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怀瑾握瑜
作者: 梅龄章节字数:70689万

其实要说在水里救人应该是在背后抱人,这样才不会被落水者紧紧地抱住造成更大的失误。但是不要忘了现在温大美女可是被绑住了四肢,连自己都动不了还怎么抱住施救者。于是对于这种特殊得情况,根本就不用去想那么多的措施来防范。

陆离大抵也是察觉出不对了,曲耀阳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好似一幅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姿态。他赶忙过去拉了乔榛朗一把道:“朗少,朗少你喝高了吧?瞧你身上这酒精味重的,怕是从昨天晚上一直醉到现在吧?”裴淼心听完了就是冷笑,“谁不知道你曲耀阳的本事跟能耐?如果不是你的话,臣羽为什么到现在一点音讯都没有,他也没有跟我联络,你说,这是为什么?”

她冲他笑笑,还是初时的模样,天真烂漫得好像永不知世间疾苦。

裴淼心没有理会,曲耀阳也没再说话。他提起步子就往卧室的方向走去,裴淼心听到脚步声转头去看他,眼中满是焦虑的情绪。

“那也请你回去好吗,你曲耀阳有的是钱,爱住哪里不行?酒店宾馆,再说你自己不就是盖房子的么?随便弄一间来住难道不行?”哦,就因为夏母为了方便照顾女儿搬到他们在望江花园的小区,所以他不高兴不满意了,才非要来骚扰自己。

接着,这份合同就在这样不合时宜的情况下被送了过来——整个秘书室的人都知道,总裁一向是个工作至上的超级工作狂,不论下班时间,只要有材料送上来他都必须当天看完。

曲婉婉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眩晕,本来就生病难受着的身体这一刻更加觉得火热煎熬,想推又推不开身上的男人,只得歪着头呜咽出声。

裴淼心吃了一惊,之前早就听说过“摩士集团”的梁家主上三代都是满清贵族,其中一代还曾与欧洲王室结过姻缘,所以本就实力雄厚的梁家,专门建造起这座堪称王府花园的“沁心园”,供梁姓族人在此居住。

裴淼心的笑容有些僵凝,她不是第一次面对媒体,可是总觉得今天这样的情况有些怪异——那些记者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一个比一个问得狠,甚至有过激的记者,话筒都快杵到她脸上来了。

蒋总提议到酒吧一条街的“桃花岛”去坐坐,罗总跟其他几个姑娘自然附和。

“嗯,这样就对了,我表妹那人就是死脑筋,如果我说你是我要介绍给她的,她一定不会答应。其实那天在高尔夫球俱乐部里看到你,我又叫你先过去找她的时候,就已经很看好你。”

从前她工作再忙再累都会把芽芽带在身边,可是现下,就连才出生没有多久的思羽她都照顾不好,那么小的孩子,没有妈妈在身边,他可怎么是好啊?

裴淼心点头,可又觉得不对,想起他刚才话里边的意思,他说“咱们”,还有什么“家”。几不可闻地皱了下眉,她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这会子提着大包小包从超市出来,脚上的高跟鞋早就累得她出了一身汗。

她一提她肚子里的孩子,他的五脏六腑便开始疼痛。

也不过是这须臾,她一把用力拉关上房门。回身的时候,正好对上蹙着剑眉望着自己的男人。

曲耀阳点了下头,“谢谢爸。”

她叫住他,说:“大哥,后来嫂嫂怎么样了,她的脸还肿吗?”

“这你就不要管了,大哥,就算我制不了她,也总归有人能制得了她。可是这回,我想你当着我的面承诺,你必须要幸福,不管爸妈家人怎么反对,不管外面的那些人怎么看你们,你都要抓住你的幸福,再不要放手了,行不行?”

曲市长轻咳了几声,依次有人从曲母身边退了出去。

“急冲冲地跑到我办公室来以为你要说什么事,这事聂部长已经打电话来与我说明了,耀阳同皖瑜的婚事虽然黄了,可他们家也不会太为难我们。还有,不视频的事已经解决,聂部长说了,作为补偿,他不会让这件事情祸延到我们的身上。”

他笑着张嘴去咬她耳垂,“那我就愿意宠着你们,一大一小,两个坏蛋,我爱你们。”

她看着他抱她上车,又看着他坐在车窗边深拧着眉头仰头看站在二楼过道上的自己。

裴淼心突然就有些鼻尖发酸,低声道:“我永远不会踹他,我也不会再有什么幸福了。”

期间陆离悄悄去斟了杯茶过来给曲耀阳认错,后者横眉冷目一瞪,就等着他不打自招了。

曲母的情绪甚是激动,夏芷柔本来就有些心有余悸,再看到面前的夏母,则更是吓得不轻。

一听要验军军的dna什么的,夏芷柔就知道收养孩子的事情可能再包不住了。若是从前她可能会害怕,可是现在她肚子里怀的这个却真真是曲耀阳的孩子,她还有一个王牌在手,她不怕验什么dna的。

夏芷柔整个人委屈得想要大哭,可是曲母到底不是曲耀阳,她知道自己在她面前装柔软装可怜一点用都没有,到不如省一点力气求一求她,别真让人把穿着睡衣的她给丢出大门——这时候外面一定有很多等待着捕风捉影的记者在那等着,等她一出去,就让她更加丢人。

他知道不应该不能够,可他还是狂乱着在白天的客栈里那样要了她。

可是这之中的哪一种都不是今天发生的事情。

曲婉婉纵然担心,可是她更害怕此时此刻给她打电话的男人。

“臭美,你要是芽芽我早抽你了,我女儿哪里会像你长得这么难看!”

“苏晓!”裴淼心轻叫一声,再是腿疼,也只得慌忙冲上前去想将这两个人拉开。

“耀阳……”只这一声娇唤,满腹委屈再都倒不完。害怕他替自己担心,也害怕他难过自己受了委屈。她慌忙抬起另外一只完好的小手揩了揩脸颊上的泪痕,“你、你怎么来了?啊……”

裴淼心挣扎着想从地上起来,可是才动了几下便有些力不从心。

“闷到是不会觉得很闷,我只是觉得,吃饭这么一件简单的小事都被你这样复杂化了,也难怪你会经常觉得胃疼。”

裴淼心从洗手间里出来,“大叔,我有话想同你说。”

曲耀阳说话的时候义愤填膺,裴淼心看着仍在出租车门内挣扎的聂皖瑜,还是红了眼睛。

“二嫂!”娇滴滴的一声亲唤,甚至带着些嗔怒的娇羞,“你快帮我说说耀阳吧!他这个人好奇怪,在北京的时候都还不是这样对我,一回到他的地盘就开始欺负我,他要把我扫地出门了,二嫂,救我!”

“是么,他要同ailsa结婚?难怪前段我给ailsa打电话的时候,她说有什么大事等确定了才会告诉我,原来是这件事情。”

“婉婉。”爷爷一声轻唤,“你爸现在在美国的情况怎么样了,还好吧?”

她喉头有些哽咽,“不吃了,我刚才好饱,已经吃不下去。”

“还有芽芽的事情,婉婉过几天期末考完了就会放假,白天我不在家里,也有她帮忙照看着,一个礼拜不会太久,我希望你速去速回,明白吗?”

小家伙摇了摇头,扁着唇。

“就算再多的时间我也不会选择你!曲耀阳,你跟我都知道,你现在之所以还有执拗、还放不下,是因为你的骄傲,你还觉得我是你的东西!”“伯母,尤嘉轩是我的朋友。”

厉冥皓几步走到尤嘉轩的跟前,阻挡住这两人的视线,“我只是想过来看看我的朋友,伯母,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今天来的太过匆忙,我又本来是约了我的朋友见面的,怕在晚饭之前赶不及过来为曲爷爷祝寿,所以才斗胆叫了我的朋友过来,如果他有什么打扰到府上的,我代他同您说一声抱歉,好么。”

裴淼心在床上躺了半天,可了无的睡意,还是让她一直没有合上过眼睛。

她不觉弯唇笑了起来,这时候被他勾住下巴扭过脑袋,唇便覆了上来。

男人的呼吸带着沉着而暧昧的气息有一下没一下地拂在她的耳边——她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焦急回头想要看清楚来人的脸时,已经被人勾住下巴吻了唇。“‘宏科’收购的是哪家珠宝公司?”

裴淼心怔怔侧头,望着坐在自己旁边已经喝得晕头转向的采购部主管,她从来就没听说过曲耀阳对珠宝这行感兴趣,更何况他这几年经营的房地产生意已经如火如荼地霸占了整个地产业的龙头。

京城自是不必说了,就算这几年她人在国外,也时有听从国内过来的朋友提起过“宏科”,楼盘推一个火一个,很多人还就认准了这个品牌,好像不买到“宏科”的楼盘就过不上啥有品质的生活。

曲耀阳收购“y珠宝”的事,凭的让她心乱。还有易琛的去向,如果当年他没有回来,那她岂不是丢他一个人在北京?

“我脸上的妆没花吧?”洛佳抬头。

“总监……嗨!这称呼真tm拗口,我就直接叫你淼心成吗?反正我现在喝多了,不管说了什么都是浮云,你睡一觉就给忘了,成吗?”

他努力保持清醒,找到自己的手机接起,刚说得一句“喂”就听见电话里的人说:“哥,是我,我想跟你喝一杯。”

他当时心里记挂着她,即便曲市长再三强硬的态度,他也坚持着要对一个女孩子负责任的决心,他并没有打算就这样离开。他去学校找了她,不管是她常待的教室或是常去的书店,他都去找过她了,可她真的一次都再没有出现。

裴淼心心痛如绞,腰腹一抽,只觉得好似什么疼痛从小腹开始向上牵扯着她整个神经。

她说:“苏晓你……”

曲臣羽点头,说:“她近来公司事情也多,我已经让她暂时不必理会,养好身子才最重要。”

裴淼心没敢继续去看曲耀阳的眼睛,却听见他继续对着电话里的莲姐冷哼,说:“你以后说话别这样阴阳怪气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故意拿脸色给二少奶奶看。”

“妈我没事,你先出去!”忍得太久,她总有些话想要跟他一次说明。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夏芷柔的心早扑扑跳个不停,一刻都不想再待在这里。

他循声回头,楼梯转角最后一抹身影,似是已经换好衣服下楼的裴淼心小姑娘。

嫁一个真正爱你且会对你好的人,只因她还想要好好活下去。

情况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她自知自己说错话了,赶忙咬住下唇偷瞄了一眼外面,“大叔,不要这样,待会让你妈妈看见了不好……”

民警看着曲耀阳道:“其实大过年的,我们也不想整这样的事情。可是当天行动当中被抓的几名吸毒人员,都说认识你弟弟。他们不只举报了你弟弟聚众吸毒的实情,还举报了他曾经参与夏之韵母女贩毒吸毒的过程。因为情节属于特别严重,所以这次队上才会专门派我一定要把人捉拿到底。”

她点头道:“可是毕竟这里才是你真实的生活,就算我们都喜欢待在那样简单的环境,可这里有你的亲人、朋友,我相信你不会想要抛下他们,因为你从来都是最有责任感的人。”

“可能是这次在渔村待了些日子,也让我想了许多,太过唾手而得的东西反而没有凭借自己的努力去获得的东西来得珍贵,我想,子恒也应该一样。”

多时她会担心害怕他问起裴淼心的事情,可是这两个月以来,他似乎一次都没有提起。包括曲市长跟曲母也像是哪根筋突然变得不太对劲,本来曲母开始还很反对曲臣羽跟裴淼心结婚的事情,可是大概是从曲耀阳出院那一天起,这两个人默契得不再去提与这段关系有关的任何事情——反正这两个人婚事办得低调,a市就没几个人晓得,而且这两个月以来他们都没有同他们生活在一个圈子里。

可是每到关键时刻他反而想听到这样的称呼。

可她说出来的话又好像句句在理,不管他跟裴淼心之间,曾经是谁先负了谁,谁又伤了谁,他就算心里再多着急愤怒也要忍着,他是再不能把这小女人给弄丢了。

“不可能!”裴淼心瞪大了眼睛,“芽芽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再说了,你刚刚不是已经答应过我……”

裴淼心的眉头皱得更深,“一凯他是不是得罪你了,干什么这样说人家的排骨啊?”

他有些梗,“所以你就在我公司投资承建的医院里头随便让男人进来,随便跟别的男人吃饭?!”

可到底同为女人,还是轻了声道:“我并非是在帮她,也不是帮爸,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同您说,只怕最终的结果是害您伤心难过。”

举办的是半西式半中式的婚礼,裴淼心首先穿着纯白色的婚纱,由以前的一位世伯搀扶着交到曲臣羽的手里,再然后便换了一身火红的旗袍,在伴郎伴娘一群人的护拥下开始挨桌敬酒。

有哥们儿凑头过来,“嘿,怎么着?”

他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尽管喝得醉眼迷糊,可是眼睛却直直地盯着周旋在宾客中的她,被臣羽紧紧搂在怀中,时不时被臣羽说的某句话逗得满面通红。

想到儿子跟女儿的小脸,他本来冰凉的心才渐渐温暖了一些,“过段时间,等我处理完a市的事情,咱们搬到国外去住一阵子吧!去你爸妈那里,或者去伦敦。那里不是有你成长和生活过的记忆吗?我想芽芽一定会喜欢那里。”

这完全陌生的面孔和一身西装笔挺模样的男人立时吓得她抓紧被子缩躲在床上,慌忙去按亮了床头的灯。

裴淼心不甚明白,“我不懂您的意思。”聂皖瑜一笑,又在最后关头补充说明道:“而且寄送日期,是去年夏天之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同臣羽哥,应该是在那时候登记注册的吧?嗯,你说,耀阳会不会是因为收到amanda寄过来的身体检查报告,所以才会下了决心放下你的?可是,理智告诉他应该要把你放下,情感却让他进退两难。”

也对了,a市这几日的官政界并不太平,因为那所谓的不视频牵涉出曲市长的好几位同僚,现在上头下来了人,三天两头联合纪委来查猫腻。而曲市长从前又做了那么多官商勾结与其身不正的屁事儿,正是风雨飘摇的时候让他搭上京城的聂家,自然欢喜,所以全家上下还不可了劲儿地巴结,居然不管什么事情都敢说给聂皖瑜听。

洛佳是在酒店的商场里逛街时,偶然撞见被人围观成一团的场面,和怔怔站在扶梯上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一切的裴淼心。她直觉发生了什么不太妙的事情,慌忙唤了一声裴淼心的名字才像是将她从久远的梦中叫醒。

夏芷柔的眼眸明明都在颤抖,可仰高了的小下巴也是一副倔强到极致的样子。

他心里装着的人原就不是自己,却是任了自己的努力,他终究只会觉得负担和不耐烦。

夏芷柔站在专柜前发呆的时候,夏母已经大包小包的拎了过来,“这些全部都是今年最新款的冬装和包包,现在不是至尊vip都拿不到这些东西,还好我早交代过这里的店长,冬装一来立马就给我打电话,你看,这就是效率,我保准你是整个a市第一个拿到这些新款的有钱太太。”

“芷柔啊!你别跟你妹妹一般见识,不过你这姑娘怎么这么不开窍啊!你该打扮的时候就得打扮,该花钱的时候那就得花!耀阳他经营着‘宏科’这么大的地产王国,你是他的女人,他未来孩子的妈,你花这点小钱本来就是应该的,不用替他省钱、替他难过!”

“巴巴,还有麻麻做的芒果奶昔,好好吃哦,可是麻麻有时候还要做绿色的布丁,你可不可以都不要让她做绿色的东西,芽芽不喜欢绿色的东西。”

她说:“对不起,我知道这话我不应该问你,可是军军,他现在……你不要他了吗?”

“可我就是没有办法,我不知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住进了我的心里,在我越想要逃避,越不敢靠近的时候,你的模样,你的笑颜,每一样都扎进了我的心里。”

似乎是深吸了几口气,放在身侧的两只大手也紧握成拳,捏紧。

“苏晓,真的不行,我不会跳,而且我腿疼……”

可是等到第十天的时候,他的精神已经麻木,夹着香烟的手也开始颤抖。

可是裴淼心,那小女孩,十七八岁挺直了腰板儿不怕天不怕地的娇俏模样,还是在那一年的大学校园里轻易敲开了他的心门。

他的脑袋成了一滩浆糊,一个是他曾经深爱有情有义为他奉献了十年青春,一个是后来出现却不着痕迹地温暖着他整个灵魂。他想,这世界上的所有事情总归没有办法两全,他给了其中一个爱情,自然只能给另外一个婚姻。

曲母恰在这时候打岔:“听说忠宁近来的生意做得极大,上回海关的廖家平还在同我们家老曲说,这忠宁的进出口贸易是越做越大了,现在a市市面上好多流通的好货都是从他那里进来的,若不提早预订,很多东西都还拿不到,实在紧俏。”

她已经不是他的了。

她也其实早就与他无关了。

“我怎么会是害你?我若真心想要害你,当初早就把你在街上被年婷推倒时就差点流产的事情告诉先生了!而且我还知道,当年你到底是怎么设计让先生娶你进的家门,那个孩子明明已经保不住了,你还是吃药强行将孩子挽留住,留到最后才让先生……”

阿成几乎没费多大力气,紧紧抱住夏芷柔的腰便将她推挤进一楼的一间空置许久的佣人房里。

而他爱着她不是吗?

amanda?

“我也想他们,可是我爸妈那边……我再找机会同他们说吧!或者,我亲自过去一趟,把两个孩子接回来。”

曲臣羽摇了摇头,“先前的分配咱们已经说好了,我知道,芽芽虽然是你的女儿,可是这么多年,她一直是跟在我身边长大的,听她一口一个‘巴巴’地叫我,我是真的把她当作我的女儿,所以她和我即将出世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区别,我都想同样地疼爱他们。”

他想起她骂他的那句“无耻”,嗯,是够无耻的。前一刻他还那样规劝着臣羽,他也才参加完他们补办的婚礼,可是这一刻酒精上了脑,嗯,大抵也只有借着酒劲,他脑袋一蒙,一片空白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吻住她双唇。

洛佳开始着急,“嘿!你怎么好话歹话都不会分了?我的意思你没明白么?现在不管是不是那有钱人诚心找茬,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而且她现在拿住了你的把柄,你不尽快把这件事情解决,再拖下去最终受伤害的只能是你自己!”

“去吧!”他头也没回,赏一个阴沉的背影。

那声音,那背影,好像门口的人再说一句他就要发脾气了。

“啊嗯……我能说我知道今天裴淼心会到你的公司上班吗?”

裴淼心好一阵吃惊:“东西都要洒了,你……”

他突然就开始怀念曾经那些就快隐没在记忆里的画面,不管是她的脖颈还是锁骨,那里都是他曾吻过的。最激情澎湃的时刻,他曾经一边吻着她的脖颈、重重喘息,一边用力埋在她的身体里。

“耀阳?”裴淼心不明所以,又唤了一声,“是东西不好吃吗,还是……”

“哦。”裴淼心还是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可又觉得不对,她同他现在到底算是什么关系,他到底又跟年婷说过什么东西。

眼睁睁看着花枝招展的严雨西从咖啡厅里出去,妖娆挽上站正好从卖场里过来的老男人,回身的时候冲仍坐在里头的她微微勾唇,接过那男人手上递来的大堆口袋,旁若无人地在他脸上就是一吻。

“淼心!”站在旁边的李卓赶忙又手肘撞了撞她的胳膊,“你在干嘛?曲太太可是我们店里的大客户,你还不醒醒,赶紧招呼!”

“等等!”夏之韵仰高了下巴,望着柜台经理身后的裴淼心,“刚才不是她在服侍我姐姐挑戒指吗?你是谁?现在这里关你什么事情?”

裴淼心轻推了推那柜台经理,“李姐,还是让我来吧!我来服侍这位……太太跟小姐。”

咬了牙,他说:“裴淼心,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教教我,怎么才能这么狠心?”

她红着眼睛恶狠狠将他的大手拨开,“还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我跟你之前所有要说的话从我离开a市、离开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说完了!我求求你!我是真的求求你放过我了还不行吗?难道非要我把所有难听的话都说尽是不是啊!”

“还没明白吗,我的傻姑娘?”沈母挑了挑眉,又去看她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

……

“那这东西怎么会在你的手上?”她实在是气怒得不行,以前裴家还算风光的时候,类似他这种的少爷公子她也算是见过不少。

他的笑容好像一瞬僵凝在脸上,上下左右翻了翻手中的简历,“是么,那这上面怎么填的是未婚?”

……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0689条评论
  • 最新评论