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八卦天煞
作者: 梅龄章节字数:70689万

比她漂亮的多的去了,比她演技好的虽说少但也不是找不到呀。再说傲吧,他家阿末比蓝弦还傲呢,为嘛这蓝弦的运气就这么好呢,明明他们家阿末比蓝弦好十倍百倍呢。

“什么?国际大导演瑞?”

该死的蓝弦,他不过是去了一趟京城,回来就天地变色了,和墨云天戏里戏外有眉来眼去,好,很好!

像是提起了莫放的伤心事一般,莫放的双眼闪过一丝光亮,又黯然了一下,十指紧紧的交缠着:

“莫放他……”蓝弦深吸一口气,看着那穿着白色衬衫,一脸苍白的莫放,怎么也无法相像,莫放变成这个样子了。

十年磨一剑,她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她想要的就是一个有足够经验,又足够了解这个圈子的经纪人,其他的她不需要经纪人操心。

八年,蓝弦是白雪第一个带的艺人,但是他相信蓝弦可以成为他经纪人生涯中丰碑。

十年,是不是太长了,长到她忘了十年可以改变很多,十年前融柳可以凭借演技傲立于演艺圈,可十年后的蓝弦要做却是这般的难。

“记者已经来了,这个时候可不能出什么事,不然外界就会猜测,是你们三人不合才将组合解散的。”

“当然。”蓝弦毫不犹豫的回答,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出卖自己。

众人的视线全部在蓝弦与莫庭之间游走着。

没有蓝弦什么事了,邵阳和颜子末虽然为蓝弦感到遗憾,但是r&m集团的事,绝对不可以怠慢,要知道蓝弦可就因为对方才红起来的,在这个圈子是很忌讳忘本的。

他宁可拼着这经纪人不当也得把蓝弦带走,可是他刚冲上去,就被两个黑衣人给挡住了,无法上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蓝弦在那男人的带领下,朝三个八的包厢走去……“白雪,我们先不管了,这些报道我想莫庭应该会出面,如果他不出现那我们也就随之任之,只不过做我的纪经人,要记得有任何人问起我和莫庭的关系,你必须一口咬定,我和莫庭没有关系……”

看着蓝弦那没有任何表演成份的笑,莫庭的眼里露出了一丝自己也没有发觉的笑。

“关于之前你和融柳小姐的绯闻是真的吗?你真的有追求过融柳小姐吗?”重点来了,某报的记者激动的将这个问题丢了出来。

“那么融柳小姐的葬礼你会参加吗?还是你会参与融柳的后事安排?”

蓝弦的演技真的很好,和蓝弦对戏最多的墨云天最是清楚了,很多时候就是墨云天也被蓝弦轻易带入到角色的情感之中,导演一喊开始他就成了北君默,那个即使爱也表面也是冷酷的男人。

好吧,莫庭承认自己是故意的,他要看看拿着衣服的蓝弦要怎么换衣服?

r&m集团的莫庭呀.

保姆车上,蓝弦和往常一样,坐在后坐闭目养神,就在车子准备发动时,墨云天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啪……

这是不是传说中的虎、狮之斗呢?只是谁是虎是谁狮呀?而最后鹿死谁手呢?r&m集团有多么的重视蓝弦,在见识到r&m集团在盛世皇庭的排场后众人就明白了。

她有天赋又如何?她适合演戏又如何?

导演满意的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蓝弦真是一个好演员,拍她的戏最是轻松了,蓝弦从来不娇气,那摔倒的戏她也照摔无误。

“蓝弦,这才是你的本性吧?有点成绩就骄傲,丈着身后有人,就不把民众放在眼里。”

人物出场后,主持人就开始打趣了,别看他们说的话很是无厘头,看上去没一句都是有深意的,要让人觉得出奇不意,又让人觉得合情合理可不容易。

主持人的问题很风趣,隐隐有打探任宇泽隐私的嫌疑,不过任宇泽都回答的想当完美,一看就知道有着丰富的经验,而台下的观众也在任宇泽一波一波的回答中不停的尖叫着,人气小天王还是有魅力的……

而蓝弦呢?日后她的人生注定是星光璀璨,前途一片坦荡,因为在蓝弦要代言绽放的消息刚刚放出进,他就收到了天皇娱乐集团的一个成本邀请,邀请蓝弦与墨云天一同主演天皇的一部大戏。

这样的历程,怎么不让人羡慕与嫉妒……手刚刚拿到话筒,颜未警告的眼神就朝叶灵射来,眼中的怒意很明显。

记者的相机不停的对着蓝弦猛拍,各种角度都不放过,星娱不希望旗下艺人蔑视融柳的消息传上出太多,但这为融柳悲伤的消息则不会嫌少的,与星娱乐交好的几家报纸都开始想着用蓝弦来消弥红颜与紫心带来的负面影响。

你不应该怪莫庭,要怪就怪融柳的父母,对自己的女儿那般无情……

一时间,整个会场,掌声雷动,顾子寒代表融柳上台领奖,在台上顾子寒说了什么,融柳没有听到,因为她的眼里满满的只有莫庭了。

雄心壮志突然被打断。这首歌蓝弦很熟悉,这是融柳今年发布的同名专辑《融柳的爱》主打歌——融柳的爱。

蓝弦看了几篇新贴子,其中有几篇都在猜测她被封杀的事情,在说着要不要来找星娱谈判,蓝弦的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

“恩,你不是因为邵阳的话而生气吗?”莫庭的上前,将蓝弦抱在怀里,手很自然的放在蓝弦的小腹上。

“哦,我在想,我和星娱合约的事情。”蓝弦突然了一笑,整个人耀眼无比。

这些公司之前就教给了紫心与红颜,虽因为红颜的事情在前,紫心答的不算出彩,但也没有失言,总之叶灵是松了口气的。

白雪信心十足的摇了摇手中的合约,他已经看到皇牌经纪人的称号在等他了。

“白雪,冷静。”蓝弦没好气的呵斥,要当她的经纪人,首先就得要有一冷静的心,不然如何应对种种麻烦。

两人的餐桌礼仪都很好,饭桌上从头到尾都没有人说一句。

咚……的一声,莫庭重重的摔倒在地,受他牵连的蓝弦则幸福的摔在莫庭的身上。

她的出身是改变不了的,她能做的就是这么多了……

对于莫放,莫庭与蓝弦终于是不再担心了,放手让莫放去飞,去做他想做的事情,待到莫放累了,想要回家时,他们会给莫放一个温馨的港湾……

蓝弦喜欢演戏,但是蓝弦从来不是一个笨蛋,在某国的国情下,她的个人意见,完全可以被忽略。

“你好,你就是蓝弦吗?久仰大名,今天终天见到你本人了。”王亦诗温温柔柔的看着蓝弦,明显一副交好的样子。

导演脸色一黑,心里气的想骂人。

“蓝弦,你是故意让我找芒果的导演拿底稿的,故意让我拿一瓶总统之爱去,我就说吗要拿底稿为什么你会提找导演呢,还让我的上总统之爱,可知道这价值一点也不平等呀。”

白雪内心深处动摇半分后,立马坚定的摇头,他相信蓝弦。

很客气,很谦卑,明明莫庭不在这里,却一副对着本人样,那腰都快弯成九十度了,不得不说r&m集团员工很有礼貌。

“蓝、弦。”对方讲中,蓝弦也就没有必要说英或者英名。更何况她也没有英名,是融柳的时候没有,是蓝弦的时候也不会有。

当然,这事蓝弦没有告诉莫庭,虽说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但是莫庭还是乖乖的守着三个月之期,每天晚上即使再怎么不舍,即使对蓝弦亲了亲了,抱也抱了,不该碰的地方也碰了,却坚守最后一条防线,实在难受了就冲个冷水澡……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068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