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app > 第111章:难如登天

乍然,盘古躯体崩裂,道道裂痕蔓延,丝丝力量涣散,像是被突然抽干了一样,魔躯渐渐缩小衰弱。

扬眉哀叹一声,随之而来的是大崩溃,所有魔神第一时间崩碎开来,化作一抹本源真力,被那掌控者一口吞掉了。

“唉,你说逸儿怎么就糊涂了,竟惹下这一身情债。”

丞相的眸子中,也漫过沉痛的绝望,他深知,今天夜无痕在场,这件事,便再没有挽回的余地了。而他刚刚竟然还被人暗中点了穴道,如今不仅动不得,甚至话都说不出。

“哼,谁敢碰我,我的肚子里可是怀着绝王的孩子,若是伤了孩子,你们一个个都要脑袋落地。”那个女人的手,指着自己的肚子,一脸得意地说道。

“希儿,这可不仅仅是你的事情,而是关系到凤月国与蓝城之间的事情,还真的由不得你来选择。”皇上听到凤忆希的话,脸色明显的一沉,略带不满地说道。

“皇兄,你这是什么反应呀/?”凤忆希看到凤阑绝的反应,有些不满的嘀咕着。

但是,相反的,上官云端不但没有任何的回避,反而还主动的走进人群中,丝毫都没有嫌弃他们的意思,还一脸轻笑的主动的跟他攀谈着。丝毫都没有半点王妃的架子。

但是她却等了凤阑绝五年,而且,她说,凤阑绝答应了她,很快就会回去?

“本王的事,与你无关。”凤阑绝再次沉声回道,他的回答,让上官云端有些意外,他以前的回答,向来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从来没有半句费话的。

那个女人的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冷意,更加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但是,他此刻的笑,是完全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最真诚的笑,此刻的他,没有丝毫的伪装,包括他的欣喜与感动。

而且,她们也知道,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根本就没有她们说话的份,所以,她们都保持着沉默。

相对的,蓝城的公主就看过的就少了很多。

蓝岚背到后面,便没有先前背的那么顺利了,有几处错了,不过大体的内容还是对的。

“拿上来。”皇上脸色微微的一沉,急声喊道。

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却随即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桐城再次的受灾,不过,既然是让官府报上朝廷的暴乱,相必已经十分严重了,但是这个时候,却是万万不能镇压,那些百姓也是真的想反,而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

只是,丞相夫人的身子却是愈加的僵滞,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唇角微动,略带轻颤地说道,“进宫?”

上官云端写完了最后一个数字,慢慢的放下了笔。

此刻的话语,再次多了几分震撼,他真的不敢相信,她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写出这么多的数字来。

看到秦思柔那虚弱的样子,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夜无痕今天来的目的应该是找叶寒为秦思柔医病的。

“云儿也谢谢王爷。”

上官云端的脸上多了一丝深思,这个女人跟夜无痕到底是什么关系?

而今天恰恰是二十五号,她本来也只是想赌一下,没想到,真被她撞到了,看来,老天这次也帮她了。

其实上官云端之所以此刻来南宫雪这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你确定在这其间他们没有离开。”凤阑锐的眉角微挑,眸子也微微的一闪,却仍就有些不太放心的问道,他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

阁院虽然有些偏僻,但是环境却是很美,而且极为的幽静。院中栽满了菊花,只是现在还是夏日,菊花不曾开。

“就是,她这个一无是处的草包,进了王府,真是让王爷丢尽了脸面,也让整个王府蒙羞。”三夫人也毫不示弱的附和道。

“可是,你?”秦思柔微愣,有些担心的望向夜无痕。

蓝岚惊愕中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在皇兄的心中,是喜欢着凤忆希的。

凤忆希望此刻自然也发现了他们,看到蓝岚时,只是微愣了一下,但是看到蓝魅辰时,脸色却是明显的变了,很显然也没有想到会在这儿见到蓝魅辰,所以,她的脚步也明显的缓慢了很多。

凤忆希愣住,直直地望向他的眸子中再次漫过几分错愕,但是却也更多了几分失望,原来,这个男人真的是以为,她是故意这么做的,哼,真是好笑,她凤忆希从来就不是那种心口不一的人。她心中是怎么想的,就会怎么说。

那丫头竟然是易了容的。

房间内,个个人心慌慌,望向地上那死像极为恐怖的丫头,一个个忍不住轻颤。

皇上的身子微微的僵滞,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的了几分怒火,刚要开口……

这件事,他绝对不会不管。一定要查个清楚。

凤阑绝不敢有丝毫的停留,快速的到了上官云端住的房间,只是刚踏进院子,便听到房间里传来轻呼声。

“老夫人,奴婢有重要的事情跟将军说。”李妈虽然有些害怕老夫人,但是却没有退下去,而是鼓起勇气说道。

“好吧,我相信你。”见他一再的保证,秦思柔再次微微的笑道,既然他那么有信心,或者,她也应该再给自己一次希望。

“你是一国之君,这样的大事,自然是由你来处理。”只是太上皇又岂能不明白他的心思,再次冷冷的说道,而这次的话语更多了几分强硬。

下了马车,宫女在前面引着她们,上官凌霜看到那气派,华丽的皇宫,一脸的惊愕,一双眸子更是忍不住四下张望着。

所以,若是这几个女人能够想出个好的办法,能够让她不出席,她倒是愿意配合她们。

“你没事吧?”秦思柔轻柔的声音中仍就带着明显的心疼,她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要如何的安慰他。

凤阑锐听到凤阑绝的话,微微的一惊,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太上皇已经恢复了意识了,但是,太上皇看上去,明明就跟中了摄魂术时,没有什么差别,难道?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当时,本王根本就没有怀疑到你的身上,只是,本王却发现他。”凤阑绝的话语再次的顿住。

可见,这个侍卫平时还是很得夜无痕的信任的。

然后便抱着她,快速的离开了。

这件事,似乎就这么结束了,只留下那丫头的尸体还僵硬的躺在地上。

那人此刻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急切,却有着更多的轻柔。

上官云端微微的愣住,如此说来,她们早就认识了,而这个男人更是早就动二夫人动了情了,只可惜,这二夫人心中显然一直没有他。

上官云端可是他们眼中的傻子,就连一个傻子都答的出来,但是他却没有答出,岂不是比傻子更笨。

众人猜测着,可能是因为绝王此刻真的无话可说了吧。

“好,本王就证明给你们看。”

今天绝王竟然还娶了别的女人。

凤阑绝的唇角再次慢慢的勾起,一双眸子闪过几分异样的轻笑,突然靠近上官云端的耳边低语道,“小狐儿,要不……”

“皇上说过,天下犯法,与民同罪。”丞相看到皇上的犹豫,再次急声说道。

南宫雪的母亲与上官云端的母亲是堂姐妹,只不过因为关系不怎么好,嫁了人后就没有再走动了,后来上官云端的母亲死后,这事,就更没有人提起过了。

上官云端怯怯的扫了她们一眼,身子微微的一缩,似乎是下意识般的躲在了月儿的身后。上官云端本就傻傻的,平时经常被人欺负,所以胆子也是极小,这样的动作,对于以前的上官云端而言是再自然不过,所以,自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而她只感觉到此刻自己的胸口似乎有着一种什么要冲出来般,竟然有些控制不住了,快要发狂了。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百姓来捐款。”凤阑绝显然不想让话题围绕着蓝岚转,再次望向那些百姓,略带疑惑的问道,对于这件事,他是真的很惊讶。

“好,好,我们这就进宫。”凤忆希也连连的说道,而恰恰在此时,夜无痕也走了进来,脸上同样的是一脸的沉重,很显然也已经听到消息了。

“对不起,太上皇下旨,只有得到太上皇传招的大臣们才能够进宫,其它的人,一律都不准进宫。”那个侍卫看到上官云端时,微愣了一下,只是却随即再次一脸冷硬的说道。

那个侍卫本来就有些担心,一听到夜无痕,身子便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但是态度却也变的更加的恭敬,连连陪着笑道,“王妃,这真的是太上皇下的命令,太上皇下令说,谁要是违抗,私自放其它的人进宫,就要处死。”

那丫头,倒是十分的机灵,上官云端见她点头,知道,她不会喊出声了,便松开了捂着她的嘴巴的手。

太上皇今年已经八十六岁,只是,太上皇的身体一直很硬朗,他离开的时候,太上皇还是好好的,还非要跟他一起喝洒,怎么会突然病的这么重?

太上皇一直最疼他,如今病重,他怎么能够不担心。

暗暗惊愕中,他的脚步不由的愈加的加快,带着上官云端快速的走进了房间。

“是,是,刚刚我们可都是亲眼看到了,看到她的手压到太上皇的胸口上,肯定是那个时候,她杀死了太上皇的。”

凤阑绝的身子微动,似乎是想要做什么,只是,上官云端的手,却是突然的拉住了他,因为,他们两人离的太近,所以外人并没有看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

只是,丞相大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眯起,眸子深处快速的隐过几分深思。

“是。”素容跟隐同时应着,自然都明白王爷的意思,都连连的应着退到了一边,自己去游玩了,不过,却也怕凤阑绝这边会有危险,所以,也不敢走太远。

一走进房间,便听到几只小白鼠吱吱的叫声,上官云端不由的抬眸望去,便看到有几只小白鼠正被关在笼子里。

按理说,他抢了凤阑绝的皇位,凤阑绝应该会想法设法的抢回去,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一种反应,让他所有的计划都用不上了。

上官云端的唇角扯出一丝略带嘲讽的冷笑,这两人似乎高兴的太早了一点,她可是从来不打把握的仗。

那话很显然是问向尚书大人的,但是他的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眉角微挑,深邃中带着几分不曾掩饰的探究。

让这么一位特殊的人物来给她当手下,她可受不起呀。

而凤阑绝唇角带笑,神色未变。

这些侍卫,都是完全戒备的,毕竟凤阑绝此刻正在密室中呢,更何况,其中有一个侍卫,还正站在窗口的下方,若是有人靠近,他不可能发现不了的。

也或者,那人还想让这丫头继续诬陷蓝岚,或者也相信这丫头不太可能背叛她,所以,才会冒这个险。

凤阑绝对着她微微一笑,随即一双眸子慢慢的扫过在场的所有的人,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任何人不准泄露出去。”

“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用害怕,会有人保护你的。”上官云端再次有些不放心的嘱咐着,毕竟先前那个丫头,显然是经过特别的训练的,先前在厅中,在凤阑绝的面前,都敢说谎,诬陷蓝城的公主。

“我是奉命来带上官小姐的。”那宫女模棱两可的回道,并没有说明是奉了谁的命令。

只是,让上官云端惊愕的是,那件衣服穿在她身上,当真是无可挑剔,无懈可击的适合。

她知道此刻她的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跟着她去大殿。

这丫的要是宫女,她就跟她姓。

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要脸,明明是她自己亲手杀自己了自己的女儿,竟然也能把帐赖在她的身上。

“是呀,总算是有惊无险。”秦思柔也微微的呼了一口气,似乎到现在才回地过神来。

不管上官凌雨犯下了什么样的错,毕竟是他的女儿呀,做为了父亲的他,怎么能够不心疼呀,那就是本能的爱。

上官云端的眉头紧蹙,此刻的上官凌雨只怕已经疯狂了,根本就不想事情的后果了,她在这个时候若是服个软,说不定,还有条生路,但是,她却……

“来人,将她的舌头给本王割了。”只是,恰恰在此时,夜无痕却突然冷声命令道。他不会再让这个女人这么骂云儿。不过,他也不会让这个狠毒的女人这么轻易的死了。

她不忍心看着雨儿变成了一个废人。

凤阑绝的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感激,虽然知道,夜无痕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云端,但是却还是对他多了几分敬佩,也终于明白了,夜无痕对云端的爱,或者并不比他少。

“你?”上官傲天气结,这个女人真是无药可救了。

“不要,不要呀,不可以。”二夫人急急的拦在上官凌雨的面前。

“老爷,雨儿就算千错万错,总是你的亲生女儿呀,难道你真的忍心看着她被废?那以后她就成了一个废人,不仅没有了武功,连刺绣都不能了,只怕连写个字,吃个饭都成问题,你真的忍心吗?”老夫人也快速的转身望上官傲天,略带急切的说道,怎么说,雨儿的刺绣还是天下闻名的,这一个特长不能毁了呀。

上官云端的心中却是多了几分心痛,她明白,爹爹这么做是为了她,她更明白爹爹做出这样的决定时,心中的痛。

坏人,由他一个人做就够了。

绝,真绝,不过,正合她意。

众人听到她的话,纷纷的愣住,随即都是一脸同情的望向轿子,这上官小姐还真是傻到家了,人家王爷明显的不想娶她,她还真会自欺欺人。

有人会在大婚之日睡到中午过没起吗?何况就算王爷真的睡过头了,难道全王府的人都睡过头了?

上官云端随意的穿了件衣服,仍就将脸上伪装好,现在不同以前了,现在夜无痕已经开始怀疑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来她这儿,所以,她自然更要处处小心才行。

虽然众人此刻各有各的想法,但是却都不敢出声,生怕打扰了上官云端,整个大殿中,只听到的上官云端那不高不低的声音缓缓的流畅传开。

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蓝岚的惊呼声,众人纷纷的转眸望向她这边,看到那猛然的跪在地下,吓的全身发抖的丫头,再看到蓝岚面前桌子上的茶水,以及她那烫红的手,都纷纷的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