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玄阴寒
作者: 梅龄章节字数:70689万

这一次,九皇叔确实帮了他的大忙,要是九皇叔一个狠心,直接让他死了,那后面的一切都没有必要。

司徒将军没有推拒,待九皇叔一行人在驿馆安顿好,便风尘仆仆地进宫

敏夫人说得不甚明确,谢太后自然认为,敏夫人是在为九皇叔的孩子做准备,根本没有想到,敏夫人这是为蓝景阳的孩子做衣服。

“凤……”符临正想发表一下感慨,哪知才一开口,就被凤轻尘打断了。“小灰灰固定好锁钩了,我们可以走了,你抱紧我。”

“成事在人,谋事在天。谁说凤离嫡女不会嫁给皇上。”前朝灭亡前,不就是有这样的例子1;148471591054062嘛。

明微公主身形一晃,要不是身后的侍女眼疾手快,怕是要摔倒在地……1166逆袭,九皇叔大展神威

骤失怀中的温暖,东陵子洛眼中闪过一抹失落,看周围站了不少人,东陵子洛很快就将这份失落掩下,风度翩翩的说道:“凤姑娘不必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洛王殿下真可悲,有一个时时拖他后腿的妹妹,这辈子也别想抱得美人归。”楚长华在马车里,将这一里幕看在眼里,嘲讽地笑了一声。

“至少,我的病人没有抹黑我,这就好了。”凤轻尘苦中做乐。

留守的顿时慌了,举起火把四处寻找,突然发现一个黑衣人背对着他们坐在书桌前。

“三王爷,你该出来了。”蓝九卿对着书架道。

当当当……武器掉了一地,站到右边的人越来越多。那些不肯投降。自认傲骨不凡的人,见同伴如此行事,一个个面如死灰,却高声大喊:“宁可战死,也不像海盗投降。”

九皇叔也不打断她,在凤轻尘做了深刻的检讨后,九皇叔终于大发慈悲的放过她:“哲哲的事你不用担心,本王会把哲哲找回来。”

凤轻尘笑了笑没有说话,苏文清是个聪明人,他清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为人属下,权利太大换来的不是重用,而是上位者的猜忌。当时,她也叮嘱过夏挽,让她别大肆购买夜城的产业,九皇叔吃肉她跟着喝汤就成了。

“这什么鬼画符呀,歪歪扭扭的真难看人,还有这是什么字呀,怎么全是错字,什么乱七八糟的呀。”王七一张一张翻着,嫌恶的皱眉。

“凤轻尘,你在干什么?”皇上怒呵,他此时正一肚子的火,凤轻尘却藐视皇权。

凤轻尘应了下来,要求皇上把人清空,皇上一一召办,太医没有走,而是去隔壁救治谢皇贵妃去了。

凤轻尘没有反驳,乖乖地退到一边,把位置让给太医们。

皇上在那里大骂太医无能,太医们唯唯称是,却没有提出更好的办法,皇上也没有办法,只好松口让人去煎药。

凤轻尘这一枪,开得实在是太及时了。

想到这里,凤轻尘又再次开口劝说:“大公子,我的医治方案就是这样的,不是我逼你做选择,而是你的眼睛想要看得见,就必须移植别人的眼角膜,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与办法,如果你不能接受,我可以肯定,你的眼睛终生都无法看见。

今天,轻尘看在朋友的份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锦凌,我真心的希望你接受我的医治方案,不过,最终的决定权则在你的手中,我不会勉强你。”

“身家背景在哪都很重要。”凤轻尘看着自己所写的,农场构建计划,微微摇头……

这坑人的狼族禁地,居然搞连坐!

凤轻尘将脸埋在九皇叔的怀里,毫不扭捏地接受九皇叔保护。

九皇叔脚步一顿,生生压下回头掐死凤轻尘的冲动。

看秋雪一副不服的样子,秋雨也懒得多说,直接说出苏绾的命令:“秋雪,小姐让我告诉你,她知道你忠心耿耿,可忠心也要有眼色,今天这件事你办得实在不漂亮,小姐罚你在这里跪一个时辰。”

“风小姐,九皇叔有请。”来人是上次和王锦凌车夫抢人的太监,颇为紧张地盯着凤轻尘,生怕她又说不。

“公子?”丫鬟进来,看着盛怒的苏文清,吓得不轻。

清冷,傲气,只听这声音,就可以断定,这人不凡。

“文清,我没有得选择,动手吧,我扛得住,死不了!”算算时间,他只有四个时辰,他等不及!

王锦凌出马,果断一个顶俩。凤轻尘提出回京,谷主虽然不太赞同,可也知道凤轻尘不走不行,凤轻尘再不走,他这个小小的玄医谷就要暴满了。

“真的吗?那凤姐姐,文杭可不可以站在一边看什么是解剖术呀?”苏文杭双眼亮晶晶的,得意的看着众人,好像凤轻尘会同意,全是因为他一般。

赤炼水和郭保济相视一眼,很干脆地换上了凤轻尘提供的衣服,这算是对凤轻尘的认可了。

实力决定一切,经过思行这番动作,哪怕是赤炼水和郭保济也不敢小视凤轻尘,不敢拿她当普通后辈,更不会用先前那般傲慢的姿态来对待她。

在翟东明慌慌张张把九皇叔和凤轻尘迎进城时,九皇叔和凤轻尘没有死的消息也传开了,只是……

“啊?我买的地和庄子,不会全是你们家的吧?”凤轻尘囧了,难怪人家不乐意卖,原来对方也是不缺银子的主。

凤轻尘回到凤府,就听管家说景阳等了她一个时辰,凤轻尘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以后景阳先生来找我,都说我忙,没空见客,有要事的话就留言,我会上门拜访。”

她偿到了被人珍视的滋味了。

现在的凤离族,确实没有什么可以争的,但是……

“轻尘,不会再有下次了,洛王再也不能伤害你,我绝不会放过他。”

哪怕有十八骑带路,奶宝一行还是遇到了不少麻烦,好在虽然危机不少,但都活了下来,只是……

这两人还算好了,像蓝末、王小生他们,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事实上,九皇叔在十天前,就传信给黑骑,命黑骑冲进皇陵寻找奶宝,必要的时候,不惜毁掉皇陵。

说完,人便走了,还贴心地关上门。

“我承不承认他都是,我娘给定我下的未婚夫,这一点无法改变,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我,而是他。毕竟,不是我巴着暄少奇要他娶我,是他非我不娶。”有那块夫妻玉佩在,还有暄少奇提到她母亲时的熟稔与怀念,她也没有办法怀疑。

嗯。这土地纹路不错。

“回,回皇上的话,九皇叔出事的地方,正好是断崖处,震天雷爆炸,将那一段路1;148471591054062炸出了一个巨坑,九皇叔不见踪影。卑职在那里找到一些混在泥土中的血肉,也派人去断崖下搜索,一无所获。”也就是说,那是一条死路,九皇叔十有八九是死了,尸体被炸烂了。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九皇叔不该死在震天雷之下,这天下谁不知,四国之中只有他们东陵有震天雷。

被皇上砸的一头是血,却哼都不哼一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凤轻尘是铁打的。

“你的伤,需要处理。”天太黑,凤轻尘的头发又沾了血,一块一块的,他一时看不清凤轻尘到底伤在哪里,不知心里总是会有一些不安。

说是浴池,可凤轻尘觉得九皇叔的浴池,比泳池也小不了多少,一池水此时还冒着白烟,凤轻尘心中那叫一个嫉妒呀。

凤轻尘额头上的伤口只有铜钱般大,但却极深,整一个血窟窿在头顶上,太医还好,那医女看得却是全身打颤,正好这个时候九皇叔出现。

说完,也不等人选定下来,就打马上前,九皇叔和凤轻尘则先一步,扬鞭跑人。

“豆豆他们呢?”凤轻尘怕大家走散了,不好找。

老者微微吸气,平息自己的情绪,问道:“她真得姓凤?”

将屋子里所有的灯都点燃,凤轻尘穿上白袍,盘起长发,带上手套,将药箱里的东西一一摆放好。

东陵想要得到陆家的财富,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同时亦要提前考虑,要不要与人合作。如果能与北陵、南陵或者西陵哪一个国合作,胜算会大很多,当然……

这一击,蓝九卿很容易避开,玄情也没有想过这一击能伤蓝九卿,她只想趁蓝九卿避开时,跃到蓝九卿的身后,从后面攻击蓝九卿,或者把打斗的方位改变一下,她现在被蓝九卿逼到一个死角,不利于伸展,可不想……

“要你死很容易,现在你活着还有用。”蓝九卿将剑抽了出来,玄情本能的捂住伤口,拔腿就想跑,可不想,蓝九卿的剑比她快一步……

蓝九卿嫌恶地看了玄情一眼,手腕一动,只听见咔嚓声响起,待到蓝九卿将剑收回,玄情便痛苦地吐在地上,张嘴吐出一颗颗森白的牙齿。

那身形看着有点儿眼熟。

和凤轻尘欢喜相反,东陵九神色淡淡,站在原地没有动:“凤轻尘,你怎么会在这里?”

“淳于郡王人呢?”东陵九转过身,看向凤轻尘。

“凤轻尘,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这里不需要大夫,不要再有下一次。”东陵九站在凤轻尘的面前,看了一眼凤轻尘的身上的东西了,皱了皱眉,却一句话也没有问。

“自保的能力?就是你刚刚用来射杀我的东西?你就想凭着那东西自保?天真。”东陵九的眼神落到凤轻尘的手枪上,凤轻尘条件反射性的缩手,往身后一藏身。

云潇看凤轻尘态度坚决,只好接受凤轻尘的提议了,可不想云潇还没有去问太医院的人,太医院的人就找上门,再三要求凤轻尘多允许几个人进来,两个名额对太医院来说实在是太少了。

可即便再快,还是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刻钟,王锦凌早就在花厅里候着,凤轻尘一进去,就连声抱歉。

“九皇叔这是从哪回来?”凤轻尘见好就收,满脸笑容的问道,只是这笑怎么看怎么寒渗人,这是点型的皮笑肉不笑。

凤轻尘轻叹了口气,她就算再愤怒这个丫鬟的背叛,此时也全消了。

官差立马停下脚步,苏文清原本冲上前的姿势,也停了下来,颤抖地问道:

凤轻尘没有问,这批东西怎么又落到了九皇叔的手里,同样九皇叔也没有解释。

“是苏姑娘,苏姑娘出事了。”侍卫心下大安。

蓝景阳和凤离幽歌暗道不好,果然狼主立马变脸了,连基本的客套都没有。

“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如果出去后,你无法适应外面的环境,完全可以远离人群,独自居住,然后你可以继续从事自己喜欢的事。”凤轻尘知道,蜥蜴人对铸剑,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执念,可依蜥蜴人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无法碰火,他想要继续铸剑,就必须先医好自己的病。

九皇叔,是值得信赖的选择!

“嘶,凤轻尘……”这女人太狠了,这是谋杀亲夫。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068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