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电话

醉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675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9章:莫若勿为

醉泉 46756

被皇上杀的片甲不留,也没有见秦王殿下放下身段去要让子,怎么和顾千城下一棋盘,秦王殿下却“无耻”的要求一个姑娘家给他让子呢?

“真得不可以吗?”唐万斤一脸失望地看着顾千城,急急的道:“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我可以自己养自己。我也会小心的,不乱砸东西,我不会让你赔银子的,你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我好痛,真得好痛……”

“轰……”城门被砸破,砸在唐万斤头顶上的石头,也落在地上,直接摔成无数块。

这个孩子,虽然才十岁,却被顾夫人给宠坏了,骄纵狂妄,难成大器。顾千城完全没把他看在眼里,上前搀扶着老太爷,就往里走。

就算他没有到过西北,可也知西北离京城有多远。

“千梦的事,你安排。”没有了联姻的价值,老太爷也不愿意为千梦的事,而驳顾千城的面子。

卖顾千城与承欢一个面子,远比把千梦随便送人来得有利。

顺着痕迹跑了一刻钟左右,暗卫和武定发现打斗的痕迹,不远处还有几俱尸体,有黑衣刺客,也有秦王府的护卫。

“嗯。”秦寂言对这人颇为看重,态度也算和气,将卷宗交给对方手,秦寂言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让他拿另一份案宗。

顾老太爷不是指责顾千城不好,他只对顾千城说,一切到此结束,重新开始可好?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确实自己在姐姐心中地位最高,顾承意满意离去。

“但是,倪月的血无法和圣后比,倪月只能养你儿子五年,之后就是把她放干也没用。”倪月不是圣后,为了抑制龙宝体内的寒毒,倪月每个月要放数十碗血,加上药材精心熬制成才有效果。

这话,蛊惑意味十足,要是心志不坚、权利欲重的人,肯定会动摇,但是,顾千城不是!

顾千城察觉到高炽明低落的情绪,可她却什么也没有做。她不是圣母,没有善良到见人就救。再说了,高炽明这人实在不聪明,她是想要出手帮他一把,也不知从何下手。

可惜,季诺高估了自己的价值,也低估了秦寂言。秦寂言不是商人,他不会用商人那套利益为上的原则来做决定。

“是,是……”粗使婆子吓得立刻停下,结结巴巴。

“好。”老管家没有再多说,立刻让人抬了担架过来,武毅钻进马车,将唐万斤抱了出来,见唐万斤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武毅皱眉道:“别露出破绽。”

泰园发生的事必须立刻查清楚,一旦让对方反应过来把证据抹掉,他就占不到理了。

大秦特使了然的点头:“这么说,这是贵国太后的意思了,我会如实转告给秦王殿下。”

要说不着急那一定是骗人的,可这个时候他就是再着急也没有用,火焰果就这有这么一枚,要是拿不到这一颗,他儿子身上的寒毒还不知该怎么办。

“拿到了,我们走。”秦寂言搂着顾千城的腰,带着她往前走。

“此言有理,只是……我们真不管?”真正是为难呀?

“圣上,请你三思。”不一定要这么隆重的谥号呀,先太子可是没有坐过一天的皇帝的。

在一个接一个炸药面前,他们再多的冷静都是徒劳。

封似锦看了一眼,心中暗道秦寂言越发的深不可测了。

秦寂言仍旧是一副悠哉的样子,好似不将这盘棋局放在心上,即使已露败像,秦寂言依旧是不急不躁,坚守自己之前的策略,不放弃任何一枚棋子。

顾承志的本质仍旧是自私的,顾家大房已经败落,只要有顾千城在的一天,他们大房就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他唯一能继承的就是父母留下来的那点家业,要是为此事全部搭进去,他以后怎么办?

这高度?

丫鬟被打死的样子。

“想当爷的长辈,你们胆子还真不小。”他的爷爷老老实实的在寺庙里静养,可没精力玩这些花样。

“哭哭哭,哭什么哭,现在才知道哭老娘,你们杀人时,怎么没想过人家的老娘孩子。”猪头六抹了一把脸,一副豁出去的样子,“既然不想死,就给我打起精神了。这是我们的地,就是天黄老子来了,也只能认栽,你们……都上船,我们走。”

看到弟兄弟依赖、信任的眼神,猪头六刚弱下去的勇气,又蹭得冒了出来,“有什么走不了的,这地方我们熟,皇帝老儿可不熟。赶紧的小上船,我们跑,跑掉一个是一个。”他们没有退路可以走,别说他们绑了当今圣上的女人,就是没有这出事,皇上要碰到他们这种人,也不会放过他们。

“来了,来了……老大,等等我。”有猪头六带头,船上的土匪一个接一个跳上小舟,不像军队那般井然有序,可效率却同样的高。

不得不说,五皇子学习能力很强,苦肉计用得比顾贵妃还要强上三分。老皇帝虽然不高兴,五皇子为了一点小事不顾自己的身体,可更不高兴顾家闹出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事。

武定将状纸奉上,上面又有封家和言家施压,大理寺卿不敢不接状纸,又不敢审理此案,只得给皇上上报此事。

“我数三声,景炎不出来,就别怪我大开杀戒。”景炎胆敢威胁他,就别怪他拿这群小兵开刀。

“周王叔,朕之前对自己的亲人,从来没有赶尽杀绝过。”秦寂言并没有接过周王的话,而是说了一句是而非尔的话。然而就是这句话,叫周王脸色微变,小心又谨慎的问了一句:“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重获自由,顾千城在感慨的同时,又想为死在这个山洞里的人做些什么。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的跛脚男人,顾千城兴不起一点同情与感恩。哪怕对方可能救了他,哪怕对方也可能是受害者。

顾千城想要杀了这个男人,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

“可……”想到秦殿下离去前那番话,幕僚们终是觉得不妥。

“本王手底下的人,果然越来越没有用了。”想到办砸了差事的暗一与子车,秦殿下越发不高兴,要不是这两人实力不济,被顾千城摆了一道,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事。

“这话……本王信。”好吧,秦殿下又被顾千城一句话给哄回来了,大度的道:“去西北的事,本王不与你计较。”这原就是决定好的事,秦殿下说起来一点也不勉强。

话落,秦寂言双手作揖,给众人行了一个礼。

她看到顾国公带人来堵顾千城,便幸灾乐祸的跟了过来,本以为能看到顾千城出丑,受罚。

顾国公今天能叫四个人围攻她,明天就能叫十个、百个,她能打过四个,那十个呢?

酒过三巡后,三人便在亭子里闲聊。亭子居于湖中,四周无人,岸边的人根本听不到三人的谈话,三人聊起来也就无所顾忌。

秦寂言面上露出一丝笑意:“和你们无关,凤将军手握重权,焦大人简在帝心,他们保持中立最好。”

“他们都不会有事,别担心。”秦寂言握住顾千城的手,十分坚定,顾千城却又一次的挣开,“他们现在不会有事,可我一离开景园他们就会有事。殿下,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把我带出去,而是把焦向笛和我三叔他们带走。”

“怎能不顾忌你。”要是不顾忌顾千城,他在了解江南的情况后,就不会贸然潜入,而是会等,等凤于谦带兵过来。

至于倪月为什么知道秦寂言要立后的事,这一点也不奇怪。

“换个条件,朕不会立你为后。”他也不会考虑立后的问题。

封似锦的意思她懂,而且说得那么直白,她连装傻都不可能。

他又不是封似锦,他才不会那么君子呢。

结果呢?

顾千城能活下来,全靠了她身边的奶妈妈。要不是她奶妈妈变卖自己的首饰,拿钱养着顾千城,顾千城早就死在顾家了。

“小人会如实转告。”灰衣人脚步一顿,点头表示知晓,随即匆匆离去。

这一件件,一桩桩,顾老太爷要是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他这些年就白混了。

顾贵妃被禁足,他们连递个话进去都不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皇上一步步打压五皇子和顾家,看着顾家在朝堂上好友,一个个远离顾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