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绘声绘色
作者: 梅龄章节字数:70689万

若是当时孟冰怀了孩子,又怎么可能会嫁给蓝宁辰。

孟冰惊住,怎么都怪他呀,当年的事情,可是跟他没有半点的关系呀,他这是什么意思呀?

白容听到孟千寻的话,微微的一惊,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公主,这个月无双可不是一般的人,他做事向来极为的古怪,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要不,先跟皇上商量一下。”

夜无绝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神情间明显的多了几分郁闷,这小丫头,还真是,让人彻底的无语呀。

不过,说出这话时,他的脸上却并没有半点的疲惫,反而一脸的满足,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儿,是他的骄傲。

床幔掀开,床上的一切便迎入了眼眸,只是,此刻,床上只见略显凌乱的被子,却根本就没有小宝儿的影子。

所以,此刻,她说出这样话来,也并不夸张。

“丫头,跟着自己的心走,永远不会错的,有些事情,是需要自己去争取,去把握的。”李老夫人收起脸上的笑,再次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也算是一种点醒吧。

而他做事,向来只看结果,不管过程的。

“皇上这病来的突然,而且十分的严重,三皇子若是不快点赶回去,只怕、、、”初出想了想,再次沉声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住,但是那意思夜无绝自然能够听到的懂。

更何况,她说的可是一点都不夸张。

不过,看到蓝宁辰此刻这副狠不得吃人的样子,她的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鄙视。

“哦,对不起,我只是实话实说,没有想那么多。”孟冰微微的耸了一个肩膀,略带歉意地说道,只是那神情间,并不见丝毫的歉意。

此刻,他是真的喝多了,那怕是有李赢扶着他,走起路来,都有些摇摆。

李老爷子微愣,也意识到那样的做的后果的严重性,不过,他刚刚也就是一时冲动,那么一说,也不可能真的去那么做。

把一切交给时间。

所以,当看到父亲的信时,他们并没有多想,反而感觉到特别的高兴,更是片刻都不停留的赶到北尊王朝。

秦敏儿微愣了一下,虽然心中感觉的有些可惜,却也很清楚李赢对李逸风的感情,所以,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是呀,相公难道说,这个北尊王朝的公主,就是梦家的五小姐?”秦敏儿的眸子极力的圆睁,脸上更多了几分错愕,若是这么说来,似乎极有可能。

所以,现的放手,也是给他自己留了一下机会。

若仅仅是逸风喝醉了酒,这么点小事情,用的着瞒着他吗?

秦敏儿反正是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李赢的身后,不过,这会倒是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

“没有,刚刚我可是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你竟然还抵赖。”而那个男人更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再次说道,看到花断尘再次微微蹙眉时,双眸微闪。

“算了,我也懒的跟你说了,只要让众人看清你的真面目就行了,免的以后再有人被你骗。”那个男人微微摇了摇头,无奈中似乎又带着几分庆幸。

众人听到他这么说,对他便给多了几分同情,相对的,便对花断尘更多了几分厌恶。

“你他这般无耻的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出来的,所以,很有可能。”更有人忍不住的附和。

“终于走了。”白容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终于把那个瘟神送走了,他怎么觉的,这比执行任务更难呀。

绝对的不相信面前的女子会因为这个的原因而杀人。

毕竟,任谁听到花断尘那样的话,都会怀疑的,更何况这可是关系到她的亲生女儿的事情。

“皇上说的对,不管怎么们,她都是我们永远的女儿。”李灵儿的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异样,说话间,微微的望向孟千寻,对着她,轻轻一笑。

更何况,他说的那个同样也认识千寻的证人贵族农民。

更何况是她本来就离花断尘没有多远的距离。

以花断尘的武功,那对于他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众人一直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

只看的清最上面的写的圣旨,后面的字,就都有些模糊不清的感觉。

夜无绝仍就低垂着眸子,站在花断尘的面前,一动都没有动,似乎没有皇上的命令,他就不会动一下。

“你是我夫君。”孟千寻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思索的便直接的脱口说道,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

他的女人,他自然可能会让别人抢走,所以,不管有多难,不管要面对多么激烈的竞争,他都一定会赢,一定会。

“哈哈哈,”夜无绝再也忍不住,不由的大笑出声,他真的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的可爱,此刻的她,再不是平时的那副强硬,冷冽,只有那种小女人的可爱。

“你跟我合作,事情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我们就是最完美的组合。就像那次一样。”段红见他毫不犹豫的答应,心中暗自高兴。

毕竟,他可是得到过北尊大帝的赏识,所以要见到北尊大帝应该会简单的多。

然后,才会有了后面的误会。

花断尘听到她的计划,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带着几分嗜血的阴狠,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好,就以你的计划,我会想办法进宫,见北尊大帝。”

她刚刚穿着略带宽大的衣袍,倒是看不出来。

而且还有些莫名其妙。

“怎么?现在不装了?”不过,李老爷子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反而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再次闷声说道。

“父亲,我跟冰儿只是朋友。”李逸风觉的,这误会真的是大了,他跟孟冰?

李老夫人望着李逸风,双眸微闪,她觉的,逸风的心中可能有心事。

因为,那注定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感情,所以,只有他自己一个知道就好。

“不可能,你不通报,你怎么知道公主不会见我,我可是有要事要见公主,耽搁了你担的起吗?”花断尘看到那侍卫的态度,脸色不由的一沉,也不再求他了,突然狠声说道。

她是了解那个男人的,为达目的,可是不择手段的,如今,他为了讨的她的欢心,竟然连平时最不屑的事情都做的这般的顺其自然,连平时最讨厌的话,更是说的这般的顺畅。

不过,他此刻说解释,便也更加的肯定了,他当初的确是做了那样的事情。

房门外,他的身子微僵,站在花海中的他,微微摇动,身子碰到了一边的花束,那花束便倒了一边,这一次,他没有再去注意,甚至没有去做什么,而是任由着那花倒了下去。

“我也没有说是要花公子喜欢我。”原先那个做梦的小宫女唇角微瞥,有些不满地说道。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可是泼妇的风格,而他现在,除了没有哭,其它的也都算是做全了,而且,做的可绝不比泼妇差呀。

难道她说真的那么的狠心,真的不肯原谅他吗?

这个男人,真的是太自以为是了。

怎么突然的跑出了一个男人,然后这般深情款款的走向花公子呢?

众人都不由暗暗摇头,这个男人,不会是个疯子吧?不少字

孟千寻对上北尊大帝望过来的眸子,再看到娘亲的神情,心中微痛。

只怕她走到大殿就会被那些大臣们赶了出来。

李灵儿的眸子慢慢的转向他的眼睛,直直地的望着他,这才慢慢的开口道,“你、、你?”

说真的,她一直觉的对千寻有些愧疚,一生下她,便丢下了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照顾过她活在无限世界。

而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她,一家人团聚了。

当然,大将军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为了刁难孟千寻,只要孟千寻说出取消招亲的事情,他便有理由,将她赶出这个大殿。当然,他也是知道在这个时候取消招亲的事情的后果的,他也不可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的。

这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朝中也派去人员,送去了粮食,但是,却解决不了根本。

当然,这是她自己决定的,甚至没有跟北尊大帝商量,不过,她相信,北尊大帝竟然将朝中的事情交给了她处理,自然就不会再干涉她。

孟千寻怔了怔,身子下意识的坐正,然后,快速的伸手,去拿他手中的纸条,脸上的期待也更加的明显。

只不过,他刚好进来,把她的话打断了。

看来,他是应该好好的管管他们了。

白容出了书房,小心的关好了房门,在房门关上那一刻,看到原本站在窗口下的男人突然的闪到了公主的面前,微怔,关门的手微僵了一下,不过,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将房门关上了。

“要不要本王也帮你去搬进来?”冰冷的僵滞,一双眸子慢慢的眯起,透着几分危险的气息,咬牙切齿的声音中,更是怒火升腾,大有着一股,要瞬间的把整个书房给烧掉的危险。

“你真的已经完全的把他忘记了?:”夜无绝的身子再次的一僵,神情间似乎隐过一丝凝重,想起了那天晚上她说过的话,她说,伤的太深,所以不会再爱的。

她不想跟他之间再有任何的关系,不过,他现在是在为北尊王朝做事,那件事情又是造福百姓的事情。

本来听说皇上回来了,原本是想着进宫来见皇上,向皇上禀报一下工程的事情,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宫中传出消息,说是皇上生病不能操劳,所以将朝中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公主处理海岛农场主。

“看来,你是没有什么事情了,那本公主就不送了,本公主这儿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孟千寻此刻竟然有些不想再看到他,早就没有了感觉,没有了感情,这一刻,再相见,除了可笑就是无聊。

“为何要招亲?”只是,他的话语微顿了一下,不等孟千寻开口,便再次问道,那声音似乎微微的带着几分异样的紧张绝品邪少最新章节。

所以,她根本就不善于说谎,那怕她是一名出色的特工。

不过,貌似她也没有对他说过什么慌呀。

孟千寻没有说话,这件事情,的确是不好解释,而且,她也觉的实在没有跟他解释的必要。

他?他也太过自以为是吧?

而且,夜无绝注明的最后的一项比试竟然是锈刻!

孟千寻快速的出了房间,脸上是再明显不过的期待,迈出房间后,双眸便快速的望去,只是,却意外的并没有看到夜无绝。

“那是当然的了。”孟千寻轻笑的抱住她,在她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这一点,她也是绝对的相信仙魔堂最新章节。

“真的有那么多人?”孟冰也是不由的惊住,虽然她知道来了很多人,但是却没有想到,天下各色各样的人都来了。

“若是慢慢的静养,按我的药方来医治,倒也不是无法医治,不过,却不能着急,不能操劳,所以,朝中的事情,以后定然是不能再管了。”李逸风此刻的脸上也是少有的凝重,不过,听他的意思,只要静养,北尊大帝的身体应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对,对,皇上只要静心养病,不要着急,不要生气,也不要过多的操劳,这病倒也并不可怕。”跟在一边的雪太医连声说道,“所以,以后,皇上一定要放宽心。”

“咦,怎么都没人了,这么快就下早朝了吗?”孟冰看到空空的大殿,眉头紧锁,神情间隐过几分疑惑,而且千寻先前明明闯进大殿的,这怎么无声无息的就结束了。

脸色便一下子变的凝重,唇角紧抿,一句话都没有说。

“那皇兄有无大碍?”孟冰的眸子快速的转向雪太医,急声问道。

“这病最重要的是不能着急,不能生气,而且不能过多的操劳,今天这病一发作,再医治起来就更难了,所以,以后万万不可再刺激到皇上,否则、、、”雪太医欲言又止,那话语中的意思,大家便也都明白了。

她一定要想办法医好父亲,不能让他的以后的日子中都在病痛中度过。

“对,对,我怎么把李逸风忘记了超级之无限星空。:”孟冰一听到孟千寻的话,双眸微亮,脸上隐隐的多了几分希望,她对李逸风也是了解的,也知道李逸风的医术十分的了得。

孟千寻的心中也多了几分希望。

孟冰拿过一张纸,快速的写下了什么,“这是以前李逸风的住址,希望现在没有搬家。”

“恩,外公不会有事的,外公醒来后,就陪宝儿出去玩。”李灵儿将她抱在怀里,一双眸子却仍就是望着北尊大帝的。

孟千寻微怔,旧疾?太医说的这个理由听起来倒是合情合理,毕竟这么多年,北尊大帝也是一直都在寻找着娘亲,也是吃了很多的苦,身体上的苦倒是次要的,关键还是心理上的折磨。

丞相大人不顾皇上的指责,再次急声说道,这话说的有些过激,略略的倒是有着那么一点危言耸听的感觉。

会吗?

“皇上,皇上,你要注意龙体呀。”雪太医连连走向前,一脸的着急,一脸的担心。

有着快要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了。

他突然明白自己刚刚看到这个小丫头时,为何会莫名有着亲切感,为何会那么情不自禁的走向她,为何会不想拒绝她的一切的要求,只想宠着她,爱着她了,因为她是他的女儿。

“皇上、、”有人小心的喊着,不过,这会皇上正咳的厉害,也无法理会他。

孟冰真的很难想像的出,接下来,北尊王朝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会不会直接的被挤爆了。

孟冰不由的暗暗的打了一个冷颤,心中暗暗的为她皇兄担心,看来,这一次,皇兄是真的把千寻惹急,以千寻的性格,千寻肯定不会罢休,更不会屈服,所以,这一次,皇兄只怕是自身难保了。

北尊大帝是两天后赶回了北尊王朝,自然是直接的回到了皇宫。

这样的冲动,他可是从来没有过,平时的他,本来就是极为的冷淡,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他向来都不会去理会的。

他的脑海中甚至想到了他跟千寻的孩子,不过,算算时间,千寻离开也仅仅是一年的时间,他们的孩子最多也就是一岁,但是面前的这个小丫头却应该最少二岁了。

所以,那种猜测,在他的心中不断的膨胀。

第158章父女相见,她的娘亲北尊王朝的皇上要为他唯一的女儿选驸马的消息一瞬间传遍了全天下,众人纷纷的议论,纷纷猜测。

“不错,不错,北尊大帝是绝对不可能会开这种玩笑,既然发了昭书,自然是真的,大家不必怀疑,够条件的,对自己有信心的,绝的自然可能会被公主选上的,尽管去就是了。”

“但是谁知道北尊大帝的这个女儿是怎么回事的,身边女人都没有,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女儿,谁知道是不是北尊大帝的呀。”那个刚刚怀疑北尊王朝的女儿可能很丑的男人再次小声说道。

“三皇兄,你不会也对这件事有意思吧,不过,你也是娶了正妃的人,虽然说,你的王妃现在不知道去了哪儿,但是,你娶王妃的事情,可是众所皆知的,而北尊王朝的昭书说,可是说的清清楚楚,只是娶了妻子的人,都不以参加。”五皇子看到夜无绝突然停了下来,微愣了一下,连连说道。

初也听到夜无绝的话,暗暗的呼了一口气,似乎还用力的咽了一口口水,双眸微抬,望了夜无绝一眼,然后又快速的垂下了眸子,那一刻,他的脸上明显的带着几分紧张与担心。

“回主子,属下本来就正打算要向主子禀报这件事情的,昨天属下便得知了消息,只是,当时,属下也有些不敢相信,所以便亲自去确认、、、”初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开口说道,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小心。

“为何?北尊大帝为何要下那样的昭书?”关于这一点,夜无绝是真的想不通,北尊大帝明明知道,他跟千寻的关系,为何还要这么做?

并不是他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去被其它的男人亵渎,绝对不允许。

声音中,也明显的多了几分轻颤。

“带她离开。”夜无绝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却几乎是同时的想都没有想的,便把梦千寻推到冷霜的怀中,冷声命令着。

有几个死士想要拦住他们,但是夜无绝却以更快的速度挡住了他们。i^

大约的算了一下位置,感觉差不多到了自己原先的房间时,梦千寻快速的上了岸。

所以,并没有太多的侍卫。

梦千寻避开那些侍卫,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068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