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灵沸腾
作者: 梅龄章节字数:70689万

一手来到她的臀上,抓着她的臀瓣不停地揉/捏。

“啊嗯——啊唔……”瞬间在她下腹处开始向全身爆炸开来的火热冲得她腰身一软,双目前一片茫然,大脑里更是白晃晃的,除了崩溃轻叫与收缩颤抖之外,什么都不再知道。

在她几乎都要以为他已经拒绝了的时候,那男人果断说完了话便将电话挂断。

桂姐从老宅那边过来,提了老母鸡煲的参汤,说是要让她补补身。

曲耀阳看了眼躺在病床上陷入昏迷的弟弟,“我只想知道,现在还有什么药物可以控制住他的病情。”

场下是无数双眼睛和照相机的镜头,这时候正对上他们,就是一通狂拍。

只是到底模糊的记忆和并不扎实的功底,却是到了今天,她才能够凭借想象还原出“梦蝶”,却因再也记不起“庄周”原来的样子,而只复刻出了这一枚胸针。

“曲总?”于康还没来得及反应,陈副总到是颇为吃惊,“您说的可是,咱们‘宏科集团’的那位曲耀阳总裁?”

曲耀阳怒目低头,就见她手上正拿着手机,不知道给谁打。

他在夜色里笑如鬼魅,“等不到你来我床上,只好,我来你的床了……”裴淼心动了动,睡梦中也不觉得安稳,只感觉自己整个腿根往死里疼,那种酸麻与肿胀的感觉,全身骨头都跟散了架似的感觉,实在是让人不好受到了极点。

“厉冥皓!”她愤怒出声,双手早没了推拒的力气,只得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绝望般喘息。

以及,身体里永远无法磨灭的,他的气息……

慢慢将支票推回到曲母的跟前,裴淼心眼也没抬,“给您难堪?曲夫人,就算您当年承认臣羽的身份,却并没有真正地接受过他。而且这么多年以来,您没有尽过一天做母亲、做长辈的责任,更没有关心过他的饮食起居,我不明白,在您面前,这样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究竟需要您怎样的容忍?”

“咱们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再加上现在我也为你打工,怎么,这么快就不想搭理我这个老朋友了?”

她早听说过梁家有钱,她也知道曲耀阳有钱,而且是很有钱,可现如今,看到梁家这么壮观又高调至极的“沁心园”,她才不得不感慨,这有钱人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豪哥,刚才‘御园地产’总部来了电话,说是下周五还要再过来几名工程师,随行勘探一下地形……”

住院部大楼的方向似乎也有什么人追了出来,易琛抬头就见苏晓,还有站在她身后,同样有些错愕与怔然的男人。

“我知道。”坐在对面的夏芷柔开口说话:“那时候他心里不说,每次我问起的时候他也说不介意,可他到底是个正常的男人,我曾经做过那样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会不介意?我后来是做过处女膜修补手术,我是骗过他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可是那时候我是真的爱他!我长这么大从没有遇见过一个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我怎么就不可以爱他?我只是想弥补自己曾经犯过的错误罢了,我要我在他心中永远都白璧无瑕!”

裴淼心沉吟,“关于过去的一切,不管谁对谁错,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声抱歉。”

晚上曲耀阳过来吃饭,等到她过来开门的时候才觉得她的心情沉郁,好像正忧伤着什么事情。

看完了报道他又低头去看这散落了一桌的设计草图。

裴淼心抬头一看,鼻子差点没有气歪,居然是陆离。

“这你就不要管了,大哥,就算我制不了她,也总归有人能制得了她。可是这回,我想你当着我的面承诺,你必须要幸福,不管爸妈家人怎么反对,不管外面的那些人怎么看你们,你都要抓住你的幸福,再不要放手了,行不行?”

他们之间应该不是这样的!毕竟她跟他,还有一个芽芽。

裴淼心听得不痛不痒,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她的事情我已经不想再去过问,只是今时今日,就算我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也早就还给她了。”

“要听什么音乐?”见裴淼心已经上车,易琛赶紧发动车子向前,可还是慢了一步,车子还没来得及下高速,半路就飘起雨来。

“你管的事还挺宽。”他不觉勾唇笑了起来。

看到夏芷柔急得都快哭出来的模样,曲母更是气怒,一把将她的手臂甩开。

裴淼心这时候还留在曲家的大宅子里等着消息,她与曲耀阳这位顽劣的二世祖弟弟关系虽然并不大坏,但似乎也没有什么交集,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家子,一点一点将这二世祖宠坏。

电话那头的曲臣羽已经挂断了电话。

炽热的气息在唇与唇之间来回,他愤恨疯狂的意味多过其他,她嘴里心里早就尝不出任何滋味。他吻她她就让他吻,似乎这唇还有这身子,对于她来说,早就没有什么。

这一刻她比任何都要紧张,她儿子的脾气她实在是太了解了,他从小到大都特别会在人前伪装。不管他心底到底有多么不开心,或者再愤怒再难过,只要在人多的地方他就发作不起来——只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更在乎曲家的名誉。

曲臣羽却是挑了眉道:“那又怎样?我明天谁都不想要约。”

曲母苦口婆心:“‘宏科’的总裁不也就是你?耀阳,你到底在说什么胡话啊!你是不是真的病得不轻?”

他拉住她的小手,到唇前吻了吻,“不,我的家事不也是你的?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们之间不需要任何秘密。”

可是,大笑着的裴淼心早就没了踪影,与他错开身子光脚奔出去的时候,她只是笑弯了腰道:“大叔,我肚子饿了,快做饭给我吃。”曲耀阳心照不宣,“陈行的消息果然灵通,可是现在国家严控房产性质的项目审批贷款,即便是‘宏科’,也不好贷啊!”

两个人开开心心吃了顿午餐,裴淼心起身去洗手间,站在水池前洗手时,突然遇见正推开门往里走的王燕青。

万晓柔弯唇一笑,“您这是想让您儿子听见呢,还是您那位所谓的儿媳妇?”

此刻的曲耀阳,下身只围着一条纯白色的浴巾,光裸精壮的上半身甚至还有些水迹,没有擦干净。

“我来吧!”她放下纸巾,从自己的荷包里头掏出一块苏绣的帕子,轻轻替奶奶点了点唇。

“那结果呢?”大学毕业到现在的第一份工作,裴淼心自然是紧张得不行。

裴淼心看着车后的他放好东西,绕到驾驶座前,抬眸看了她一眼,直接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关门,发动车子。

小家伙摇了摇头,扁着唇。

打包收拾好最后一包东西,裴淼心在电话里说:“没有,阿jim挺好的,真的,要不是他把真相告诉我,说不定我就要成为传说中的坏女人。”

“我刚刚才下飞机,几乎是在那边落地之后接到消息便立马又搭返程的飞机回来的,所以你现在最好别惹我生气,我头很晕。”他将她拒绝的话直接打断。

先前还在吃东西的洛佳其实早就发现了小街对面的男人,她虽然从未亲眼见过曲耀阳本人,可是干了公关这行这么多年,她还是能从大大小小的蛛丝马迹判断,那位就是在跟裴淼心打电话的男人。

与洛佳分开之后,裴淼心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就着先前查到的几间幼儿园的地址,打算在下周三正式跟曲臣羽登记注册以前,先帮女儿找到间还算不错的幼儿园。

那采购部的主管再是头晕,听到裴淼心的声音也只有打了个酒嗝后才道:“就是原先由易家经营的那个‘y珠宝’。”

“嘿,还不能会说了是不是啊?我早就觉着咱们裴总监不错,人长得漂亮不说又有能力,那些男的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啊!这么好的女人都不要,那他想干嘛啊!”

曲母情绪激动,曲耀阳安抚了半天,好不容易才让她冷静下来。

好不容易回到家中,独自躺在床上,曲耀阳闭着眼睛却睡不着觉。

从医院大门口一直向马路边走,曲耀阳搀扶着着夏芷柔站定在车前时,还是听到阿成有些不太自然地唤了一声:“先生,太太。”

夏芷柔怕何太太反悔,赶忙接道:“我回去再跟你说!我跟我老公在一起的,回去再说!”

很快,男生那边有人牵着自己的马过来,一张眼,就看到这边的情形。

“嘿!曲婉婉!”

“你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再与他一起。不论是现在的情况,还是我跟他的身份,我跟他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

苏晓连声冷笑,连连后退,她说:“我也很想要信你,可是你们这样到底算是什么?你既然已经决定嫁给臣羽,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地只做他的妻子?如果你现在真的觉得后悔觉得难过,那何为当初就不给曲耀阳一个机会重庆开始,以至于现在祸害了他们两个!”

……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068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