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app > 第93章:狗头军师

接下來几天,傅浩伦的待遇好转了一些,虽然依旧沒有人生自由,但至少不再被刑讯逼供了,食物和饮水也能正常供应,让他的身体又慢慢恢复了一些,已经能够在刑室内慢慢走动了。

这时段泽涛突然做了一个令所有人震惊的举动,他以身体状况不佳为由向中央递交了辞呈,对于他的这个决定,儿子段昱坚决反对,他说:“爸,你认不认我,我都是你的儿子,为什么你要为了我放弃你自己的理想呢,这样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只是,夜无痕的那张脸却是瞬间的阴沉,唇角微动,冷声道,“站住。”

“住口。”上官傲天听到她的话,脸色却是猛然的阴沉,一双眸子愈加的眯起,更多了几分嗜血的狠绝,而那眸子深处的怒火,更是不断的升腾,似乎还隐着几分杀意,若是面前的这个人,不是他的娘亲,他会直接的杀了她。

上官云端微垂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冷意,虽然她不是真正的上官云端,但是听到老夫人诬蔑娘亲,她的心也是忍不住的疼痛,特别是在看到爹爹痛苦的样子时,她的心也是跟着爹爹不断的揪起的。

“我想做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既然你都知道了,又何必明知故问,而且你都知道了,我又怎么可能会放你离开呢?”上官云端一脸冷冽无情地说道。

当然,若是今天这个女人怀的真的是凤阑绝的孩子,她自然不会真的狠心的把孩子打掉,或者,她会选择离开,她就算爱着凤阑绝,也绝对容不下这样的第三者。

毕竟,谁都知道,夜无痕对秦思柔的特别,而他在王府中的这段时间,也是亲眼看到了夜无痕对秦思柔的纵容。

皇后连连的应着,毕竟人家小两口这么久没有见面了,她可不想在这儿碍眼,本来,她就想要离开了。

虽然此刻岚儿可能会伤心,但是也好过一辈子的纠缠。

“你还笑的出来,快点起来去早朝。”上官云端有些气恼的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早朝可是大事呀,他竟然一点都不着急。

上官云端的脸上不由的泛起一丝红晕,她虽然来自现代,但是对于这方面,却并不是那么的开放。

“住口。”只是,一直保持着沉默,没有任何反应的凤阑绝突然开口,声音中,似乎带着几分怒意。

不相信他吗?他此刻最怕的就是她误会,但是她偏偏就真的误会了。

“就依各位大臣的意思吧,这样对两人都是最公平的。”蓝岚略略带笑地应着,脸上再次恢复了她的高傲与自信。

这件事似乎真的有些。

“皇上,这是为桐城的百姓募捐的,是全京城百姓的心意,她们的心中也都牵挂着桐城的百姓,希望能够帮助桐城的百姓度过难关,所以,这笔银子,只能送到桐城,送到每一个受灾百姓的手中,而且,这些银子就算全部送去桐城,只怕还不够。”上官云端听到皇上的话,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皇上果然在打这笔银子的主意,不等皇上说完,便冷声打断了皇上的话。

他一一扫过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床上,床下,衣柜处,能藏的住人的地方,绝对没有丝毫的放过。

“丞相夫人,你等一下。”只是上官云端看到丞相夫人也要离开时,却突然开口说道。

“哦。这样呀。”上官云端的眉角微微的一挑,望向她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轻笑,只是,却并没有勉强她,而是顺着她的意思说道,“这样也好,那你就先回去吧。”算算时间,凤阑绝那边应该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她也不怕她在这个时候去向凤阑锐通风报信了。

“梦儿,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快,带公主下去换衣服。”皇后也猜出了是怎么回事,只是,像这样的情况,绝王又那么护着那个傻子,她只能先让夜如梦下去。

“怎么?难不成你想要的只是一个木偶娃娃。”上官云端眼角微抬,微微的白了他一眼,沉声回了他一句,这个男人难不成想娶的也是一个只会听话,顺从的女人。

“这儿没有什么黄嫂,姑娘只怕走错地方了,这儿是将军府,可不是随便就能闯进来的,外面的护卫都在做什么?”老夫人看到她的样子,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略带严厉地说道。

其实此刻凤阑绝与叶寒已经走了过来,也听到了凤忆希的话,只是,凤阑绝却并没有急着出面,反而只是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而其它的人听到凤阑绝这样的称呼,也都是微微的惊住,毕竟她们还没有成亲,这称呼的确是早了点。

“报复他?你觉的可能吗?”上官云端微微失笑,报复夜无痕,用她一生的幸福来报复夜无痕,这怎么可能?

“她跟你说了什么?”凤阑绝绝非八卦之人,但是现在却忍不住问道。

上官云端自然不会去计较,她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份宁静,只要别人不来招惹她……

上官云端知道他对她的感情,但是她现在已经嫁人了,注定要辜负他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保持沉默。

“所以,你不必再跟本王回去了。”夜无痕的脸上仍就没有太多的表情,再次冷声说道,听似无情的话,却让秦思柔感动。

秦思柔的眸子中,慢慢的盈满了泪水。

毕竟这一次,皇兄是来正式提亲的,若是凤忆希再像上次那样的拒绝,那时候,就不会像上次那样的简单了。

而她竟然在别人说那茶里面有毒时,仍就去喝了,可见,她真的是傻到家了。

这次不仅仅是李贵妃脱不了身,就连皇后也一定会被扯进来。

若是凤阑绝察觉不到上官凌雨的异常,若是所有人都发现不了上官凌雨其实是假的,那么上官凌雨会不会就真的成了凤阑绝的王妃?一旦拜了堂,会不会一切都不能再挽回了。若是凤阑绝永远不能发现上官凌雨是假的,会不会就那么跟上官凌雨过一辈子。

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心中暗惊,原来她记忆深处的片刻是真的,娘亲也曾经那么跟她说过,只是,她并不知道还有另一根链子。

想到小姐马上就上轿,就要离开了,她实在是不放心,倒不如就按那个丫头说的去试一下,若是绝王真的爱着小姐,那她也就不用再担心了。

虽然他知道内情,但是现在,却也不得不装出一副极为愤恨的语气来,只希望,还能够撇清关系。

不得不说,太上皇的确够高,这件事,本来就是由二皇子与皇上一起密谋的,此刻太上皇竟然故意让皇上当着众人审讯二皇子。

上官云端眉头微蹙,双眸中多了几分沉思,突然眸子一闪,脸色随即一沉,难道二皇子是想要。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沉,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今天算她们运气好,她不想跟她们计较,不过这笔帐,她会好好的记的,有机会,她会一一讨回来。

上官凌雨轻叹,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再次慢慢的说道,“听说绝王的容貌可是绝世无双的,所以我更担心,她等会见了绝王,花痴的毛病又犯了,到时候,若真的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来,这次的选亲只怕就真的黄了,听说绝王本来就不怎么同意这次的联姻,只是因为凤月国皇上的命令,不得不来的……”

“好,就这么办。”众女子纷纷的附和。

看到夜无痕那嗜血般的残忍,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同情上官凌雨,包括柔弱的秦思柔。

“只是,上官将军那边要怎么办?”平时最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叶寒此刻的脸上却多了几分凝重,若是真的要处置上官凌雨的话,那么最痛,最为难的只怕会是上官傲天。

众人都有些不明所以的望向叶寒,不明白他为何会发这么大的火,按理说,就件事,跟他才是没有半点的关系。难道说,他也喜欢上官云端,所以看到夜无痕争上官云端,所以生气?

她从来没有对他这么笑,那怕是以前她那样的执着的追着他的时候,都没有那么笑过。

那一刻,他便明白,这个世上,没有人亲情,感情,能信的只有你自己,要看的只有你的势力,你强别人就服你,你弱别人就欺你。所以他努力的让自己变的强大,不断的扩展自己的势力,终于让皇上不得不重视他,让这夜阑国离不开他。

“怎么?这么激动?”凤阑绝看到她的样子,略带不满地说道,声音中,已经明显有了几分醋意,“不会是后悔当时自己不在场吧?”

“上官凌雨,你真够毒的。”叶寒很显然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骂道。

“毒,我毒?哼,那个女人才更毒,从小到大,爹爹就只爱她一个人,不管有什么好的东西,都给她,现在,凭什么,好的男人也都要一个个被她抢走,我不甘心,我甘心,我得不到,我也不会让她得到,很好,上天有眼,那个贱人已经死了,死了,你们一个个再爱她都没有用了,她已经死了,哈哈。”

上官凌雨再次疯狂的吼道,而说到上官云端已经死了的时候,似乎十分的得意。

凤阑锐的身子微微的僵滞,微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危险的冷意,脸色也更加的阴沉了几分。

“是。”那个侍卫恭敬的应着,然后推着凤阑锐向着太上皇的寝宫走去。

毕竟,每耽搁一点时间,太上皇醒来的可能就越大,他必须趁着太上皇还没有醒来前进去。

小的时候,他跟凤阑锐的感情是最好的,那时候,他们两个都很优秀,太上皇也很喜欢他们两个,那一天,他像平时一样,跟凤阑锐去后宫后面的山上去玩,那天正好刚下过雨,有些滑,而他们在快要爬到山顶时,突然从山上滚下一块大石头,当时,那石头是正对着凤阑锐的方向砸下来的,所以,当时,他来不及多想,便下意识的将凤阑锐推开了,那时候,他才只有十岁,而且,当时太过紧张,太过害怕,他一时间也忘记了,他们正在山顶。

再后来,凤阑锐的母妃因为承受不住那样的打击,服毒自杀了。

而凤阑锐的性格便愈加的孤僻。当年,凤阑锐已经有十五岁了,所以,太上皇便给了他一个王府,让他搬出了皇宫。

凤阑锐的身子愈加的僵滞,是,他是不相信外人,所以,才会让他偷偷的潜入凤阑绝的王府中,只是,他明明让人为他易了容,却没有想到还是被凤阑绝发现了。而且,他以为,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他以为,没有人会记得母妃的样子了,没有想到凤阑绝竟然还记的。

其它的女人,都是一脸的嫉妒,但是谁也不敢多言,也都跟着急急的离开了。

“哼。”上官云端冷笑,“我刚刚只是问了李公子几个最普通的问题,只不过是李公子自己心中有鬼……王爷与尚书大人做证,我何时陷害李公子了?”

“这……”皇上此刻的脸色可以说是难看到了极点,一双眸子中也尽是懊恼,或者还隐着几分狠冷的怒意。

此刻,他自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想要求和。若是与杀头比起来,他倒是情愿学狗叫。

上官云端看到他手中的东西时,微愣了一下,这根链子应该就是娘亲留下的吧。

张大旺瞬间石灰成雕塑,腿一弯,便直直的跪在了地上。一张嘴大大的张着,竟然连痛呼都忘记了。

第一张画像,正是昨天被害的那位女子,李玉自然认的,当他望向那画像时,脸色明显的变了一下,毕竟是做了亏心事。

“本公子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认识,一个都不认识。”李玉听到上官云端的逼问,脸上也多了几分怒意,对着她怒声吼道。

夜无痕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双眸望向一直安静的维持着一个姿势,似乎是完全的吓傻了的上观云端,眉头轻蹙,再转向地上的丫头时,眸子深处,似乎多了几分冷意,只是,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表情,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更何况那个人应该没有害她的意思,若真的有什么企图,以南宫世家的势力,他应该也会顾及一下。

外面的青容听到吩咐,倒是没有去分辩声音,而是急急的推门进去。其他的丫头没得到命令自然不敢进去,只是站在外面等着。

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却是成功的误导了二夫人。谁能想到一个傻子会骗人?

“奴婢参见王妃,参见公主。”那宫女恢复了自由后,连连的行礼。

那些侍卫见两个宫女带着一个卖菜,都没有太在意,也没有过多的检查,便放她们进去了。

上官云端的眸子也快速的望向皇后,等待着皇后的回答。

太上皇的唇仍就轻颤着,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般,想要再次的开口,只是,唇动了几下,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太医微怔了一下,连连的向前为太上皇检查,只是,他的脸色却是越来越沉重,片刻后,才转向皇上,沉声道,“回皇上,太上皇已经走了。”

上官云端并没有理会他们,一双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太上皇,心中更多了几分疼,而刚刚被太上皇握着的手,因着他的垂下也跟着落下,似乎她的手,仍就与太上皇握在一起,她此刻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想这样分开。

所以,二皇子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争夺这太子之位,当然其它的皇子也都明争暗斗。

“臣妾是实事求是,可不是什么挑拔是非,皇后可要弄清楚了。”那个女人再次一脸冷笑的反驳。

凤阑锐没有开口,凤阑绝自然也不会开口,沉默中,整个大殿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而且,凤阑锐也很清楚,若是在这个时候动了他,整个凤月国就乱了,到时候,他那皇位也就保不住了。

是呀,丞相大人若不是对凤阑绝绝对的忠诚,那就是极有可能原本就是凤阑锐的人,这么做,原本就是来试探凤阑绝的。

“是的,都离开了。”隐微愣了一下,但是却是十分肯定地说道,隐做事,向来都是十分的谨慎,没有把握的话,他绝对不会说,他此刻既然说都离开了,那自然就都离开了。

“看看你研究的怎么样了?”上官云端说话间眸子再次望了一眼那几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

好在叶寒处事谨慎,严谨。

“这种时候,他竟然整天出去玩,一点都不担心他的将来?”凤阑锐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脸上却带着几分明显的怀疑。

轻淡的话语中,也不带丝毫的逼问的气势,便像是随意闲聊。

而凤阑绝的眸子也微微的眯起,更多了几分狠绝,不管那人是谁,他都不会放过她。

当时,他也是在场的,所以,那几个侍卫,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机会,不可能是他们发动的那弓弩的。

“属下会让人暗中监视刚刚那几个侍卫。”隐还真是凤阑绝肚子里的蛔虫,听到凤阑绝的话后,便随即低声说道。

看到凤阑绝时,有些惊怕,但是,还没有反应过过来时,便被素容拉过来,在她的脸上快速的做着什么,更是彻底的惊住,只是,一时间,也不敢说什么,更不敢反抗,只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凭由素容‘蹂躏’。

并且放话出去,一旦立案,不管凶手是谁,都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这还能怎么办呀,只能不参加了,总不能衣衫不整的参加绝王的选亲吧。”一人女子附和着上官凌雨的话说道。

上官云端语气,是呀,这个还需要问吗,一个宫女,在这皇宫,还能奉谁的命令。

只是,她原本就是为了逃避选亲才配合着那些女人把自己的衣服弄破的,现在,她竟然又给她弄来一件新的。

她的身高,在这夜阑国,可是略略偏高的,一般人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极少有合适的,但是,这件衣服,竟然如此的合身。

是谁精心设计了这一切?

“娘亲,你我都是女人,难道你就忍心雨儿去受那种折磨吗?”其实,二夫人的做法虽然极端,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的确是为了上官凌雨着想。

上官云端脸色微沉,这老夫人说话实在是太过可恶,这整件事情明明都是上官凌雨惹出来的,老夫人竟然也能够把这所有的责任都推在她的身上,而且竟然连她的娘亲都骂了。

“我去看看爹爹。”上官云端沉声低语道,让凤阑绝等人在大厅,她便去了上官傲天的房间。

众人纷纷的惊滞,先前,上官凌雨的脸已经被他毁了,如今竟然还要让人割下她的舌头,这还不如直接的杀了她呢。

很显然,上官凌雨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