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化独尊
作者: 梅龄章节字数:70689万

“鸾儿不会自杀,特别是在没有见到我之前,绝对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的性命,一定是你,是你逼死了她。”上官傲天看到老夫人的神情,便明白了当年的一切,不由的再次冷声说道。

“希儿,两年前的事情,就只当是个误会,现在成亲也不算迟,只是耽搁了两年的时间而已。”皇上再次低声的说道,只是,这次皇上的声音中,已经没有了刚刚的笑意,似乎隐着几分不满了。

上官云端听到他这话,便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很显然,叶寒已经知道,她的怀孕是假的,而且听他那语气,似乎已经有了解决的法子。

“恩。”凤阑绝微应了一下,眉头似乎微微轻蹙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多问。

皇后对她,也是好的没话说,昨天就亲自为她下厨,熬的汤。

“皇兄,你这是什么反应呀/?”凤忆希看到凤阑绝的反应,有些不满的嘀咕着。

上官云端又岂能不明白她的意思,心中暗暗的多了几分欣慰,这丫头当真是维护她呀,看她平时天真贪玩的样子,却把事情的方方面面都想的这般的全面。

那老人惊滞,连连的喊道,“王妃要折杀草民了,是王妃刚刚的一番话,点醒了草民,草民惭愧呀,王妃乃真正的女中豪杰,好气魄,好胸怀,让全城的百姓敬佩。”

凤忆希的脸上也多了几分轻笑,望向上官云端时也更多了几分钦佩,她的皇嫂,真是无时无刻的都在制造着奇迹,让她不得不佩服。

凤阑绝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担心与着急,如今的桐城可不能再发生任何的意外了。

“哼。”蓝岚却是冷冷的一哼,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凤忆希,冷声道,“你不会忘记了,那其中可是有本公主捐的一百万两。”

他料定了那么难的问题,那个傻女绝对不可能算的出,到时候,就算答对了几个,也是蒙的。

“恩,把刚刚上官云端写出的答案也拿给朕,朕来对比一下看看。”皇上微微的点头应着,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丝轻笑,那么多的管家都用了这么久才算是这些答案,所以,打死他,他都不相信,那个傻子刚刚写出的会是正确的答案。

虽然此刻他低垂着眸子,但是众人还是可以明显的看出此刻皇上的惊愕,那种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的惊愕。

“哈,王妃,她还真把自己当根葱呢,还王妃,就她那样的白痴,配做这王妃吗?如今这架子却是摆的够大的。”二夫人翘起自己的手指,毫不掩饰的嘲讽道。

只是,只有了解她的人才会明白,此刻的她,是多么的危险。

准备妥当,脚步轻迈,她慢慢的向外走去。“皇上,臣。”那个大臣微颤了一下,却并没有退下。而是再次试图为丞相求情。

只是,他却没有等秦思柔说一句感激的话,便快速的转身,离开了。

“希儿?”蓝魅辰显然没有想到,她会这般坚决的拒绝他,一时间,不由的惊住,有些难以置信的喊道,“希儿,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本王知道,你心中还在怪本王,但是今天本王是真心的来提亲的,你竟然就这么拒绝本王?”

听他这语气,她似乎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他是真心来提亲的,她就必须要答应吗?

“是吗?既然如此,那为何这两年来,你却一直都不曾嫁,难道你敢说,你不是为了等本王吗?”蓝魅辰看到那种无所谓的表情时,突然有些捉狂般的再次低声吼道。

若是凤阑绝察觉不到上官凌雨的异常,若是所有人都发现不了上官凌雨其实是假的,那么上官凌雨会不会就真的成了凤阑绝的王妃?一旦拜了堂,会不会一切都不能再挽回了。若是凤阑绝永远不能发现上官凌雨是假的,会不会就那么跟上官凌雨过一辈子。

随从的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的,但是事已如此,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凤阑绝快速的走向了大门。

“来人,拿些吃的来。”凤阑绝的脸色微沉,冷声吩咐道。

“她当时说,我是你的女人,可以陪在你的身边。”秦思柔微微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她提起我,就证明她的心中是在意的,在意我的存在,便是在意你,一个女人心中若是有一个男人,自然不希望他的身边有其它的女人。”

二皇子看到他们的样子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被他吓住了。

“松开。”叶寒的眸子中突然多了几分怒意,连他都不明白为何而来的怒意,按理说,他身为医生,别人问他病人的情况,就算表现过激了点,他也是能够理解的,更何况,刚刚他还走了神,没有回答他们,他们此刻肯定很着急。

秦思柔的眸子也转向了叶寒,看到他此刻一脸的怒意,微怔,他这是怎么了?他所说的,让夜无痕关心的女人,不会是指她吧?

毕竟刚刚所有的人,都被她的举动惊滞,凤阑锐这个时候逃走,是完全有可能的。

为了夜无痕,在那雪山上一住就是十几年,夜无痕自然不怕那雪山之寒,反而会感觉特别的舒适,只是,夜无痕的生母却因那长年之寒而离开了人世。

“雨儿的死,是我的错,我不该教她武功,我现在只想带着你跟霜儿离开,我。”这个男人,倒是个明是非的人,并没有将上官凌雨的死强加在她们的身上。

二夫人惊滞,但是想到他一向嘴严,而且对她更是极为的忠心,绝对不会背叛她的,不会说出什么的,只怕是他们这些人想要诈她的话。

她可知道,若是她不离开,留下来,就只有死路一条。

那个男人微僵了一下,唇角却似乎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望向她手中的匕首,喃喃低语道,“这把匕首是我送你防身的,没有想到,竟然用在我的身上,好,真好,终于可以结束了。”

丞相的脸色瞬间的变了颜色,阴冷中更多了几分担心与慌乱,毕竟若是真的有人证,只怕,只是这件事,他早就已经让人安排好了一切,那些女人都已经死了。

就连上官云端都有些自叹不如了。

“这话可不是本相说的。”

更重要的是,主子对绝王的一片痴心,从见到绝王的第一眼,便发誓一定要嫁给绝王,只是绝王却一直都避着主子。

“这是那天爹爹送给我的,我一直想着在这洞房之夜给你戴上,当时爹爹曾经说过,只有真心爱着你的人,才能够为你戴上这根链子,我想,这根链子应该能够足以表明我的真心。”他的眸子仍就直直的望着她,脸上的轻笑也慢慢的绽开,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幸福。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让她离开。

“李公子可要想清楚了,若是有人敢在这公堂之上说谎的话,尚书大人与王爷可是不会轻易的放过的。”上官云端此刻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那种云淡风轻的随意,而是换上了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以及一种让人无法抵挡的攻势。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望向叶寒,略带担心地说道,“对了,云儿她最近身子有些弱,什么都吃不下,看到东西就恶心,还请叶神医想个法子。”

凤阑绝微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打开书信,双眸快速的望去,看到那书信上的内容时,身子却是猛然的完全的僵滞。“啊,啊,杀人了,杀人了。”众女也纷纷的尖叫,场面顿时乱做一团。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分散那人的注意力。当然,她知道两个丫头还不足以引开他。

站在月儿身后的上官云端,快速伸出她那修长的玉指,狠狠的拽住二夫人的头发,用力的一扯,然后快速的收回手,将因为太过用力拽下的一缕头发甩在了地上。

此刻自然没有人再注意她,而上官云端则一脸悠闲的看着好戏。

不过,那些人隐在人群中,而且,也不知道到底有几个,所以,想要很快的完全的抓出来,只怕没那么简单。

凤阑绝的眸子中漫过明显的笑意,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意外,而这次他也明白,她之所以出面,其实也是为了帮他减少一些麻烦。

“但是,嫁了就是嫁了,有道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是,你却嫁了没多久,便被休了,像你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嫁给绝王?”那个女子再次说道,只是,这次的声音中,似乎少了些许刚刚的底气。

凤阑绝微愣了一下,却随即反应了过来,双眸微转,望向那不断的自愿的涌上来的百姓,唇角微微的多了一丝轻笑。

“不必了。”上官云端的眉头微微的轻蹙,望了那几个轿子一眼,低声回道,那几个大臣,都不是一品大臣,不是朝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而且,很显然,他们都是最迟得到消息的,所以这么晚了才急急的赶来。

上官云端的身子猛然的僵,被自己脑中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即连连的摇头,不,不可能,太上皇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有事的。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王妃可以进去了。”那个带头的侍卫,这次望向上官云端,一脸恭敬地说道,只是双眸望向跟在上官云端身边的夜无痕与叶寒,脸上微微的一沉,再次冷声道,“只是,其它的人,不能进去。还请王妃能够体谅我们的难处。”

“恩,本王妃明白,就本王妃跟公主进去。”上官云端知道,他们能够放她进去就不错了,这个时候是特殊时候,夜无痕是肯定不能进去了,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她只能靠自己了。

“皇嫂,现在怎么办?”凤忆希看到这阵势,也不由的惊住,一脸错愕的望向上官云端,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恩,那孩子的确不错。”皇后也不由的称赞道,看来,这三王爷的人缘还不错。

“不用,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希儿,你把我装扮成王府中丫头的样子。”上官云端的眸子微闪,低声说道。

其实在几年前,朝中的一切事情就都是由凤阑绝在打理,这也是太上皇的命令。

凤阑绝的一张脸完全的阴沉,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眯起,带着一股嗜血般的寒意,这莫须有的罪名也实在是太过离谱了吧,竟然敢诬陷云端杀了皇爷爷。

如今的皇上,共有六个皇子,大皇子从小受伤,腿残了,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坐在轮椅时。

凤阑绝的身子微动,似乎是想要做什么,只是,上官云端的手,却是突然的拉住了他,因为,他们两人离的太近,所以外人并没有看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

只是,她如今突然打断了皇上的命令,只怕。

“素容,隐,你们两个不用跟着我们了。”凤阑绝看到她那一脸的陶醉,脸上也微微的淡开了几丝轻笑,然后望向一边的素容跟隐,低声说道。

只是,从她嫁给他到现在,他却没能好好的陪过她,更让她过上一天省心的日心,还让她跟着他天天担心,受怕。想到这些,他的眸子中不由的多了几分歉意,今天,就算是是一点的补偿吧。

虽然她只见过丞相大人几次,但是却可以肯定,丞相大人绝对是一个十分精明的人,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来请凤阑绝呢?

“王爷,那些白天一直暗中跟踪我们的人,已经离开了。”恰恰在此时,隐走了过来,立在凤阑绝的面前,一脸恭敬地说道,只是神情间,却是多了几分沉重。

可见,那跟踪他们的人,轻功个个都十分的了得。

只是凤阑锐一个大男人,若是给她下那种毒,会不会太过变态了些?她一直觉的,能够给她下那种的毒,会是一个女人,而且应该会是一个对凤阑绝有感情的女人。

“老臣参见王爷。”

尚书大人与丞相纷纷的行礼,尚书大人神情间有些凝重,可能是在猜测着夜无痕突然来此的目的。

上官云端听到凤阑绝的话,却是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天呢,这人说话还真语不惊人死不休,一看就知道,他身份了得,而且刚刚她看到夜无痕望向他的神情,便愈加的肯定了这一点。

而凤阑绝的眸子也微微的眯起,更多了几分狠绝,不管那人是谁,他都不会放过她。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068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