉尽皆消融不存在了。

一代高手‘杜九’,纵横过百年,就这么死了!

“找死!”滕青山火从心来,这个手持厚背大刀的光头壮汉竟然接二连三专门对付自己。滕青山手中长枪一震,仿佛一条长龙,猛地砸在后背大刀上。

归元宗有二人——滕青山、冀鸿。

一柄黑『色』长剑刺向滕青山,滕青山长枪一缩,猛地将这黑『色』长剑『荡』开,可紧接着那柄白『色』长剑就从身后刺来。

岩浆湖炽热的气流,丝毫阻挡不了周围武者们的激动兴奋,他们都想看滕青山和那妖兽一战!

“哼!”滕青山一声冷哼,就单手持着轮回枪,反手就是往后一戳,用枪杆末端戳向那银发老者‘王陨’,而滕青山的左手去拔黑火灵根!

蓬!

呼!呼!呼!

“滕青山不弱,只是那王陨身法诡异灵活。真正厮杀,二人谁输谁赢,还难说呢。你没看到,那黑白二位长老,联手都没压制地住滕青山。这份手段,啧啧……据说,滕青山才十七岁呢。”

“杀啊!”后面有武者喊。

冀鸿环顾周围,其他高手们同样蓄势,冀鸿压低声音道:“青山,等会儿可要拼一把!如果得了黑火灵果,宗主很可能就给你!如果咱们只是得到黑火灵根……那玩意,宗主也看不上。所以,咱们最重要就盯着那黑火灵果!”

“统领,我看咱们马上就出发!带人驻扎到岩浆湖旁边。”滕青山连低声道,“现在不少人已经赶往那潭底了。如果咱们再不走……等到明天,怕是岩浆湖周围一块区域,都被其他人给占住了。”

知道地底情况,滕青山他们在半个时辰内,花费不少银子,购买了大量的馒头、饼等食物。同时也背起一箱箱大水箱。等食物、水准备好后,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就立即赶往那峡谷。

当滕青山他们抵达时。

生死刀杜九,那绝对是蛮横、冷酷的一个人物。

“统领大人!”滕青山也急切喊道,一副气急的样子。滕青山只是十七岁青年,十七岁,正是火气十足的年纪,再沉稳的年轻人,这时候忍不住怒火也正常。

“这消息,那就是那位‘大当家’泄『露』的,短短两三个时辰,这么多人都知道了,传的还真快。”滕青山感叹道,关绿脸上也点头道:“看来……这黑火灵果、黑火灵根,谁想要独占,难了。”

“快滚开。”其中一个高手低声喝道。

乍一看,这黑『色』果实很普通,不起眼。

“在白『色』岩浆下,那湖中央的黑『色』石头不但不融化变形,连颜『色』都没变化!绝对不是一般的石头。”滕青山明白,那黑『色』石头应该也是个宝物。

虽然畏惧滕青山,可他更怕被杀了灭口。

滕青山终于落地:“嗯,大概百丈左右!按照那崖壁洞『穴』高度计算,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比峡谷底部,还要深上八九十丈!”片刻,那精瘦汉子跟杜洪、滕青虎三人也都到了底部。

那精瘦汉子连道:“这应该是书中记载的火岩浆!”

“果真藏的巧妙,在崖壁上,而且还有藤曼遮盖!”冀鸿笑了起来,“诺大一个火焰山,普通的小山峰不计其数,谁会攀爬崖壁去找,就是注意崖壁,怕也难找到这个隐秘的洞『穴』,好了,青山,你在前面。”

只是人家,实力似乎比他还强。从一开始,那中年人就完全占据了主动,一棍比一棍可怕,那霸道之极的气势,完全压制住了古世友。

“哼哼,我不说出去,每天盯着,这黑火灵果就是我的了!虽然我实力差,即使夺不过那赤鳞兽,最起码,我还能吃到那黑火灵根,到时候,我也是一流武者了。”那精瘦男子得意地很。

“司马峰,你也是一个老前辈了,我整理一下兵器,你都等不及了?”滕青山的声音回响在夜空中,同时,大步走向空旷场地中央。看到滕青山走出来,顿时上千名武者中一片欢呼声。

……

上千名武者中,有一位银发灰袍老者,目光似毒蛇,盯着滕青山:“这股意境……上次魏巫崖那老家伙追杀我,意境就和这一招很接近!这个年轻人这一招意境虽然还很模糊,不如魏巫崖,可是,他才十七岁!是杀了他,让归元宗没了这个天才,还是把他夺过来,当我的弟子?”第五十八章 融合

此刻,周围欢呼声一片!

“滕青山,不愧是《地榜》高手啊。”

这是两条路,一个是群攻,一个是单体攻击。

滕青山有预感——

听闻滕青山击败孟田,他就想挑战滕青山!

“我们走!”贾梁喝道。

“赤鳞幼兽出现,就代表有黑火灵果,有黑火灵根!后天巅峰高手,一旦吃了黑火灵果,据说就能成为先天强者呢。”年轻武者说道,顿时这句话引起哗然一片,“就是那黑火灵根,吃了,都直接成为一流武者!”

“嗯?”滕青山眼角余光,发现远处街道中出现了大量身穿黑『色』重甲,骑着黑『色』战马的人影,其中也有很多,并没穿重甲。

“两位统领大人。”那杨塔恭敬道,“这些战马,交给我的人吧,大人们进来歇息。”他一挥手,立即一群仆人跑过去牵马。

“黑火灵根!”滕青山却心动了。

人体存在于大自然中,有其局限『性』。如滕青山达到十八万斤巨力,已经是极限。

此刻,相比较于黑火灵果,滕青山对黑火灵根更加渴望。

滕青山连起身,苦笑看向冀鸿。

将战马寄放在后面的马厩里,派了三名黑甲军军士去看守。其他人都进入客栈大厅里,十七人占据了四个桌子。

知道有个黑『色』怪物,这些人当然乐得来探查。

朱崇石说完便笑着,在手下人扶持下,晃悠着离开了。

一只信鸽落入了江宁郡城归元宗内。

“嗯。”灰袍男子点头。

“哈哈……青山,他必定能名列《潜龙榜》。”诸葛元洪爽声笑道,“至于是否能名列《地榜》,难说……因为想要名列《地榜》,万象门审核也是非常苛刻。青山是否靠自己夺得对方兵器,也难说。因为没人看到!”

在心底,诸葛元洪已经有意,将滕青山当成下一代的宗主来培养!这归元宗宗主,并非是父亲传儿子,而是选最优秀的弟子!

呼!

“嗖!”滕青山猛地一跃,直接跃到那妖兽上空。

“吼!”那妖兽仰头,张开血盆大口,就要一口咬来。

“那妖兽太过狡猾!我没能杀死它。”滕青山摇头道。

“蓬!”

黑夜,叁石客栈破烂的客栈外,黑甲军的人,朱崇石等人都在这等着。

旁边的朱崇石笑道:“别担心,青山兄弟他既然已经重伤了孟田,那即是杀不了孟田,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话虽然这样说,可大家都知道,一个地榜高手,一旦拼死一搏,还是很可怕的。

血人,血红的刀!

……

那高大汉子吓得心底一颤。

锵!锵!……

此刻外面天早就漆黑一片,那管家吴潭,取出了银针和兰云珠,检验饭菜有没有毒。黑甲军军士们同样检验了一下,随后才开始吃起来。在外走天下,特别是荒凉野外的客栈,必须得小心。

“杀死他!”就在二楼的廊道上,那些弓箭手们都拔出了腰间的战刀,挥舞着朝滕青山杀去。

一道身影从一间屋子内窜了出来,宛如一道闪电,可怕的速度甚至于引起一阵狂风,紧接着便是一道耀眼的血红『色』刀光。

只听得一阵重响,在马贼阵营前,竟然出现了一个个铁铸的玩意,足有半米高,那锋利的尖刺,对着奔跑过来的战马。

“受死!”

“孟老!”一名穿着土黄『色』短衫的汉子步入屋子,连道,“朱九爷的人马现在距离咱们这,只有大概五十里路!不过现在都下午了,到天黑,他们估计都赶不到咱们这客栈啊。说不定,他们就在野外过上一宿,到时候,老爷的计划不就?”

“快点,一盏茶快到了。”滕青山冷漠道,“这里东西,加起来只能算三十三万两银子!”

“对,得好好吃一顿。”

道贺的人有不少,或是真心,或是暗含讽刺。一个人一旦占据高位,有人崇拜钦佩,也会有人嫉妒暗恨,不遭人嫉恨是庸才,这话不假。滕青山当然不会在乎。不管如何……

来到黑甲军接近半年,滕青山还不知道都统是住在哪里的。

滕青虎『摸』着脑袋一笑。

滕青雨看着诸葛青:“你叫诸葛青?对吧。”

滕青雨也大喜。

麾下两位百夫长以及两支小队军士,都牵着战马走出了大门。等走出来,滕青山才看清楚,这里停放的摆放货物的货车足足有十车。还有两辆宽敞马车,周围还聚集着近百号人。绝大部分人身上都穿着仿佛蛇鳞一样的护甲。

估计人小跑,就能赶上货车速度。

之前天『色』还好,可突然狂风骤起,乌云密布,雷声轰鸣,紧接着就是暴雨!倾盆般的大雨,让赶路的车队苦不堪言。

“四爷!”那宅子门口的两名汉子立即笑着打招呼。

一个大家族,肯定只有一个儿子继承家主位置,一旦继承家主位置,那几乎拥有绝大多数财产。

“嗯,看了。”冀鸿点头。

……

虽然战马身披重甲,可依旧不可能全部保护住。

“当然做!这么多护卫,还请黑甲军的人,这货物,最少也得几十万两银子。”大当家目光冷幽,“就是有赤血马,我都让他没法活着离开!”

“等人到了,按照我吩咐的做,懂?”那大当家看向周围几人。

“嗯?”滕青山耳朵动动。

不过像《烈火五式》这种自创的,归元宗不禁止,相反,归元宗一旦知道,还会非常高兴的想要收录这秘籍,根据新创秘籍的威力,还会给创造秘籍的人高低不等的奖励。

“啊,吃个午饭就走?”

“啊啊,我要去,我要去!”青雨兴奋的跳起来。

统领位置,难得到!

冀鸿目光一扫五人,洪声道,“滕青山!”

这比试,可全靠真本事,一场定输赢,输了就没机会。

滕青山清楚:“表哥他现在修炼第五层,瞬间爆发内劲,加上身体力量,也接近万斤!不过,原本表哥奇经八脉其他经脉的杂质是稀疏的,被表哥这么急功近利地,按照《莽牛大力诀》方法排挤,以后想突破,将越来越难!”

……

“师祖!”白崎眼泪流了出来,痛苦泣声喊道,“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师祖你得为徒孙报仇啊!”

“你白崎也是黑甲军的一条好汉,不就是断了一条腿,断了一条胳膊吗?”冀鸿喝斥道,“就是我归元宗历史上‘柳天血’先辈祖师,他双臂尽皆残废。可是就靠着一双腿,甚至于创出‘灵蛇腿法’,名列《天榜》,名震天下!”

“小弟,小弟!”那大胖眼中含泪,痛苦的很。

“大哥,我们在华丰城辛苦拉起的人马,就这么不要了?”大胖看向这董延,他们麾下的人马可都是本地人,都有着家室。让这些普通人跟他们闯天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天中午,董延他们,就带着孩子家室,悄然离开了华丰城,继续闯『荡』天下了。

“滕青山,你干什么。”白崎喝道。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

滕青山他们四人进入了白崎的住处,滕青山刚进入屋子,就闻到一阵淡淡血腥味以及草『药』味,虽然大夫还没赶到,可在这矿区兵卫、军士那么多,懂得一些简单治疗方法的人也有,先简单为白崎治疗了些。

白崎双目欲要喷火般,整个人都快疯了。

忽然,白崎感到脑袋一阵眩晕,便又无力地倒在床上。毕竟他失血过多,刚刚苏醒,现在情绪波动太激烈,又这么发疯嘶吼,自然身体受不住,又处于昏『迷』『迷』糊状态了。

……

“滚出去,滚出去!”很快就看到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狼狈跑出来,这老者一出来见到滕青山四人,便立即拱手:“四位大人。”

“怎么样了?”滕青山开口问道。

“是玩大了!”滕青山点头道。

“哼,统领大人他们还没糊涂到那地步。”高瘦的万凡祥眼睛眯起,嗤笑道,“事情经过咱们也都知道了,这根本就是白崎他自己贪财,能怪谁?别说残废了,就是死了!他也只能认了!”

现在有人敢偷盗紫金,归元宗怎么能容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