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雄霸传
作者: 梅龄章节字数:70689万

“走。”方继藩也爽脆的动身,直接到了厅里。

“……”欧阳志三人彻底的震惊了。

街面上,只剩下了风,风扫着落叶,沙沙作响。

或许是张懋和方景隆还没有反应过来,可方继藩却很快便听出了弦外之音。

可这并不代表考官识货啊。

当然……对于勋贵子弟而言,能这样答,确实没什么挑剔的。

就在这时,有人嗷嗷大叫,箭步冲向方继藩,抱住方继藩的大腿,哀哭着道:“少爷,少爷,您不能卖地啊,少爷,崽卖爷田这……这是要天打雷劈的啊,卖了,满京师都要笑话,都要戳方家脊梁骨,伯爷若是知道…呜呜……”

方继藩一惊,这是怎……怎么回事?

而这身体的主人……

接着,便有文吏举着一个牌子来,方继藩被这张懋盯着后襟发凉,可一看了题,便不理会张懋了。

方继藩眼珠子都直了。

这十全大补露,说穿了,不就是鱼肝炼油制出来的吗?

弘治皇帝听到这里,脸色一正,心里咯噔了一下。

于是,他忙道:“儿臣在。”

弘治皇帝心头一震。

弘治皇帝脸瞬间的阴沉下来,显得格外的可怕。

陈彤一脸底气不足的模样。

到了现在……还能说点什么呢?

似乎也只有方继藩,才能拿点主意了。

弘治皇帝:“……”

“即便是赈济,损失还是不小,因而才谨慎,弟此番只打算备三千瓶的货。”

“骗你?”赵津冷笑,直接取出了一份手谕:“非要我不跟你嬉皮笑脸才是,那就接手谕吧。”

慕太后不得不下旨命人死守洛阳,一面开始安抚人心。

好在新军暂时能稳住京中的局面,新军人虽不多,却从飞鱼峰源源不断的得到补给,甚至是洛阳学宫的读书人,此刻也都变成了辅兵,他们负责将无数的火药和器械运上城头。

张煌言面无表情:“还能怎么说,无非是,他们想要抵抗到底罢了,现在已经无望了,城陷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负隅顽抗,能有什么出入,难道,要所有人陪葬吗?”他深深的看了张金生一眼:“这件事,你也少在外头和人提,无论如何,老夫看来,洛阳是势必要不保的,都到了这个份上,是该为张家谋一条出路了,现在我们张家就等于是坐在了一条漏船上,若是再不登岸,岂不是家破人亡?“

“陛下宽宏大量,臣等拜服。”众人纷纷磕头。

…………

可项正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于是一下子,他又和颜悦色起来:“梁卿家说的极是,想来,朕是多虑了,哎,其实若是梁卿家趁此机会,挖断了河堤,使这洛阳内外,成了泽国,正好,可趁此大水,掩护楚军后撤,而陈凯之自己都焦头烂额,料来,也不敢追击。只是而今,朕与诸将士们坐困于此,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这陈凯之的军马,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朕唯一担心的,反而是楚军上下,不能团结一心,梁卿家是朕的肱骨,朕欲封你为王,就封为陈王吧,至于其他的将士,也都各有封赏,告诉他们,只要他们肯与朕同舟共济,朕绝不吝啬赏赐。”

在黑夜里,一个个不同的面孔被火光映照的通红,陈军破了胡人,其实,就已意味着,大楚的社稷,彻底的亡了,即便是最傻的人,却也知道,此时的陈军,是不可战胜的!浩浩荡荡的人流,朝着中军大营扑来。

若说不紧张,这是骗人的,因为那中军大帐中,乃是他们大楚的皇帝,是延续了数百年社稷的真命天子啊。

他们一个个带着杀机,顷刻间,这无数的人流,已是将中军围了个水泄不通。

沉默。

是关外被数十万胡人铁骑团团围困,回到了关内的陈军?

而是一个个人,像是脚下生了钉子,心里想逃,腿却已是软了。

吴越瞪大了眼睛,他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了。

若非是平时操练,给了这些新军士兵足够的忍耐力,只怕这五千人,早已掉队了近半。

他们一个个面无表情,即便是有,那一张张脸,也如今日的天色一般。这大帐之中,一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他似乎也想通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顾得了什么呢,拿下洛阳,灭亡陈国,才是当务之急,而且,一定要用最省时省力的办法,以防背后的燕人捅刀子,更需保留着足够的有生力量,弹压接下来数之不尽的陈地民变,既然如此,那么就只能用这个法子了。

吴燕倒也不扭捏,颔首点头,行礼去了。

而在这里,已是发动了数万的民夫,许多民夫,都是附近征用而来,楚军和蜀军以及新进加入的越军用鞭子驱赶着这些衣衫褴褛的民夫,已预备好在河心修筑简易的水坝,同时,许多的火药,搬运而来,他们预备在险要的河道一处,直接用火药开一道口子,将这河水直接灌入下游的洛阳城。

倒是有一些楚人士兵,偷偷的露出了口风。

于是,当天夜里,大都督吴楚亲自带着人到了位于这洛口的大营里,折腾了一夜,足足抓了七十多人,其中多数都是一些低级武官,还有一个乃是游击将军,到了次日黎明,七十多人的头颅,便直接的悬了起来。

楚军九万余人,越军虽只来了先锋军马,可后续陆陆续续有十万兵马尾随其后。

“放心吧,先生还不明白吗?天命就在朕的手里,成大事的人,岂有一点风险都不冒的呢,何况,朕有五千护卫,也足以了,在朕看来,各国军马,不堪一战,倒不是朕小瞧了他们,只是……晏先生近来看多了锦衣卫送来的密报,想来,此中之事,先生比朕清楚。”

自秦汉以来,天下六分,这个格局,渐渐的稳定,以至于这一统二字,再没有人提了,几乎所有人,都规避着这个问题,而各国的君主们也保持着默契,谁强,则弱者联合一起自保,如此,即便一国强盛,却依旧无法撼动五国。

可接下来呢?

朱寿顿时,心底掠过了深深的无奈之感,更有一种疲惫也是侵袭上了心头。

而刘涛迎面而来的时候,便口里大吼:“吾奉大汉天子之命而来,胡军覆没,尔等汉儿接旨!”

他们比谁都清楚,此次胡人出动的乃是倾国之力,足足数十万的铁骑,遮天蔽日,而区区十万的陈军,即便是没有战败,那也至多是旗鼓相当,怎么可能……会胡军覆灭呢。

二人被提上来,亦是被乱枪打死,辅兵们上前,将他们吊起,这里,早已排列了数百根木桩子,一具具尸首便被悬在木桩上,陈凯之再留下了一营人马,接着,下令回师。

陈凯之却已收剑,笑了:“有没有利,不重要,朕叫你来此,是有一口气,还没有出,你可知道,在这里,有多少英魂在此?”陈无极被人抬着,抵达了一个大帐,随后,便是军医开始施救。

陈凯之预备起身,似乎他还需去巡营,听了陈无极的话,驻足:“一千三百二十四人。”

陈无极颔首点头。

凌乱的脚步声出现。

可现在,他们突然意识到了。

他们好不容易自一次次地狱里活着走出来,却如无止境一般,每一次刚刚以为可以迎接胜利,可接下来,要面对的,却是又一个修罗场。

仿佛在这人间地狱里,磨难永远没有尽头,先是枪林弹雨,接着是火炮齐鸣,是那可恶的意大利炮,最终,却又是壕沟里的士兵顽强的抵抗,现在……他们看到,现在站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群无畏的人,远处,依旧还是枪声大作,还是炮火轰鸣,而在这里,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已经没有人畏惧死亡了。

此时,已是愈来愈近了。

他紧张,身边的老兵竟也有些紧张,更别提那些新兵了。

可很快,他想起了自己的职责,于是高声大吼:“预备,都预备……”

而呼啸的胡人铁骑之后,则是赫连大汗提刀伫马,此番全体的冲锋,等于是押上了自己的一切,可赫连大汗却依旧没有选择只单单驻马在此,他遥遥的眺望着,看着自自己身后如洪峰一般冲出的骑士,此时,坐下的战马也开始跃跃欲试。

这时,突然竹哨声响了,这是斥候们的竹哨,竹哨短促而尖锐,一下子,壕沟中的无数官兵纷纷探出头去,无数颗脑袋和眼睛,顿时看到了前方数里之外烟尘滚滚。

而与此同时,一杆杆的火铳自壕沟中探出来,意大利炮早已调整了位置,在后头的炮兵阵地也早已将炮口进行了校准,只有掷弹兵们最清闲,他们依旧还在数着他们宝贵的手弹。

在这风雨欲来的时候,各队在自己营地里,除了必要的守卫之外,其余的人,俱都在校场里,开始如往常一样读书。

在这营地之外,是交错的壕沟,这是辅兵们早已挖好了的,这里的地质松软,土地也平坦,极少有岩石,所以壕沟挖起来很顺利,这壕沟四通八达,纵横交错,于是,无数的人开始跃入壕沟之中。

何秀又惊又怕,他哪里想到,此时,竹篮子打水,已是一场空了,他哀求的看着大汗:“大汗,要三思啊,要三思啊。”

苏叶上下打量陈凯之,见他穿着金甲,心里便知陈凯之的身份了,忙是拜倒:“臣苏叶,见过陛下。”

王翔身躯一震,顿时明白了。

这几日,倒还相安无事。

赫连大汗气得眼中布满血丝,只是狞笑。

赫连大汗大笑,并不以为意,随即目光落在了何秀身上。

这一战规模不大,而且时间也不长,战果自然也算不上丰盛,却令此前紧张的新兵们,一下子定下了心来。

苏叶这个人,陈凯之是知道的,此人确实是西凉重臣,堪称是西凉的四朝元老,地位超然,据说他在任内阁大学士期间,对那国师专权,不敢有任何意见,闷不吭声,因而在西凉国内,有不少人心生不满,却又因为如此,那国师对他还算不薄,甚至还专门跑去见当初的西凉皇帝,将西凉国的公主下嫁给了苏叶的孙儿。

陈凯之点头:“你既拍了胸脯保证,那么朕……就相信你,传令,三日之后,留新十营守关,其余九营,随朕出关,觅敌踪迹,与贼决战!”

“陛下,有些话,臣本不该说,可现在,不说出来,又难免如鲠在喉,其实当初何必要裁撤掉百万军马呢,若有这百万军马在,至不济,也不至今日这般,捉襟见肘,臣万死,这些只是臣的肺腑之词,断无埋怨君上的心思,只是觉得陛下操之过急了一些。”

陈凯之不愿多说,却郑重说道:“给朕再探,务求摸清楚贼军的底细。”

赫连大汗随即冷笑:“呵呵……你们汉人,就喜欢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各国都是心怀鬼胎,固然他们有压制陈人的心思,可又如何,他们不动手,有个什么用?”陈凯之一丁点都没有耐心,他觉得自己完全没必要和这何秀胡扯下去。

若是能借此机会,兼并各国,实是再好不过的事,毕竟各国都是汉人,倘若用战争的方法,不知要死多少人,还不如凭借着极高的声望,促成此事。

他这是完全支持陈凯之,顺便也在帮陈凯之拉拢人。

户部拟定了钱粮的章程,再进行分配。

不过这等读书人,却并非是所谓的之乎者也,除了能识文断字,还需有一定思考能力。

大家所期待的,便是能得一根火铳,像老兵们一样,去校场里放铳,不过现在,显然还不是时候,因为他们的新兵,只有步操,而且是没玩没了的步操。

他们是极尴尬的。

这消息一出,送至洛阳,顿时天下震动。

其实,明眼人都明白,这王建不过是最正常不过的叛贼,之所以打出这样的旗号,不过是因为走投无路,知道迟早被蜀军绞杀,迟早败亡而已。

“是,此次陛下与胡人和西凉决战,许多人私下里很是担心,他们认为,胡军与西凉军马有百万之众,遮天蔽日,一旦开战,胜负难料,陛下此举,实是过于冒险了。”

“除非,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本意并非是我大陈,而在于……在这洛阳的各国使者?”

晏先生淡淡道:“胡人自诩自己是白狼的子孙,而兀那图在胡人之中,是黑狼的意思,这白狼之中,混杂了一匹黑狼,虽同是狼,却并非是同类,这个人的名字,料来是胡人赐予的,而这兀那图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意思是,此人虽非族类,却也属于狼群中的一员。”

晏先生目中闪烁着,却是不发一词。“这是什么意思,不拉丁?这丁从何来,粮草不需有人搬运?难道连辅兵都不需?一旦开战,钱粮如流水一般哗啦啦出去,朝廷真有这么多钱粮,足以开战?“

因而……虽然百姓们恐惧胡人,可实际上,真正要开战,绝大多数人,却有畏惧之心,痛击胡人固然是好,可到时,朝廷发动数十万劳力随军,无数人搬运粮食,更需无数人作为辅助,这……可都要人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068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