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巍然屹立
作者: 梅龄章节字数:70689万

“怎么回事!”曲市长第一个因为被水溅到而弹跳了起来。

曲耀阳这时候转过头来看着陆离,“你俩什么时候把证给领了?”

拿着休闲西装外套站在沙发边的曲耀阳,还是不住皱起浓眉,侧过头来望正在厨房边上用身上的围腰擦小手的裴淼心。

她迈步上前,在他眼前摊手,“那好,拿来!”

她把围裙一拉,果然能够轻松从身上摘了下来。

天啦!谁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她现在又在跟这男人做些什么?

她几步走了进来,在床边坐下的时候拿起床头柜上的苹果,“耀阳,你想不想吃苹果,我帮你……”

裴淼心转头看他,易琛笑了笑又道:“你自己做生意就更该明白,不管是什么行业都有自己的龙头老大,你想插一脚进来,就得提前拜会这些前辈,毕竟整个市场蛋糕就只有这么大,你想要来分一杯羹,难道就不用提前知会大家一声?”

在座男女都听出了这话里意味,纷纷低头笑开了怀,沈俊豪低头点完了菜才仰头同大家说笑,直说最近今明两天自由活动,后天一早去拉市海。

他只要每天都能看见她就成,只要她不再怪他,只要他们母子几个能够平平安安的他就不在意。

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停车的那个地方,站在车前她才恍然睁大了眼睛——现代右边的车门明显凹陷下去了一大块,而最可恶的是,停在它右侧的那辆宝马suv的车屁股也有不少划痕和凹陷。

房门几乎是在开启的瞬间又“砰”一声闭合了起来。

年少的那段岁月往事里,因着自己曾经那样深地爱过一个人,母亲便全都是看在眼里。也更因为那段爱爱得浓烈、爱得卑微,所以婚前她第一次打电话到曼哈顿,将这消息告知那边的父母时,父亲会叹了口气,母亲会那样忧心。

她说,选了,就不要后悔,后悔了,终是害人害己。

门上这时候传来一阵一阵的拍门声,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窜上楼来的曲母,冲着里头轻唤:“淼心,你是不是在房里头?开门。”

那时候他同裴淼心之间的关系正好陷在最尴尬最紧张最让人痛苦难堪的境地里。

“谁说……谁说我喜欢的啊!”裴淼心转头瞪大了眼睛望着女儿,却见后者正歪着自己的小脑袋,一副好认真的模样望着曲臣羽。

爷爷笑得简直合不拢嘴,不停伸手去抚她的小脸,“芽、乖,乖……”

“你要来挣的就是这种钱?!裴淼心你怎么这么不学好,什么不好做你偏偏要跑来做这行!”曲耀阳简直气怒到不行。

她听不清楚他在车里同其他人说了些什么,拽在手里的电话却嘀铃铃,低了头去看,是他的短信。

翟俊楠似乎不依不挠,“要不这样吧!既然你不是陆离的女朋友,那么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夏芷柔整个人委屈得想要大哭,可是曲母到底不是曲耀阳,她知道自己在她面前装柔软装可怜一点用都没有,到不如省一点力气求一求她,别真让人把穿着睡衣的她给丢出大门——这时候外面一定有很多等待着捕风捉影的记者在那等着,等她一出去,就让她更加丢人。

眼泪就要从眼眶滑出来之前,她努力吸了吸自己的鼻子,别开脸去,“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希望婆婆能够帮助我,让我跟耀阳离婚。”

抬手抚了抚曲婉婉的头顶,“婉婉你还小,所以我不怪你。但是我只跟你一个人说,我跟你大哥已经签字离婚了,我们之间早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可却因为昨晚……这一切都乱了你知道吗?我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全身而退,就算破碎了自己的心,至少还可以保持一个完整的身子。可是昨晚……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原来这六年的期盼和喜欢,到头来却是伤我最深,也许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喜欢他跟他结婚……”

一市之长滥用职权,企图保护因为酒驾肇事的儿子,不只出钱摆平受害者家属,还胁迫他人为自己儿子顶罪。这之中任何一条报出去都可以轻易让他辛苦建立了几十年的形象瞬间完蛋。

“爸,我是真的有些头晕……”

曲臣羽侧头去看旁边摊子上的爆炒螺丝,正好听到帮他们烤肉的大叔瞥了一眼裴淼心道:“嘿,刚才我就跟你说烤三十串两个人根本不够吃吧!像我们家的烤肉这在街上都是一绝,你们要再来玩点想买都买不着,你看,这会吃了还得回头是不是啊!”

原来她同他一起五年,到临分手的这一刻,换来的却是这四个字!

两个人在餐厅里边点了餐,这里环境清幽灯光舒适,周围奢华的装潢和训练得井井有条的服务员都彰显出这里的高档与独特。

这时候跟个冤魂似的找他的女人,除了聂皖瑜外还能有谁?

后者冲他们点了点头,便着意与他们擦身而过。

坐在回程的车上,夜幕已经低垂了下来,车窗外的天色到处都黑压压的,却也透着灯火霓虹的滋味。

“从前的你也像她这么无畏无惧,爱一个人就是爱一个人了,没有那么多犹豫。”

裴淼心咬牙,下颌被他箍得生疼,几乎用尽了全力冲他大喊:“曲耀阳,你混蛋!你臭流氓!”

“……”

她没再犹豫,直接挂断了电话,低头下来吃东西。

尤嘉轩见她那副模样,立时就心疼得跨步上来。

她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唇向后倒退了一步,若说从前她还是那个生活在曲家温室里的小花朵,那这几年看着几位哥哥的沉沉浮浮,她也早就知道,其实他们这个家,并不如外面看上去的那么幸福。

京城自是不必说了,就算这几年她人在国外,也时有听从国内过来的朋友提起过“宏科”,楼盘推一个火一个,很多人还就认准了这个品牌,好像不买到“宏科”的楼盘就过不上啥有品质的生活。

裴淼心情急之下说出了两个人的名字,在场的众人都有些愕然,不过索性大家酒过三巡,早就不记得要追问些什么。

小家伙嘿嘿一笑,已是不打自招。

“裴淼心,我就问你,我让我孙女多喝几瓶酸奶怎么了?哦!这酸奶是你买的我就不能动它,现在整个曲家上上下下也是你在打点,所以我多拿几瓶酸奶给我孙女喝就不行了,是么!”

他还记得初认识她的那一年,她还是他的学妹,如果不是年婷的无意介绍,他也不会认得她这个人。

当时帮她主诊的医生陈雪丽正好就是他昔日的一位同学。同学打来电话说夏芷柔曾经做过一次修补处女膜的手术,就在他出国留学之前。天快亮以前,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一直亮着,因为是震动的关系,所以哪怕围着原点转一个圈,它也只是亮着而已。

拽在手中的电话就这样被挂断了,日光朦胧映照里,又重回了一室安静。

其实她想说的是她,不管是她还是女儿,真的已经好久没有再见到他了。

“没事。”曲臣羽勾了勾唇。

曲臣羽点头,说:“她近来公司事情也多,我已经让她暂时不必理会,养好身子才最重要。”

可是他刚刚话里的质问,哪怕只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句,她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承受得住这样的怀疑。

天还没亮裴母就从曼哈顿赶了过来,远远在机场里看到来接她的裴淼心,赶忙快步过来将她一抱,“淼心,我真是想死你了,已经这么多年,原来已经这么多年……”

睡意朦胧间以为是在自己家里,他挣扎了几下,还是从温暖的被褥里爬起去接,电话那头是桂姐微有些吃惊的声音,却到底是训练有素的多年的老佣人,轻声唤了句“大少爷”,又说老夫人的吩咐什么的,大少奶奶做的东西特别好吃,让她早点过来帮忙做早餐去。

夏芷柔还是一副不依不饶望着曲耀阳的模样,夏母赶忙过去拉了她的手往门外拖,“还有你也是的,大半夜的不让你老公好好工作,你在这嚷什么东西!”

夏母抚了抚女儿的手背,“所以妈妈一直都说,芷柔你从小都最聪明最懂事,不然咱们家也不会得来现在的好日子,所以你要珍惜,明白吗?不管耀阳他在外面怎么嚣张都好,只要他还愿意回到这个家里,你就还是‘宏科’的总裁夫人,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你明白吗?”

她的话让他心头一暖,看着她原本自然卷的长头发被一根细小的皮筋锁在脑海,只在额际简单的散落一两撮青丝,他忍不住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跟前,抬手为她将碎发别到耳后。

“不要这么想,她现在选你,自然就已经料到可能需要承担的一切。更何况情况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相信我,我一定会找到更权威的专家,治好你。”

到底还有什么情况,会比他这段时日以来的所有感觉更糟糕的了?他已经在着手同夏芷柔离婚的程序里,可她终究不会为了他再等在原地。

“你怎么会在这里?”

“姐夫,救我!都是子恒,都是子恒非要逼我在宾馆房间里面吸毒的,我本来好好的都戒了,是他非要来找我……”

阿成安顿好他刚要转身,曲耀阳沉默着还是一声轻唤:“阿成……”

“是、是的,曲先生,还有我父亲前年住院开刀的费用,也是您给免的。关于这点,阿成一直十分感激,也一直、一直在找机会,想要报答先生您。”

“你放心!”曲耀阳的眉眼一低,这一刻,似乎所有一切早就看轻,“我要你做的事情绝对力所能及,只要完成这件事情,之前不管你做了什么,我们都点到为止,一笔勾销。我不但不会跟你计较,还会继续以公司的名义资助你的弟弟妹妹从小学一直升到大学,他们若是成绩允许,出国留学都没有问题,包括你父亲的医疗费。”

可是闹完别扭,该回来的时候她总该回来了吧?

“我看前面就有地方打车……”洛佳的话刚说到一半,就眼尖地发现左边的露天停车场里,有人用车灯晃了晃她。

天亮以前她起身想走,他本也没有留人的习惯,可偏偏是那次,真是怎么要都要不够。

裴淼心看着满桌子的烤肉才发现根本就没办法吃,可是这会肚子又饿了,可不得眼巴巴地望着,无比哀怨地道:“要不我还是去给你煮碗面……”

裴淼心不解,还是狐疑着伸手接过,打开盒子一看,里面装着一只铂金的细长链子,链子下面坠着一只奇形怪状的铂金链坠。

聂皖瑜哭着哭着反而笑出了声音:“你还想打我了对吗?耀阳,是你说过你会同我结婚的,可是你不参与咱们整个婚礼的准备过程也就算了,你还要和这个女人纠缠不清!”

“行,大哥,我会保密的。只是你跟淼心姐……虽然这话我说起来有些怪怪的,可是我一直都希望你们两人能在一起。”

曲母说完了,自己都忍不住轻泣。

“那你只有去问曲总,他也是montblanc的高级会员,也许他去问,别人会告诉他也不一定?”

曲婉婉言辞恳切,裴淼心想要拒绝,可奈何两个人中间还隔着一个芽芽,她只得先伸手赶忙抱住女儿。

“但是什么?”

……

“排骨……你不是不爱吃肉吗?怎么现在又在吃排骨啊?!”曲耀阳的声调不自觉都高了几分。

“怎么了?”裴淼心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又去夹了一块排骨,“一凯推荐的这家海带排骨汤很好吃啊!他说你以前到这附近视察工地的时候也爱去吃这家的排骨,原来他们家的排骨汤那么好吃,难怪你以前不喝我熬的汤……”

“排骨怎么了,这是什么烂排骨啊!谁爱吃烂排骨了!”

裴淼心的眉头皱得更深,“一凯他是不是得罪你了,干什么这样说人家的排骨啊?”

裴淼心低头翻着,折腾了半天,还是无辜抬头,“我、我好像就没有拿钥匙……”

芽芽小朋友此刻正坐在后座的安全座椅里,手中一只ipad,一边打着游戏,一边抬眸看着前座里的两人。

车到步行街附近裴淼心就先下了车,她理也不理曲耀阳,直接伸手去抱芽芽。

等进到电梯里后,曲耀阳终于还是没有忍住,低头,“你能怎么帮我?”

裴淼心有些吃惊地看了看芽芽,又去看那只巨大的卡通熊,却见那卡通熊手中拿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递到她跟前的时候还做了几个特别可爱的动作。

裴淼心这下才算是放开心怀的哈哈大笑,再去看旁边的小芽芽时,就见小姑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没想到她的老爸还是这么不受教,居然才这样就扛不住了。

聂皖瑜推辞不过,只得在曲母爱怜的目光下解开围腰,乖乖巧巧地走到沙发边上,唤一声:“二哥,二嫂。”

平常的他,是万不会说这些话出来的。

她一句话让他有些哑口,唇与唇差之毫厘,只要他们中一人靠近,就能轻易贴上对方的。

睁开眼睛,看到一只小小手放在自己的手上。

“我是会做好我自己的!可是你呢?大哥,你又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裴淼心不甚明白,“我不懂您的意思。”聂皖瑜一笑,又在最后关头补充说明道:“而且寄送日期,是去年夏天之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同臣羽哥,应该是在那时候登记注册的吧?嗯,你说,耀阳会不会是因为收到amanda寄过来的身体检查报告,所以才会下了决心放下你的?可是,理智告诉他应该要把你放下,情感却让他进退两难。”

“你说什么?”裴淼心的身形一软,差点摔坐在地上,幸亏及时扶住一旁的扶手,才免得自己从扶梯上摔下。

裴淼心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几近摇摇欲坠地追问:“你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臣羽怎么会是自杀?怎么会……”

曲母被气得不轻,这时候曲市长已经过来拉了她道:“好了,惠。”

“打啊!你打啊!”她眉眼淡扫过周围的那些女子,“我知道你们现在心里面正在想什么,可是我实话实说放在这里了,是我跟耀阳认识在先,是我一早就跟耀阳在一起的!如果不是你裴淼心恬不知耻,明明知道他已同我一起,还要死乞白赖地追着他跑,追着他跟你结婚,我们之间回弄成现在这样吗?他心里爱的人明明是我,却要娶你为妻!他心里的委屈和难受你又懂吗?!”

夏芷柔转身就走,似乎懒得再跟自己母亲在这里浪费唇舌了。

“去幼儿园!”小家伙拍着小手,一副特别欢喜快乐的样子。

他的问题让她有些语塞,感情她刚刚在路边救了他怀孕的妻子,他非但不领情,反而责怪起她的不是了?

裴淼心胀了一肚子的气后沉闷出声:“这关你什么事情?”

“可我就是没有办法,我不知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住进了我的心里,在我越想要逃避,越不敢靠近的时候,你的模样,你的笑颜,每一样都扎进了我的心里。”

沉默了良久之后她才忍着自己乱作一团的心跳,“我不要你为我什么,耀阳,我已经同别的男人结婚……”

曲母的意思她明白,如果真没到撕破脸的时候,当着这么多人,她是不会轻易动自己的。

……

“你现在跟她直接对话可能不大方便,对方想要先收到你的书面道歉函,确定你有承认和悔过的心后,才会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公开道歉后庭外和解。”

“我没你想得那么悲观,洛佳,你为我好,我谢谢你,可我也有我的立场我的坚持,即使是在我人生最糟糕的时候,我也坚持着没有向命运妥协,而现在我则更不会。要我辞职可以,但是道歉绝不可能!”

聂皖瑜轻笑了几声,“你生我气我知道,可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所以不管你现在怎么对我我都不介意,我现在就上来找你吧!”

可是关于裴淼心,这个同样爱了他五年的小女人。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是夏母,看了看她,又侧头去望自己女儿的方向。

“我知道我怀的孩子矜贵,因为他是曲家的孩子!他是耀阳的孩子!就算有多不要脸的人想要使计分开我们、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可是他爱的人是我,到头来在一起的还是我们!”

可是两个人的关系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她从前不是最爱他了吗?她不是说过她好爱好爱他的吗?既然是这么爱过自己的她,为什么就不能试着原谅他一次,再给彼此一个机会?

心间骤然收紧,那种疼,铺天盖地而来,差点就让他无法呼吸。

“姐夫……”

裴淼心倒了热茶过来,递到她跟前的时候曲母看都不看,直接起身就让她收拾东西。

易琛右手拿下嘴上的雪茄,看着她的模样都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小爷不才,这间新店正好就是我的,也好巧不巧,‘y珠宝’整个都是我们易家的,我跟这里的店长说你是我的女人,让他平常多照看着点。”

裴母还是伤心难过得不行,害裴淼心也跟着难过得不像样子。

目送着裴父裴母走进安检,俩老频频回头,裴淼心也伸长了脖子望过去。

他去停车场拿车,她便在正大门处等他开车过来。

她说完了话就转身,从前面的上行扶梯那上去再左拐就是机场大巴,她可以坐那个回去。

她被他捏得一怔,先前的热络又变为了冷淡。

“……耀阳,还是不要了,你做的菜是很好吃,但是你在公司那么忙,所以不用,你不用过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现在真的已经很晚了,你该回家了,耀阳。”

“那又怎么样?!”他怒吼出声,“你已经是我的女人!”

这句话一落,又狠狠搂了她的腰间一记,这才转身离去。

曲耀阳盯着她的模样看了半晌,点头。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068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